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八三章 假清遠

更新時間:2019-05-04  作者:潭子
斜陽無限,奈何只是最后的燦爛!

不管陸靈蹊有多不舍傻了的祖宗,樂機門也到了。

在這里,她和師父要從傳送陣直接回千道宗,同樣,祖宗也要走傳送陣回飄渺閣。

這一別,還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再見。

陸靈蹊有感覺,哪怕她筑基中期游歷到飄渺閣,可能也見不到祖宗了。

她是筑基小修,祖宗是有望沖擊元后的大修,兩者一個在地,一個在天,飄渺閣是不會讓她浪費祖宗的時間。

更何況,祖宗太依賴她,對飄渺閣也不算好事。

巡靈樓船緩緩下降,早就等在這里的南方急步上來。

他帶了十株千金菇,要親手交到師妹林蹊手上,讓她和尸宗的交易完成。

拿到該拿的,陸靈蹊第一次敲響了尸宗五人所在的船倉。

“請進!”

面具尸王這些天,可能說了不少話,語氣已經跟正常人差不多了。

“林蹊拜見前輩!”

陸靈蹊先朝他拱手,“宗門的千金菇送來了,”她把玉盒拿出來,“耽誤了這么長時間,真是對不住。”

“小友客氣,景緯,接著吧!”

“是!”景緯接過玉盒,“小友要走了吧?我們就不下船了,他日有緣再會。”

“那林蹊就恭祝前輩和各位道友一路順風!”

從認識到現在,一連四十六天,尸宗自住入三樓后,就再不曾出來。

人家懂規則,陸靈蹊自然也有氣度,“也祝前輩的天門峽之戰,旗開得勝!”

面具尸王一笑,這小丫頭還真有些意思,“那就借小友吉言了。”隨慶挺有意思的,可是沒想到,他這個徒弟更有意思。

修仙界道門這邊傳名的小一輩,這林蹊算一個,靜柔也算一個。

從這二人對佛門的態度,就可看出,清遠那手扎送的有多丑。

他看著小丫頭又躬身一禮,退出房間,才朝景緯打了個響指,“我這里,你們就不必再跟著了,現在就下船,也走傳送陣轉道山海宗,從那里馬上回召陵。”

“老祖……”

“大昭寺的禿驢們不會讓忍到天門峽。”

面具尸王冷笑一聲,“之前不動手,是因為無想在船中,因為隨慶和飄渺閣的人對他們無好感,但現在……”

此兩方都要在樂機門轉道傳送陣回宗,在樂機門繁華之地他們不會動手,但這一路,也有不少無人之地。

“此時不走,你們……可能就沒有走的機會了。”

“老祖!”景緯連忙背起棺材,“那您一個人……”

面具尸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們一眼,“我的事,輪不到你們來管。”

倉門在他一揮之間打開,結界中的清海迅速睜開一雙眼睛望過來。

“放心,我不走。”

面具尸王腳步一抬,就站到了他面前,“清海,這些天,看到你被迫問心,知道我有多痛快嗎?”

清海面前的結界無聲而散,他不管對方說什么,確定確實是尸王后,才不管下樓的景緯五人。

“樂機門的風水不錯,是個埋骨的好地界。”

尸王站在甲板上,望向遠去的一行人,“你們大昭寺的人都到了吧?呵呵,居然還學會藏頭露尾,真不容易。”

說后一句的時候,他的聲音,可是動了靈力。

陸靈蹊接住迎來的無想,忍不住回頭。

她還不知道清遠長什么樣呢。

可惜,神識四掃,也沒看到這里哪還有光頭,前面只有兩個戴著斗笠的修士,不過,看他們的著裝,顯然是一男一女,怎么也不可能是大昭寺的和尚。

“林蹊!怎么了?”

無想好歹是元嬰修士,雖然傻了,可是身邊人的氣息猛然沉郁,她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啊?沒事。”

陸靈蹊回過神來,忙按住所有心思,“南方師兄,我陪無想前輩到前面的天香樓坐一會,你先回宗門駐地,我回頭就到。”

“行!”

南方朝無想拱了拱手,才大步而去。

“我們到天香樓干什么?”

