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三九章 主意

更新時間:2019-03-19  作者:潭子
“不高興?”

回到黑石城外的千機屋,知袖撫了撫陸靈蹊的頭發,“那現在告訴師叔,你是單純的不喜歡白鶴,還是……因為你師父受傷的事,牽怒了他?”

葦蕩里的仙鶴都很美,個個看著靈性十足,各宗都爭著搶著要,人家一下子勻給宗門七只,又高價出靈石買了千金菇,陸靈蹊明白,自己不應該再有別扭,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白鶴慈祥的笑容老是冒在眼前,每冒一次,她的后背就寒一次,偏偏這感覺又沒法跟師叔說。

“白鶴前輩是修仙界的老宿,有些面子,我們要給。”

小丫頭不說話,應該兩者都有,知袖嘆了一口氣,“林蹊,你還小,不明白修仙者坐看壽元斷絕時的恐怖,他年紀大了,怕死了,想要強買強賣,這都在可以理解的范圍內。”

對于現在的白鶴前輩,知袖理解歸理解,卻也是失望的。

“他沒讓你吃虧,也沒讓千道宗吃虧,以后……”

“師叔,我以后不見他了行不行?”

“……他可能更不想見你。”知袖無語地拍拍她的肩,忍不住想笑,“人家一個老前輩,拉下了老臉,抬出了你師父和我們,結果,你又哭又鬧整得人家沒脾氣,大出血地買退而求其次再其次的下品千金菇,你以為人家還想見你?”

不見啊?

陸靈蹊的眼睛慢慢亮了起來,“師叔,哪有您這樣損人的?”

正要進來回事的閔浩看到小師妹拉長了音調,跟師父撒嬌,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一下,“師父,飄渺閣云鶴真人求見。”

云鶴?

知袖有些奇怪他到她這里的意思,拍拍小師侄的肩示意她出去,“有請!”

陸靈蹊連忙從一旁的側門跑路,她現在對這些活得久的元嬰老怪們,都有心理陰影了。

跟一群簡單的妖王過了那么久的簡單日子后,實在不想動腦筋想人家笑咪咪背后的那張臉,更怕說著說著,給她挖坑埋了。

陸靈蹊都顧不得這位跟女祖宗可能很熟了,回到房間,一頭扎到被子上。

竹山。

“老祖,您看我給您帶什么來了。”伏荒真人在白鶴淡淡瞅來的時候,獻寶地打開一只玉盒,“千金菇整整六株,正合您現在用。”

白鶴瞇了瞇眼,真沒一點喜色。

千金菇千金菇,顧名思義要像金子一樣耀人眼睛。

可是伏荒送來的是什么?

那顏色淡的,都快成土黃了,一看就知道是假貨。

如果沒有真貨,用這假貨,也夠他高興的,可是見了真貨,他真沒辦法看上這假貨。

“老夫早就傳信讓你過來,可你到現在才來,別告訴我,就是忙這幾株假貨去了?”

伏荒有些呆,老祖的話,他都聽懂了,可是組一起,他好像又不懂了。

“老……老祖,這不是假貨啊!肯定還是有些效用的。”

“有些效用?能有多大效用?”白鶴沒給他好臉,“伏荒,我問你,五味齋前,你沒見到真正的上品千金菇嗎?”

見到了,居然不知道為他討幾株,也是蠢死的。

“弟……弟子見到了。”伏荒微垂了頭,老實解釋道:“弟子也不是不想給您討幾株,實在是,那東西是人家送給隨慶的。”

隨慶因為尋找龍息草在毒龍塢受傷,他要是再去討人家養身體的千金菇,不說知袖同不同意,打不打,只他自己的心里,都會有些過意不去的。

更何況,人家的弟子,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燈。

除了隨慶這個大靠山,還有那兩位不知來歷的人護著呢。

“人家送給隨慶的?”

白鶴的長眉攏了攏,目光幽深,“你不好意思找隨慶要,還不能找找那所謂的‘人家’?”

這個蠢才,枉為百獸宗宗主,八階大妖當面,居然也不認識。

可惜透過某些小家伙,他知道那兩個人的不對,卻也因為服用了龍息草,無法分出心神攔人。

“師叔……”

伏荒咽了一口吐沫,“弟子今天本想著跟知袖套套近乎,與那兩位道友談談的,可宣白來報,那兩人早在三個多時辰前就走了。”

他也后悔呢。

“弟子追了一段路,可惜沒追上。”

“噢?”白鶴眼中精光一閃,“他們往什么地方去了?”

