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八零章 相處

更新時間:2019-05-01  作者:潭子
隨慶以為,自己的徒弟對清海就已經很不客氣了,沒想到,飄渺閣的靜柔更不客氣。

不過,看到無想那般無邪地跑出去跟著步罡踏斗,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無想這樣,未償不是一種能活下去的方式。

有她在,清海就是再大的氣也只能憋著。

面對暢靈之脈的當事人,面對這樣的無想,那和尚先天的氣短。

不過,徒弟這樣攪合進去……

看到徒弟笨拙地跟大家步罡踏斗,看到無想那個傻了的人,在想起怎么走后,以靈力畫圈讓林蹊按著圈圈走,隨慶又按下了叫徒的沖動。

罷了,徒弟有徒弟的路要走,清海雖有些小肚雞腸,有他在,諒他也不敢對林蹊怎么樣。

陸靈蹊不怕大和尚對她怎么樣。

因為,等她有實力的時候,是她,要對這些和尚怎么樣。

“此步乃煌煌正道,”無想對陸靈蹊天生的喜愛,她想起了步罡踏斗的作用,“與天地氣機相合,哪怕沒有靈力,遇到邪崇,只要走出正確的步伐,也必能保你一時三刻。”

“嗯!我記著了。”

面對貼心的祖宗,陸靈蹊忍不住朝她露了個大大的笑容。

“你笑起來好看,”無想沒有機心,她心中想什么就說什么,“以后多笑笑。”

“好……好呀!我其實常笑的。”

靜柔無語,她在給師叔出氣,可師叔在干什么?

她怎么感覺師叔對林蹊,特別特別的喜歡呢?

還有,林蹊是怎么回事嘛?

對她的師叔……

靜柔不動聲色地觀察某人,發現她眼中潛藏著對師叔深刻的憐惜,無語的同時,好感度卻也大增。

幾年沒見,這家伙還是那個連‘蛋’都可憐的林蹊。

靜柔偷偷地嘆了一口氣,老白鶴當初的教訓還沒吃夠嗎?

隨慶長老的愛徒,這般心性,真的好嘛?

靜柔忍不住擔心這家伙的將來。

修仙界可不存在什么好人有好報,修為不強大,心性不強大,危險都是別人的幾倍。

靜柔覺得,她應該把無想師叔的例子,跟好友好好說說。

修仙界可不只有外面的腥風血雨,還有……躲不掉的‘內’里。

“真的?”

無想不知身旁的靜柔想了那么多,她就是喜歡面前的女孩笑,好像她笑了,她也就能開心般,“可是我都沒看到多少。”

說到最后,她好像特別委屈,“你以后,多笑點給我看好不好?”

“……好。”

陸靈蹊不知這一會,女祖宗是否借由她們的血脈之緣,想起了曾經的那對父子,聲音忍不住有些發硬。

“咳咳!師……姐,你看看我嘛!”

靜柔腳步一轉,擋到她們中間,“林蹊的腳步不熟,你老跟她說話,會讓她分心的。”

對噢!

無想連忙閉嘴。

不過,她更關注陸靈蹊的腳步問題了。

“她師父是誰?”無想非常非常小聲地道:“怎么這么基礎的道步,都沒教呢?”

靜柔萬般慶幸大家在念超生咒,掩蓋了師叔的話,要不然,讓林蹊和隨慶前輩聽到多尷尬?

“噓!我們先把功課做完,回頭再說話。”

無想面色一白,對噢,做功課,做功課的時候亂說話,要是被師父知道,會打人的。

她偷偷地瞟向四周,好在沒看到師父,只有一個看上去有些面熟的光頭。

怎么會有光頭?

一直裝死的清海神識強大,在嘈雜的念咒聲中,其實把該聽話,全都聽到了。

靜柔哄人只在表面,只是單純地想要把傻了的無想騙住嚇住,讓她安靜。

林蹊哄人卻是順著無想,另有一種……真心。

傻了的無想,性子如孩童般單純,可是孩童也正因為單純,好像更能分辨,誰對她是真正的好。

他在心里嘆口氣,偷偷睜眼想看一看無想,卻沒想,她正好走到面前,還伸頭瞅他。

清海嚇得往后一仰。

“你又干虧心事了吧?”無想偷偷張口,束音成線傳過去,“想吃肉餅,背地里跟我說不成嘛?每次都偷,現在傻眼了吧?”