無想的神識迅速順著人群展開,找到天香樓,“呀!賣點心的?”她終于又喜歡起來,“你還要買給我吃嘛?不用了,這次換我吧!我現在也有錢了。”

“嗯!我就等著你說這句話呢。”

陸靈蹊知道回了宗門的祖宗不會缺點心錢,“聽說天香樓最有名的是年點,共有三百六十五道,可以每天都吃不一樣的,您給我來份年點吧!”

拿回宗,不僅祖宗們能嘗嘗,就是爺爺和爹娘也能嘗嘗。

“嗯!”無想不知有多少人要吃她送的點心,只知道林蹊喜歡,“我給你多弄八份年點,吃完了,你就到飄渺閣找我好不好?”

“……我盡量!”

“你要說好,”無想很認真,“不能說盡量!”

“好好好,我努力在八年里進階筑基中期。”

秋宇掌門和踏雪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師妹,因為人家的一句話眉開眼笑,真是不知道該有何種滋味。

他們默送二人進到清漓能看到的地方,才一齊朝某一空地出手。

嘭!嘭嘭!

微不可聞的聲音,沒有驚動旁人,但隱身的清遠卻真的被他們打了出來。

“清遠……”

一向很有涵養的秋宇滿含了憤怒,“大師,您是不是有話要跟我們說說?”

留下師妹,可師妹卻瘋了。

師父臨終的時候,眼睛始終合不上,可以說死不瞑目!

“暢靈之脈的手扎,為什么當年不拿出來?”

如果拿出來,飄渺閣再式微,護下師妹一家,肯定不會有問題。

如果那樣,陸信也等于加入了飄渺閣。

師妹不會瘋,陸信不會死,還有那個小小的孩子,也不會……

秋宇與踏雪一左一右把好像縫了嘴巴的清遠堵著,“今日不說出個道理來,清遠,你休想離開。”

清遠朝二人雙手合十,微微躬身后,卻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他正在修閉口功。

“別他娘的拿閉口功說話。”

秋宇咬牙切齒,“我師父當年,對你們大昭寺不好嗎?我入掌飄渺閣以來,沒給你們行方便嗎?你們眼睜睜地看著我師父棒打鴛鴦,眼睜睜地看著我師妹生生地把她自己逼瘋了,眼睜睜地看著我師父死不瞑目,清遠,我只問你,你的佛,是這么行事的嗎?”

清遠再次雙掌合十,好像在默念阿彌陀佛。

“不說話是吧?”

秋宇的雙目通紅,“你以為,我們師兄妹,會像陸家那對夫妻一樣,拿你的嘴巴沒辦法,頂多打你一頓是吧?”

他絕不。

“樂機門坊市,有生死擂臺。”

師父的遺恨,師妹的痛苦,還有這么多年,他們自己的煎熬,秋宇無法放過,“今天,要么你把我……”

“是我!”踏雪阻住秋宇的話,“師兄,你是掌門,上生死擂臺這種事,得由我來。”

踏雪朝這個裝得好像多老實的和尚冷哼,“清遠,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我們只能有一個活著離開。”

坊市外面的情況,別的人沒在意,卻不代表,隨慶他們沒有察覺。

突然多出來的三道元嬰氣息,他們不由自主,都把神識往外面透了透。

樂機門的守門執事,早得開船的陳真人提醒,發現不對的第一時間,就給宗門傳信了。

進天香樓買年點的陸靈蹊和無想只見清漓真人一轉沒影,更加高興這難得的自由。

各式各樣的點心,晃花了她們的眼。

“林蹊,我們再留會影吧!”

無想又摸出了留影玉,“我一定會想你的,到時可以多看看。”

“行!”

陸靈蹊無可無不可,朝她摸出來的留影玉露了個大大的笑臉,“讓它飛起來,我們一邊吃點心,一邊留影。”

留影玉真心不便宜,一塊要六萬八千塊靈石。

知道她們要把這么好的東西,用在這樣的地方,靜柔差點打人。

陸靈蹊很高興,這一次,靜柔沒跟來。

無想的神識散開,也沒看到左近有清漓和靜柔,讓留影玉飛起后,忙攬住她的肩,“我應該有錢的,清漓師姐給我一點靈石,好像挖她肉一樣,他們都沒你好。”

陸靈蹊笑不可抑。

師父知道,她用留影玉給祖宗留影,也是一幅想打她的樣。

“沒事,我們以后多賺靈石,他們就說不著我們了。”

點心買的有點多,試吃就免費了。

她們你一口,我一口,在天香樓,玩得不亦樂乎。

清海真沒想到,師兄會在這里出現,還正好巧不巧地,碰到秋宇幾個。

“是你?”