千道宗的那個小臭丫頭,買了那么多的靈種佐料,顯然對方真的特別喜歡人族的吃食。

他現在就擔心,人家有了那些東西后,就真的要貓在百禁山哪一處幾百上千年不出來。

如果那樣,那龍息草的出處,他可能就真的尋不到了。

“百禁山!”伏荒很郁悶,“他們從西山方向離開,走得太快,我放在他們身上的暗記可能也被他們發覺了,所以一過西山的五百里后,就除了那暗記。”

白鶴的呼吸都粗了一粗。

他算是被這笨蛋蠢哭了。

下了暗記,居然也沒察覺人家是妖王。

“你在人家身上下了暗記,不知道人家是八階妖王嗎?”

什么?

伏荒瞬間呆住。

“千道宗的小丫頭喊他們為鷹叔鷹姨,你當時就沒長點腦子?”

白鶴氣得面都更白了些,“龍息草是她帶回來的,上品千金菇又在人家身上,你就不能多想想?”

要是多想想了,一只妖到了他百獸宗的地盤,總要留下點什么才對。

“你讓我還怎么把百獸宗交給你。”

伏荒噗通一聲伏倒,“老祖,您別生氣,我這就去找林蹊問問清楚,知袖跟他們談過一段時間,一定也知道什么,我這去找她。”

哐當!

“找個屁!”

白鶴把桌上的空茶碗拂到他身上,“等你找,什么都沒了。”

可恨,他找得挺早的,卻也遲了一步。

“隨慶那個徒弟,跟他一樣鬼得很。”

小臭丫頭根本就沒把他當成人人尊敬的前輩待,要不然,怎么什么話都給他堵回來了?

白鶴氣得胸悶,喘得氣也越來越不勻。

“老祖,老祖,您別生氣,”伏荒連忙爬起來給他撫胸,“您現在氣不得呀!”

“呼呼呼呼”

白鶴好不容易才把氣重新喘勻,“隨慶和他徒弟,只怕對我百獸宗已有不滿。”

“千道宗是重平當家,”伏荒連忙給老祖寬心,“隨慶因為早年際遇,冷心冷情,他就算對我百獸宗不滿,也不能做什么。”

“他不能做什么?那他徒弟呢?”

白鶴一想到,那小丫頭當著他的面做鬼,哭喊知袖,而知袖也早早沖來的時候,就忍不住有些心浮氣燥,“不對,”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因為曦元丹,千道宗上上下下,都對我百獸宗不滿了。”

要不然,怎么會那么巧?

“……老祖別擔心,回頭重平來了,我讓他們多占點便宜就是。”

因為龍息草,因為隨慶在毒龍塢鎩羽,千道宗的人,只怕是對他們不滿了。

但伏荒不后悔,因為不那樣相逼,龍息草只怕還是渺渺。

白鶴很快也想通了這一點,拍拍他的手,“重平他們好打發,不過隨慶的徒弟……,你要想辦法,讓她對我百獸宗重燃好感。”

伏荒不明白,只是一個煉氣期的小丫頭,老祖怎么就這么重視了。

“看看這是什么?”

白鶴把一個大玉盒摸了出來,打開后,里面的千金菇金黃燦爛,耀眼的很,“這是老夫跟她換來的……”

半晌,伏荒才聽完自家老祖跟小丫頭那一場明里暗里的交鋒。

“她可不是隨慶。”白鶴嘆了一口氣,“隨慶因為少時際遇,凡是能自己扛的,不會找別人,可是那小丫頭……,能找別人的,絕不會為難她自己一點兒。”

明明跟知袖真正相處的時間,可能兩個時辰都沒到,可是人家就能那么溜地求庇護,跟知袖玩什么千道宗一家親。

“聽說那只天龍馬,她不甚喜歡?”

