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四七章 金風谷

更新時間:2019-03-28  作者:潭子
陸靈蹊在耳鼠被開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想找陸從夏,只是重平師叔說,師父隨慶是宗門長老,身份不同,他的事不能由兩個小丫頭,私底下就那樣辦了。

知袖師叔又說,她要耳鼠,有挾恩求報之嫌,陸從夏可以給,但是太霄宮的高層可能就不會太滿意了。

太霄宮的高層不滿意,陸家可能就不太好過了,陸家不好過,可能就會有族人遷怒陸從夏。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族人多了也是一樣。

所以,她才熄了找她的心思,由師伯跟太霄宮的高層談。

“你旁敲側擊說這么多……,不會是害怕我舍不得鳳鳥吧?”

陸靈蹊一邊喝茶,一邊忍不住笑,“不是說了,我已經有天龍馬了嗎?”

又把天龍馬抬出來?

現在誰都知道,她不要白鶴前輩的仙鶴,是因為跟他不痛快。

“天龍馬能跟鳳鳥比嗎?”

陸從夏真的翻了個白眼給她看,“一個是頂多六階,只能算飛行靈獸。一個卻是全能靈獸,還有無限進階的可能。”

救命之恩未還,現在被長輩們弄成交易,她實在沒辦法。

“林蹊,雖然你的修為已到煉氣大圓滿,可是修仙界對你而言還是很陌生,我怕你將來后悔!”

耳鼠雖然好,但真跟鳳鳥比起來,差的更多。

朋友是個聰明人,能欺一時,不能欺一世。

陸從夏擔心的很多,“太霄宮與千道宗關系不錯,隨慶前輩是千道宗長老。”她從長輩那里,知道很多隨慶年輕時候的事兒,“按理說,他中了毒,宗門應該為他想辦法,而不是拿你的東西……”

“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陸靈蹊塞了一塊點心到她嘴巴,“你回去問問,我家給你們太霄宮的,肯定不止一只鳳鳥兒。”據說,這也涉及到宗門面子。

不過,從師父隨慶,到知袖師叔到重平師叔,陸靈蹊都發現,他們對陸家的觀感都挺好,這多加的一個,肯定是額外給她的。

雖然扶持陸家,也有他們為宗門的私心,可正因為他們的選擇,讓陸靈蹊對祖宗當年的事兒,持了更多的懷疑態度。

“養一只能無限進階的靈獸,是好事,可是對那些家族底蘊不高的人家來說,卻是大負擔。”

陸靈蹊自己也拿了一塊點心慢慢吃著,“我明確說了吧,以后你要是養累了,可不能怪我。”

陸從夏無語之極。

欽原和螭吻要還給妖族,最有潛力的鳳鳥要給她,她真不是知道,這丫頭怎么還能如此自自在在地好像談小貓小狗,“聽說己土珠拍賣了五百多萬靈石,鳳鳥你自己可以養的,它不僅能代步,還能幫忙打架,你把它從蛋里救出來,天生的親近,契約之后,它肯定會是你最好最好的伙伴。”

勸完這些話,她其實也有些緊張,生怕某人真的被勸改主意了。

“我已經有最好最好的伙伴了。”

與青主兒同生共死了一段時間,陸靈蹊在不知不覺中,早認可了,“你這么喜歡鳳鳥,不正好接著嘛!”

青主兒很難養,她可以想見,鳳鳥也不會多好養。

“放心,我肯定不會后悔的。”

她給她吃定心丸,“我師父那里,肯定也不會說宗門小氣,拿他徒弟的東西,給他治病。”陸靈蹊其實很高興,她能幫到師父,“在毒龍塢鎩羽,我師父也許很不甘心,萬一他要再去呢,有耳鼠在,底氣也大些。”

陸從夏真沒想到,她是這樣想的,“那我就高高興興接下鳳鳥了。”

“接吧接吧!”

陸靈蹊隔著茶己,把腦袋往她那里伸了伸,討好道:“不過,看我這么大方的份上,跟我說一個,你陸家的八卦吧!”

八卦?

