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心中的魔鬼(1)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生活對于她來說,一直顯得十分的簡單……或者說,一成不變。

  上班,下班。微笑,沉默……回家。

  對于趙茹來說,如果用一種顏色來形容自己生活的話,應該是放了幾十年的那種墻壁的顏色。

  但顯然她也是一個講究的人。

  在租住下來的這個十平米不到的地方,到處可以看到講究的地方。自己從新布置過的墻紙,雖然舊式但一塵不染的地板,看起來已經生銹但推開的時候并不會發出刺耳聲音的鐵窗。

  想來這個小單間的墻壁上也有著許多日久失修殘留下來的坑坑洼洼,但都已經用著一些簡單的小裝飾掩蓋了過去。

  這會兒,她正在給自己做飯。這里沒有所謂的廚房,但花點心思的話,還是能夠隔出用來做菜的空間。

  但正在切菜的她,忽然聽到了傳來了敲門的聲音……理論上,應該是沒有人回來找她的才對——在這個中午飯點的時間。

  “你是……馬先生?”

  當開門瞬間,看見的是補習班的其中一個學員的時候,趙茹明顯有些驚訝。當早兩天的時候,她也知道了這位馬先生的另外一個身份。

  是的,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在早兩天,他帶著一隊的警員,張開了搜查令來到補習班的時候。

  “哦……是馬警官才對。”趙茹把自己門完全打開,“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但顯然,她并沒有考慮讓這位曾經臥底來到補習班的警官入門……在對方提出這種要求之前。

  “是這樣的,我們還是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趙小姐的。”馬厚德微微一笑道。

  但作為的老練的干警,他已經感覺到了對方隱約地擺出了一種防御的姿態。

  他的目光從趙茹的身邊掠過……里面的空間并不大,所以他輕松地就看見了一個正擺在了地上的行李箱的一角……似乎是打開了的。

  馬厚德這會兒淡然道:“是在做飯嗎?我打擾你了沒有?”

  “哦……沒事。”趙茹點點頭,下意識地伸手輕輕抓住自己脖子上的項鏈吊墜。

  一顆普通的,簡單粗糙的,黑色的水晶吊墜。

  馬厚德忽然有些失神,下意識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感覺似乎有些疲倦似的。

  趙茹這才接著說道:“反正我只是一個人……不知道馬警官還有什么問題想要問的?我記得,上次你們來的時候,我已經做了比較詳細的回答……是還有什么地漏掉的嗎?”

  “方便進去嗎?”馬厚德忽然問道。

  趙茹淡然道:“請等一下,我得收拾一下房間。”

  “我明白的,我等會。”馬厚德點點頭——這種單身女人租下來的小單間,想來里面有不少的內容。

  馬sir當然覺得自己要避忌一下為好。

  趙茹關了門,不久之后再次打開門來,但卻讓馬厚德把鞋子脫下……顯然是一個愛干凈的姑娘,馬sir下意識想到。

  那個行李箱顯然已經不是放在地上,而是合上,靠著墻邊擺好。

  “趙茹小姐,你一個人住多久了?”

  “馬警官,這種問題我是不是必須回答?”

  “沒事,我只是好奇問一下。”馬厚德聳聳肩,“嗯……是這樣的,趙小姐,我們警方正在通緝戴有才,不知道這兩天,他有沒有找過你,或者說你有沒有聽過關于他的消息。你別誤會,我們并不是懷疑你,只不過是循例和你說一下,畢竟你也算是他的熟人了。”

  趙茹一愣,手放開了一直把玩著的吊墜,想了一下,搖搖頭道:“戴老板?我不知道。我和他也不是很熟。再說,我只是一個前臺打工的,怎么可能和大老板熟悉。”

  馬厚德點點頭,“嗯,我也就過來通知你一下。趙小姐,如果你有什么消息的話,請馬上聯系我們。”

  趙茹這才微笑道:“我知道,馬警官……對了,我忘你給你倒茶了。”

  “哦,沒事。”馬厚德隨口道:“我這就要走了,這會兒還得去別的地方。我只是剛好路過,所以才上來看看的……那么,打擾了。”

  “我送你出門吧。”趙茹含笑點頭道。

  馬厚德下了樓之后,很快就走到了開來的車子上。

  才剛上車,負責駕車的年輕小警官就好奇問道:“馬sir,有什么發現了沒有?”

  馬厚德皺著眉頭道:“我沒有進門之前,看到她的行李箱是打開的,后來進去的時候就放好了。這女人的家里很干凈,其實沒有必要特意收拾不讓我進門。嗯……這趙茹可能想要走,你打個電話回去,讓人去查一下所有車站、機場的記錄。”

  “我知道了。”

  馬厚德看了一眼車子側邊的后視鏡一眼,這會兒才指著前面道:“你把車子開前面去繞個圈然后回來,我們下車,在附近問一問認識趙茹的人。這女人,還在盯著我們。”

  “這么小心,看來是有點問題了。”年輕的小警官也從后視鏡憋了一眼。

  馬sir忽然捏了捏自己眉心,甩了甩頭。

  “馬sir,你累了嗎?”年輕的小警官開著玩笑道:“該不會是今天盯著這省局的同志,盯困了?”

