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牧神記

第九百四十五章 大、大、大

更新時間:2018-09-14  作者:宅豬
洛無雙已經認命,心道:“只要逃出去便可……”

然而那些魔怪很快再度復生,被破壞的造物主建筑也紛紛光華流轉,飛速復原。前方的道路再度被堵滿,更多的魔怪飛速涌來,根本沒有沖出去的機會。

秦牧咬牙,氣極而笑:“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拆不了的城……”

洛無雙面色古怪。

突然,聲樂傳來,那艘血肉大船邁開不知多少腿腳,一路橫沖直撞向這邊沖來,船上許許多多半身人吹拉彈唱,喇叭嗩吶,琴瑟笛簫,簧笙琵琶,各種歡快的聲樂,很是快活。

大船手舞足蹈,船頭大口開合,一路吞噬不知多少魔怪,船頭將那些太虛魔怪吃掉,咔吧咔吧**嚼動,很是脆生。

其他來不及躲閃的魔怪,有的被這艘怪船撞飛,有的被踩成爛泥。

而怪船的中后方似乎有一根大腸組成的管道,管道斜朝天空,吃到肚子里無法消化的東西便化作滾滾濃煙,被管道**,發出嘟嘟的長鳴。

怪船沖向秦牧與洛無雙,兩人心中絕望,這怪船只怕是不知多少靈魂的聚集體,因此才會如此怪異。

以他們而今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只能被怪船吃掉化作濃煙從大腸排出去。

秦牧咬牙,突然瞥見火天尊的烙印就在不遠處,猛地下定決心。

洛無雙正以元氣化作神刀劈殺近前的魔怪,瞥見他的目光,心中一驚,連忙道:“秦霸體,你要做什么?”

秦牧元氣飛出,元氣化作一口利劍,直奔火天尊烙印的傷口而去。

洛無雙毛骨悚然,高聲叫道:“城中的人,快離開這里——”

秦牧探手從他眉心中**元木之芯,猛然插在地上,元木之芯變得很粗。

秦牧拉了洛無雙一把,示意他趴下:“趴好不要動,用你所有的元氣護住自己的肉身,當心被壓碎。”

兩人趴在元木之芯上,那艘怪船已經沖到跟前,與此同時,秦牧元氣所化的那口飛劍也刺在火天尊烙印的傷口處。

“大、大、大!”

秦牧爆喝:“長、長、長!”

洛無雙以自己所有的元氣護住肉身,元氣充斥身體各處,偷眼看去,火天尊烙印突然化作無比明亮的光芒,讓他眼前先是猛地一亮,接著陷入無比的黑暗。

幾乎同一瞬間,元木之芯**暴漲,將他們托起沖上云霄,頃刻間這根元木之芯便長到數百里高!

強大的慣性將他們死死的壓在元木之芯的頂端,洛無雙只覺自己**的神血此刻統統匯聚在身下的皮膚上,眼睛被壓得幾乎縮入腦中,心臟被壓扁,死死的貼在背后的肋骨上。

他的肌肉像是變成了紙,平整的貼在元木之芯上,同時他聽到身旁傳來骨骼斷裂的聲音,以及皮膚炸開的輕響。

“秦霸體,完了……”

他心中一片悲涼,連他這等凌霄強者的肉身都承受不住,更何況秦牧?

剛才他身邊傳來的骨骼斷裂聲,是秦牧在一剎那便被壓得骨骼盡碎爆發出的聲響,而皮膚炸開的聲音,則是秦牧的血液一瞬間流入身下貼在元木之芯上的皮膚中。他的肌膚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壓力和沖擊力,整個人必然是一瞬間爆開,血液涂滿元木之芯!

不僅如此,他的肉身一切都會碎的一干二凈,包括腦漿都會碎掉!

