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牧神記

第九百四十三章 情深姐妹花

更新時間:2018-09-13  作者:宅豬
洛無雙面色蒼白,覺得自己聽到了一些不該聽到的東西。

饒是他一直以來都是冷眼冷面,幾乎沒有過笑容,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然而云初袖和憐花魂言語間吐露出的訊息卻著實驚人,將他震懵過去。

“這兩個女子背后,是兩位天尊?還有昊與岐是誰?昊不會是昊天尊吧?還有御天尊,那女子竟敢稱他為小白臉……”

洛無雙當機立斷,躲入下方建筑的陰影中,向秦牧招了招手,示意他也盡快躲進去,免得被二女發現。

秦牧也是聽得懵了,洛無雙急忙沖出來把他拖到陰影中,壓低嗓音道:“你不要命了!聽到這些隱秘,若是被發現,我們便死定了!我聽說天庭從前有一個古神就是因為知道了太多秘密,在沖上戰場時被人背后射殺!”

秦牧與他來到陰影中,心中震驚萬分。

龍漢初年,帝后娘娘支持御天尊他是知道的。

帝后娘娘因為妹妹元姆夫人與古神天帝私通生下了昊天尊而動怒,然而昊天尊偏偏聰慧異常,開辟出五曜神藏,成為天尊,而自己的兒子卻沒有這等榮耀。

為了自己的地位,于是她扶持御天尊打壓昊天尊。

然而秦牧沒有想到的是,他心中說出養了小白臉御天尊這句話的理應是憐花魂,然而實際上這句話卻是出自云初袖之口!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云初袖便是帝后娘娘,然而現實卻顛倒了一個過兒!

云初袖是元姆夫人,憐花魂才是帝后!

秦牧是在與昊天尊的親娘元姆夫人打情罵俏!

“那日瑤池上,我與云初袖交手,云初袖被我逼得使出絕學,她假冒帝后娘娘,那么使出的絕學定然也不是真的。”

秦牧額頭冷汗滾滾,這也是一個套兒,一個大圈套!

誰若是信了那就是她的絕學,肯定會死得很慘。

“至于她看到水晶棺中的元姆夫人尸身,便立刻出手助我,根本不是擔心元姆夫人復活,而是擔心她的身份敗露!”

秦牧汗如雨下,當時他若是給元姆夫人招魂,只怕立刻便把云初袖招過去,讓她當場敗露!

而且元姆夫人未死的事情也會因此被人知曉。

“這小娘皮……”秦牧牙根癢癢。

兩人悄悄在陰影中穿行,造物主的城市建筑極大,方便他們穿梭,不會被上方正在交戰的二女發現。

上方的云初袖與憐花魂的戰力驚人,一座座巍峨建筑被她們的神通斬斷,小山頭大小的巨石從天而降,看得秦牧與洛無雙頭皮發麻,若是這些建筑碎片砸在火天尊烙印或者那滴神血上,只怕整個城包括城中的他們都會被摧毀!

不過奇異的是,這些建筑碎片還未落下,便在空中解體體,消失,化作奇異的神識洪流沖天而起。

那些被毀壞的建筑再度復原,宛若有無形的神力重建一般!

這便是造物主之城的奇妙之處!

那些被破壞的建筑無法砸落下來,但是二女的神通余波卻可以沖擊下來,她們二人雖說都是神橋境界,然而秦牧卻深知她們的本事。

在船上時,憐花魂曾經偷襲他,打斷他的四臂,而云初袖也與秦牧拼得兩敗俱傷。

她們的實力完全不遜于那些真神,甚至更強。

即便如此,她們也沒有展露出真正的絕學,而是想逼得對方駛出真實功法,以此猜測對方是哪位天尊。

誰的身份敗露,誰便先死!

