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章 安娜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強烈推薦:

  尤里感覺到了頭疼。

  至于頭疼的原因,他認為大概是因為昨夜自己酗酒……似乎,最近一段時間,變得越來越依賴酒精了。

  但他還沒有睜開眼睛,只是用手柔柔地按著自己的額頭,然后嗅著充斥在他四周的,一種沉悶的,甚至有點兒發臭的味道。

  美術館的薪水很低,并且每月購買的顏料,畫筆,以及畫紙等等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他只能夠租住像這樣又悶,又暗淡的地下室。

  “已經這個點了啊?”

  抬頭看了一眼放置在床頭前的鬧鐘,尤里不得不沖沖忙忙地爬起身來,胡亂地在地上尋找可以穿的衣服。

  衣服都是像是垃圾般地扔在了地上……單身的男人大概就是這樣的,單身并且貧窮的男人,更加應該是這樣。

  他總算找到了一件嗅起來沒有多少味道的衣服,隨意地套在了身上之后,就打開這地租住的地下室的門。

  “報紙一份,咖啡一份,三明治一份,一共是……”

  “給。”

  尤里往常一樣地一邊咬著早餐,一邊坐上了前往美術館的公交車上。這個點的公交居然找到了可以坐的位置,讓他不由得小小地慶幸了一下。

  “……失竊的《無名的女郎》今日正式掛上,美術館也正常開放。”

  隨手地前開了報紙的一夜,尤里就一臉詫異地看到這樣的一側頭條新聞。可是對于這新聞上寫的內容,他卻完全處于一種自己是不是睡了一覺之后,就掉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感覺。

  報紙的日期沒錯,確實是今天。

  下意識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嗯,有痛覺,應該不是在做夢。

  可是。

  作為一個在美術館工作……盡管只是負責外墻清潔的員工好了,他為什么不知道《無名的女郎》被盜走了的事情?

  而且……還是發生在很多天之前?

  “見鬼!”

  尤里按著性子,一路地看著這報紙上的內容——《無名的女郎》居然是市內一位十分出名的議員,想辦法偷盜出來的。

  警方掌握到了線索,直接在這位議員的家中找到了失竊的畫。至于盜竊的方法,并沒有報道出來。

  后來警方抓走了這個議員,但是運送的過程中,這個犯罪的議員被人持械劫走,時候逃走的犯人和歹徒闖入了位于郊區的一家莊園之中,和莊園的主人發生了沖突。

  莊園的主人自衛,把連同犯人葉菲姆議員在內,合共三人擊斃。而失竊的畫,也已經歸還給了美術館,于今日正式重新開放給游客觀賞……

  “見鬼……”

  尤里真覺得這報紙上寫的東西是在胡扯……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他居然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腦袋還是有點兒沉,讓他覺得是不是自己昨晚酗酒酗得太過厲害,以至于斷片忘記了這么多的事情。

  可是不對,就算是斷片,也沒有理由忘記發生了已經有段時間的事情。

  他下意識地繼續揉著自己的額頭。

  宿醉醒來之后的難受,一直持續到了公交車到站,也沒有見好上多少,但是尤里到站之后,還真是在美術館的門前,看見了比之之前要多上很多的游客,正在等待美術館開放。

  “報紙上的……都是真的??”

  尤里嘀咕了一聲,看了一眼時間,他發現自己完全過了上班的時間……為此,他不得不做一件常常會做的事情——那就是從美術館街道外的一處下水道鉆入。

  這里剛好可以通往美術館里面的一處地方——當然,那邊的出口其實一早被堵死了。只不過他在這里面搞清潔有段時間了,無意中發現了這條通道,因此……

  反正他那之后,就算錯過了上班的時間,卻一直都沒有被人發現遲到。

  似乎是到了開門的時間了。

  尤里還沒有來得及走到去員工間換上工作的衣服,就被涌進來的游客逼得不得不暫時躲在了一旁。

  “尤里!你又在這里!”

  就在此時,尤里聽到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那是美術館里面的一名工作人員,名字好像是……忘記了,反正平時也沒有過多的關注。

  “啊……我正打算去換衣服。可是你看。”尤里指著客人們道:“這樣,我根本沒有辦法過去。但我確實是準時來到的,你看,我人都已經在這里了。”

  這位員工卻淡然道:“我不管你有沒有遲到,事實上,你就算遲到我也不會管你!你該不會忘記了自己已經被辭退有些時間了吧?!”

