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八章 放過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一路駕車而來,陶夏漫并沒有開口說話,這是周子豪所見過的,最不在狀態的她。

  男人知道這個時候,任何的語言都比不上默默地陪伴。

  終于,車子駛入了季華路,最后來到了一棟五層高的唐樓前,停了下來。

  她路過這里……不久之前,可是她沒能上去。周子豪為她打開了車門,而她卻坐在了椅子上,抬著頭,遲遲沒有下來。

  忽然之間,周子豪伸手把她從車上抱了下來,笑了笑道:“看來一直堅持鍛煉真沒錯,五樓我還是能上去的。”

  “放、放我下來。”陶夏漫哭笑不得道:“這樣多不好意思。”

  這個男人總能夠想到方法讓自己安靜下來。

  陶夏漫輕聲道:“你扶我上去吧。”

  就這樣,上次獨個兒故地重游沒能走著的樓梯,如今便兩個人走著。一階一階的樓梯,盡管如今腳傷了行動不便,卻也感覺比起從前走來還要輕松得多。

  當看到那扇熟悉的拉閘的時候,陶夏漫發現,原來自己真的長大了。

  “周師傅,周師傅?周師傅,你在嗎?我是周子豪,周師傅?”周子豪連續地拍動著閘門,可遲遲沒有得到回應,不由得皺著眉頭道:“會不會是出去了?”

  “子豪,你摸摸拉閘最上面,那里應該有鑰匙。”陶夏漫伸出手來,指著靠近左邊的位置:“應該是這附近。”

  “好,我找找看。”周子豪點了點頭,不用墊腳,伸手便已經能夠碰到。他摸了幾下,笑了笑道:“還真的有!”

  “小時候我總是摸不著這里。”陶夏漫忽然輕聲說了一句。

  周子豪輕松地開了門,便扶著陶夏漫走進了屋內……依然沒有聽到屋內有什么動靜。

  周子豪上次進門的時候,已經好好地看過了一下這客廳。至于房間他自然不會唐突地去看,“嗯,看來是真沒有人在這里了。夏漫,你的這個叔叔沒有家人嗎?夏漫?”

  卻見陶夏漫扶著墻壁,朝著那工作臺走著過去……站在這工作臺的面前,陶夏漫便無法挪開自己的腳步。

  她伸出手,輕輕地把放在這里的一套鳳褂裙給拎了起來,手摸著它的瞬間,便失神了。

  “原來已經做好了呀!”周子豪走了過來,“怪不得周師傅昨天給我打了電話,看來是打算讓你試裝的。”

  “他……他給你打電話了嗎?”陶夏漫回頭問。

  周子豪點點頭道:“嗯,我現在明白為什么那會兒他那么緊張了。不過我再回撥那個號碼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人了,是空號。”

  周子豪也看了看放在工作臺上的褂,下意識道:“看來周師傅出去有些沖忙,這衣服也沒有收拾好就出去了嗎?”

  “或許……”陶夏漫張了張口。

  “或許什么?”

  陶夏漫搖了搖頭,“沒什么……我想,我想在這里等等看。”

  “好。”周子豪點了點頭,“我扶你到那邊坐坐吧。”

  “不用……”陶夏漫輕聲道:“我想好好地看看這里。”

  她的目光轉動到了墻角的位置,便道:“你扶著我到那邊看看。”

  看著墻角上的刻痕,周子豪蹲下了身來,他知道這些刻痕的作用,于是便抬起頭來問道:“這是給誰量的身高啊?你的堂姐妹還是堂哥堂弟之類的嗎?”

  “是我的。”

  陶夏漫伸出手來,伸手摸著那一道剛好齊過了她身高的一道刻痕。她的手指在這道刻痕之前很輕很輕地緩緩滑過,像是摸著一張老人的臉似。

  一樣的高度。

  嶄新。

  “是我的。”

  下意識地,她靠近到了墻角,身體完全地貼著上去。周子豪看見了自己未婚妻眼睛有些濕潤,聽見她說:是我的。

  “應該是上次周師傅給你量身高的時候,回來刻上去的?”

  周子豪想了會兒,便笑了笑道:“看來你這位叔叔,對你還是挺好。不過好奇怪,按理說我們應該是沒有見過面的,但他好像一早就認識我一樣。可是,我是按照網上的留言,才找到這位老師傅的啊?”

