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牧神記

第九百四十四章 冷夜血雨

更新時間:2018-09-13  作者:宅豬
城外的黑暗中,嘶吼聲震耳欲聾,越來越響,從黑暗中走出來體型龐大的怪物。

城中眾人不由緊張起來,怪物像是從噩夢中走出來的魔怪,是幻想中最為丑陋最為兇惡的東西,有的像是長滿觸須的人,有的身上爬滿了眼睛,有的像是血肉組成的花,有的像是植物與人的結合體,千奇百怪。

然而從后面走出來的則是鳥首人身,牛首人身,獸首人身的古神,還有龐大的惡龍,多頭蛇,大腹便便的巨人。

還有些像是稀奇古怪的改造生物,手臂是鋒利的鉆頭的巨人,還有的身體各處長滿了鋒利的刀劍,行走著的攻城器械。

一艘血肉組成的大船噴著濃煙,船上長滿了長長的手臂,船下則是數不清的腿腳,那艘船上還長滿了只有半個身子的人,敲鑼打鼓,吹拉彈唱。

血肉大船在聲樂中手舞足蹈,船頭張開血盆大口,利齒像是一排排鋼刀,一開一合,興高采烈的向這座造物主的城市走來。

天空中的月亮出來,月光灑下。

怪異的笑聲從天上傳來,秦牧抬頭看去,只見那月亮竟然長著一張人臉,發出詭異的笑聲。

不僅如此,那月亮竟然還長出了手臂,不知從哪里取出一根笛子,那是造物主的腿骨打磨而成的笛子,被月亮中的面孔放在嘴邊,吹出歡快的曲調!

秦牧收回目光,這太虛之地的黑夜,竟像是一場古怪的夢境,給人以荒誕怪異之感。

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降落在城樓上,那是一個長滿人臉的大鳥,雙翼則是有白骨組成,將城樓壓塌了半邊。

大鳥臉上一張張面孔興奮的看著城中為數不多的眾人,那些面孔發出奇奇怪怪的笑聲。

大鳥組成翅膀的骨頭是中空的,突然間所有的骨頭一起噴出氣流和火焰,骨頭中發出尖銳刺耳的呼嘯聲,氣流和火焰將這頭怪鳥噴起,飛上空中!

呼嘯聲中,城外的噩夢般的魔怪紛紛邁開腳步,轟隆隆向這座造物主的城市奔去!

“天吶……”

一尊女真神身軀顫抖,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這是什么世界?”

這是太虛造物主制造出的世界。

這個世界是由神識組成,造物主用神識觀想出整個世界,創造萬物,創造文明。然而因為外敵入侵,打壞了其中一個世界,造成了太虛心魔滋生。

太虛之地盡管保存完整,然而這里沒有幽都,沒有死者所歸之地,也就導致了另一個后果。

死者無所歸,只能游蕩在太虛中,從而與那些造物主神識結合,誕生了不同于世間一切生命的生命體。

形成這種太虛魔怪的不僅僅有死亡的造物主,也有死在太虛中的天庭神魔。

轟隆!

劇烈的震動傳來,城外的太虛魔怪撞擊城墻,造物主城市那看似堅不可摧的城墻轟然震動,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不過這城市是造物主的神識造物而成,很快裂痕自我修復,讓城中眾人都是松了口氣。

轟隆,撞擊聲再度傳來,沉悶卻又宏大的撞擊聲一聲接著一聲,那鏡面一般的城墻來不及自我修復,突然,南城門坍塌,城外的太虛魔怪潮水般涌入城中!

“準備迎敵!”不知誰高聲叫道。

就在此時,北城門也轟然坍塌,接著是東西城門,統統被那些太虛魔怪推平,巨大的魔怪在這座只剩下他們的城市中橫行,所過之處房倒屋塌!

