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四六章 空間節點

更新時間:2019-03-27  作者:潭子
什么叫誤打誤撞的運氣?

自家師妹這個就是。

閔浩、尚仙一群人,帶著陸靈蹊回千機屋的時候,一路沉默著。

他們都不傻,在長輩們試驗的數次后,終于明白,為什么被封印沒有多少光澤的丑蛋,能開出靈獸了。

假的就是假的。

假蛋被封印三次之后,絕對會胎死蛋中。

而等階高的好靈獸,因為生命力強大,在一次又一次封與解封之中,雖然也會消耗很多生命力,可它們能撐的時間到底長些。

時間長了,蛋上的光澤度以及顏色,自然就比不了其他的蛋了。

所以就一次次剩下了,變得越來越丑。

用心觀察,用心體會,其實可以感覺到蛋的不同。

生命都有求生的本能,如果沒被其他蛋晃花眼……

尚仙雖然得了二階的火鴉,可是心情真是一言難盡。

修士在撞獸會上撞靈獸,基本都帶點童心,帶點僥幸,眼睛會自然而然地追尋那些漂亮的。

百獸宗的撞獸會辦了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林師妹這么奇葩的。

不對!

尚仙偷偷給了自己一下。

師妹本來不想買靈獸蛋的,是他逼著她……

所以,從一開始,他們選蛋的心情就不一樣。

“都回來了?”

知袖看著一群垂頭喪氣的家伙,很高興她沒去選蛋,“林蹊,他們哭喪著臉就算了,你哭喪著臉干什么?”

陸靈蹊出例,挪到了師叔面前,把頭往她懷里一埋,“師叔,我嚇死了。”

知袖身體的僵硬到柔軟只有半息,她的徒弟一個個的只有尊和怕,從來沒有如此嬌嬌軟軟地親昵求安慰。

狠狠瞪了眼抽著嘴角想把小師侄拉下去的徒弟閔浩,“你還知道怕呀?”

伸出的巴掌好像要狠狠打下去,可惜真落到陸靈蹊背上的時候,輕的一點聲都沒,“我看主要不是怕,是你舍不得螭吻吧?”

說真的,她都舍不得呢。

“沒有!”陸靈蹊聲音悶悶,“它本來就應該是七階。”七階的妖獸,她養不起。

“師叔,我把白鶴前輩得罪死了,他看我的眼神好可怕!”

如果說他之前還顧著點形象,顧著點面子,可是經此一事后,他們徹底翻臉,有機會,那個老妖怪一定不會饒了她。

“我想回宗門。”

早知道,就不在這里歇腳,就不好奇修仙宗門和城池的樣子了。

陸靈蹊后悔死了,如果她沒好奇這一切,瑛姨鷹叔一定還在帶她趕路,避開了這里的麻煩不說,還能早一點回到宗門,見到師父和家人。

“放心,他不敢對你怎么著。”

千道宗是吃素的嗎?

知袖安慰自家小弟子,“欽原和螭吻要交還妖族,它們的來歷可不好解釋,那人現在的麻煩大了。”

說起來,她也奇怪,欽原怎么會出現在這一界的。

還有螭吻,它的父母,絕對都是高階妖王。

高階妖王與元嬰修士一樣,歷經天劫之后,都很難孕育骨肉,這好不容易來一個,按理說,都不知寶貝成什么樣子,怎么也不至于無聲無息。

“你把兩個小家伙從封印中解救出來,妖庭那邊,一定會有表示的。”

小丫頭似乎與妖族很有緣份呢。

知袖撫了撫陸靈蹊的頭發,“此間諸事已了,我們明天就轉道天劍宗,從那里走傳送陣回宗門。”

“真噠?”

陸靈蹊萎靡的精神終于振作起來,抬頭的時候,臉上滿是驚喜,“師叔,我們真的能回去了?”

“自然!”

知袖拍拍她,示意邊上去后,才轉向一臉幽怨的徒弟閔浩,“發現情況不對,師弟師妹不知危險,你也不知道嗎?”

她的聲音嚴厲,“撞獸會的執事不理你們收蛋的話,你就那么由著?你的修為呢?宗門白白把你培養到結丹,就是讓你當花架子的?”

知袖都不知道,她這么聰明,怎么就有這么蠢的徒弟。

“關鍵時候,又蠢又笨,還要最小的師妹自己想辦法,閔浩、尚仙,你們自己說慚不慚愧?”