陸從夏的高興瞬間斂去,警惕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跟陸傳前輩混了一段路,聽說了他的某些八卦,本來覺得,他那個人……不可交。”

陸靈蹊終于能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可是相處了一段時間,我覺得,他很可交,跟傳聞的不一樣。我……我想問,另一個人——陸信,他……”

“他是個可憐人。”

陸從夏止住她的話頭,“八卦陸家其他人可以,但是我不希望你八卦信叔。”

陸靈蹊當然不是想八卦老祖宗,她只是想在陸從夏的態度里,看陸家對老祖宗的態度,“噢!看來真像我師父說的那樣,當年的流放,其實有很多隱情。”

陸從夏抿嘴,她也想過探詢當年的隱情,可是族中長輩,要么閉口不言,要么與外人一樣,抵毀自家所有的當事人,說他們個有個的蠢。

那語氣里的幸災樂禍,比二旁人更可恨。

“我可以問一下,陸岱山前輩是個什么樣的人嗎?他跟陸傳前輩像不像?”

朋友眼里沒有八卦,卻有另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探詢在里面。

陸從夏按下心里的異樣,“你問錯人了,我只遠遠見過伯祖一面,一句話都不曾說過,不過,父子之間,總有些相像的。”

“噢……!”

說不失望,那絕對是假的。

但是對面的人心思細膩,陸靈蹊不敢再接說這個話題,“五味齋的橙心包最好吃了。”她拿了一塊給她,“陸師姐,你不是感覺拿了我的鳳鳥不好意思嗎?要不然,去給我買幾份橙心包來吧!”

陸從夏瞬間忘了之前的猜疑,一雙美目都瞪大了些,“你怎么可以這樣?”進了五味齋,她肯定要被沃北夢纏住。

“我怎么不可以這樣嘛!”陸靈蹊笑咪咪地,“他們家的菜,我是買不起了,但是他家的點心,各有千秋,你跟沃北夢認識,正好幫我走走后門嘛!”

“你自個買去,我出靈石都成。”

“我不是才跟沃北夢吵過一架嘛!”陸靈蹊嘆氣,“做人總得有點骨氣,我要是再去買點心,以后碰到沃北夢,他肯定會得意的。”

真是好強大的理由。

不過,她不能去,她也不能啊!

“沃北夢心思單純還認死理,再加上他有個護起短來,一點也不講理的祖宗,我不想去惹他。”

陸從夏打死也不干,“不就是點心嘛?誰買不是買?回頭我請我堂哥幫你買去。”

把話全說開了,她心中高興,“林蹊,我們太霄宮好多人都想認識你呢,要不,你跟我到迎賓樓轉轉?”

“不干,我明天就回家了。”

陸靈蹊怕百獸宗的人敲她悶棍,“最好回去就讓你堂兄買去。”

“……要幾份?”

“十份成不成?”

十份啊?

陸從夏想炸毛,可是又還在能忍的范圍內,“橙心包好吃,是因為里面的橙心果泥,橙心果你知道有多貴嘛?”臭丫頭嘴巴倒是刁,“我覺得,你收斂收斂口腹之欲,還是可以再養一只靈獸的。”

又坐上巨大的樓船,陸靈蹊站在甲板上,看著越來越遠的黑石城,悄悄嘆了一口氣。

老白鶴大放送的仙鶴,到底有沒有問題,問題出在哪,她現在都只能裝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是如此,想來葉湛秋也是如此。

“百獸宗靠近百禁山,天劍宗靠近西狄邊境,此二者都不算好地界。”

知袖不知何時站了了她身邊,“相比于他們,我們千道宗所處的方位才是最好的。”

“我只在地圖上看到過。”

知袖摸摸很向往的小師侄,“地圖能看到什么?千道宗北靠冰原,東臨北海,南近赤水,西觸阿山,是真正的仙家福地。

方圓六十萬里,秘地深淵無數,你好好修煉,早日進階筑基中期,把我們千道宗轉完,差不多就能回宗沖擊結丹了。”

陸靈蹊可沒想過,筑基中期后所謂的下山試煉,還是在宗門的勢力范圍內。

“師……師叔,筑基中期的下山試煉,不能往其他地方跑跑嗎?”

“你想往哪去?”