萬千太虛魔怪如同潮水般涌來,眾人站在高處,心中冰涼。

箭塔上,一個女子尖叫一聲,騰空而起,向天上飛去,試圖從空中逃出這個噩夢般的城市。

然而她飛上天空,便見天空中那個人面月亮發出刺耳的尖叫,一只白骨人面怪鳥振翅向她沖去。

又有數不清的怪鳥從人面月亮中飛出,黑壓壓一片,而那月色也變得詭異起來,月亮血紅,像是滴血的人臉。

那人面月亮吹奏的音律也變得異常的歡快,甚至有些俏皮。

音律從天空傳到下面,那些太虛魔怪則變得興奮無比。

很快,飛上天空的那個女子便被群鳥撕得粉碎,鮮血從上空落下,先是淅淅瀝瀝的小雨,隨即變成瓢潑大雨。

血雨從天而降,那是月亮在流血,天空像是被鮮血染紅的畫,血漿鋪天蓋地!

天空中怪鳥向下撲來,而擁擠的魔怪群也很快來到秦牧等人所在的位置,將他們淹沒!

這一刻,任何人也顧不得彼此的恩怨,也顧不得遵從師命斬殺牧天尊,此刻他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下來!

秦牧不由分說,立刻催動承天之門,然而讓他心中一涼的是,承天之門竟然無法打開。

這些魔怪既然是死在太虛中的冤魂所化,那么動用針對靈魂的法術神通對他們最是有效,然而太虛與幽都不在同一個時空中,因此無法打開。

“倘若能夠打開承天之門,那么殺出去便輕松無比,可惜。”

他催動幽都神通,元氣和神識結合,觀想出一面白幡,迎著向自己沖來的一尊古神形態的魔怪便是用力一揮!

“不過,我雖然不是哥哥,但是這世間論幽都的神通,能夠超過我的,也不足五個!”

那魔怪體內的魂魄頓時飛出,落入白幡之中,白幡原本空白沒有任何東西,此刻竟然多出了一個男子。

那男子渾渾噩噩,面孔扭曲,掙扎著試圖飛出白幡,白幡雖然是元氣和神識造物而成,很薄,然而卻仿佛內藏空間。

那男子扭曲的面孔從白幡中伸出來,將幡內空間頂的變形。

秦牧將白幡用力插在地上,喉嚨中發出低沉的悶吼:“吾身所在,既是幽都!”

他元氣炸開,化作滾滾幽都魔氣涌出,頃刻間掃蕩四周方圓百余畝的土地,化作一片黑暗世界。

他的靈胎神藏中,靈胎元神抬起腳重重一頓,頓時腳下太極翻騰,天旋地轉,天在下地在上,而地上則化作幽都世界!

秦牧身體與元神融合,搖身化作三只眼的土伯形態,身軀暴漲,化作百丈左右,聳立如山,不比那些魔怪小多少。

他手持火焰長鞭,啪的甩出,卷住沖來的一頭魔怪的脖子,用力一抖,那魔怪體內的魂魄飛出,被鞭子卷住。

鞭子縮回,抽在白幡上,白幡中頓時又多處一個面孔扭曲的魂魄。

秦牧眉心的眼睛張開,火光如柱,向前激射而出,將另一頭沖來的太虛魔怪魂魄直接照得魂飛魄散。

他身后有魔怪沖來,秦牧撩起蹄子,一蹄子踢在那魔怪的腦門上,腳底幽都魔火熊熊,將那魔怪的靈魂燒成灰燼。

另一頭魔怪沖到他的身后,卻見秦牧屁股后面的尾巴鎖住魔怪咽喉,將那魔怪卷起,提到半空,頭下腳上,狠狠砸下。

那頭魔怪被砸得七葷八素,正要翻身站起,秦牧另一只牛蹄落下,踩在它的腦門上。

那魔怪腦袋啪的一聲炸開。

天空中怪鳥翻飛,呼嘯向下撲來,利爪下探,還未落下,卻見秦牧頭頂兩根土伯之角光焰大作,化作兩道九曲黃泉,將那怪鳥鎖住,硬生生燒成一只火鳥,慘叫不已。

冷不丁一頭魔怪狠狠撞在他的身上,秦牧胸口傳來噼里啪啦的斷裂聲,他的骨頭被撞斷不知多少根,連翻帶滾撞在一座宮殿上,將那宮殿撞穿,隨即又撞穿一座造物主宮殿,撞倒一根根巨大的柱子,這才停下。