“秦霸體,你斬斷了我一條手臂,我記恨你四萬年,然而你卻三次救我性命。”

洛無雙腦中渾渾噩噩:“可惜,我不能報答你了,我曾想與你較量一番,請你看看我的刀法的……”

元木之芯還在暴漲,筆直聳立在造物主城市中,高達數千里,直奔天空中那血色月亮而去。

很快,元木之芯高達萬里,還在向上生長,越來越高,越來越長,頂出太虛之地的大氣層。

這根元木之芯呼嘯而起,來到天空中的血月旁,從血月旁邊呼嘯而過。

那輪血色月亮是一個巨大的肉球,應該是一顆**無朋的腦袋,瞪著怪誕的眼睛吃驚的看著這根柱子從自己身旁劃過。

它應該是一位無比強大的太虛造物主的腦袋,這位造物主不知被何人所殺,砍掉了腦袋,他的腦袋便漂浮在太虛之地的上空,變成了這個怪誕世界的月亮,每當到了夜晚便會出來吹走歡快悅耳的笛曲。

現在,它忘記了吹奏笛曲,被從下方升起的無窮火焰淹沒。

下方,火天尊烙印爆發,只在一瞬間,火天尊烙印中蘊藏的能量便席卷整個造物主城市,摧毀一切!

與此同時,那滴火天尊神血和神血中的那口劍氣也被觸發,一個巨大且明亮無比的火球將造物主城市完全罩住,并且旋轉著向外膨脹,瞬間籠罩千余里,接著膨脹到萬里,所過之處,空間破碎,群山化作灰燼,大河蒸發,大海化作虛無!

終于,下方的神通波動平息下來,元木之芯也停止生長,洛無雙的雙眼也漸漸清晰,血液回流,身體雖然受創很重,但好歹還活著。

他坐起身來,現在他被元木之芯送到天外,虛空中空無一物,只有這根**無比的柱子。

洛無雙黯然,向如同陸地般的元木之芯看去,突然微微一怔。

只見元木之芯上許多血珠從木頭中滲出,漂浮在太空中,那些血液在自動匯合,很快形成一顆心臟。

心臟生長出許多血管,四面八方延伸,更多細小的血管生長出來,構建出一個人體的形態。

他又看到一顆大腦在生長,五臟六腑生成,骨骼筋絡也開始出現。

沒過多久,那個人體生長出肌膚,毛發,變成一個赤身的**,正是秦牧的模樣。

秦牧抬手,平攤在元木之芯上的衣裳飛起,抖了抖上面的碎骨,這才穿在身上。

“地母元君對我真好。”

秦牧露出幸福的神色,洛無雙沒有說話。

“連這么貴重的寶物都贈給我,情深義重,我卻還想著從她那里弄來更多的寶貝兒,真是不當礽子。”秦牧感慨道。

洛無雙沉默不語,心道:“這人活過來之后,還是如此面目可憎,沒有半點改變。我錯怪他了。”

虛空中噠噠的聲音傳來,那是洛無雙的心魔再度出現。

秦牧瞥他一眼,元木之芯飛速縮小,重返太虛之地,這根元木之芯縮小到那輪血色月亮之下,突然停住。

洛無雙不解其意,秦牧飛身從元木之芯上飛出,洛無雙頓知他要做什么,急忙跟著他飛出。

“大!”

秦牧爆喝一聲,元木之芯暴漲,將這個巨大的頭顱頂出天外,飛入茫茫太空中。

那血色月亮發出凄厲的慘叫,不知被撞飛到何處去了。

元木之芯再度縮小,兩人站在這根柱子的頂端很快回到大氣層,等到這根柱子縮小到原本的造物主城市中時,只見造物主城市已經變成一片白地,出現一個大坑。

秦牧收了元木之芯,聞到一股焦糊味,連忙將這根棍子提起來細細打量,只見元木之芯的一段已經被燒得焦黑,脫落了不知多少年輪!

