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嫌疑人與省里來人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任紫玲正一邊刷著碗,一邊哼著歌,那是洛邱曾經聽過的那支《把世界給你》。

  好幾個月了吧,任紫玲依然還在擔心著這位大學時期的同窗好友。

  “還是沒有消息嗎?”洛邱打開冰箱取一直礦泉水的時候,忽然問道。

  “消息?”任紫玲明顯一愣,停下了手來,疑惑地看著洛邱。

  洛邱輕聲道:“我說的是涂佳雅,你哼的不是她的成名曲嗎。”

  “沒有。”任紫玲搖了搖頭,然后嘆了口氣道:“我說老板,大爺,我就隨便哼個曲而已,你都能想這么多東西,你腦子是怎么長的?”

  “水,蛋白質,脂肪……基本上和你一樣。”

  “……”任紫玲翻了下白眼,“你知道我不是說這個……對了,你這么細心,要不再動動腦子想想,這補習班里面,我們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像老馬說的一樣,一個旁觀者的看法可能會看出來點什么。”

  是這樣殷切的眼神,甚至不顧自己正在刷碗,手套上還沾著泡沫,就抓住了洛邱的手臂。

  只見洛老板一臉嫌棄地把任大副主編的手拍開,在水龍頭處沖洗了一下,才拎著杯子走到了客廳之中。

  任紫玲從廚房追了出來,一臉委屈道:“能不這樣嫌棄嗎?”

  “那個傳聞。”洛邱坐了下來,邊打開電視看著新聞邊道:“再說一遍看看。”

  任紫玲脫下了手套坐了下來,想著道:“就說有這樣一個老師,只要能找到的話,不管成績多差都能夠提上來,而成績本來就很好的話,就能更上一層樓。”

  “學生的反應呢?”

  “我感覺應該是半信半疑吧。感覺雖然都有知道這個傳聞的,但補習班上課的學生好像不太熱衷這件事情……當然,我們現在知道,是因為部分學生還有更好的提高成績的方法,我說的是補習班背后買賣試題的交易。”

  任紫玲搖搖頭,接著沉吟道:“要是有老師真有這種本事的話,早該出名了不是?就算本人不愿意張揚,可是一定教過不少出了好成績的學生不是?這些再怎么低調,還是能傳開的吧?”

  “那為什么還會有這樣的傳聞?”洛邱接著問道。

  任紫玲一愣,皺著眉頭道:“對啊……一般這種傳聞聽過了就算。正常點應該一笑置之,然后就不談了吧?但是很奇怪,這傳聞好像一直存在,好像有什么人在讓它持續地火起來一樣。”

  “為什么要讓它火熱起來?”

  “為什么……當然是為了讓人去注意它啊?”

  任紫玲按著這個思路來,忽然心中一動道:“傳聞的主角是神秘的老師。這個老師的身份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你說,要是萬一出了什么事情,比如說現在警察查上門的話,很容易就會向著老師這個身份的方向查去……是有人故意地引導我們去調查老師的事情?”

  “動機呢?”

  “盡量減少自己被調查的可能……”任紫玲猛然看著洛邱道:“傳聞的老師能夠把學生的成績提高,一定是對教學很有經驗的人,就算不是有這種經驗,也一定是想徐肇這樣,能夠搞到題目的人……我們調查的方向也是這樣的,但這個老師,興許是一個不懂得教學的人!”

  洛邱沒有接著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任紫玲在這里自言自語一般。

  “……對教學的事情可能一無所知,但是又能夠接觸到所有學生的資料的人。果然,還是補習班在任的這些員工之一。”任紫玲回憶著所有的細節:“里面分了好多的辦公室,所有的辦公室的鑰匙除了各自員工配備了之外,別的是不可能有的,警察抄補習班的時候也看過了所有的監控路線,也沒有人在什么時間悄悄地進入過別的辦公室……”

  任紫玲想著想著,就伸出了手來,似乎打算拎起茶杯,只是她的茶杯并不在她的旁邊,但她還是這樣下意識地摸著。

  帶著一點兒的寵溺,洛老板把杯子輕輕地移動到了她的手的旁邊。

  并沒有注意到的任大副主編成功地拎起了茶杯,喝了一口之后,就捧著茶杯在這里沉思起來。

  “……雖然徐肇一直不承認自己和學生的死有什么關系。但是他和戴有才做出了這種事情來,警方是有理由相信,他們兩個是通過掌握了學生的這種證據,一直用來要挾,所以最終導致了學生擔驚受怕的情況下,理智不成熟,所以選擇了輕生……”

  “洛邱,你說這個傳聞,是不是真正的犯人為了最后自己可以脫身,所以才故意捏造出來的?”