  “什么?”

  “我說!你已經被辭退了!尤里,我告訴你,你要是正正經經地入場的話,我們是不會在意你的!可你要還繼續這樣混進來的話,再有下次,我們就得報警處理了!”員工正色道:“現在,馬上離開!不要把我對你僅有的一些曾經一起工作過的感情也消耗干凈。”

  “你說清楚!什么辭退?誰辭退?我明明昨天還在上班!為什么辭退?”尤里不由得沖上前來。

  員工一下子嫌棄地后退了一步,“臭死了……你到底喝了多少的酒?拜托,請你清醒了之后才走在大街上!”

  “說清楚!”

  員工這會兒擺了擺手,兩名的保安人員頓時從上來,左右一邊,把尤里架著,硬生生地拖出了美術館。

  “放開我!放開我!!”

  美術館門前,尤里被用力地推開,其中一名保安道:“走吧走吧,不要再讓我見到你了!你說,這個月都第幾次了?每次都裝模作樣地站在那些名畫的面前,以為自己真的是一個藝術家啊?就你平時畫的那些垃圾,誰會看!”

  “你說什么?!”

  “你走不走?我們可以動手了!”

  兩名保安同時鼓起了胸膛。尤里一怔,憤憤地吐了一口吐沫:“你們這是非法裁員!我一定會去勞工署告你們的!等著!呸!”

  尤里深呼吸一口氣,轉身恨恨地離開了,一下子還是處于荒誕的感覺。

  最后走出美術館之前,尤里下意識地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又看了一下手上還拿著的那份早上買來的報紙。

  他忽然把報紙揉成了一團,用力地扔到了美術館的門前,大聲地吼道:“聽著!總有一天,我會把我的畫,掛在里面!!”

  “還行,噢……嗯,現在的工作還行,放心,我身體很好。女友?暫時沒打算。嗯,我知道了,母親。”

  大概有段時間沒有給老家的父母通信了吧?

  尤里獨個兒站在了一棟舊樓底下,默默地聽著家人的嘮叨,“……好了,不說了,我這邊要開始工作了。我愛你,母親。”

  尤里把電話塞入了褲帶之中……說是會去勞工署告美術館,但事實上這種事情坐了也只是浪費時間。

  有這份心力的話,倒不如盡快找一份新的工作……這個月的房租,還沒有交上。

  莫斯科頭頂上的天空還是這樣的清爽,就像是自己初來這里的時候……那時候還是懷著夢想的吧?

  用盡了從家里帶出來的錢,上門兜售的作品根本沒有人賞析,最后只能夠在街頭幫路人畫肖像,賺取一些生活費。

  記得大半年前天還冷,還下著雪的時候,露宿街頭,幾乎凍死。

  他雙手插在了褲袋上,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已經不去想是什么原因被辭退的……需要想的是,應該如何繼續今后的生活。

  “夢想不能當飯吃的啊。”

  尤里已經不記得到底是誰說過這樣的話……或許自己確實是沒有天賦的吧,只不過全憑一股沖動在支撐著所謂的夢想。

  而如今,三餐不繼,衣食無力,是該好好地考慮一下……考慮,放棄夢想的時候了。

  “這里是……”

  已經記不得是怎么走到這個地方的了。尤里停下了腳步……或許是自己思考問題太過專注的原因,他居然又一次來到了這個地方。

  紅色墻磚的舊樓房一側,尤里就這樣站著許久,默默地看著這斑駁的墻壁上,一幅扭曲的城市圖案。

  總感覺有些可笑……那時候,自己到底是怎么一直堅持著,在那么冷的冬天里,每天都堅持在這里作畫的?

  只是他很有一種沖動,把當初最終放棄的,最后的一些線條補上……反正今天也是清閑,已經不用工作。

  尤里所以地在地上找了一顆石頭,便走到了墻壁下,閉上了眼睛。

  一會兒之后,他才開始動手,以石頭的菱角,在墻壁上劃下一道道淺白色的痕跡。

  當初放棄的時候,它幾乎要完成……而如今只是加上一些遺漏的東西,似乎并沒用多少的時間……也像是用了很漫長的時間。

  “好像……還差點什么。”

  身后忽然傳來了一把略微顯得低沉的聲音。尤里下意識地轉過身來,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背后有了一個男人。

  帶著鴨舌帽子以及口罩,一身的運動服……大概是晨跑的人吧。但他總感覺這男人有點兒好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見過:“你是?”

