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章 心中的魔鬼(2)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前往云南大理的班車即將開啟,請已經購票的客人到13號站臺,請確保好隨身物品的攜帶,請……”

  趙茹提起了行旅箱的拉桿,從候車廳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她習慣地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正準備向站臺走去。只是她很快就停下了自己的步伐,目無表情地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出。

  人群之中,她看到了一位幾個小時之前才見過的人。當然,這個人的身邊還有另外好幾個人。

  這些人的目光,顯然和普通的路人的目光不一樣。因此,趙茹很輕松地就能夠推斷這幾個人和她認識的一位是同一路人……都是警員。

  趙茹目無表情地朝著反方向的廁所區走去,步調不緊不緩,顯得從容……大概越是異常就越會引起這些獵鷹一樣的家伙的注意吧。

  走進去了女廁,不久之后,趙茹才再次走出來,看著那些已經遠去的背影,趙茹微微一笑。

  她看了一眼手上拿著的火車票,沒有半點留戀地把它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上,顯然是不打算上車。

  可是當她轉身的瞬間,那有著圓滾滾肚子的警官,赫然就在她的面前。

  “趙茹小姐,趕著去什么地方嗎?我中午的時候怎么沒聽你提過?”

  “馬警官,你們警察連私人活動也是會管的嗎?”趙茹淡然地說了一句。但她略微地后視一下,發現背后已經有人在靠近著她。

  她依然從容道:“馬警官,不知道你來到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沒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像你請教一下,想請你跟我們回去聊聊天。”

  “馬警官,我要趕著上火車,恐怕不行。”趙茹搖搖頭道:“再說,我知道,就算是警官,也不可以隨便就把人帶走的吧?”

  馬厚德聳聳肩,對于這些措辭,他有著極為豐富的經驗應付,而對方壓根對他無可奈何,他喝了一口路上買來的可樂,淡然道:“我們懷疑你這行李箱藏甚至你身上帶有危險的物品,能不能讓我們檢查一下?”

  “警官,無憑無據,你憑什么這樣說?”趙茹皺了皺眉頭。

  馬厚德淡然道:“所以我才說懷疑啊,你讓我們檢查一下不就好了?放心,我們還有女同志。女同志來搜,你總沒有意見了吧?”

  “趙小姐,請跟我們合作。”一名穿著便服的女人靠近了上來,她手上提著了證件,表面了自己的身份,“這就是女廁,我想應該很方便的。”

  趙茹目光飛快地掃視了這里身邊的人,除了馬厚德和這個女便衣之外,顯然四周也有著另外的幾個人。

  她點了點頭,微笑道:“那好吧,不過最好快點。”

  當趙茹轉身朝著女廁走去,而女便衣跟上的瞬間,只見趙茹猛然間轉過了身來,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拿著了一支噴霧。

  噴霧飛快地朝著這女警員的臉部噴了一下,趙茹甚至順勢把人推向了馬厚德,然后匆忙地從想外逃脫而去。

  不料她才沒有跑開幾步,整個人忽然踉蹌了一下,竟是摔倒在了地上,

  原來她的腳跟被什么東西給砸了一下……一個可樂罐!

  看到趙茹到在了地上,幾人連忙上前,把她摁住。馬厚德這才扶著眼皮受傷的女警遠走了過來,“我飛罐子的技術還不賴吧?跟我一個好兄弟學的……趙茹小姐,你現在無辜襲擊警員,麻煩請你跟我們回去一趟,老實交代!”

  趙茹掙扎了兩下,發現掙脫不了,便瞇起了眼睛,沒有說話。

  一路上也沒有說話,就這樣被兩個警員扣住了雙手,一路離開了火車站,顯得異常的安靜。

  這里的旅客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很快人們就忘記了這里曾經上演過一場警察抓人的戲碼……本來這種事情在火車站就常見。

  人們習以為常,誰愿意多看一眼?

  但人群之中,兩道身影就這樣停了下來,一男一女……他們并不是旅人,只是擁有著漫長生命的人。

  女人緩緩地蹲了下來,把地上的一根小小的項鏈給撿了起來,看了一眼之后,便交到了男人的手上。

  這是剛剛趙茹倒地被警員抓住的時候,掙扎時所拉扯掉下來的東西。

  她說:“主人,應該就是這項鏈上的吊墜,讓馬先生的精神出現了異常了。”

  “嗯,有點熟悉的感覺,我之前是不是見過?”