  任紫玲猛地抬起頭來:“假設,這個人是知道徐肇和戴有才的勾當,所以就事前制造了這樣的傳聞出來,目的是為了讓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自己能夠脫身,讓人不會懷疑到它的存在?畢竟,補習班的事情現在查出來了,這種丑聞,還有牽涉了這么多有頭有臉……甚至部分官員的話……”

  洛邱淡然道:“不熟悉教學的事情,甚至不是老師的身份,并且能夠清楚地掌握學生的資料,這樣的人有嗎。”

  “有一個……有一個可以光明正大地得到學生資歷,甚至不會讓人懷疑的人。而且我還見過!”

  任紫玲深呼吸了一口氣道:“那個前臺做接待的女人!所有學生填寫的資料,都是通過她的手!她恐怕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補習班學生資料的人!現在想想,她甚至還十分清楚徐肇和戴有才出現的時間,平時也負責茶水的工作,假如說偶爾聽到什么的話……我靠,這樣一想,這接待員小姐真是越來越大的嫌疑了!小子,你這次又幫大忙啦!”

  說著,興奮得有些忘乎所以的任大副主編一下子捧住了洛老板的臉,就打算親在他的臉頰上。

  不曾想到,一下子親下來的時候,一片的冰冷……洛老板用礦泉水瓶精準地擋住了這個女人的侵犯。

  “我靠,獎勵你一下你還嫌棄?”任紫玲愣是受到了幾萬點的傷害。

  只聽見洛邱淡然道:“這種獎勵算了吧,真要答謝的話,請你繼續把碗給洗完,別當沒了件事情,放到明天早上。”

  “我……我洗還不行嗎。”

  “以上,就是我家的寶貝兒昨晚提醒我的事情了。”

  還是局子附近的咖啡館之中。

  這是一家開了有十幾年的咖啡館,也是任紫玲從一開始就在這里和局子里面的人碰頭的地方……洛邱父親還在的時候,甚至還有更多的回憶。

  馬厚德聽著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事實上,關于這個接待員,我們一開始也是列入了調查的對象。就像洛邱說的,能夠接觸到學生資料的人,當時我圈出來了一份追蹤名單上就有她。”

  他接著搖搖頭道:“只不過調查還沒有徹底開始,那天徐肇就突然失心瘋了一樣走上來自首……不過這種假設的可能性也挺大,除了沒有辦法確定她的動機之外,嫌疑倒是……行吧,我讓人盡快跟查一下這個接待員。”

  馬厚德的電話這會兒突然響了起來。他接到了電話之后,就忙著買單,說領導要見他。

  “介紹一下,這個是省里下來的王悅川。”局子里的領導老劉熱切地給馬厚德介紹著一個穿著西裝,大概二十七八歲年紀的青年。

  馬厚德閱人無數,很容易就從這個青年的身上看出來一絲傲氣不過這個年紀可以混到省局的人,大概也是有足夠自傲的資本。

  “這是馬厚德,咱們局子經驗最豐富的人了,多得他,咱們這地方才這樣的安靜。”領導老劉笑著說道。

  “是嗎。”

  王悅川淡然道:“不過我聽說這里連續好幾個學生自殺,這補習班還不得不讓省局發話,更早一些時間,還有好幾單的命案,甚至附近的大學還挖出了一具小孩的骸骨……這些也算是安靜嗎。”

  領導老劉頓時一臉尷尬,他清了清嗓子,看著馬厚德道:“這位王同志這次下來,是為了徹底調查補習班背后的事情,馬厚德,這段時間你得好好配合王同志,不要偷懶,知道嗎!”

  馬SIR……馬厚德也就聽聽,有氣無力一樣地點了點頭。(。)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