  晨跑者的口罩有了一些抖動,他似乎笑了一下:“你,有夢想嗎?”

  “夢想?”尤里一愣。

  晨跑者道:“啊,你忘記了。去年的冬天,我問過你,這么冷的天,為什么不把手上的木炭燒掉來取暖。”

  記憶一下子打開,尤里復雜地笑了笑道:“現在的話,我想我會燒掉手上那根木炭的。”

  晨跑者似乎一愣,隨后點了點頭,輕聲道:“那樣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

  尤里聳聳肩,抬頭看著這幅巨大的涂鴉,淡然道:“不見得。反正這東西,也沒有人會喜歡。”

  “我不擾你了。”晨跑者禮貌地道。

  尤里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看著這晨跑者快要轉身的時候,下意識地叫停了對方:“等下,能幫我一個忙嗎?”

  “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嗎”

  不知道是否錯覺,尤里總感覺對方的聲音有了一些冷淡。但他也沒有太過在意,“可以的話,能不能扶我一下?”

  “扶?”

  “對了,往左一點,再一點,好了好了,就這里!別動!馬上就好!”

  老舊的墻壁下,晨跑者借出了自己的肩膀,而尤里則是騎在了他的肩膀上,讓自己能夠夠得著墻壁更高的位置。

  他從身上的衣服摸出了一些顏料管。這是他的習慣,身上總會帶著一些……而這時候,他則是把一管顏料全部擠出,用手指涂在了這幅涂鴉的左上角的位置。

  檸檬黃。

  一個圓……一個太陽。

  扭曲的城市上,一個鮮黃色的太陽。黑與陽光,顯得異常的怪異……但是放下尤里之后,晨跑者卻凝視了良久。

  他忽然輕聲道:“先生,我想你有一點想錯了。那就是這并不會沒有人喜歡的,至少我就很喜歡。我想總終于等到了它完美的一天。”

  尤里笑了笑道:“你真是個怪人。”

  他搖了搖頭:“我不和你聊了,這會我要去找新的工作,不然的話,我估計下次我連木炭也沒有……再見,很高興會再一次碰見你。”

  “先生,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尤里,我叫尤里。”

  “你喜歡畫畫嗎?”

  尤里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我現在,也不太清楚。”

  晨跑者忽然拉開了衣襟,取出了一支鋼筆,“把手給我。”

  他在尤里的手掌上寫上了一個電話號碼,告訴他:“我有位朋友,也挺喜歡畫畫的,你們可以交流一下。我,對了,我建議你還可以向他學習一下。嗯……你就說是弗拉基米羅維奇,他柔道課上的老朋友介紹的吧。”

  “柔道?”

  “希望以后能夠看到你的作品。”晨跑者淡然道:“尤里先生。”

  “原來是個有錢人。”

  尤里看了看自己手掌上寫著的電話號碼,一直看著這晨跑者最后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開車的司機是不是有些太過于壯健了?

  應該是保鏢吧?

  尤里想了一下,覺得打打這個電話似乎也沒有什么,于是他按照手掌上的電話號碼撥通了過去。

  “你好,這里是列賓美術學院,我是阿普列姆教授,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到你的?”

  尤里下意識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列賓美術學院……原皇家美術學園……阿普列姆……這是美術界的權威!

  “弗拉基米羅維奇……弗拉基米羅維奇……柔道?”尤里心臟頓時劇烈地跳動起來:“該不會是……他!!我居然,居然騎在了……的肩上!!”

  尤里猛然間轉過身來,看著那墻壁上的涂鴉。

  他忽然覺得,今天或許是被幸運之神眷顧著。

  “喂喂?你好?喂喂?有人嗎?”

