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七八章 林家

更新時間:2019-03-29  作者:潭子
林家對每一個新生的孩兒都報了極大希望,希望靈根資質好,希望能夠拜進金風谷,承續金風谷。

那里有一個元后大修呢。

那個元后大修,原本應該算是林家人。

可惜……

應該‘算’到底不是真正的算。

看著曾經不如自家前輩的隨慶,一步步從結丹進階到元嬰,又幾乎沒有瓶頸地沖上元中、元后,林家連續數代長老的心終于從欣慰、復雜變成痛悔痛恨!

如果當年的林家子沒有替他死,或許那一路高歌猛進的,就是他林家子。

家族若是能出一個真正的元嬰修士,能跟現在一樣嗎?

林家年紀最大的長老林鋒再一次轉在議事的廣廳里,“我家林寧和林桐、林宇哪點差了?”

隨慶才六百多歲已經進階元后百多年,就算他將來要進通天塔,正常也得是兩百多年后,這兩百多年,足夠他們一起為金風谷培養出一個真正的林家元嬰。

“那個叫林蹊的,與我們家沒關系。”他轉向林家族長,“林鐸,這事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啊!”

真這樣算了,不說金風谷了,就是拿在手上的三峰也將不保。

到了那個時候……

林鐸一腦門的官司,“四叔,現在關鍵問題是隨慶受傷,我們根本見不到。”

真鬧大了,被人看笑話不說,千道宗其他長老也不會坐視不管。

做為林家族長,他其實也知道,宗門的某些長老們一直對他家不滿,真鬧大了,沒好果子給他們吃。

“……他這是想躲著我們啊!”

林鋒咬牙,“不行!他犯糊涂我們不能跟著犯糊涂,那個叫林蹊的,與他生來相克,才拜師多久,他就兩次差點把命弄沒了。”

在百禁山用要命的禁法,多危險啊?

身體還沒完全回復,連堂堂元后大修的臉面都不要了,找百獸宗要什么曦元丹,又被逼到毒龍塢,結果抬著回來了。

害他年紀一大把,還提心吊膽的。

“林寧,去,進祖宗堂,把你姑祖的牌位請出來,”須發皆白的林鋒好像下定了決心,“我要親自捧著姑母的牌位進金風谷。”

他瞪著眼睛,“我倒要看看,誰還敢攔。”

林家一群人早巴不得這樣了。

林寧甩開堂弟林宇想扯他的手,一溜煙跑進祖宗堂,把一個小小的牌位拿了出來。

“對祖宗要敬,不會捧一捧嗎?”林鋒雙手接過來時,狠狠瞪了眼孫子,“這事有我就成了,你們誰都不必出頭。”

動了隨慶的心肝肺,肯定要被他遷怒遷怒。

“林鐸,今年的藥田出產……”

“林寧不是要筑基了嗎?回頭我去程家,看看能不能弄到采薇真人煉制的筑基丹。”

這是個好提議。

采薇煉丹,十爐九炸不假,可是成丹的,最代也是中品丹。

“老頭子我相信你。”

林鋒似乎老懷大慰,果然就捧著牌位,似乎沉痛異常地出門了。

他的速度并不快,出了林家,一路從外門走向金風谷,完全不管一眾外門弟子指指點點,更不管他們四處發信。

南佳人收到消息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

“師父,你快看看,林家這樣鬧,是不是太過了?”

先是撒潑打滾,在金風谷外鬧得不可開交。

再是四處散發謠言,說林蹊命里帶衰。

要不是林師妹早是己土珠的主人,要不是她好巧不巧地帶回了龍息草,又給師伯送回了千金菇,那命里帶衰的謠言,可能就要跟著她一輩子了。

“過?”

坐鎮宗門的宜法當然有她的消息來源,驚也不驚,“你覺得‘過’,人家覺得不‘過’,這是你隨慶師伯的事,他沒發話前,我們管了,才是過。”

這么多年,養著那林家,何償不是師兄在給他自己的心——一個交待?

這事真沒法管。

“他最近的身體好些了,放心,肯定不會氣死。”

宜法晃了晃手中的茶盞,縷縷茶香蕩漾開來,“不過,我覺得,你可以拉個把南家人,去看看熱鬧。”

南佳人無語,師父這么說是什么意思嘛?