  “我也……”陶夏漫搖搖頭道:“我也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

  “嗯……”周子豪輕聲道:“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或許等周師傅回來,就能問個清楚了。對了,這廁所在那?我能借用一下嗎?”

  陶夏漫直接指了一個位置……她太熟悉這個地方了,哪怕晚上不用亮燈,都能夠找到路。

  她又開始扶著墻壁走到了工作臺前,坐了下來。

  把面前的一套嫁衣緩緩地張開,整理著它的菱角……從開始量身到完成到這個步驟,她知道用掉的時間并不多,但同時也代表著,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要講漫長的工序壓縮到這種地步,背后需要付出多少的心血。

  一排放在盒子上的針頭,還穿著不同的線。

  旁邊的垃圾桶上,有多少揉成了一團團的紙巾,帶著點點暗淡的朱紅色,那是血……到底扎破了多少次的手指頭。

  “你……你到底誰。”陶夏漫用力地呼吸著。

  她有種感覺……感覺曾經坐在這里,穿過一根根線的那個老人,或許再也不會回到這里。

  她似乎腳踢到了什么東西,下意識地便低頭看去。那是放置在了工作臺下面,一個個疊好了的打包食盒。

  不少,重重疊疊,真的是不少的分量……似乎一直都是吃著這個東西。

  ——我其實是幫人買的。最近認識了一個朋友,他經常為了工作就忘記了吃東西,我怕他身體熬不住。

  她彎下了腰,伸手撿起這些食盒的同時,一些話開始在耳邊響起……那曾經碰到過的,小插曲的一幕幕。

  ——不管澆頭面最后好吃不好吃,我朋友總會吃完的。

  “夏漫,你肚子餓嗎?要不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再回來等?”周子豪一邊抹著手,一邊從洗手間走著出來。

  可是他看完了整個客廳,甚至接著一間間地打開了其它房間的門的時候,卻不見了人影。

  周子豪猛地一下拎起了電話,撥通陶夏漫手機的時候,卻聽見鈴聲就在旁邊的沙發上響起……她的袋子連同零碎的東西,都還在這里。

  人卻不見了!

  摸著那狹窄的入口,陶夏漫一拐一拐地走進來了這家面館之中。

  花白了頭發的面店老板這會兒正在打著算盤算賬,這已經不是飯市的時間了,小館子里面沒有一個客人。

  看見有人進來,面館的老板愣了一下,“哎,姑娘,我們這里還沒開市,要晚點,面還沒有和好。”

  但見這個姑娘一瘸一瘸的,面館的老板還是好心地站了起來,走過來扶著,“姑娘,你沒事吧?”

  “沒有……”陶夏漫搖了搖頭,忽然道:“老板,我能問你個事情嗎?”

  “啊,你說。”

  陶夏漫猶豫了一會,才咬咬牙問道:“大爺,最近經常都會來你這里打包兩份面的那個年輕人,你還有印象嗎?”

  “呃……”面館老板怔了怔,“哦,刀削面和澆頭面的那個?”

  “對對對!”陶夏漫連忙道:“你今天看見他了嗎?”

  “今天……今天沒有。”面館老板隨口道:“我還納悶著呢,怎么今天就沒有見到人了。”

  “他往常都是什么時候來的?”

  “嗯,一般都是早晚兩餐吧。”面館老板想著道:“對,早晚兩頓都會來的。不過今天午飯的時候沒來,不知道晚飯來不來。怎么,姑娘,你要找這個年輕人嗎?”

  “大爺,我能在這里坐一坐嗎?”

  “啊,可以啊,你坐你坐。”面館的老板把陶夏漫扶著坐下,“姑娘,我給你倒杯水吧。”

  “不用了。”陶夏漫搖搖頭,忽然又問道:“大爺……那個買面的年輕人,有說過什么奇怪的話嗎?”

  “沒有吧?”

  面館的老板搖搖頭道:“我記得這小年輕就很少說話,很安靜。面好了,付了錢就走,從來不說什么話……呃,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你就坐坐,想坐多久就多久,我還要算算賬。”

  “沒事,您忙。”

  陶夏漫便獨自坐著。她才想起自己這一走走得有些莫名其妙,就這樣不顧一切似地來到了這個地方,甚至連跟自己的未婚夫說一聲也沒有想起。

  可是當她打算打個電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連手機也沒有帶上。陶夏漫不禁苦笑著,問著自己:陶夏漫,你到底怎么了。

  她搖搖頭,想著自己應該回去的。可剛剛站起身來的時候,卻有一個足球忽然間從面店外邊滾了進來,隨即,一個小孩也跟著跑了進來。

  接下來還有一個女人,微胖的女人,只聽得這個微胖的女人有點生氣道:“說了多少次,叫你不要在路上踢球,你就是不聽話!這下好了,都跳人家的店了!”