清海:“……”

他的老臉抽了抽,她都忘了那么多事,怎么還能記得當年不懂事,到飄渺閣做客偷肉的事呢?

“這次我可不能幫你了,”無想好像想到了什么痛苦事,“要不然,我師父也會罰我的。”

“阿彌陀佛……”

清海雙手合十,低聲宣佛。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是年輕氣盛時候的想法,他早多少年前就扔了。

可是他扔了,無想卻還活在過去。

果然!

耳邊再次傳來她好像肉痛的傳音,“林蹊給了我好多肉,回頭……,我分你一碟子。”

透過神識,清海看得很清楚,說這話時,無想不僅舍不得,還偷偷看了林蹊。

“你自己吃吧!”他甕聲甕氣地傳音給她。

“那你……不是還要偷吧?”

清海:“……”

他想說早不吃肉了,想說出家人不打誑語,可是年輕的時候,確實騙過她好幾次。

“阿彌陀佛!”

這一聲佛號,宣得何止是滄桑、悲憫?

“好了,今天就到這,散了散了,明天我們再來。”

靜柔可不相信這些老狐貍,什么阿彌陀佛?他現在念阿彌陀佛了,那當初干嘛去了?

自從知道清遠瞞了那么大的秘密后,飄渺閣從上到下,對好像無害的佛門就起了十二萬分的憤怒!

“清海大師,您的這句阿彌陀佛對令師兄清遠宣過嗎?”靜柔把一左一右,在她看來非常心軟的兩人扯到身后,對現在很有大師樣的清海冷哼,“手扎事件后,你們大昭寺問過那人修的什么閉口功嗎?”

清海無言以對。

“現在裝無辜?”

靜柔只恨自己打不過這人,只恨無想師叔現在傻了,要不然,一定學學陸岱山和儀芬,一齊出手,剝了他的袈裟,剝了他這身假仁假義的‘人’皮。

“我打不過你,但我可以惡心你。以后,你就等著天天被我惡心吧!”

她現在有靈石,一樓的低階修士多,反正大家閑著也是閑著。

靜柔一拍儲物袋,一百五十塊靈石飛出,當場分成三十份,一人拿了五塊靈石,“以后一早一晚,我們都上來做課。”

“……阿彌陀佛!”

清海沒想到她是如此惡心人的。

雖說這里是千道宗的地盤,這群煉氣小修確實不用怕他,但他們這個樣子,是不是代表了千道宗的態度?

想到隨慶自始至終都沒伸頭,還由著他徒弟跟他們一起胡鬧,清海的心微微一涼。

“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有因有緣滅世間,有因有緣世間滅。”

這是暢靈單傳的手扎事件后,他們問清遠師兄時,師兄說的一句話,“小友遷怒我佛門的時候,是否下意識地回避了,貴宗當年也有錯的事實?”

“行了。”

陸靈蹊攔住變色的靜柔,不讓老狐貍把她帶到不能深想的問題上,“以后這些人的靈石,我來付。清海前輩,我個人很喜歡……宜師姐,為她出口氣沒問題吧!”

清海抬頭看她。

小丫頭淡淡的語氣,比之靜柔的恨聲,似乎平和了不少。

可是,他就在她平平淡淡的語調中,聽出了比之靜柔好像更深的憤怨。

清海的眉頭攏了攏,“阿彌陀佛!”他雙手合十,“小友既然懂得佛門的十重禁,那聽過諸法因緣生,我說是因緣;因緣盡故滅,我作如是說嗎?”

說了這么多的緣,是想說,暢靈之脈被古仙詛咒,也是因緣而起,因緣而滅嗎?

陸靈蹊冷哼一聲,“大師,我師父在這呢?我干嘛要知道你們佛家的經義?我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你們佛家……,所謂的悲天憫人,是假惺惺。”

懷疑她一家死絕之后,才把手扎示人,那清遠何止是假惺惺?

“大師,不要再給令師兄清遠找理由了,也不要再說什么我們不懂的,似是而非的經文經義。”陸靈蹊拉著自家的女祖宗,“你們說別人是魔之前,是不是應該先想想,清遠那樣,到底是佛,還是魔?你們大昭寺收容那樣的人,又是何立場?”

清海張了張口,在傻了不知外事的無想面前,說不出一句話來。

別人同情無想,可憐無想,他就不同情,不可憐嗎?

一聲阿彌陀佛被他按在了嗓子里。

他低垂下頭,身上自散一個結界,把自己與他們隔開了。

“看不出來啊!”

