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章 新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婚嫁,承載著無數的祝福之詞,不管是普通的車隊,還是豪華的車隊,不管是在高檔酒店,還是在普通的飯館。

  只要不是帶著惡意的猜想,我們都還是更加樂意給出贊美。

  因為它是一個喜慶的日子。

  因為它總會出現在身邊,因為它總會到來,在你期盼的時候,在你迷茫的時候……不管在什么時候,它總會到來。

  那個屬于你,和你另一半的,最重要的一天。

  新娘這一天是最美麗的,她的笑容足以把一切瑰麗寶石的光華媲美下去。

  陶夏漫扔出了自己的繡球,把自己的祝福用力地拋向了天空之中。純白色的香水百合所編織而成的繡球或許是太過用力了,似乎一下子就越過了那些滿懷期待的女賓們所組成的人海。

  “咦,拋去什么地方了?”

  “快找找看!”

  看著一群女賓們低著頭找著繡球的模樣,新娘是笑不攏口,而新郎也只是莞爾。

  但似乎繡球花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新郎不由得好奇道:“夏漫,你扔的這個繡球還真能躲,我也沒看見啊?到底在哪啊?”

  新娘只是微微一笑,“不曉得啊。”

  這是值得開心的日子,周子豪自然不會因為這種小事情而計較。

  這時候他目光一轉,看到了一個在宴會旁邊出現的青年男子,便低聲道:“夏漫,林警官來了。我過去招呼一下他,多得他的幫忙,才開了個例。”

  “好,我等等也過去。”陶夏漫笑了笑。

  確實是多得了林警官的幫忙,才能夠破例地以那種方式在特殊的會見室之中,有了那樣一次特別的見面。

  她沒想過這位林警官會答應下來的,只是生活之中,總會出現一些意外……一些,你我都無法預知,一開始也無法相信的意外。

  陶夏漫的目光在人群之中飛掠而過,隱約間,似乎看見了一道身影一閃而過,手捧著那朵繡球花,消失在人群之中。

  她已經是第三次看見這道身影了。

  現在的一次……老面館之中的第一次……那天,她為了籌備婚禮而不得不離開那棟老房子時候的……第二次。

  只有很簡單的一句話。

  他站在了街上,仿佛無人能夠看見他,世界在陶夏漫的眼中也仿佛慢了下來……他在那里似乎說著什么,按理說這樣遠的距離,她是不可能聽見的。

  但陶夏漫卻很清楚有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耳中。

  “你既然一直等待也想要知道,那為什么不自己親自去確認一下?答案,或許就在你能夠到達的地方。”

  神秘的年輕人剎那間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時間好像又恢復了正常的流動——宛如現在。

  “夏漫,夏漫!”遠處,周子豪朝著他找了找手。

  “唉,我馬上過來。”

  于是新娘收回了目光,走向了自己的丈夫……也就不在意那么多的細節了。

  因為啊,這真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一天了。

  “說實話,我還是喝不慣這種洋家伙。居然不是用白酒,真不地道。”

  監獄的操場一角的位置,同樣還是黃昏的時間,老馮皺了皺眉頭,把手上的小杯子放了下來,忍不住就嘀咕道。

  不過盡管多有嘀咕的地方,可是由俱樂部的老板親自添滿的酒水,老馮還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因為啊,這是從婚宴現場所帶過來的酒水。至于他們坐著的石凳上,同樣也放著了幾碟從宴會場地上帶來的菜式。

  老馮夾起來了一塊肉往口里面塞了進去,咀嚼了幾下之后才問道:“這是什么菜?”

  “天作之合。”洛邱輕聲答道。

  “不就是鹵水嘛!”老馮一臉嫌棄地又嘀咕了一句,然后卻又多夾起來一塊放入口中。

  接著,他筷子一擺,指向另外一碟,又問道:“這個呢?”

  “同攜白。”

  老馮繼續嫌棄道:“不就是豬蹄子嘛!”

  可他還是夾了起來,小口小口地咀嚼著,然后小小地抿著一口他說不地道的洋酒。

  時間就這樣,在老人詢問菜式的名字和嘗味道之中悄然過去。

  后來,老馮說一個人喝酒太悶了,所以洛老板就解下了面具的半截,也一起喝著這種不地道的洋酒。

  “說實話,好久沒有人陪我喝過酒嘍。”老馮有了一些醉意,抬頭看了看夜空中間的月亮,眼神迷離道:“記得上一次,還是好幾年前吧。”

  洛邱好奇道:“這里除了過年,還能喝酒嗎?”

  老馮笑了笑道:“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過那位警官嗎?他來探我的時候,都會陪我喝一兩杯,聊聊天什么的。不過啊,日子不再啦。這次你陪我喝酒,倒是讓我想起了他來。”

  “是嗎。”洛邱提起了酒杯,在老馮的酒杯上輕輕地碰了碰,也陪著老馮看著月光,“今晚是新月。”

  “是啊,新月。”老馮輕聲應了一句。

  他聲音很小很小,漸漸便閉上了眼睛,不多久便傳來了酣然的呼吸聲……其實是好久不曾沾酒的人,早就不習慣了酒精在身體的作用。

  而明明就嫌棄著,可一瓶下來卻是自己喝了絕大多數,怎能不輕易醉倒?

  月亮,開始一點一點地向西邊爬去,十二點了。

  交易契約的時間已到。

  洛邱把醉倒的老馮送回了他的床位上,給他蓋上了被子之后,便伸手虛按在了老馮的胸膛上,從他的身上抓去出來了一開始說好了的……壽命。

  老馮轉了轉身,臉上卻有了笑意,似乎正在做一個很好的夢。

  “這老人家的身體真好,即使是現在,還能活二十年。”

  女仆小姐的聲音悄然地出現在俱樂部老板的身后。優夜的手上還拿著一個信封。

  俱樂部的女仆小姐悄然而來,也悄然地把信封送到了自己主人的面前,輕聲道:“主人,已經好了。”

  “這么快就沖洗好啦。”洛邱笑了笑,同時把信封打開。

  女仆小姐只是微微一笑。她其實更早的時間就已經沖洗完畢,只是挑了這個時間才來……她知道自己的主人會喜歡這個時間。

  里面的是一張剛剛沖洗出來的照片,黑白色。照片上,新娘手拿著鮮花,笑得是那樣的燦爛。

  洛邱把照片放在了老馮的手掌上,便站起了身來,輕聲道:“那么……感謝您的光臨,客人。”

  午夜了,萬籟俱靜。(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