火都燒出來了。

尚仙連忙低頭,做一幅慚愧樣。

但事實上,他真的一點都不慚愧。

隨慶師伯幾百年不收徒弟,這好不容易收的,能是差的嗎?

五行秘地里,小師妹最后沖進鬼靈水池中搶肉荷的樣子,他從來都沒忘過呢。

不過……

師妹跟師父告狀,跟師叔撒嬌的本事,他真是不服不行。

“弟子錯了。”

閔浩在自家師父面前,老老實實,“以后一定改。”

“改?”

知袖都想大耳刮子打人,“這臨時機變的本事,是你想改就能改的嗎?你腦子里天生就缺了那根弦。”

閔浩把頭低的低低的。

“回宗就給我進演功堂主擂三年,”知袖咬著牙,“腦子里沒弦不要緊,人被打怕了,生死關頭,身體也會做出自然反應。”

閔浩好想哭一哭,“……是!”

發現師兄師姐們都把同情的小眼神給了閔浩師兄,陸靈蹊突然覺得,那里可能比她想的還要恐怖。

竹山,老白鶴第一次沒了仙風道骨,沖進密室,在骷髏面前咆哮,“說,欽原的蛋,是不是你弄的?”

骷髏無聲。

“別給我裝啞巴,我可告訴你,撞獸會上,不僅被人開出了欽原還開出了螭吻。”

老白鶴其實也想不通,螭吻的蛋,怎么會出現在陸地上被他帶了回來,“外面的那些人族,一個個的全不敢擔責任,要把它們還回妖庭。”

他磨著牙,“妖庭里的人,原本就看我和百獸宗不順眼,一定會借此發難,你不想看著百獸宗煙消云散吧?”

“……欽原的蛋長什么樣?”

骷髏終于出聲,眼中的幽光,又漸漸亮了起來。

老白鶴忙把欽原的蛋幻化出來。

“是它啊?”

骷髏眼中的幽光閃了一下,“我問你,螭吻不是你入海偷的吧?”

“我是能入海的嗎?”

老白鶴煩躁不已,年紀越老越怕死,四百多年前沖進百禁山內里,他就是想偷一兩個高階妖獸的幼崽搶奪生機。

可還沒得手,性命都差點丟在外面。

他偷雞不著蝕把米,受了四百多年的病痛折磨,僅剩的壽元還縮短了一半,“螭吻的蛋是一千多年前,在幾個大妖打架的時候,混水摸魚摸回來的。”

如果早知道宗內還遺了這顆蛋,他哪用跑那要命的一趟?

“那就行了。”

骷髏聲音淡淡,“本界早多少年就沒有欽原了,妖庭那邊不會拿欽原說話,就是螭吻……,他們也知道你的本事,懷疑不到你頭上。”

“你讓我裝什么都不知道?”

白鶴想咆哮,“可是遲了,發現它們的時候,我想把它們再買回來,親口說了,它們是我弄回來的。”

“你到現在,還不肯把得寶的秘地告訴我?”

老白鶴的臉上滿是戾氣,“行!你不說是吧?百獸宗反正是保不住了,與其讓別人來毀,那還不如我親自毀了。”

他和他應該是最親密的戰友。

能進階八階,能有今天,完全拜他所賜。

“當年,你傷重不治,不放心宗門,化盡一身修為助我沖進八階。”

老白鶴盯著他,大聲咆哮,“為了你的百獸宗,我做了多少事?為什么,當年你連命和修為都可以給我,就是不肯把得噬靈魔功的秘地告訴我?”

如果不是對他有所懷疑,他也不會仗著修為,仗著神魂強大,偷了他神魂中的一直秘藏的魔功后半部。

更不可能借那功法,把身份反轉,“別給我裝啞巴,你要是再裝,我發誓,說到做到,一定會在妖庭出手之前,先毀了百獸宗。”

“……秘地具體在哪,我也不記得了。”

毀百獸宗的話,骷髏都不知聽他說過多少遍了。

可以前,他從不擔心。

因為白鶴在宗門花的心血,比他多,毀了,他會比他更受不了。

但現在……

骷髏的下頜開開合合,“沒意外的話,它可能就是百禁山妖族通往靈界的節點。”

守著這話,一直不說,自然也是希望,白鶴能一直坐鎮宗門。而不是借著噬靈魔功,在百禁山胡搞八搞,希想靈界。

“不過,據說,它出現的地點很不確定,欽原的蛋和噬靈魔功,就是我機緣巧合碰到順手撿的。你可以把螭吻也安到它頭上,相信妖族那里,也不會有話。”如果有話,早鬧過來了。

老白鶴的臉,在青青紅紅白白黑黑間轉換不絕。

通往靈界的節點啊!

