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 新的發現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辦公室里面,一群警員們正在討論趙茹這件案子的事情。

  “這個女人太狡猾了!”

  這位在火車站被噴霧弄傷了眼睛的女警員這會兒氣憤道:“她明知道是逃不掉的,所以才索性直接認罪!她明知道這種勒索判刑不重,分明就是避重就輕!”

  “是啊,主要的受害者都已經死亡,我們找不到趙茹和他們交談的證據,還真是隨便她怎么說都行。如果她請辯護的話,一定會抓著這一點不放。”

  另一個警員一拳打在了自己的手掌心,頗為不是滋味地道:“最惱人的就是這種情況了。”

  馬厚德揉了揉額頭,想了一會兒道:“她一定跟這些學生有私底下的接觸,不管是信件還是手機短信或者是郵件,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有。找兩個去電信公司,網絡商那邊看看,要求查看死者還有趙茹這兩個月的所有通信記錄。”

  想著,馬SIR又飛快地道:“另外,讓手足們再去幾個死者家屬的家里看看,房間之類的什么都好,看看死者有沒有留下過什么可以的東西!既然說是勒索了,我就不信一個字都沒有留下來!”

  馬厚德用力地拍了拍手掌,朗聲道:“好了好了,都去干活了。這次的仗不好打,大家都幸苦點,案子破了,我請你們吃大餐!”

  說完,馬SIR才看著身邊的年輕小警官道:“你跟我去一趟顧峰的家,我想再去看看。”

  “好!”

  似乎,羈留室的空間,并不比那個租住下來的小單間要小多少。

  甚至說,沒有了一下家具之后,這里的可活動空間恐怕還要更多一些。但從被關進來之后,趙茹就沒有動過。

  很安靜地坐在了那簡陋的床上。旁邊就是用來方便的地方——只是簡單地用水泥矮墻砌出擋板的所謂廁所。

  嗯,味道并不怎么好……或者這就是最難忍受的地方。

  趙茹下意識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領口。但她的動作卻很快就停了下來——從審問室到羈留室,一直都顯得從容的她,這會兒卻露出了一點一樣。

  仿佛是習慣一下子被砍掉,那種從身體到精神上都無法立馬適應的反應——就像是剛剛開始戒煙的人,身體出現了戒斷反應般,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她一下子站起了身來,看著空無一物的床,然后蹲下身來,看著同樣除了灰塵之外也空無一物的床底。

  趙茹猛地又站起身來,一下子走前了兩步,抓緊了面前的鐵欄,看著來時的路。

  “沒有了……怎么會不見了?”

  趙茹依然抓緊了自己的領口,努力地回想著一些事情……每一個細節。

  “你是在找這東西嗎?”

  然而就在這瞬間,趙茹聽到了她的背后傳來了一道好聽的聲音:女人的聲音!

  她一下子轉過了身來,在這羈留室那幽微的燈光之下,看到了一個裝作異常古怪卻仿佛有著致命美麗般的女人。

  寶藍色的雙眸一下子如海,仿佛隨時就能吞噬了她。

  一根從對方指間處垂落的項鏈,同時也讓趙茹無法移開視線。本能地,趙茹走前,伸手就這樣向這顆項鏈抓去。

  只是顯然她無法從對方的手中這樣輕易就要回這根項鏈——女仆小姐輕巧地后退了一步。

  不多不少的一步,但卻剛剛好讓趙茹的探取落空的一步。

  “還給我!”

  “居然不是第一時間問我是什么人,為什么在這里,而是要這項鏈……”女仆小姐略微提起了這根項鏈,微微一笑道:“看來它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或者說,你對它的依賴性已經很強了。戴了很長時間了嗎?”

  趙茹這時候像是淋了一場冷雨后又被冷風吹過身般,猛然才打了一個激靈!她身子一下子后退,撞到了鐵欄上才停了下來。

  這個鐵欄并沒有打開過,她來到這間羈留室的時候記得這里是空的……這個詭異的女人,是怎么進來的?

  只見這個女人緩緩地朝著她走來。

  驚恐在趙茹的臉上一點點化開,只聽得她聲音微微顫抖:“你……你想做什么?”

  女仆小姐已經完全地來到了趙茹的面前,微微一笑的她伸出了手來,輕柔地掂著趙茹的下巴,“不用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放松點。”

  女仆小姐的嘴唇忽然張開了一絲,做出了吹動狀,趙茹只感覺一絲微風吹拂在臉上,一下子就失神。

  看著趙茹的反應,優夜才滿意地笑了笑。她伸手拉起了趙茹的手掌,把她帶到了羈留室的床邊,坐了下來。

  優夜把手掌輕輕地按在了趙茹的手背上,這才低語道:“能告訴我,這根項鏈是怎么得來的嗎?”

  “在潁川大廈的一家首飾店買的。”

  “多久了?”

