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七章 他是一個父親,她是一個女兒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除了腳上的扭傷之外,陶夏漫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很好。但是在周子豪的強烈要求之下,她還是不得不留在醫院里面做著各種各樣的檢查。

  當然,陶夏漫自己比較關心的眼睛問題,得到的檢驗結果是……只有一點點輕微的近視眼,普通人都會有的事情。

  周子豪正在給陶夏漫細心地削著蘋果,這時候病房的房門打開,走進來了兩個人。

  是林峰,還有陪著他過來的另外一名警察。

  問過了陶夏漫的傷勢情況之后,林峰才坐了下來道:“陶小姐,我們這次過來,主要是為了給你做一份筆錄,補充一些案件事發的經過,可以嗎?”

  陶夏漫點了點頭,簡單地回到了警方關于龍強抓住自己的前后經過的細節。

  林峰這時候接著說道:“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是關于龍強的。不知道陶小姐你打算怎么辦,是打算起訴他呢,還是選擇和解?畢竟事情的起因……嚴格說來,恐怕算是你的一件家務事。”

  “家務事?”陶夏漫愣了愣,不解地問道:“警官,這怎么能算是家務事?”

  林sir這時候張了張嘴巴,帶著疑惑地朝著周子豪看來。只見周子豪苦笑了一聲道:“林sir,不好意思,我還沒有給我未婚妻說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什么都不知道。”

  “子豪?”陶夏漫皺著眉頭抬起了頭來。

  林峰此時輕咳了兩聲,站起身來道:“那啥,我們去找點喝的,等會再回來繼續吧,你們先聊……”

  “我爸爸?!他……”

  聽著周子豪緩緩地說出自己被莫名其妙綁架的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陶夏漫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周子豪此時一臉哭笑不得的模樣,“聽說是這個張胖子自作主張,你父……馮老先生一直都是被蒙在鼓里。”

  “是嗎……我知道了。”陶夏漫點了點頭,心事重重。

  “夏漫,你……”

  氣氛忽然之間變得有些靜默。

  陶夏漫此時嘆了口氣,微微地抬起頭來,看著對方,“你……你都知道了,我的事情。”

  周子豪沒有說話。

  陶夏漫幽幽地道:“周伯伯和周阿姨……子豪,要不,我們暫時取消婚禮吧。我知道周伯伯他……他比較注重名聲。”

  她苦笑了一聲:“我不想讓你成為你家族的笑話。”

  “那怎么啦?”不料周子豪此時卻皺了皺眉頭道:“是我在結婚,還是那群親戚在結婚?陶夏漫,我告訴你,你難道忘記我們是怎么認識的嗎?”

  陶夏漫搖了搖頭。

  周子豪正色道:“是在大學的勤工儉學處,為了一份兼職而掙破了頭!陶夏漫,我們是打工認識的,是在同一家酒店里面端了一個月的盤子認識的!那時候,我不知道你是陶家的公主,你也不知道我是周家的孩子!”

  他抓起來了陶夏漫的手掌,輕聲道:“夏漫,沒有人會介意這些東西,唯一介意的只是你自己。”

  “子豪……”陶夏漫低著頭,伏在了周子豪的肩膀上,好久好久,她才輕聲道:“我……我想,我想不追究這件事情了。”

  “就按你的意思辦吧。”周子豪點了點頭,“那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你,真的不打算見見他嗎?”

  陶夏漫搖了搖頭,閉著眼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給我點時間,好嗎?”

  周子豪點點頭,他打算換一下話題,“不過啊,我還真沒想到,除了你親生父親之外,其實早早就見到你叔叔了。”

  “我叔叔?”陶夏漫一愣。

  周子豪隨口道:“是啊,你叔叔。就是那個給你做衣服的周師傅啊,說起來不愧是雙胞胎,果然是長得一模一樣。我昨晚在公路看見你生父從押解車下來的時候,還以為認錯人了。問過之后,才知道那位周師傅原來是你的親叔叔。早知道你叔叔做衣服能和你的心意,一開始我就不用這么費勁找那么多的設計師了。”

  她哪里來的一個親叔叔……她從不知道馮桂春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弟弟,并且同樣還是一個裁縫。

  陶夏漫愕然地看著周子豪,下意識地問道:“你……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

  周子豪想了想道:“周師傅再三叮囑我不要透露他住的地方……不過現在都說開了,也沒有必要隱瞞了。嗯……我想想。對了,我是在季華路二巷,33號找到的他。”

  “季華路,二巷,33……”陶夏漫低頭輕聲念著,猛然抬頭道:“是不是一座五層的唐樓,你上去過,對嗎?”

  “啊,不上去怎么見得著周師傅啊?”周子豪笑了笑道。

  陶夏漫忽然抓緊了周子豪的手掌,“客廳是改造過的,原本應該放飯桌的地方變成了工作臺,旁邊還有一輛縫紉機,是黑色的。對了,進門的左手邊墻壁上貼著很多的照片……”

  “對啊,你怎么都知道啊?”

  周子豪一愣,然后拍了拍額頭,搖搖頭道:“我真笨,既然都是你叔叔家,你小時候肯定去過,知道那是自然的。不過那應該是你小時候見過的吧?這么多年還是沒有變過,看來這位周師傅真的是一個相當念舊的人。”

  那……那是我家,我小時候的家啊……

  陶夏漫動了動嘴唇,幾次想要說出事實出來,可是潛意識里面,卻讓她不知道應該如何的開口……仿佛有著什么東西,讓她本能地不愿意說出一些真想。

  甚至,讓她有種錯覺,是否馮桂春真的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弟弟,是她一直不知道的。

  “子豪,我想去一趟這個地方。”

  陶夏漫深呼吸一口氣,“我想要現在就去,可以嗎?”