要是早知道……

“你見過有妖王沖進了那節點?”

他到底按下了所有情緒,只問最關鍵,“那里,比之通天塔如何?”

“我沒見過。”骷髏回道:“當年修為低弱,真遇到妖王,早隕命了,至于你說的通天塔,你沒進去過,我也沒看到過,如何能比?”

百獸宗終于查到,撞獸會為何會有此紕漏。

最主要的責任果然如老祖宗所說,出在掌門這里。

這么多年,伏荒掌門帶著一干高層,就關心如何把假蛋做得跟真蛋一樣,關心賺了多少靈石,撞獸會帶動了多少幼獸生意。

從來沒好好查過被大家送進撞獸蛋房的蛋。

有命的,接著拿出來擺,沒命的,直接便宜收蛋的煉氣小弟子。

五十年一次的撞獸會,擺蛋和撿蛋的,全是煉氣弟子,他們知道什么?

想到大家從那些顏色暗啞,生命波動卻還不錯的蛋上,又開出來的十來只低階靈獸,誰的心里都不好過。

伏荒跪在祖師牌位前,其實早把一切都想明白了。

現在,他不知道是怪自己,還是……

欽原和螭吻的蛋,到底從哪來的?

雖然很想相信老祖宗哄林蹊的話,可事實上,他知道,那真的只是哄。

“起來吧!”又回復仙風道骨樣的白鶴走牌位眾多的祖師堂,“隨我一起,給妖族那邊一個交待。”

“……老祖!”

伏荒轉身,伏在白鶴身前,“百獸宗可以沒有弟子,卻不能沒有老祖。所有的責任都在我,螭吻是我……偷的。”

百獸宗能接觸到螭吻的,只能是他和老祖宗。

伏荒自然不想養他長大的老祖宗,被妖庭的人折辱。

“什么你偷的?”

老白鶴踢了他一腳,“滾起來吧!你能偷到螭吻,還能偷到欽原?這么多年,妖庭那邊,你可曾聽過龍族鬧事,可有誰追到我百獸宗要蛋?”

知道了解決辦法,他老祖宗的形象又立了起來,“好好跟著來吧,這件事,關系到妖族的秘密,老夫保證,我的交待,他們一個屁都不會放。”

他嚴重懷疑,螭吻的蛋,也是當年的那幾個妖王在空間節點出現的時候撿到的。

陸靈蹊宅在家中不出門,可是架不住別人來看她。

“林蹊,你不打算把帶回的那些靈獸,全認主嗎?”

沒在她腰上看到多余的靈獸袋,陸從夏的目光閃了閃,“還是……,你準備交給宗門換貢獻點數?”

“養靈獸很貴的。”

陸靈蹊給她倒茶,“五只靈獸,最能幫忙賺錢的,只有大地靈蚯,我打算把它送給我爺爺。”

爺爺年紀大了,又是醫者,帶著大地靈蚯在各個藥田轉,又能賺靈石,一定會非常開心。

“至于我爹娘,他們要是感覺能養就養,養不起,交給宗門獸堂換貢獻點數也未為不可。反正什么時候出門,也可以租著用。”

她早聽說,閔師兄不愿住宗內靈峰,就租了尋靈鼠在外圍尋找靈脈開了洞府。

“聽尚仙師兄他們說,我們千道宗,誰貢獻了好認主的靈獸幼崽,將來租用的時候,價錢都會少一半兒。”

要不是已經說出,她超級喜歡天龍馬,陸靈蹊都想把天龍馬也送到獸堂養著。

“而且冰螭最好尋一個有冰靈根的主人。”

那也是成長型靈獸呢,她若養的話,肯定得耽誤小家伙,坐下的時候,她關心地看了看她的腰間,“對了,你的耳鼠呢?”

“……”陸從夏朝她翻了個白眼,“明知故問。”

“嘿嘿!”

陸靈蹊忙討好地又摸了四盤茶點出來,“我師父中了毒,你的耳鼠解百毒,能怨我嗎?不說兩宗的交情,只說我們的交情,你也不能看著我師父有事吧!”

“不能!”

陸從夏放下茶盞,正色道:“本來只是抽血的事。”她們的交情,她一定會給的,“不過,你沒朝我要耳鼠,重平前輩朝我師伯開價換,他新提出換你有青鸞血脈的鳳鳥……給我做靈獸。”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