  “啊……你好,我在!我在!我在的!我叫做尤里。阿普列姆教授,很抱歉撥通您的電話,是這樣的,有一位……”

  洛邱正在輕聲地念著手上羊皮卷的內容。

  “其一,讓尤里先生忘記一切關于您以及葉菲姆的事情,把他的記憶回復到認識您之前。完成。”

  “其二,給他一個追尋夢想的機會……完成。”

  “其三,讓尤里先生再次享有最多二十五年的壽命……嗯,很抱歉,安娜小姐,尤里先生再這之前已經和我們做過了交易,而你的靈魂交易金并不足以買回他的靈魂,甚至壽命也最多只能夠達到二十五年。”

  輕輕地卷起了手上的羊皮卷,就在這家原本屬于奧列格而現已經被輕松占有,進行暫住的房子之中,洛邱帶著微笑,看著眼前的安娜,輕聲道:“請問,以上已經符合安娜小姐您想要的了嗎?”

  “可以了。”安娜輕輕地點了點頭。

  顯得十分的平靜。

  平靜得她仿佛睜開眼,或者閉起眼也沒有分別——而她此時,緩緩地閉起了自己的眼睛,她知道接下來,等著她的會是什么。

  死亡……靈魂歸屬于對方。她并不知道靈魂到底是怎樣的樣子,但死亡,卻是知道的。

  但等待了一會兒,安娜并沒有感覺到身上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這讓她不由得疑惑地睜開了眼睛。

  “安娜小姐,我有件事情挺好奇的。”

  洛邱輕聲問道:“你說,當初葉菲姆和美術館的館長,合謀把《無名的女郎》偷出來,用的其實是一種會褪色的顏料。嗯……館主趁著日常對畫的維護的時候,悄悄地在真畫上涂上了這種特制的顏料,然后重新掛上去。這種顏料比較特別,會經過兩次的變化,從顯現,到消退。”

  “嗯……”洛邱笑了笑道:“掛上去的時候還是正常的,可是經過特殊的光線中照射之后,顏色就顯現了出來,好好的畫變成了和底框一樣的顏色。看起來,真畫好像就像是消失了一樣。這之后,只要報案了,然后等警察問過后,把只剩下‘畫框’的畫取下來,就神不知鬼不覺……”

  安娜淡然道:“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沒什么。”洛老板走開了幾步,來到了客廳的位置。

  這里放置了一個畫架,他掀開了這畫架子上的畫布,露出來的,赫然也是一幅《無名的女郎》。

  “這……你們從美術館把它弄出來了?”

  “不。這并不是現在掛在美術館的,尤里先生在莊園畫下的第二幅《無名的女郎》……而是第一幅,當初安娜小姐在拍賣會上拍賣的第一幅。”

  “不可能,它明明已經被尤里毀掉了!”

  “嗯,我后來撿回來了,然后稍微修復了一下。”洛邱伸手在這幅畫上緩緩抹過,他看著安娜的雙眼:“修復的過程之中,就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了。剛才我說關于顏料的事情。”

  當畫上的顏色緩緩地化開,化作了一團的污跡之后,便又像是被什么洗滌了一樣。

  無名的女郎已經消失不見了。

  它上面僅僅只有另外一名的女子,帶著微笑……眼神動人,笑容嫵媚。

  “尤里……”

  安娜左手疊著自己的右手,顫抖著的雙手輕輕地疊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癡癡地看著它原本的模樣。

  當一滴淚水滑下來的時候,只聽得她用著哽咽的聲音,輕輕地說。

  “謝謝你……愛過我。”

  黑與白之中,一點點的彩色緩緩地蔓延開來,并不光亮,范圍也不大,僅僅的,只是一點點而已。

  但已經足夠讓洛老板著迷,靜靜地欣賞著。

  靈魂的光球,從安娜的額前,緩緩地飄出,像是漂浮著的蒲公英,最終落在了洛邱的掌心之中。

  它的光彩一點點地收斂著。

  “高于水準了。”

  默默地靜候著的女仆小姐帶著一絲笑容,在主人的身邊輕聲說道:“恭喜主人。”

  洛邱的心情看起來似乎不錯,帶著笑容,把畫從畫家拎了起來,仔細地打量著,“回去之后,找個地方把它掛上吧?”

  “好的。”女仆小姐輕聲應道,又道:“只可惜,尤里已經消去了所有的記憶,還沒有來得及給它命名。”

  “命名?”洛邱一愣,隨后輕笑道:“它不是已經早就命名了嗎?你看,它畫的是誰?”

  于是有了畫的名字。

  《安娜》。(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