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傲氣之人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徐肇,戴有才,補習班的員工,還有學生的資料都在這里了。全文字閱讀”

  馬厚德把一疊厚厚的資料擺在了王悅川的面前,接著不咸不淡地道:“還有什么需要的嗎?”

  “不用了。”王悅川淡然道:“這房間平常安靜嗎?”

  馬厚德看了這地方一眼,淡然道:“安靜,平時開會用的地方,現在當然安靜。”

  “那就行。”

  王悅川點了點頭,“我就在這里看資料就行,有什么需要的話,我會通知你的。”

  “隨你喜歡吧。”馬sir聳了聳肩,就這樣出了會議室的門……當然關門的時候稍微地用力了一些。

  門外,一群年輕的小警官門連忙走到了馬sir的身邊,好奇地詢問了起來。

  “馬sir,這家伙什么來頭啊?好像很拽的樣子?”

  “何止是拽,剛我看他走進來的時候,眼睛都快要瞪天了,都不看人!”

  馬厚德這會兒卻冷哼一聲:“你們是八婆嗎?沒有工作了嗎?都很閑是不是?要不要給我帶街上去巡邏去?”

  一群年輕的小警官們,頓時一哄而散。

  馬厚德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辦公室的窗簾,這里正好可以看到會議室的情況——就這樣,馬sir一邊抽著煙,一邊地看著這個王悅川翻看文件的背影。

  這一看時間過得很快。

  “快兩個小時了吧?”

  馬厚德錘了錘自己的腰骨,發現這個王悅川整整一段時間動都沒有動過似的,不禁嘖嘖稱奇……這家伙認真這一點倒是沒有話說的。

  忽然,王悅川站了起來,推開了會議室的門,并且朝著馬厚德的辦公室招了招手……正在抽著煙一邊玩著電腦上掃雷的馬sir頓時一愣——bow!

  我的記錄啊!差一點……

  “有什么事情嗎?王悅川同志。”

  馬sir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不怎么幽怨……我的記錄啊!!

  只見王悅川走到了會議室的桌子前,抽出了一份文件打開,邊看著邊道:“馬警官,雖然法證科鑒定這五個學生都是自殺的,但單憑他們都是補習班學生的這一點,為什么當時沒有懷疑?”

  “這不已經在立案調查了嗎。”馬厚德淡然道。

  王悅川淡然地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卻接著說道:“能得到學生資料的人,傳聞的制造者,這份跟蹤名單是你圈出來的吧?”

  “嗯……有問題嗎?”

  “沒,這范圍圈得不錯。”

  王悅川繼續點點頭道:“不過,我們可以再縮小一點。先不談動機是什么,徐肇為什么突然自首——你們有沒有想過,犯人是為了故意引導你們向錯誤的方向調查,所以才捏造了這樣一個傳聞出來?本身并不是老師的身份……比如說,這個?”

  只見王悅川在文件上翻開了一頁,上面貼著一個人的照片……補習班的接待員:趙茹。

  “這……這不是跟小洛邱推斷的一樣嗎?”馬厚德一臉驚訝,下意識說著。

  這種無意義的行為讓他很快就住了口。

  但王悅川顯然是已經聽見,只見他微微皺著眉頭,“小洛邱是什么人?局子的人嗎?”

  “不是,他是我的一個侄子。”馬厚德搖搖頭道。

  “是咱們系統的人嗎?”王悅川卻追問道。

  馬厚德只好搖搖頭……這個王悅川忽然給他一種毒蛇一樣的感覺,敏銳得嚇人。

  他甚至知道這個家伙接下來會說些什么,于是道:“你放心,我并沒有透露任何關于補習班背后勾當的資料。規矩我還是懂得。但是說到底,查案這種東西有時候不是需要靈活點嗎?我只是找個旁觀者,活躍一下自己的思路而已!這孩子也算是咱們系統的人的家屬。他的父親之前就是咱們局子的人,只不過幾年前因公殉職了而已。”

  “我不關心死人的事情,他父親是什么樣的人我更加沒有興趣。因公殉職只能夠證明這個人盡了一個警員的本分,但我并不認為他的親人就可以有什么特權。甚至,在辦公過程之中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安全,作為警員的能力來說,顯然不過硬。”

  王悅川目無表情道:“至于你,馬警官,但作為一個警員,哪怕是調查好了,也要依賴外人的話,我對你的能力就有點懷疑了。”

  馬厚德一聽,火爆的脾氣愣是按不住。

  天王老子他不怕,蠻牛一樣的性格讓他不高興的時候可以直接硬懟局里面的領導。

  可是這樣的馬sir心中依然有著神圣不可侵犯的東西。

  只見他沉著了臉,一把靠近到了王悅川的面前,沉聲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洛大哥是怎樣的人嗎?你值得他抓過多少人嗎?你知道咱們辦案的時候,你還只是一個穿著開襠褲的小屁孩而已嗎?!!你憑什么說他的能力不過硬?”

  “馬警官,按照你的年紀來說,你們開始辦案的時候,我確實還只是一個小孩沒錯。”王悅川淡然道:“但至少,現在我辦案的時候,不會躲在房間抽煙還有玩電腦。”

  “我那是在活躍自己的思路,你懂嗎?!”

  “我對你的思考方法沒有什么意見。”王悅川輕輕地敲了敲手上的文件:“我也只提出一點建議,希望您能采立。如果有冒犯的話,抱歉,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白。至于你口中的這位洛大哥,我會抽個時間看看他的資料,如果我說錯了,我一樣會像你道歉。但我始終認為,不能保護好自己的警員,不是一個好警員。”

  “你!”

  馬厚德深呼吸一口氣,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道:“年輕人,有能力,驕傲點并沒有什么錯,希望你能讓我欣賞到最后,也希望你是一個能力過硬,能夠隨時保護好自己的好警員。”

  “我會。”王悅川淡然道。

  馬sir拿了文件,掉頭一聲不吭就走出了會議室……和這個家伙,既然沒有共同的語言,他懶得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再多什么交流。

  出局子辦案之前,馬厚德搖搖頭,不禁想到:不過真tm的氣人……這種家伙,遲早是會吃苦頭!

  “喂,給我查查趙茹住什么地方吧。”

  他很快有打了個電話。

  既然省里面派專人下來跟進補習班背后的事情了,那么馬sir覺得,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專心地調查這五件自殺案……那些學生雖然做了錯事,但并不應該就這樣死去。

  馬sir只是覺得,自己需要為死者追回一個公道。

  “二十九號,晚上九點,舊車站旁邊第三個路口上車,兩個位置,這是收據,先交訂金。”

  沈美緩很快就給這個男人一些訂金,接著取過了收據,便低著頭,快步離開。

  她覺得自己還是盡量離開這個城市比較好。

  今天開機看了一下手機的來電顯示和短信,她知道顧峰已經報了案說她失蹤了……她不可能就這樣再次出現,更加不能夠讓人知道她兒子還活著的事情。

  這是到省外的野雞車,不需要用身份證登記就能夠買到位置……在別的地方,重新開始吧,就像當年離開那個家庭,帶著她的兒子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一樣。

  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暴雨之后的這幾天,依然還是陰雨綿綿,有些冷。

  沈美緩忽然轉身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后。

  急著離開的原因,除了因為知道顧峰報了案之外,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是,她總感覺這幾天,好像有什么人在跟著她一樣,讓她莫名地有一種不安……她不知道會是什么人在跟著她。

  但當她的轉身,并沒有看見什么。

  知道她快步離開之后,才從一家商鋪之中走出了一名帶著口罩和帽子以及墨鏡的身影,遠遠地跟著上去。(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