  跟著馬厚德有些時間了,他那里不知道很少會打開辦公室窗簾的馬sir有什么小動作?

  “哪有這么多廢話,開車吧!”馬厚德揉了揉眼睛,不耐煩道。

  車子并沒有開出多遠的距離,年輕的小警官卻忽然道:“咦,馬sir,那個是不是你經常說的那位洛大哥的兒子?”

  馬厚德看了一過,發現還真是看見了洛邱……洛邱這會兒正拎著一袋子的東西,一個人坐在了臨街的公交站。

  “你等我一會。”馬厚德這就下了車。

  當感覺到背后有人拍了一下的時候,洛邱才脫下了帶著的耳機轉過了頭來,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馬叔叔,你怎么在這里?”

  “哦……我辦個案子剛好經過,看到你就過來叫叫你了。”馬厚德笑了笑道:“倒是你,怎么跑這邊來了?不用上課?”

  “今天沒什么課。”洛邱隨意道:“聽說這附近有個水果批發市場還不錯,所以過來買點新鮮的榴蓮。”

  馬厚德坐了下來,哈哈笑道:“難怪我老遠就嗅到一股子香味。嗯,紫玲倒是最喜歡吃榴蓮了,你有心了。”

  “你不也是喜歡吃嗎。”

  洛邱輕聲說了句,便從袋子之中掏出了一盒子已經剝好打包的榴蓮,“這個點還在辦案,應該還沒有吃飯吧,吃點。”

  “我可不客氣啊!”

  馬厚德欣慰地拿過了這盒子,想也不想就打開拎了一塊吃了起來,“嗯!甜!香!回頭我也去買一個!”

  馬sir露出了一副滿足的模樣,伸了伸懶腰道:“嗯,感覺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剛剛還有點頭暈來著!果然是餓了吧?洛邱啊,你這吃的,真是來的及時!”

  他像是剛剛洗完澡了一樣,一下子精氣神舒暢了起來,剛在車子上那種疲憊甚至有種惡心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是嗎,那就好。”

  洛邱笑了笑,站起身來道:“車子來了,我先走了。”

  “哦,有空來我家吃飯啊!一定讓你阿姨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紅燒獅子頭!”

  車上,關門之前,洛老板只是轉身輕輕地點了點頭。

  “馬sir,我們連趙茹的房東也問過了。這個女人沒有什么朋友,平時除了上班基本上不出門。好像也沒有人看到她有男朋友之內。”

  “這邊我們也問過了補習班的另一個前臺接待員小劉。趙茹在上班時間幾乎不談私人的事情,工作很認真,經常下班了還留下來完成一些接待文員的工作。”

  “我們這邊調看了趙茹所住的公寓附近的街道錄像,發現她上個月的2號,17號,20號,還有本月的6號晚上都有出門,直到差不多十二點的時候才回來。”

  當聽到這里的時候,馬厚德一愣道:“2號,17號?20號?這月6號?”

  “是的,都是幾個學生墮樓的時間,完全吻合!”

  與此同時,一名警員沖沖忙忙地趕了過來,直接說道:“馬sir,我們查到了。這個趙茹確實是買了一張去云南的火車票。但是我們查她身份證記錄的時候發現她出身地不是云南。她在云南沒有什么親戚之類。”

  “什么時候的買的?”

  “三天前。”

  “這……不就是我們抄補習班的當天?”馬厚德皺了皺眉頭:“什么時候走?”

  “今天下午五點的車,還有……七十分鐘不到!”警員皺眉道:“馬sir,你說我們應該怎么辦?”

  馬厚德頓時站了起來道:“什么怎么辦?隨便找個借口把人先給截留下來!真讓她跑外省去了,以后想找就麻煩多了!當天就買了離開的火車票,這女人的嫌疑越來越大了!恐怕是做了什么虧心事。”

  馬厚德這會兒連煙也沒有抽了,只是覺得自從中午吃了一盒榴蓮之后,渾身來勁似乎的,一直到現在還都是精神飽滿。

  局子的人連忙備好了車,準備出發。停留在這個科室的王悅川只是淡然地看了一眼之后,就沒有動靜,依然獨自兒地坐在了會議室里面。

  他取來了一塊移動的黑板,自個兒在上面貼著了不少的照片,劃下了錯綜復雜的線,想著什么。

  準備上車之前,馬sir偷偷地打了個電話。

  “喂喂,老婆嗎?我晚上應該不回來吃飯了……煲了湯?我晚點回來保證喝光吧!哦對了,你有時間的話去一趟新風路那邊啊,聽說有個水果批發市場,那里的榴蓮不錯……不說不說了,我上車了。”

  馬sir痛快地滾上了車……開車。(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