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九章 嫁衣:鳳褂裙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她的腳傷漸漸好起來了。

  從那天開始,她沒有住在這邊屬于陶家產業的房子里面,而是搬回來了這棟老房子。

  已經很久沒有住著人的地方,想要通水通電挺麻煩的。但她卻又一個愿意車前馬后的未婚夫。

  周子豪也不住自己的房子了,陪著她住入這里。

  他倆都在這里等一個裁縫師傅,一天天,但也一天天沒有等到。小黃昏的時候,陶夏漫總會拉著周子豪去樓下不遠的那家小面館里面。

  叫上兩碗的面,一碗的刀削面,一碗的澆頭面。女人總喜歡把男人面前澆頭面上的澆頭全部倒在了自己的碗里面。

  后來,陶夏漫偶爾也會碰見美美帶著孩子去買菜經過,然后兩人會聊一聊,聊著聊著,時光就像是倒退了。

  一次次的倒退,不知道從什么開始,就回到了她還小,她也還小的日子。

  可她依然沒有在這里等到那個年輕人的出現,也沒有等到那位周師傅的出現。

  她不得不離開這住了一些天的……從前的,現在的,自己的房子。因為她安排下來的婚期已經到來,許多的事情需要準備。

  這足夠讓她忙的,畢竟是人生的大事情。

  提著一袋子的行李,陶夏漫最后自己關上了這扇閘門,然后踮起了腳來,把鑰匙放到了閘門上方的小空隙之中。

  在周子豪的陪同下,她離開了這里……季華路,二巷,33號。

  老馮喜歡日落的時候,坐在操場上,一個人靜靜地看著日落。老人的世界里面,總喜歡把自己看作是那漸落的太陽。

  暮年了。

  他的心像是遠處的火燒云一樣的平和。而他在獄中的生活,似乎也恢復到了從前一樣,一成不變……但似乎也有了一些改變。

  當然不是說,一天天地,張胖子總會找機會纏著他,前后喊著師傅,說能不能不學繡花針的本事,學別的本事。

  當然也不是說,獄友們對他的態度改變了許許多多……甚至說是尊敬。

  老馮估摸著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應該是自己離開之后才發生的。他后來從周曉坤的話中,一點點地拼湊出來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老馮’在監獄里面的生活。

  但盡管如此,都不是老馮感覺到改變了的東西。

  他呀,最近安靜多了。他呀,盡管晚上還是像是往日一樣,要看一看那張老照片才能睡去,只是執念卻不知不覺不見了。

  火燒云在他的老眼之中,會隨著風兒變幻,一點點的,像是彩帶……像是一場盛大的婚禮上的彩帶。

  “明天就是了啊。”老馮喃喃自語。

  然后老馮開始微微地動了動嘴唇,眼前有著人影一點點地浮現,他看到了那位給了他許多的神秘的老板。

  黃昏里面,這位老板陪著他看著落日。

  忽然。

  “老人家,您的交易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洛邱輕聲道:“如果你希望的話,明天你依然可以出去,享受交易的最后內容。當然,您如果還是決定留在的話,我們依然會收取您的交易金。”

  “不啦。”老馮笑了笑,“不啦。周子豪很好,我很放心。收養她的家人也一定很愛惜她,明天她的婚禮,一定會很好,很好的。這就夠啦。”

  洛邱點了點頭。

  他站起了身來,朝著這位老人家微微地彎著腰,輕聲道:“我會遵從客人的意愿,老人家。”

  老馮搖了搖頭,沒說什么。

  “不過。”俱樂部的老板此時卻道:“不過感謝您讓我有了一段很好的回憶,接下來的東西,算是我的私人贈送。請好好享受……我最尊敬的客人。”

  “嗯?”老馮一愣,可當他眨眼的瞬間,眼前這位什么的老板,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帶著疑惑,但天色已經一下下地暗淡下來。老馮知道自己該回去牢房里面了。

  可他還沒有回到牢房里面,卻迎面走來了一名獄警,“馮桂春,有人要見你。”

  路上,老馮心情復雜地跟著在這個獄警的身后,他想起了那個神秘的老板說過的話,心中有了一些猜測,忍不住問道:“啊SIR,是誰要見我?”

  “是林SIR要見你。”獄警隨口道:“警察局刑警大隊的林峰,林SIR。”

  “這樣……”

  老人點了點頭,隨機自嘲了一聲……他是有點想法,不過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在特別的會見室里面——這里是警察來提審犯人的時候會用到的特別會見室。就在這里,老馮看見了一個二十五六歲上下的年輕人。

  想來就是林SIR了。

  “這位警官,你找我是什么事情?”老馮有點緊張地坐了下來。

  他想到過是關于上次張胖子和龍強的事情……該不會是警察覺得還是不妥,回頭繼續詢問了嗎?

