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一章 沒有逼格的辦公室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警署。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說  葉爾戈正在打盹——當然并不是因為手頭上沒有工作,太過空閑的原因。

  他是昨晚熬夜,才寫好了一份報告,沒有來得及趕回家中沖洗換衣,直接就穿著昨天的衣服繼續上班的原因。

  忽然,辦公室的門一下子打開,葉爾戈頓時一驚,連忙站起了身來,并且站得異常的挺直:“維克多先生!我沒有在偷懶!”

  “那個……我不是維克多先生。”

  葉爾戈一愣,轉過身來,看見的是一名文職的女警,頓時尷尬地裂了裂嘴巴。

  女警偷笑般地道:“好了,維克多先生在樓下的咖啡廳,他說讓你過去一趟。他好像是在接待什么人,看他臉色挺眼嚴肅的……嗯,不過,他臉色一直不太友善。”

  “客人?”葉爾戈一愣,隨后帶著疑惑,走了出去。

  飛快地跑下了樓梯,然后找到了咖啡廳,在這里的角落,葉爾戈很看見了維克多的背影。當他走過去的時候,也就看見了女警口中所謂的‘接待的人’。

  是一張典型的東方的面孔,黑色的頭發,還有穿著黑色的大衣……三十來歲?

  這人的眼神,讓葉爾戈忽然有種奇怪的壓力。

  而這時候,維克多也轉過身來,朝著葉爾戈道:“別站著了,坐下來吧。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法國里昂的葉言先生。他有點事情會仔細問你,你等會老實回答就行了。”

  說起法國里昂……葉爾戈頓時就意識到了什么。他愕然地看著維克多還有這位葉言,“維克多先生,這……”

  “還記得兩年前在莫斯科逮捕了一個意大利販毒的家伙嗎?”維克多笑了笑道:“那次屬于聯合行動,我和這個家伙就從那時候開始認識。”

  “哦……”葉爾戈拘謹地坐了下來,雖然是不同的系統,但本質上都是做著撲滅罪惡的事情,葉爾戈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不知道葉先生有什么事情想要問我?”

  “那我就直奔主題吧。”葉言笑了笑道……老也當然不懂得說俄語了。

  只能夠用英語交談。

  他確實是葉言,一夜之間,直接從法國趕來莫斯科的葉言,只因為維克多的一個消息,就讓他做出了這種舉動。

  “我想知道,關于那具‘尸體’的事情。”葉言正色道:“麻煩葉爾戈先生你給我描述一下,整件事情的經過。聽著,葉爾戈先生,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對我們那邊的總部來說,更為重要,希望你能夠事無巨細!”

  葉爾戈下意識地看了維克多一眼……雖然說國際刑警聽起來是很威風的職業,但是他們實際上并沒有權力可以從別過的警察系統中直接要求資料的吧。

  卻見維克多給了一個默許的眼神,葉爾戈遲疑了一下,才點了點頭,“好吧,葉先生,你可以問我了。”

  “那個人,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模樣?”

  葉爾戈回憶道:“我記得,那時候他好像從身上取出了一根針筒,然后朝著自己的脖子插了一下……”

  葉言的目光頓時一亮,“你確定?真的是注射了嗎?”

  “嗯。”葉爾戈點點頭道:“他之后的身體就開始膨脹起來,我確定這點。”

  葉言點了點頭,吁了口氣,卻也瞇著了眼睛,“總算是……找到那些家伙的一點線索了。”

  葉爾戈……葉爾戈反正一直懵逼。

  一個問題,一個場景,反復地追問了超過十次以上的次數之后,葉言仿佛才心滿意足一般地離開。

  說是還有別的事情要去做的。

  留下葉爾戈和維克多二人。

  葉爾戈不由得遲疑道:“維克多先生……這,我們私下就把這件事情給透露出去,是不是有點……”

  “并不算私下透露。”維克多平靜地道:“這件事情背后牽涉的東西很多,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不過等以后,你慢慢就會接觸得到的了。”

  “啊?”