知袖其實知道她想往哪去。

“我……我想到太霄宮轉一轉,到飄渺閣走一走,順便再去趟樂機門。”

陸靈蹊的腦子轉的快,忙把昨夜趕來給她踐行的朋友們拉出來,“師叔,天下這么大,您也走過不少地方吧?”

“自然!”知袖笑咪咪地,“不過,我以為,你找到機會,會重回百禁呢。”

陸靈蹊微張了嘴巴,簡直不知說什么好,“現叔,現在說這些都太早了吧!我還沒筑基呢。”

“嗯!確實有些早。”知袖還是笑咪咪地,“你昨天還跟尚仙他們打聽天劍宗的李開甲,怎么,也認識?”

雖然小丫頭幾乎沒真正踏進修仙界,卻好像認識了不少同輩中的佼佼者。

“認識,我們兩家離得特別近,一個寨子的。”

陸靈蹊很遺憾,那家伙居然在沖擊筑基,“師叔,我們到了天劍宗,是一點都不停地馬上傳送嗎?”

“你想打聽他?”

“有時間就打聽,沒時間……就算了。”

“可能沒時間!”知袖拍拍腰上的靈獸袋,“耳鼠在這里。”

對噢!

陸靈蹊瞬間忘了李開甲,“師叔,那個毒醫黑駝子走了嗎?”

“他?”

知袖憋屈,“他現在可不能走,耳鼠之血雖有解毒之效,可是毒這東西,增一分,少一分,任何一點不對,都會有變化,所以,我們現在還得求著人家。”

“那……我師父的傷,”陸靈蹊有些緊張,“是不是比外面傳言的還要厲害?”

知袖拍拍她,“有了耳鼠,又送回了那么多上品千金菇,你師父總會沒事的。”千金菇早在瑛娘還沒走時,就用傳送寶盒送回宗門了,有了它,師兄用禁法后虧損的身體,就能補回去,“不過,要回宗門了,有些事,我想我得跟你說清楚。”

“您說。”

“你師父因為早年際遇,始終居于金風谷,雖然在他進階元后后,宗門把臨進的三處矮峰也劃給了他,可是這么多年,他也始終不曾打理。”

有一個這么長情的師兄,他們也很無奈。

“你重平師叔的意思是,進了金風谷后,那三個峰頭,你得接下了。”

“有……有出產嗎?”

陸靈蹊聽閔師兄他們閑談時說過宗門各峰都有出產。

“有一處低階藥田,還有一處地火脈。”知袖給她介紹,“那里與外門接壤,你師父一直不管,所以,一直以來,外門都沒有移交上來。”

她摸了摸她的頭,“可是,宗門呢也沒管,這百十年的收益……,全在外門某一位長老處。”

陸靈蹊眨了眨眼,她怎么感覺師叔說起那位長老的時候,語氣有些復雜呢,“那我去要,他能給我嗎?”

“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知袖最主要是想跟她說這個,“那位外事長老,跟你師父有些關系,這些年,他家借著你師父,不僅好處撈盡,子弟還干了不少不法之事。”

“那我師父就一點也不管嗎?”

“你師父不好管。”

“……”陸靈蹊看著知袖,實在不明白,師父那么睿智的人,怎么會不管,“那家人……跟我去世的師祖或者林師伯有關?”

“聰明!”

知袖覺得師兄這徒弟真是收的好,“那林家是去世的林師姐本家。”

那就怪不得了。

陸靈蹊在心里小小地嘆了一口氣,“林師伯是為了救我師父去世的,他可能想補償她的家人。師叔,那三峰我接下了,不過好處……他們愛撈就撈吧,至于子弟干不法之事,就不應該由我管吧?宗門不是有刑堂嗎?”

居然把她堵回來了。

“你還真是你師父的徒弟。”知袖哭笑不得,“不過呢,人家一直把你師父當成他家的人,對你這個外來者……恐怕不會很友好,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噢!”

陸靈蹊慢慢點了頭。

沒有她,師父的一切,可能都會向人家傾斜,可是有了她……

“師叔,我爹娘和爺爺住在金風谷,他們有找麻煩嗎?”

“你說呢?”

“……我說不好。”

陸靈蹊朝師兄師姐們打聽過,不過現在卻不太相信了,“師叔,我師父不會那么糊涂,連金風谷都讓他們染指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