“呆著看什么?”

宜法好像不是開玩笑,“你身后也有一大家子人呢。”

南佳人心下一堵,她家和那林家能一樣嘛?

“去看看吧!”宜法朝徒弟擺手,“他鬧不了多長時間了,沒意外的話,撞獸會結束,你師伯師叔就會回來,他們回來了,林蹊自然也會跟著回來了。”

這么多年不收徒弟,好不容易收的這個,怎么也不會差。

宜法相信隨慶的眼光,“到時候,你們或許就能看到二林斗法。”

看別人斗法,也能學到很多經驗。

“放心,有你隨慶師伯在,他們斗得再厲害,也出不了人命。”

南佳人默默轉身。

她隱約的懷疑,再說下去,師父會要她帶更多的南家人去看林家作。

林家能作,那是因為有隨慶師伯在后面一直給他們靠著。

要是沒有隨慶師伯,哪個小世家敢那樣占宗門便宜?

修仙界隕落的天才多了,要是哪家都像林家這樣還得了?大家還過不過了?

南方被堂妹逮到的時候,臉都綠了。

他又不蠢,哪怕將來老了,也不至于蠢得一點也不給子孫留后路。

林家為什么到現在,連內門弟子都沒幾個,不就是因為那家人太作?

這一點誰都知道,林家族長林鐸只怕也是知道的,只是貪欲作怪,再加上隨慶師伯還能幫他們撐很多年,要不然誰敢?

“你這樣拉著臉,好像我對不起你似的。”

南方站在她的遁光上不想理人。

“五行秘地里,你可是欠了林蹊一條命,好歹幫她看看林家,然后幫她想想辦法。”

隨慶師伯雖然疼她,為了她,甚至能沖進毒龍塢,可林家在他的心頭,一樣有很高很高的地位。

“我想不出辦法。”

人家都抱著牌位去了,還能有什么辦法?

三面環山的金風谷籠在一層薄薄的云霧之中,顯得異常安靜,曾經的主人千山是個迷蹤陣的愛好者,再加上隨慶未進元嬰前老被人欺負,更在谷中完善了各種陰人的陣法,所以,想進谷,沒有谷主人的答應,可能一石一木都是要人命的陷井。

“隨慶長老,林鋒攜姑祖母林一弦來見。”

林鋒的聲音帶了靈力,蕩進竹樓的時候,隨慶原本一直閉著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您要是不來見我,我就與姑祖母一齊等著。”

隨慶幾乎想也沒想地就沖了出去。

別的人他不管,但是一弦師姐來了,怎么也不能呆在外面。

“長老,我可見到您了。”

林鋒頭發胡子全是白的,看上去可比隨在老的多多了。

不過,他看到隨慶的時候,卻像小孩子一樣,紅著眼眶,“那林蹊,您不能收徒啊!”

隨慶沒理他,眼睛只要他抱著的牌位上,‘林一弦之靈位’小小的六個字,深刻在紫色的千檀木上。

漂漂亮亮,一顰一笑好像還在眼前的師姐,怎么能成這么一小片木頭?

曾經的好些年,他都不肯接受這個現實,不想看到這片小木頭,以至一直沒給她立靈牌。

“她固然命中無衰,好像還有運的很。”

林鋒不管這周圍有多少雙眼睛,大聲道:“但誰知道,她的運不是借了您的?自從收她為徒后,您的運就一直不好。

長老啊!

您的命是姑祖母救的,她在看著您呢,您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姑祖母想一想啊!”

那臭丫頭居然沒要知袖長老萬里迢迢去接,就自己跑回來了,他實在沒法在她本人的運道上,再說什么了。

只能緊抓‘克’這個字。

“長老……”

林鋒的哭嗝沒打出來,手上突然一空,牌位落到了隨慶的手上。

“怪我!”

他輕撫上面的名字,“讓你被一堆無謂的人,聒噪了這么多年。林鋒,我師姐的靈位,我要放于谷中了。”

“長老!”

林鋒急了,正要上前爭一爭的時候,知袖長老的神識如淵壓至。

“看來師兄這里很熱鬧啊!”

話音未落,知袖帶著林蹊已如風飚至。

“林蹊?!”