  他沒能架得住深愛的未婚妻的要求,便點了點頭。

  穿上了最愛的緊身褲,這位五百年前的修道士,如今的俱樂部唯一新人覺得,自己果然還是喜歡這種緊貼著皮膚的拘束感。

  當然少不了配套的花格子襯衣,以及重中之重的靈魂核心:爆炸頭假發!

  “白癡。”

  大堂內,秦初雨小姐睜開了眼睛,淡然地說了一句之后,便站起了身來,離開了俱樂部的大堂。

  她已經在這里連續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收效甚為。此時離開,或許是打算放松一下,走勞逸結合的路子,又或者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曾經的同門,相當的辣眼睛。

  可太陰子今日的心情好啊!終于脫離了那個監獄,不用整天和那些個智障混在一起,爽啊!

  秦初雨這個賤婢的事情,老道我今個兒就大人有大量,暫不計較。

  況且,秦初雨這會兒外出之后,俱樂部的大堂忽然間就變得空無一人了!

  “主人暫時不在!”

  太陰子瞇起了眼睛,朝著俱樂部大堂一則放著的古老唱機走了過去,“優夜小姐去了買菜,沒有客人來的話,她至少要半個小時才能回來!嘖嘖嘖,這還不輪到貧道我來主事了?”

  只見太陰子搓了搓雙手,然后打開了唱機座下的柜子,打算從里面的諸多黑膠唱碟之中挑出一張來的時候,猛的一下,手臂竟是被什么東西給纏上。

  這一下纏著他的是一根黑色的繩子。

  繩子從四面八方射來,太陰子無法反應,不過眨眼之間,身體便已經被捆綁得無比的扎實,隨后主繩子一收,他整個身體便被吊上了天花板。

  “嗯這個姿勢,似曾相識啊?臥槽,又來一次?!”

  太陰子眨了眨眼睛,只見那唱機底座的柜子門上,分明貼著了一張字條。

  ——主人專屬,請勿亂動,后果自負,優夜字。

  周曉坤感覺,他的這位老大哥,好像又恢復了成了原來的模樣——今天一醒來之后,這位老大哥就跑去了工作間,像是往常一樣,開始做一些縫制的工作。

  “老哥,你……你沒事吧?”周曉坤十分擔憂地看著老馮,輕聲問道。

  卻見老馮此時笑呵呵地道:“我能有什么事情?”

  周曉坤愣了愣道:“不是,老哥,你最近不是……”

  老馮卻搖了搖頭道:“過去的就由著它過去了吧,別想了。放心,我沒事了。”

  周曉坤輕輕地拍了拍老馮的肩膀,嘆了口氣道:“老哥,你看開啦?”

  老馮輕輕地放下了手來,低著頭,落魄卻又微笑,“看開看不開,都一個樣。做父母的,只要看見子女幸福快樂,就已經比什么都要好。她現在過得很好,這就行了,就行了。”

  “老哥……”周曉坤還打算說些什么。

  老馮卻笑笑口道:“來,你要是空閑的話,就幫我把這堆線頭剪了吧。你呀,不認真點工作,怎么拿行為良好的表現,怎么減刑,提早出去?”

  “說的也是。”

  周曉坤笑了笑,也就拎氣了剪子來,但卻有些黯然……他或許可以減刑提早離開,可是這位老大哥,卻沒有這個可能。

  就在這個時候,工作間急忙忙地就跑進來了一個人,“師傅!原來你在這里,我找你好久了!”

  只見張胖子飛快地跑了過來。

  他伸手把周曉坤扯了起來,然后一屁股地坐下,看著老馮就口沫橫飛道:“師傅!真,真是對不住了!我一定會好好地教訓龍強那個王八蛋!師傅啊,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就是想要孝敬孝敬你老人家,我真不知道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的啊!”

  也不知道自己離開了之后,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老馮也不打算去計較這些……張胖子一直都是這里的獄霸,這會兒態度很好,似乎也不錯。

  老馮搖了搖頭:“沒事了,沒事了,就這樣吧。”

  “我就知道師傅您肚子大,能撐船!”

  張胖子一臉獻媚,然后靠近著說道:“那啥,師傅啊,咱商量個事情唄?你看,這事情啊,雖然是擺了一個烏龍,但你也看到了,我對師傅您的事情啊,那可是天天上心,操心,傷心啊!你說,我這徒弟,還行么?”

  老馮好笑道:“可以啊,不錯。”

  “對吧!”

  張胖子眨了眨眼睛,便小心翼翼地道:“師傅啊,您老看,咱這什么屁屁唉屁都跳了這么長的時間了,是不是應該教我點什么新的東西啊?”

  “教你?”老馮一愣,下意識道:“你想要我教你什么?”

  張胖子似乎看到有戲了,便搓著雙手道:“那肯定是師傅您的真本事啊!不用多,一兩招就行!”

  老馮皺了皺眉頭,忽然把手上的針交到了張胖子的手上,隨口道:“你拿好這個,慢慢練,我這一輩子的本事,全部都在這根針上!”

  張胖子愣了愣,伸手拿著這根針前前后后地盯了好長的時間,下意識道:“全在這根針上?這……繡花針?等下……這莫非是傳說中的《葵—花—寶—典》??東—方—不—敗??”

  于是幾十艙的前任總瓢把子張胖子,猛然打了個哆嗦,本能地夾緊了雙腿……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