  “主人還記得劉昂家的那顆黑鉆嗎?這吊墜上含有的能量雖然要弱很多,但應該是同一種來源。”

  劉昂,劉子星。

  他點了點頭,當然是因為想起了那個大宅,那三代人的故事。

  洛邱隨手地把吊墜放回到了女仆小姐的掌心上,離去之前說:“這有點意思,抽空去問一問趙茹,吊墜是怎么得來的吧。”

  審問室的鏡子前面,馬厚德已經看著這個趙茹有好長一段的時間……包括他身邊的警員們,也有著相同的時間。

  正常點的犯人一般都會表現得不安。

  即使他們再怎么掩飾也好,都會從一些細微的小動作中,反應出來他們的不安和焦慮。但是在這個女人身上,顯然沒有。

  從一開始,她就這樣坐著,閉起來了眼睛,一動不動,像是蠟像一般。但是讓觀察著她的眾人顯得有些難受起來。

  “我去會一會這個女人。”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氣,推門走入了鏡子另一邊的房間之中。

  “趙茹小姐,知道我們在你的行李箱發現了什么東西嗎?”馬厚德劈頭就說了一句。

  卻見趙茹這會兒也沒有睜開眼睛,眼皮甚至動一下都沒有過,仿佛沒有聽見般。

  馬厚德的聲音略高了一些:“我們在你的筆記本電腦上發現了大量的照片……你知道我說的照片指的是什么吧?”

  趙茹依然沒有反應。

  馬厚德冷哼了一聲道:“另外,在你的手機上,還存有了一些照片!時間不用我說了吧?都是最近那些跳樓自殺的學生死亡現場的照片。行啊,趙茹小姐,你可比我們還要快到現場啊,還拍得這么清晰!”

  “馬警官,你到底想要說什么?”趙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馬厚德忽然用力地一拍桌子,宛如雷神般厲色道:“說,你是怎么害死逼得這些學生自殺的!你是不是用你手頭上的照片,卻要挾過他們!”

  “證據呢?”

  “證據?”馬厚德大聲道:“你筆記本存的那些照片,除了已死的之外,另外還有其他學生做非法勾當的內容,你敢說這些不是你偷拍出來的?還有,你為什么會去現場?我們查過你附近街道的監控,你平時都不出門,為什么恰好在這幾天晚上出門?”

  趙茹忽然笑了笑,淡然道:“好吧,難得馬警官你們已經查了這么多,而且還這么快就找到我,我對你們警察的辦事能力真的十分佩服。”

  她吁了口氣,接著淡然道:“我承認,我確實有跟這些學生接觸過,也確實有過威脅他們。只不過,我只是問他們要一些錢財而已,他們為什么會自殺,我根本不知道。這樣說吧,是他們做了這種敗壞家門的事情,又害怕被別人知道,自己又承受不住壓力……現在的學生,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你還敢說不是你逼死他們的?”馬厚德怒道:“那你為什么會在他們死亡之前,來到他們的家樓下!”

  “剛好那是交易的時間而已。”

  “每次都這么碰巧嗎?你要挾一個,就有一個自殺?”

  “我偷偷跟蹤他們,拍下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為了錢。既然第一個沒弄到手,當然要接著第二個。”趙茹聳聳肩道:“我只能說,我比較倒霉,碰一個,死一個。警官,你們不是證實了他們都是自己跳樓的嗎?你可以說我勒索,但請不要說我殺人。”

  這就是眾人所最頭痛的事情……明明知道是趙茹在背后搞鬼的,但卻找不到實質的證據證明這些學生自殺是她逼迫的。

  真相是她說的一樣,這些學生因為擔心害怕而去自殺的話……總之,法庭上的判決一直都需要確切的證據!

  “五條人命!這是活生生的五條人命!你就這樣一點負擔也沒有嗎?你是冷血的嗎?說得這么輕巧!”

  “馬警官。”趙茹此時淡然道:“為什么是五條人命?你們是想要冤假錯案嗎?”

  “陳有利!周銘瑄!喬蓉蓉!李豪!顧家杰!”馬厚德又拍著桌子怒道:“這五個孩子,難道不都是因為你的要挾才自殺的嗎!”

  “警官,你說的前面四個,我承認是有勒索過,但我重申一次,他們的死和我無關。另外,你所說的最后一個,更加和我沒有關系。我也沒有勒索過這個人。”

  “你還敢說沒關系?顧家杰難道不也是補習班的學生?”

  趙茹冷笑道:“你們不是查過我的東西嗎?有沒有找到過這個學生的資料?再說,我既然承認了勒索了,自然不會含糊。你說的最后這個學生,為什么死了,我并不知情。”

  “你……”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氣:“你繼續坐著吧!我們一定會把你的口撬開!”

  “馬SIR,復查過了,趙茹的筆記本上的資料,對比了在徐肇家里搜出來的之后,確實沒有找到顧家杰的資料,他應該沒有參與補習班的那種勾當。而在趙茹的手機上也沒有那種現場死亡的照片。而且……”

  馬厚德一愣:“而且什么?”

  “顧家杰出事的那晚上,監控沒有拍到趙茹離開過……”

  馬厚德皺了皺眉頭:“這……難道說孩子真的是自己自殺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