看到幾年未見的徒弟,看她長得比他想象的好,隨慶本來很是哀傷的臉上,到底綻出一絲笑容,“快來,拜見你師伯。”

陸靈蹊的眼睛,落在師父雙手抱著的牌位上,下了遁光第一時間,果然聽話地拜伏在地,“弟子林蹊,拜見師伯,拜見師父。”

“好好好,起來起來。”

隨慶以靈力托起徒弟,“知袖啊,我們一家難得團聚,就不留你了。”

這是明晃晃的過河拆橋啊!

知袖前段時間慣著,現在實在無法忍。

“什么你一家團聚?”

她看看林鋒,“此林非彼林,他家同意你收徒了嗎?師兄,我覺得你挺為難的,正好,這一路上,我很喜歡林蹊,要不然,你把她讓給我吧!”

這是什么話?

隨慶把徒弟往身后拉拉,“你最近的皮是不是癢了?要不然,我們也到演功堂走一走。”

“你現在有勁了?”

知袖皮笑肉不笑,“不過,我怎么聽說,林蹊命中克你呢?”

才入山門,就聽到林鋒抱著故去師姐的靈位來了。

“好好的孩子,這克師的名聲,你就那么心安理得地讓她背著?”

那一會,小丫頭的臉都白了,“師兄,我聽說一弦師姐性格豪邁,待人真誠,她要是知道你這樣,你說得多失望?”

那位師姐去世已有差不多六百年了,她年紀小,雖然無緣得見,卻也在聽說了后,很是敬佩。

但林家這些年借著她,鬧了多少事?都成千道宗的笑話了。

知袖嚴重懷疑,她要是不幫幫小師侄,就憑師兄在這件事上的糊涂勁,小丫頭得被欺負死,“師兄,林蹊是我帶回來的,今天你要不把話說清楚了,那不好意思,別怪小妹欺你有傷在身,我要把她帶到云蕩峰。”

他們一群人礙著師兄,都拿林家沒辦法,更何況林蹊一個小丫頭了。

隨慶轉頭看看徒弟,“林蹊,你師叔跟你說過金風谷的情況嘛?”

“說過了一些。”

陸靈蹊沒看到父母和爺爺,心頭有些失望,“師父,這位是林家族長嗎?”

“他不是。”隨慶都懶得看林鋒,只望著徒弟,“你……已有計較?”

“是!”

陸靈蹊知道自己要面對什么,現在人多說開了正好,“師父,我在百獸宗的撞獸會上,用一只五階鳳鳥,換了別人開的耳鼠。”

她把知袖給她的靈獸袋掛到師父腰上,“師父,我想,我不是克你的人。”

“……”隨慶摸了摸徒弟的頭發,臉上滿是驕傲笑意,“我徒弟是救為師命的人,怎么是克的?”

曾經,他不是不想扶林家。

師姐的靈根資質比他好,若不是早早命隕,就算無緣元嬰大道,進階結丹,完全不是問題。

更何況,當年師姐助他,還帶累了林家。

只可惜,林家一代不如一代,實在是爛泥扶不上墻。

“為師年紀大了,又有傷在身,所以,金風谷的事,從現在開始,全全交由你負責。”隨慶把一方圓佩遞給徒弟,“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師父沒有異意。”

他一直姑息著林家,除了想著世上能有人跟他一樣記著師姐,就是想著哪一天收徒了,把這個爛攤子交給徒弟,讓他(她)練練手。

把某些貪婪又愛作的人處理了,回歸干凈清明的林家,或許還好些。

“打人殺人,您也沒異意?”

讓林鋒沒想到的是,這小丫頭真敢這樣跟隨慶說話。

隱在暗處的幾個林家人,連忙給林鐸發信。

“你師伯不是糊涂人。”隨慶抱著靈牌,“為師……裝糊涂裝了這么多年,主要是因為,我金風谷沒有傳人,他們勉強算是比較近的人。但現在不同了啊,金風谷的傳人是你。”

他很想知道,小丫頭怎么出手。

“有代表金風谷的圓佩在手,你可以隨時找宗門的刑堂幫忙。”

徒弟只有一個,他疼著呢,“情況你也都了解了,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