  維克多忽然從西裝里面取出了一張機票:“這是明天去法國的機票,還有你的調任函。”

  “啊?維克多先生,我不是很明白。”

  “法國那邊最近在補充人手,大概一個月之前吧,我和葉言聯系的時候,他就問我,有沒有什么好的家伙可以推薦一下。當然,那時候大概只是隨口說說,不過我倒是推薦了你。”

  “維、維克多先生!”

  “聽著。”維克多淡然道:“不要跟著我了……跟著我沒有前途,因為我也不知道以后的路會怎走。我或許會走不下去,但也或許能夠一直走下去。可不管如何,你到外頭去歷練一下總歸是好的。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去,我并沒有在逼你什么。不過假如你選擇留下的話,我會申請把你調任到證物房。”

  這就是變成文職……變相地降職了。

  “我……我能不考慮一下?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一下。”

  “不要太久了。”

  雅科夫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了家中。

  他直接坐在了沙發上,叫喊著自己妻子的名字,但叫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回應,讓他不由得疑惑地看著四周。

  當他的視線轉到了身后的瞬間,雅科夫一下子驚恐地跳起了身來,“你……你是什么人!”

  “美術館的館長先生,你們之前把偷畫的事情嫁禍給我,這么快就忘記我是什么人了?”

  黑色的皮衣,應該是個女人,但帶著黑色的小丑頭套,看不見模樣。

  雅科夫皺著眉頭道:“你……你是真正的F&C?”

  他一邊警戒著,一邊悄悄地后退著。

  “我要是你的話,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不動了……不然的話,我可不知道現在房間里面的。噢,我說的是你的夫人,還有你的子女會發生什么事情。”

  “你想做什么!”雅科夫一怔,又驚又怒地道。

  “真正的《無名的女郎》在什么地方?”

  “《無名的女郎》?這,這不已經送回了美術館了嗎?”雅科夫冷汗涔涔地說道。

  “今天重新開放之后,我也去過看了一下。”小丑頭套下,薇拉露出了冷笑:“但我用了一些特別的器材掃描過……你知道的,你們的那種顏料,如果用的光照的話,是會產生一些變化的。我啊,可是用了整整兩天的時間,才試驗出這種光照的強度呢。”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么!”雅科夫轉過了頭去。

  “是嗎?”薇拉繼續冷笑道:“那要不要我去美術館把那幅所謂的真正的《無名的女郎》給照上一照?我想一定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哦對了,我還在你家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好像是關于美術館修葺的資金用途的文件。”

  “你……”雅科夫深呼吸了一口氣道:“別,我們好好談談。你只是想要真正的那副畫而已,可是我可以告訴你,他并不在我的手上。是……是葉菲姆要挾我的,我不得不這樣做!畫弄出來之后,我就直接交給他了!所以,現在畫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雖然我也懷疑美術館的那幅有可能是假的,但我也只能夠裝作不知道。”

  薇拉忽然走進到了雅科夫的面前,便用著變聲器調制的刺耳的聲音說道:“館長先生,你知道的,我并沒有什么很好的名聲……所以我到底會做些什么出來,我自己也很難想象。”

  “我真的不知道啊!”

  “是嗎?你所謂的那幅真畫……可為什么我拿到了手之后,到頭來只是一副‘madeinchina’?”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薇拉懶得繼續多說,直接把人壓在了桌子上,取出了一把小道一下子就釘在了桌子上——貼著這位美術館的館長的臉皮旁邊。

  “我說,我說!別殺我!我都說了!”

  雅科夫此時大驚失色,連忙說道:“畫……畫還在我這里!我、我知道葉菲姆是個完全不動美術的家伙,他也不會想到我敢在把畫交給他之前進行掉包……我也只是拼一把,我真的欠下了太多的賭債,只能夠拼這一把了,你知道,這個家庭就靠我的收入維持著……”

  “我沒有興趣聽你的家庭事,畫在什么地方?”