  “媽媽!我沒有!是它自己滾進來的!我都沒有踢它!”小孩嘟囔著叫屈。

  “你還說,球怎么會自己跑進來!這么小就開始說謊了是不是!”微胖的女人此時瞪大了眼睛,眼看著就要朝著自己的兒子打來。

  可這孩子賊精,看見了什么人便直接躲到了人的背后……也不管這個大姐姐的腳扎著像個粽子似的。

  “陳誠!你是這樣不聽話對不對!你給我過來!別騷擾人家!”微胖的女人叉著腰,卻看著自己兒子騷擾了人家,馬上就又滿臉的歉意,“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兒子一直頑皮得很,他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夏漫?馮夏漫?你是馮夏漫,對不對!我是美美啊!江小美!”

  兩個女人,還有一個喝著波子汽水的孩子,就這樣地在這家小面館之中聊了起來。

  “原來你出國了,怪不得……”叫做美美的微胖女人感嘆道:“沒想到這就十幾年了,還能見到你。”

  陶夏漫也頗為感嘆,她已經碰見過美美一次了……上次重游故地的時候,只是那時候她看見了她,雖然認出來了,卻沒有上前相認。

  陶夏漫看著那個躲在了母親裙子后面的孩子,柔聲道:“嗯,都十幾年了,你兒子都這么大了。”

  美美忽然道:“知道這是我和誰的孩子嗎?”

  “誰的?”

  “阿木!陳子木!”

  “那個調皮大王!”陶夏漫驚訝地道:“你們兩個居然結婚了!我的天,我真想不到!”

  “我也想不到。”美美搖了搖頭,也是一種古怪的模樣,但笑著卻很甜,她感概道:“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世事無常吧?就像是你忽然間有一天就轉學了,我們也是沒有想到過的。”

  “沒什么。”陶夏漫搖了搖頭。

  美美也突然停下了話題……她和眼前的這個女人當初曾經是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十多年沒見面了,如今卻顯得這樣的生疏。

  或許這份生疏并不是因為這十幾年的分隔,而是十幾年前就已經存在……存在于當初家長們的一些偏見。

  “對了,這次怎么突然見回來了?”

  “我要結婚了,我未婚夫的老家是這邊的人,所以回來擺個喜酒。”陶夏漫輕聲道。

  “恭喜你了!”美美下意識地抓緊了陶夏漫的手掌,但卻很快感覺有些不妥,便尷尬地縮回了手來。

  陶夏漫卻反手抓了過來,“那天,你會來嗎?”

  “當然!我一定會來的!”美美輕聲說道,她忽然低著頭:“夏漫,對不起。那時候我……”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吧。”陶夏漫搖了搖頭。

  美美卻苦笑了一聲,她伸手摸著自己兒子的頭,“但我卻知道,自己對你的傷害。不僅僅是我,班上的同學都是……那時候,我們都不應該那樣對你的。真的,人越大了,懂得事情就越多,就越明白自己的幼稚。尤其……”

  美美輕聲道:“尤其有了這個小淘氣鬼之后,我就更加明白到這一點。孩子的心很脆弱,他們能夠聽見很多的話,也能夠記下來遠遠超過我們大人想象的話。有些事情,他們可能一記,就是一輩子了。”

  陶夏漫苦笑道:“不是說了嗎,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像現在這樣,就已經挺好了。我甚至沒有想過,我們還有坐下來聊天的機會。”

  “是啊,可能就是緣分了吧。”美美感概道:“像我這里,早早就嫁了人,做了全職的主婦,天天這個點去接孩子放學,然后去菜市場買菜,住在這里,甚至每天都會經過這里,可怎么想得到,能在這里再見到你。”

  陶夏漫只是笑了笑……它一下子就冰釋了點東西。

  “哦,我想起來了,從前的話,馮伯伯經常都會帶你來這里吃東西的。”美美抬頭看著這面館的四周,“真懷念啊,我也有好就沒有來過這里吃東西了……對不起,我多嘴了。”

  陶夏漫搖了搖頭,沒說什么。

  美美猶豫了一下,“對了,夏漫。你……你有沒有去見過你爸?”