靜柔高興地搗了陸靈蹊一下,“幾年不見,你的口才見漲啊!”

當年,剝了老白鶴的面皮,把他氣得蹦。現在,又把這清海說得不能見人。

“林蹊,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我比你喜歡她。”無想連忙拉開她,異常認真地道:“林蹊,我真的比她還喜歡你。”

“嗯!我相信!”

陸靈蹊心中酸酸脹脹,攬住她的肩頭,往倉房去,“宜師姐,我也比靜柔還喜歡你。”

靜柔:“……”

她摸了摸腮邊,突然發現,她在她們中間,居然是多余的那個。

哎呀!

是她的嘴不甜,所以師叔才更喜歡外人嗎?

朝一群看戲的家伙擺手,讓他們下樓,靜柔忙在兩人關門之前搶進去,“師姐,其實我比……”在某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她無奈地咽下爭寵的話,“林蹊,我現在相信江湖傳方言了。”她想說,怪不得,傳言說閔浩會朝她的臉很揍了一頓呢。

陸靈蹊笑瞥她一眼,卻還是教無想按食盒的機括,讓它現場變成一個小幾,把里面裝的四盤菜,漂漂亮亮地擺上來,“嘗嘗,這是我親自烤的肉串。”

她拿了一串給萬分期待烤肉的無想,再拿一串給滿是怨念的靜柔。

雖然對這位不是很滿意,但人家借靈石也要惡心清海的行為,實在讓陸靈蹊喜歡。

“江湖傳言那種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你想信就信唄!”

靜柔默默地吃香嫩軟彈的烤肉。

“呀!真好吃。”無想驚喜的雙目都亮了,“林蹊,你怎么會做這么好的烤肉啊?”說話間,她也拿了一串烤肉給她,“不能光看我們吃,你也要吃。”

“您喂我。”

陸靈蹊不伸手,就張著嘴巴。

“……”靜柔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師叔好像驚喜般,拿肉串喂她,那感覺真是一言難盡。

她從小就知道有個傻子師叔,被師父千叮嚀萬囑咐地交待,不管什么時候,都要看著師叔,不要讓她再被人欺負。她需要什么,能辦到的盡量辦到,辦不到的,也要想法子辦到。

她按著師父交待的來,感覺師叔對她也挺喜歡的。

可是……

“林蹊,你想過閔浩當初為什么要打你臉嗎?”一邊說話,靜柔一邊還磨牙似的,拿了兩串肉。

陸靈蹊瞟她一眼,“宜師姐,靜柔師姐有錢,她不稀罕今天這桌菜,我們自己吃吧!”

“嗯嗯!我聽你的。”

林蹊親手弄的烤肉,當然是給她的。

無想原本便肉痛被靜柔拿走的兩串,聞言忙把小幾往里面推了推,“靜柔,要吃什么,你自己到外面買吧!”

靜柔:“……”

她瞠目之余,把烤肉都擼到嘴巴,鼓著腮幫子就出去了。

“嘗嘗這個雪蠔清藕,這可是我們千道宗的特產呢,”陸靈蹊不為所動,笑語盈盈,“我跟食坊的大廚,學了好幾天。”

“嗯嗯,好吃。”

身后的聲音讓靜柔無語,把倉門‘嘭’的一聲關上。

清漓師叔怎么還不來?

再不來,無想師叔可能就要被人拐走了。

想拐人,卻又知道不能拐的陸靈蹊,其實只想跟自家祖宗單獨處處。

現在靜柔給這個機會,哪能不珍惜?

“宜師姐,我這里還有一樣好東西。”

陸靈蹊偷偷摸摸地打上結界,摸出一個特別的食盒,從里面端出一碗金黃色散發濃濃香味的湯來,“不過,這東西可不能讓別人知道,要不然,就沒有了。”

“嗯嗯,這是秘密,”無想聳了聳秀氣的鼻頭,笑得見牙不見眼,“我們的秘密,我保證不說。”

“對了,就是秘密。”

陸靈蹊抓緊機會,用千金菇幫祖宗調理身體,“你快吃,要不然一會靜柔師姐回來,被她看見就不好了。”

一顆中品千金菇,配上剁好的肉糜,整整做了十碗大補湯,是防著意外,給自己補身體的。

“這食盒里還有九碗,你一定要偷著自己吃,不要讓別人看見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