畢竟帝后娘娘與元姆夫人都是古神,在天盟中如同古神天帝一樣臭名昭彰,肯定會被天盟其他天尊除掉。

天盟成立之初的目的是讓人們有生存下來的權利,然而到了龍漢時代的中期,云天尊吸收昊天尊等人加入之后,天盟的目的便是除掉古神,奪取統治權了。

因此古神潛伏在天盟中絕對不能敗露身份。

秦牧與洛無雙飛速穿行在這座空蕩蕩的城市中,有些心驚膽戰,云初袖和憐花魂的神通太強,誰也不知道她們的神通余波會何時觸發火天尊烙印和那滴神血。

這讓他們有一種被刀架在脖子上,卻不知何時會死一般的感覺。

而且,他們同樣也不能暴露身份,若是被二女發現他們,他們也會死。

這兩個女子絕不會容忍其他人知道她們的秘密!

就算是秦牧也必須要死,哪怕秦牧對她們來說還有用處,但天大的用處都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秦牧現在終于明白什么叫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瑪哈——”

一條神龍的大腦袋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那神龍喜笑顏開,張開大嘴用猩紅的舌頭給呆滯的秦牧洗臉,興奮道:“瑪哈!瑪哈!”

秦牧面色如土,洛無雙也手足冰涼。

這條神龍,正是秦牧在山頂造物時,創造出來的那條打算用來代步的神龍,只是他的本事不濟,神龍雖然觀想出來,然而卻不能飛行,所以被他拋棄。

沒想到這條神龍竟然循著他們的氣味一路追蹤到這里!

上空,神通碰撞聲陡然止歇,神通波動也突然停止,這座城又變得極為安靜。

秦牧和洛無雙腦門都是冷汗,秦牧向那條神龍做出噤聲的動作,那神龍雖然蠢笨,但卻領會出他的動作的意思。

兩人一龍躡手躡腳的向前走去,試圖偷偷摸摸的走出這座要命的城市。

“原來是牧天尊和神刀洛。”

突然前方的一座宮殿上傳來女子的笑聲,兩人一龍抬頭看去,只見云初袖坐在殿檐上,雙手撐著檐邊,兩條小腿垂了下來,悠然的晃著。

她的小腿很白皙,有著漂亮的弧度,很是誘人。

云初袖吃吃笑道:“天尊和神刀鬼鬼祟祟的,這是想去哪里?”

秦牧咳嗽一聲,還未來得及說話,背后傳來憐花魂的聲音,冷冰冰道:“牧天尊與洛神刀來了多久了?”

云初袖笑嘻嘻道:“來了多久重要嗎?”

秦牧咳嗽一聲,道:“我們剛來,正打算拜見火天尊。火天尊也在城中……”

云初袖和憐花魂臉色大變,憐花魂立刻飛身而起,四下里巡視,就在此時,遠處一道道神光飛來,降落在城中。

“祖天尊門下弟子薛雨晴,拜見牧天尊!”

“瑯天尊門下弟子懷玉,拜見牧天尊!”

“昊天尊門下弟子潘春盡,拜見牧天尊!”

“東天青帝門下弟子羅風情,拜見牧天尊!”

一個個洪亮的聲音響起,光芒落下,化作一尊尊真神,環繞在秦牧四周的那些古老宏大的建筑上,居高臨下,俯視下方的秦牧,露出興奮之色。

“牧天尊險些害死我們,一定沒有想到我們竟然能活著來到這里吧?”

秀游芳咯咯笑道:“牧天尊死后,我們回到天庭便可以對天下人宣稱牧天尊為了救我們葬身在太虛中,成全天尊的美名。只不過是死后的美名而已。”

懷玉溫潤如玉,面帶溫和笑容,悠然道:“天尊趁著我師尊瑯天尊不在,屠殺我瑯軒神宮的弟子,當時我人在外面,否則那些師兄弟也不會死得這么慘。今日便是天尊送命之日,為我那些師兄弟報仇雪恨之時。天尊有什么遺言?”