  “三個月前……”

  “一直戴在身上嗎?”

  “一直……一直。”

  優夜把這時候把項鏈的吊墜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打量了一會兒之后,才行動了起來——她再次伸出手掌,輕撫在趙茹的臉頰上,把她的臉轉了過來。

  她清楚自己主人的想法——主人并沒有說把這項鏈拿回去擺著,而是交到了她的手上。

  也就是……隨便她處置這根項鏈。

  主人想要知道的,僅僅只是這根項鏈是怎么來到趙茹的手上而已。

  “既然是一直戴在身上的東西,下次就不要弄丟了。”

  她把項鏈再次地戴回到了趙茹的脖子上。

  “其實也是一個漂亮的孩子。”

  這之后,優夜才用手指梳理著趙茹顯得散亂的劉海,把她的衣領整理——最終不見。

  晚上,顧峰打開了家里的門,看見的顯然就是馬厚德和另外一個警員。

  他顯得有些不耐煩,也不見禮貌,“馬警官,你還來做什么?你害我還不夠嗎?上次不是因為你,我家不會搞成這個樣子。”

  對于這樣的人,馬厚德也不打算給什么好臉色,不咸不淡道:“就算沒有我,你在外邊找了女人還生了孩子的事情,就能一直瞞下去嗎?”

  “還有什么事情?”顧峰一下子靠在了門上,點了根煙:“是有我老婆的消息了嗎?你們警察怎么辦事的?這么好幾天了,一點消息也沒有。”

  “你放心,既然報了案我們就會干活。”馬厚德淡然道:“我們已經追查過你太太的銀行卡消費記錄,鎖定了一些地方,如果人沒事的話,很快就能找到。”

  “是嗎,那挺好。”顧峰隨口地應了一句:“那還有什么事情?”

  馬厚德已經難得和這種人繼續浪費口水下去,直接就推開了這家伙,走了進屋。

  “等下!我沒說讓你們進來!”顧峰頓時皺起了眉頭。

  不料這會兒跟著來的年輕小警官卻伸手輕輕一按他的胸膛,“這是搜查令,你內心的拒絕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身體最好老實點,OK?”

  “你……”顧峰無奈地止住了聲,但這樣屈服心中也有氣,頗為不滿地道:“別弄臟我的地方!你們之前不是已經看過了嗎?還有什么好看的?”

  馬厚德根本不理,這會兒走進去了顧家杰的房間,開始仔細地查看起來——但這房間本來就不大,似乎也沒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馬SIR也就無聊般地一本本地翻看顧家杰的書之類。

  顧峰就靠在了這間房的房門前,一臉不耐煩地看著。馬厚德這會兒隨手放下了書,“這房間一直沒動過嗎?”

  顧峰這會兒道:“沒有。我老婆自從那之后,就沒動過這房間的東西。”

  馬厚德點點頭,有些無奈的他這會兒正打算離開。只不過這會兒卻像是踩到了什么東西似的。

  馬厚德直接蹲下身來——房間鋪了地毯,就在窗邊的這一塊。

  那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點凸起,但卻能夠讓腳板有些反應——當然,不注意的話,還真是一下子就不注意過去了。

  馬厚德疑惑地掀開了這塊地毯,發現了到底是什么東在了這地毯的下面:一顆很小很小的白色的藥丸子。

  像是意外掉到了地上,然后不知道怎么滾到了地毯下邊……甚至藥丸部分已經碎裂,恐怕是之前警員上來查看的時候不小心踩碎的。

  馬厚德拎起了碎裂的藥丸,擰起來了眉頭。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法證科的老秦提過的那件奇怪的事情。

  “發現了什么東西?”顧峰以及另外的警員也好奇地走了過來。

  馬厚德張開的手掌,同時問道:“你兒子平時需要吃藥嗎?他的身體狀況怎樣?”

  顧峰一看,也沒有在意:“沒病沒痛吧,我哪知道那么多。這么大個孩子,難道感冒生病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嗎?”

  “你兒子上一次體檢是什么時候?”馬厚德翻了下白眼問道。

  顧峰不耐煩道:“我怎么知道!”

  “這不是你兒子嗎?”

  “說清楚些,他不是我親生的!”顧峰冷哼了一聲。

  馬厚德一下子站起了身來,頗具壓迫感,讓顧峰一下子后退了一步,慌張道:“你……你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去吃夜宵,你想留著我在這里吃夜宵嗎?”馬厚德瞪了一眼。

  “沒……你請便。”

  “喂,老秦啊,還在科室嗎?能不能幫我鑒定一樣東西?你先別走,我這就來……”

  馬SIR打了個電話之后,就看著身邊的年輕小警官道:“還愣著做什么?開車啊?”

  “馬SIR,你剛不是說去吃夜宵嘛……”

  “開車!難道還要我打卡嗎?!”

  “好好好……”(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