白鶴看向伏荒。

“……是!她好像是不怎么喜歡。”

“唔!之前帶她的是兩個鷹王。”白鶴望了一眼不遠處的葦蕩,“你去跟她說,老祖我很感激她的龍息草和千金菇,”他的眼中暴出一縷精芒,不過剎那即失,“所以,她可到我這里,另選一只鶴兒。”

伏荒有些舍不得,老祖已經許出去七只了,再給……

“蠢才,”白鶴真是恨鐵不成鋼,“記著,小丫頭來選鶴之前,你先把老夫再送一只鶴兒的事,給她宣揚宣揚。”

陸靈蹊沒想到,她人在家中坐,禍卻從天上來。

仙鶴而已,她已經見到了好不好。

尤其仙鶴的老祖宗,笑的那叫一個恐怖!

“我不要!”

面對高興報喜的閔浩師兄,陸靈蹊氣呼呼地,“我自己都要師父養,哪有本事,再養一只仙鶴?更何況,我已經有了天龍馬,今天才給它喂了食,才處了處,我們感覺都不錯,要是馬上就移情別戀,天龍馬知道了,得多傷心。”

閔浩被她清清脆脆又咯崩快的話,給弄得哭笑不得,“移情別戀怎么能用在這里?”

“怎么不能用在這里,我就喜歡天龍馬了。”

她看到仙鶴就頭暈,“師兄,做人要專心一點,師叔都沒告訴你嗎?我師父一早就讓我做人專心一點兒。”

閔浩的手癢,要不是怕小師妹告狀,真想拍一拍,“你把專心的意思也說錯了。”他板起臉來,“林蹊,這是前輩高人的一番好意,所謂長者賜,不可辭!”

“那師兄幫我領了吧,我轉送您了。”

閔浩呆了呆。

仙鶴在修仙界算是個祥瑞之獸,家里養上一只兩只,不僅筑基及筑基以下的修士出行方便,安全方面,也會另有某些說頭呢。

“怎么能送我?師妹,你忘了,你還有家人。”

“……”陸靈蹊的眉頭一蹙,無法想象家里養了仙鶴,她回去要天天面對的情景。

“葦蕩的仙鶴,據說大都沾染了白鶴前輩的靈性和運氣。”閔浩苦口婆心,“它們雖然戰力不強,但動物對危險的認識,要比我們人族厲害,它又是祥瑞之獸,你……”

“師兄這么喜歡,送你了。”

怎么又是這話?

閔浩真是敗給她了,正要再勸的時候,知袖已經如風般從外面沖了進來。

因為太快,千機屋的禁制,泛起一層波瀾。

“林蹊,跟我去選一只仙鶴!”

知袖的面色不太好,語氣不容違逆。

可是閔浩都縮了脖子,陸靈蹊卻無感的很,只見她蹬蹬蹬地跑到她面前,擺了個哭臉,“師叔,我不要,您去給我辭了吧!”

“辭不了了。”

知袖被她晃得無奈,“外面已經傳遍了,說是白鶴前輩喜歡你,要感謝你,所以,要另外送你一只仙鶴。”

好人人家已經做了,不要……太虧。

知袖摸摸呆住的小師侄,“你要是實在不喜歡,回頭再賣了就是。”

再賣了?

陸靈蹊的眼睛在一亮之后,又迅速灰暗下來。

“別怕,這次師叔陪你一起去選仙鶴,不會離開你的。”

高階修士想對低階修士動手腳,不要太容易。

知袖雖然看到小師侄腰上掛著隨慶師兄送的護身佩,卻還是決定陪著。

“……重平師叔什么時候來呀?”

陸靈蹊想馬上回宗,她真是怕了百獸宗,“師叔,我不能在這里賣給別人是不是?那我馬上轉手送人行不行啊?”

這么怕?

知袖實在不能不懷疑,昨天在她不在的時候,白鶴為了他的壽命,為了他的壽元,對小師侄用了什么陰招。

因為境界的差異,有些陰招……事過了無痕。

吃了虧的人,不知道自己吃虧在哪,只知道害怕,非常害怕那個玩招的。

“好!”

一旁的閔浩看到自家師父,溫聲細語,事事依從,“不過,不能送我千道宗的人,這樣人家只會背地里笑話。”

知袖安撫陸靈蹊的情緒,“其他人,你看哪個順眼,都可以送。”

閔浩:“……”他慢慢低下了腦袋。

“真的?”陸靈蹊高興的語氣終于揚了起來。

“當然!”

看到她終于陰轉晴了,知袖笑了,“就是送鶴的前輩知道了,肯定會氣一段時間。”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