他瞪著面具尸王,“是你通知秋宇他們的是不是?”

也只有偷了舍利子的尸王,才能感應師兄,“把你的面具拿了,鬼鬼崇崇,算什么英雄?”

“哈哈!這里是樂機門,不是你們的大昭寺,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嗎?”

面具尸王顯然心情甚好,“生平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你們做了虧心事,還不讓人說說,不讓人好心地通風報信?”

“你……”

清海嘴皮子向來不利索,可是,他的禪杖再厲害,也不能在樂機門的地盤,跟這尸王動手,“你到底是誰?我大昭寺怎么得罪你了?”

“這個呀!”

面具尸王的語氣冷下來,原本沒有多少眼珠的眼睛,泛起一層幽光覆蓋了原先眼珠的地方,好像他的整個眼睛,都變成了黑色的眼珠。

“你們佛祖不是厲害無比嗎?你去問問你們的佛祖啊!”

清海的牙齒咯咯響了一會,一個旋身跳下樓船,他正要給清遠解圍,那邊的清遠,突然先一步土遁了。

眼見秋宇和踏雪毫不猶豫地出手,甚至隨后趕來的清漓長長的劍氣要直堵土動的地方,清海忙一橫禪杖,為師兄擋一擋。

咻……

大量鮮血從地底飚出。

飄渺閣秋宇三人向有默契,含怒出手時,如何是清海能擋的。

清遠的土遁術似乎當場被破,一個胳膊被斬掉后,他的臉上紫脹,正在大家以為,他要強力反擊的時候,他突然晃了晃,當場倒下。

“師兄!”

清海不知師兄怎么回事,連忙出手,朝馬上要合攏的土道一抓,清海剛被拽出來,就聽‘卟’的一聲。

一柄斷劍,斜插著從丹田旁側過。

秋宇在清遠睜眼的當口,毫不猶豫一劍斬了他的頭。

“他不是清遠,斷劍有毒。”

果然,倒下的人抽搐幾下后,身形漸變,居然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清海的身體晃了晃,咬牙一掌拍向腹部,‘叮’的一聲,斷劍被生生地逼了出來。

可是,已經遲了,他的血在迅速變紫變黑。

秋宇三人雖然恨透了清遠,也怪上了清海,可此時,卻毫不猶豫地一齊出手,一邊幫清海阻流毒血,一邊以靈力相助逼出還沒大面積散發的毒血。

隨慶縮地成寸趕來的時候,只見地上的死尸不知被什么毒液腐化了大半。

“面具尸王,是面具尸王。”

清海一邊逼毒,一邊朝隨慶求救,希望他能幫忙把面具尸王留住。

“什么是我?”

面具尸王其實也被下面這系列的變故驚住了,他根本沒跑,反而正大光明地掠了下來,“本王前面跟你說的話,完全是氣話,這個清遠,可不是我發現,通知秋宇掌門的。”

他就是在他猜的時候,誤導了一下而已。

“這毒……”靈力為刀,當場在還沒化盡的死尸上割了一塊,放在眼前,看它化水,“毒里摻了濕尸的濕水。”

看樣子似乎真與尸宗有些關聯。

“這背后,有人在下大棋啊!”

面具尸王冷哼一聲,與隨慶等人的神識四掃,可惜,這里,沒有其他古怪了。

隨慶也幫忙在清海身上加了一把力,大股被毒污了的內臟碎肉從擴大的傷口逼了出來。

地面滋啦啦一片響,所有接觸到的草葉,瞬間化黑成枯,沒一會,也當場化了。

清海面色蒼白,忍不住按向腹部拳頭大的洞口,“秋宇、踏雪,你們怎么知道,假……假‘清遠’藏身于此的?不是別人通風報信的嗎?”

從樓船到這里,兩千米都沒到,沒道理,他都沒感應到師兄的氣息,這些人全感應到了。

“有人通風報信。”秋宇和踏雪對視一眼,面色非常難看,“不過……我們不知道對方是誰?”聽到清遠在這里,他們哪里還顧得了其他?根本就沒細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