潘春盡笑道:“任何遺言也沒用了。在太虛中可沒有幽都,也沒有冥都,天公無法管轄到這里,天陰娘娘也到不了此地。死在這里便是真正的魂飛魄散,死得不能再死!”

秦牧看向四周,而今已經到了十多位真神,帝座的弟子對他來說根本不夠看,但是天尊的弟子那就非同小可了。

這十多位真神,能把他打得渣都不剩下半點!

到了太虛之地,他們也無需掩飾此行的目的,圖窮匕見,將秦牧斬殺,回去之后便可以交差。

當然,前提是他們須得保證穿過太虛而不死。

秦牧看了看洛無雙,低聲道:“洛神刀的傷勢恢復得怎么樣了?”

洛無雙遲疑一下,秦牧的目的顯然是拉他下水,鏟除這些天尊、帝座的弟子。

他現在知道了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的秘密,也的確無法生還,他不得不反。

然而他的傷勢太重,天宮尚未修復,倘若拔出元木之芯硬拼的話,他的天宮只怕會因此而崩塌,毀于一旦。

他的神刀也毀掉了,面對這些真神,他有心無力。

憐花魂飛身回來,落在前方的宮殿殿檐上,道:“城中的不是火天尊,而是火天尊的烙印。他在這里遇到了可怕的敵人,與那人交手,自身的大道烙印在空間中。”

云初袖震驚于太虛中竟然有能夠匹敵火天尊的存在,咯咯笑道:“那么牧天尊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火天尊不在這里,只怕無人能夠阻止你們殺了牧天尊了。”

她嘆了口氣,幽幽道:“天尊見諒,妾身面對這種情形也是有心無力。”

此時,日頭西落,沉入西山,天空漸漸昏暗下來,突然一座座燈樓中燃起濃烈的光芒,將這座城市照亮。

遠處傳來陣陣嘶吼聲。

秦牧心中微動,失聲道:“我知道了!”

眾人不為所動,各自祭起神兵,催動神通,準備將他格殺。

云初袖笑吟吟道:“天尊知道了什么?”

秦牧定了定神:“我終于知道太虛造物主建造這么高的城墻,是防備什么東西了。”

眾人微微一怔,有人看向四周,憐花魂蹙眉,飛身而起落在一座箭塔上,向這座城市的四周望去。

吼聲從城外的黑暗中傳來,越來越近。

“潘春盡,你適才說這里沒有幽都,冥都,土伯天公也管轄不到這里,死在這里的魂魄也不歸天陰娘娘管轄。那么,死在這里的人,他們的魂魄去了哪里?”

秦牧眼睛雪亮,沉聲道:“這些死后的亡靈,自然還是留在太虛!”

云初袖忍不住道:“牧天尊,你說這些話,難道就能免于一死嗎?”

秦牧搖頭:“我不是求你們免我一死,而是救你們的性命。這里是太虛!”

眾人不解。

秦牧冷冷道:“這里到處充斥著造物主強大的神識,死在太虛中的那些人,游蕩在太虛中,他們死后怨念爆發,他們的靈魂會被造物主的神識變成什么東西?在幽都中,死者的怨念會形成魔怪,甚至誕生魔神、天魔!這些魔神天魔帶著最為負面的情緒,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然而幽都畢竟有土伯管轄,魔族還不算為禍太大。”

眾人心頭一跳,云初袖也連忙飛身而起,落在一座箭塔上,向這座城市的四周看去,嬌軀不由僵住。

“這里沒有土伯,誕生出的東西只會比魔神更加強大,更加邪惡!太虛造物主們防備的就是他們!”

秦牧嘆了口氣,道:“我是想救你們啊,可惜你們卻一心要我的性命。我估計,現在我們都走不掉了。”

潘春盡、懷玉等人將信將疑,各自飛身來到箭塔上,待看到黑暗中走來的那一個個巨大猙獰的身影,眾人不由面色慘白。


在搜索引擎輸入 牧神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牧神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