  “書房……書房的書架背后。”

  薇拉把人抓到了書房之中,讓雅科夫推開了書架,果然在這里發現了一幅用油紙包著的畫。

  在薇拉的威脅之后,雅科夫只能夠不清不怨地把油紙撕開,取出了里面的東西。

  可是當這幅畫攤開之后,雅科夫卻露出了一種古怪的表情,“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他一下子就把這畫框砸碎——在薇拉的面前!

  薇拉驚訝于這個家伙的舉動……該不會是打算毀滅證據?可這真正的《無名的女郎》他居然舍得下手?

  可是很快,薇拉也終于知道為什么雅科夫會露出這種崩潰一樣的表情。

  這幅他掉包回來的所謂的真正的《無名的女郎》的背后,赫然也有:madeinchina。

  “怎么會這樣!我的畫呢?我的畫呢!我的畫呢?!!誰偷了我的畫!!!”雅科夫發瘋了一般地在這書房之中瘋狂地翻箱倒柜起來。

  薇拉看了一會,看這家伙的模樣,好像也是被擺了一道……那到底真的畫在什么地方?

  “完全沒有頭緒!”

  一臉晦氣的薇拉大小姐頗為無奈地翻窗離開,剛好看見了雅科夫的老婆和子女駕車回來,下意識地冷笑道:“連自己的家人今天參加聚會也不知道,還好意思說為了家人,哎。”

  這時候,薇拉的電話響了起來。

  “薇拉大老板,你在莊園救下來的那個狼種的身份查到了……叫做葉爾戈,是莫斯科的一個小探員。不過,我查到他好像買了明天飛去法國的機票。”

  “法國?”薇拉一愣,一愣后忽然笑了笑道:“維卡,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們去法國度假吧。”

  “……你確定是因為度假嗎??!!!”

  “聽說法國的男模很不錯。”

  “……下午三點的飛機可以嗎?”

  敲門聲。

  在這家號稱市內最八卦的雜志社的副主編的辦公室的門前響起。

  任紫玲一聽敲門聲,就連忙從枕著的抱枕上抬起了頭來,擦了擦口水,看見走進來的是梨子,才翻了下白眼:“是你啊,我還以為是主編那個老污龜。”

  梨子頗為艱難地走了進來。

  為什么說頗為艱難呢?

  這里像是亂葬崗一樣,并且還充斥著各種泡面殘留的味道。

  梨子看著凌亂程度更甚的辦工桌,不由得嘆了口氣道:“任姐,怎么我覺得這幾個禮拜洛邱不在,你的生活像是掉入了地獄一樣,天天加班不回家,還直接睡這兒了?”

  任紫玲打著哈欠,“我家還有五天的衣服沒有洗,你要不要幫我洗?”

  “免了!”梨子連忙邊捏著鼻子邊擺了擺手道。

  任紫玲送給了梨子順位的第三根手指,才伸了伸懶腰道:“有什么事,說!沒事,走!我繼續睡覺!老總來了提前告訴我!”

  “任姐,你有快遞!”

  “快遞?”

  “對啊。”梨子點了點頭道:“好像是一幅畫吧?國際快遞,莫斯科寄來的……應該洛邱寄來的手信哦!”

  “我靠……寄一幅畫給我干啥?又不能吃!”

  “那……那我扔了它?”

  “我先扔了你!!”

  任紫玲把包裹拆開,發現是一幅油畫。

  喝著咖啡提神的任大副主編扭了扭脖子,總感覺這幾天沒有在家里睡覺,渾身不舒服似的……在家里睡覺,每天醒來都精神奕奕,果然還是家里的床最能夠補充元氣嘛!

  把這幅油畫端詳了好一會兒也端詳不出來什么的任紫玲,皺了皺鼻子之后,就隨手地把這幅油畫放到了辦公室的墻壁下面。

  “《無名的女郎》?這么怪的名字!”

  不過想想美術大概也就這么回事了吧?

  但當她看了看自己這個垃圾崗一樣的辦公室的時候,總感覺就算這里就算是加上了一幅油畫,也沒有提升多少的逼格啊?

  “這一看就是旅游區的特產貨,能有什么逼格?”任紫玲搖了搖頭道:“沒準還是‘madeinchina’呢!”(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