  林峰就這樣盯著老馮,一句話也沒有說,神情嚴肅,甚至不時皺著眉頭。

  這讓老馮漸漸地變得不安起來,“這位警官?”

  “馮桂春,你就是馮桂春,對吧?”林峰忽然問道。

  “對,我是。”老馮點了點頭。

  林峰卻忽然站起了身來,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朝著門口走去,看的老馮不知所云。只見林峰開門離去之前,忽然說了一句:“恭喜你嫁女兒了。”

  他關了門。

  老馮一個人坐在了這里,搖了搖頭……恭喜你嫁女兒了,這句話他想聽,但是卻不敢聽。

  他身邊的周曉坤張胖子等人,也一直沒敢說出口來。

  他不明白這個林峰警官為什么特別地走來這個地方……就是為了和他說一句恭喜話嗎?

  老馮深呼吸了一口氣,自個兒地坐在了這里。

  想著外邊那個自己所牽掛著的孩子,想在會是什么樣子。女孩子出嫁,前一天的晚上,總有許許多多瑣碎的事情。

  梳頭,化妝,穿衣,總得要忙活到天亮。

  想著想著,老馮便怔怔出神。

  他想起那個什么的老板說過的話,心中無數次沖動讓自己去呼喚他的到來,無數次地想要開口:明天的最后一天,讓我在外邊吧。

  可是他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咔嚓,門又打開了,老馮聽到了聲音,下意識道:“林警官,你找我到底有些什么事情?是在取笑我嗎?”

  可門前是空的,沒有看見人。

  老馮皺了皺眉頭……他才發現,就算是警官的提審好了,這里似乎也沒有獄警在場。這應該是不合規矩的。

  門空著……這里也就沒有了別人。

  這就像是魔鬼的誘惑似的……老馮覺得,似乎只要自己走出了這扇門,外邊就是一個自由的世界,他甚至可以走到去任何一個地方,去見任何一個他想要看見的人。

  老馮的心臟忍不住劇烈地跳動著,這幾日回到監獄的寧靜,仿佛一瞬間就被徹底擊碎。

  他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挪動著自己的腳步……是的,他覺得他應該走出去。

  終于,走到了這扇門前,他依然沒有看見有人進來……仿佛外邊真的沒有人在把守一樣。

  但老馮最終還是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他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老馮轉過了身去,朝著自己的原本坐著的位置走去。

  他自言自語著,“馮桂春啊馮桂春,一輩子嘍,你還有什么是看不透的?你應該留在這里,你女兒也應該有她的生活。她很好,周子豪對她很好,你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對啊,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老馮深深地吸了口氣。

  無聲處,有聲音忽然響起,輕輕的,是呼喚,喊著的是老馮的另外一個名字。

  另外一個,整個世界僅有一人才能喊的名字。

  一聲的爸爸。

  “爸爸。”

  老馮猛然間轉過了身來,這是超出了他一切思想,一切內心枷鎖,一切理智的轉身,無需要什么去驅動,也無需要任何的提示。

  “爸爸!”

  門前,一映的紅色悄然出現。

  她就這樣出現在了門前,輕輕地呼喚著這個當她降生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早就和老馮相約好的名字。

  那是他所縫制的嫁衣,一針一線,他不會認錯他自己的作品……而它,此時已經穿在了女兒的身上。

  而她穿著它,如夢想著的那一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爸爸。”

  陶夏漫……馮夏漫一聲一聲地喊著老馮的這個名字,走向了他。

  “夏漫……我的兒啊!”

  老馮壓不住喉嚨里面的那股氣流。

  它不知道從什么地從升起,狠狠地撞擊著他的聲帶,狠狠地沖擊著他的雙眼,狠狠地在他的全身上下亂闖起來,剎那間,無數次。

  “爸,我明天就要出嫁了,你能幫我梳梳頭嗎?”

  她輕輕地說著,然后緩緩地轉動自己的身子,讓鮮紅色的裙擺微微揚起。

  她含著淚微笑問道:“我……我好看嗎?”

  “好看。”老馮點了點頭。

  “好看。”老馮重重地又點了一次頭。

  “好看!”老馮抿著自己的抖動的臉和嘴,緩緩地閉上眼睛,讓自己銘記這一刻的笑容,“好看,我女兒最好看了,最好看了!”

  前世今生。

  前世你是情人,現世你是女兒。

  現在,我為你做一件嫁衣:鳳褂裙。

  愿你一生幸福。(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