他的土伯之身被破,立刻恢復真身,飛速催動無漏造化玄經,修復肉身損傷。

前方傳來轟隆轟隆的巨響,那頭將他撞飛的魔怪擠塌兩座大殿,順著他的身形追來,眼看便要再度撞在他的身上,秦牧突然像是融化了一般,貼在地面上化作一道黑影飛速游走。

那魔怪怔了怔,立刻追著他的影子瘋狂追去。

洛無雙正在以元氣為刀,斬殺魔怪,然而卻力不從心,偷眼四下看去,只見城中眾人此刻都陷入危難之中,有死有傷。

哪怕是天尊弟子,參悟出小天庭功法的真神,面對這等攻擊也難以抵抗。

突然又是一聲慘叫傳來,一尊真神被撕得粉碎!

而那尊真神死后,魂魄飄蕩,下一刻魂魄四周便有血肉瘋狂滋生,很快化作一頭太虛魔怪殺向其他人,六親不認!

而且,洛無雙還發現,死在他們手中的魔怪就算被他們打碎,燒成灰燼,也會立刻再度恢復肉身,繼續廝殺。

只有將這些魔怪打得魂飛魄散,才能將它們徹底殺死。

而面對如此密集的魔怪,想要將它們的魂魄打碎卻不容易,因為魔怪太多,攻擊太多,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看來只有拔出元木之芯,哪怕是拼著天宮被毀,魂飛魄散,也要殊死一搏了!”

洛無雙咬牙,正要拔出眉心的元木之芯,突然一道黑影游到他的腳下。

那影子筆直豎了起來,晃了晃身子便化作秦牧的模樣,探手便將插在他眉心的元木之芯拔出,迎風一晃,元木之芯頓時暴漲。

一根長短丈余的棍子出現在秦牧手中,秦牧對著棍子吹了口氣:“大啊”

棍子落地,頓時暴漲!

轟隆!

洛無雙耳邊只傳來雷霆般的巨響,被秦牧拉著跳起來,他向下看去,頓時看到駭人的一幕。

那根元木之芯此刻化作一個無比粗大的巨柱,從造物主城市的一段,抵到另一端,長達八百里。

而那根柱子橫躺在城中心,直徑足足有千余丈,將不知多少魔怪碾得粉碎!

柱子所經過的造物主宮殿等建筑,也統統被夷為平地!

他們二人向下落去,頭頂又有不知多少怪鳥震動骨翼,中空的骨頭噴出火焰,速度極快。

秦牧帶著洛無雙落下,卻見那根元木之芯越來越小,很快化作一根木針落在秦牧手中。

秦牧信手一插,將元木之芯插在洛無雙的眉心,這根元木之芯頓時貫穿洛無雙的天宮,繼續引渡藥力治療他的天宮損傷。

洛無雙悶哼一聲,他先前眉心插著元木之芯倒沒有覺得怕,但是現在看到這根小木針的威能,這才有些后怕:“你就不擔心稍有不慎,把我的天宮也給壓塌了……”

兩人沿著元木之芯碾壓出的道路向前飛奔,試圖沖出城去,然而剛才被碾碎的那些魔怪卻又紛紛血肉重組,再度爬了起來。

不僅如此,那些被元木之芯碾碎的宮殿建筑也飛速復原,阻隔他們的去路。

秦牧皺眉,探手又將元木之芯從洛無雙的眉心中拔出。

洛無雙已經麻木,跟著他縱身躍起。

轟隆。

元木之芯再度顯威,將那些爬起來的魔怪再度碾壓一遍。

兩人落地,秦牧收了元木之芯反手插入洛無雙眉心。u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牧神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牧神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