  “很久沒見了。”陶夏漫幽幽道:“自從他出事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你……你恨他嗎?”

  “恨吧。”陶夏漫神色復雜:“其實也沒恨多久。只是日子長了……會害怕。”

  “你……你不打算去見見他嗎?”美美輕輕地抓住了陶夏漫的手掌,“我知道我沒什么資格說你的家事。不過說實話,我也是為人父母,所以明白為人父母的心情。這小子,一天天的都會惹我生氣,有時候我真是恨不得把他丟出門去不管了。可是啊,這些生氣過不了一個晚上。我要是一天看不見他,總感覺少了點什么似的。我想,馮伯伯也是一樣的。不管上一輩做錯了什么事情,都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母親過世早,他一個人帶著你長大,從來沒有讓你受過什么委屈。不管他在外面是什么身份,是裁縫好是罪犯也好,對你,他就一個父親而已。”

  “美美……”

  “夏漫。”美美輕聲道:“你沒感覺嗎?自己其實一直都生活在幸福之中。小時候出事了,卻碰到了好心人的收養,長大成人,碰到了愛你的未婚夫。你真的一直都生活在幸福之中,可你卻沒感覺到自己是幸福的。你為什么感覺這些東西會離你而去?”

  “我……”陶夏漫想要說些什么……她發現,自己不能說些什么。

  “夏漫!夏漫!太好了,你真在這里!”

  此時,周子豪從外邊氣喘地跑了進來,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我沒看見了,一路上問人,才找到的這里!太好了,你沒事吧?啊?腳痛不痛?”

  “我沒事,有人在呢。”陶夏漫搖了搖頭。

  周子豪才注意到旁邊還有一對母子,疑惑道:“這位是……”

  “我小時候的同學,美美。”

  “你好,你好。”周子豪連忙禮貌地道。

  美美點了點頭,才看著陶夏漫,微微一笑道:“我沒說錯吧?這么愛你的一個男人,誰說誰你就不幸福呢?這些東西,你還認為它會跑掉嗎?你只是啊,從來都不打算放過你自己而已。”

  “你同學都和你聊了什么啦?”

  美美沒多久就牽著自己的兒子繼續去買菜了,面館里頭,周子豪喝了口水,便好奇地問道。

  “一些家常話。”陶夏漫搖了搖頭,感嘆道:“十多年不見了,人真的會改變很多。從前我都不知道她有這么能說。”

  “嗯,或許是當父母了,學會了啰嗦?”周子豪煞有介事道:“你會不會也這樣的?”

  “找死啊!”陶夏漫敲了周子豪一下。

  誰說的不是已經在幸福之中了呢?

  再次回到了老房子之中,周子豪就這樣擁著陶夏漫坐在了沙發上等著。等到了天完全黑了下來,等到了晚上九點鐘,等到了晚上的十一點鐘。

  兩人依然沒有等到周師傅的回來。

  這里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周師傅這個人一樣,因為到了晚上,這里并沒有通上電。

  不知不覺,陶夏漫困極睡了過去。

  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在夢里面,她好像變成了一個透明的人。她依然還在這個老房子之中,但這里卻亮了一盞小小的臺燈——那是工作臺上的小燈。

  恐怕是很晚的夜里了吧?

  萬籟俱靜,工作臺前唯有一道略顯著駝背的身影,正瞇著眼睛,一點一代年地穿著針線。

  紅綢上,金色的祥云,就這樣一線一線地浮現著。

  她就這樣,坐在了這道身影的旁邊,默默地陪伴著他,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忽然眼前一花,她忽然之間穿越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一個山洞之中。

  她似乎聽到了一些話。

  熟悉的聲音。

  “……這一頓晚餐,這一次的聊天,已經很值得了。再說,我還在外邊放風了這么長的時間,已經是賺了。”

  “我又何必,何必讓她好不容易才幸福起來的生活,繼續亂下去。我……我不應該,再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送我回去吧……”

  她看見了在那濃霧之中,那到蒼老的背影一點點地消失在不見,她看到了自己此時卻還睡著了山洞之中。

  她猛然間驚醒了過來,百葉窗一抹陽光灑下,原來已經天亮。她還在這里,身邊的周子豪也在。

  原來,一夜已經過去。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她想她是哭過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