而且,這根元木之芯上還有許多劍痕,有些地方已經被砍斷大半,應該是被那道劍氣所傷!

秦牧肉疼不已:“不知道地母元君是否愿意再送給我一根這樣的棍子……”

他看向遠處,只見群山起伏,不斷重造,一座座異常雄峻的山巒拔地而起,速度很快,即將來到這里。

“即便是天尊的神通,也無法將這里徹底摧毀嗎?”秦牧不由駭然。

洛無雙催促道:“秦霸體,等到這座城市也恢復之后,我們便再也走不掉了!”

兩人急忙飛速走出這座城市廢墟,快步向東方走去,聲音遠遠傳來:“我適才在天上看到了東方還有一座瑰麗城市,說不定去那里可以尋到大師兄魏隨風給我留下的線索……”

他們離開之后沒多久,大地漸漸隆起,被摧毀的造物主城市仿佛海市蜃樓一般一點點重現,那些魔怪也在重造之中,一切仿佛都沒有改變過。

不同的是,這里沒有了火天尊烙印和那滴天尊神血,城中其他人也死在那場天尊神通爆發之中。

秦牧回頭看了看那座壯麗非凡的城市,目光怔然,心中默默道:“太虛造物主,到底都經歷了些什么?他們又去了哪里?為何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洛無雙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情:“帝后娘娘與元姆夫人,她們是否還活著?天庭與太虛是兩個世界,她們的**若是死了,她們的本體便不會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這樣的話,我也就不必反出天庭了。”

秦牧瞥他一眼,淡然道:“洛神刀,你焉知進入太虛的虛天尊不是她們之一?”

洛無雙怔了怔,打個冷戰,強笑道:“不可能,哪有這么巧的事情?”

話雖如此,他心中依舊惴惴不安。

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到底轉世成了哪兩位天尊?

太陽升起,太虛魔怪如同潮水般退去,消失在山林中,造物主城市中,突然兩個漆黑的漩渦出現,漩渦旋轉,里面如同深淵。

一朵花兒從深淵中生長出來,鮮花的**旋轉著幽幽綻放,云初袖斜著身子側躺在**中,像是一個睡美人悠悠轉醒,慵懶的打個哈欠。

另一道深淵中,也有一朵花生長出來,花開后憐花魂正襟危坐,目光冷然的向云初袖看去。

“賤人!”

她霍然起身,殺氣騰騰,冷冷道:“該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了!今日你必須死在這里!”

云初袖噗嗤笑道:“你啊,總是這么正兒八經,一點樂趣也沒有,難怪姐夫會鉆進我的被窩。你適合做帝后娘娘,而我更適合做小情人。”

憐花魂大怒,正要動手,云初袖連忙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肉身何在?”

憐花魂停下腳步,寒聲道:“你奪了我的肉身,又與凌天尊交情極好,我的肉身自然是被你放在凌天尊的鬼船上。”

云初袖抖了抖自己的衣袖,笑嘻嘻道:“你想不想拿回來?”

憐花魂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想要看看她是否有這個誠意。

云初袖笑道:“云羅帝魏隨風已經被送到了鬼船上,你應該明白到底是誰在試圖尋找你的肉身。地母元君死而不僵,難道姐夫就這么輕易的死了?”

憐花魂**大震,咬牙道:“奸夫尋我的肉身到底想做什么?”

云初袖噗嗤笑道:“自然不是與你恩愛纏綿。你我姐妹本是同根所生同源所出,你獨自對付不了姐夫,我也無法獨力對抗他。不如你我聯手,我幫你奪回你的肉身,你幫我奪回我的肉身。姐姐意下如何?”

憐花魂沉吟片刻,試探道:“你的肉身在何處?”

云初袖微微一笑,傾城傾國:“自然是在秦牧那個小冤家手里。”

————豬在北京共青團這邊開會學習,猶自不忘碼字!淚求


在搜索引擎輸入 牧神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牧神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