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九章 掩蓋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可計程車的這位老司機顯然不相信這樣的說辭,他搖開了車窗,看著這個男人懷疑地道:“先生,萬一你進去之后就不出來的話,那我怎么辦?你看起來也不像是能住在這里的人。”

  老司機可以在警署門口被截下來的,實在不能不懷疑!

  “你說什么?我是這里的主人!哼!”男人皺著眉頭,冷哼了一聲:“你等著。”

  說罷,他直接走到了大門前的柱子旁邊,按動這里的門鈴——要不是身上什么東西都不見了,他也用不著坐著計程車回來。

  來路上,他問這個司機借了電話,可卻無法打通埃德加的電話,讓他不由得有種不安。

  門鈴長響了一會兒,可卻毫無動靜。那計程車的司機已經下了車,朝著這男人走來,“先生,我想你在按多久,都不會有反應的……不過,免費的計程車不是這么好坐的,你可知道?”

  “你想做什么?”男人冷哼了一聲。

  興許是因為他一直都處于高位的原因,這樣的一喝之下,那計程車的司機臉色頓時一變,瞬間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男人覺得是自己的氣勢壓倒對方了,不由得冷笑了一聲。不料就在這時候,這位計程車的司機卻二話不說,就轉身沖忙地跑回了自己的車中,直接倒車,掉頭就開足了馬力,沖一般地原路離開。

  男人一愣……他可不覺得自己能夠把人嚇到這個份上。男人下意識地轉過身來,只見那大門的鐵閘上,此時一名穿著白色西服,但身上染滿了血跡的家伙,正趴在了這里。

  他的手臂穿過了鐵閘,剛好支撐住了他的身體……但他的腦袋卻垂了下來,身體一動不動。

  看到這模樣,男人頓時也嚇了一跳。他忽然明白,這司機為什么走得那么的慌張。

  男人仗著膽子走到了閘門的面前,把這人的腦袋扶起,很快就認出來這人的名字——莊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男人用力一推,發現閘門并沒有鎖上,不由得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便從這尸體的手上拿過了一把手槍,吞了口口水之后,緩緩地摸著進入莊園之中。

  一路上,男人看見不少的尸體——而這些尸體,竟全部都是他手下的尸體!

  莊園里面這豪華的別墅,此時顯得安靜無比。

  推開了大門,并沒有看見人影,男人不由得大聲地叫喊道:“埃德加!埃德加!你在嗎?埃德加!你在嗎?”

  彭隆——!

  像是撞到了什么的聲音,男人猛然間轉過身去,手槍麻利地指著自己的前方,歷聲道:“誰!”

  “啊……少爺!”卻見一名男人扶著自己的手臂,倚在了角落的位置,緩緩地站了起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噢!我總算看見一個活的了。”男人臉色一喜,連忙走了上來,扶著這個家伙,“告訴我,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可他的說話還沒有說完,就傳來了他極為熟悉的,他的老管家的聲音!

  “先生!原來你在這里!”

  只見埃德加匆忙地從樓道上快步走了下來。他身上的衣服顯得十分的凌亂,唯有發型似乎沒有亂……“還好你也沒有事情!我醒來之后在書房發現了葉菲姆還有他的人的尸體,先生,是你干掉的吧!”

  “我?”男人一愣,露出了極其疑惑的神情,腦內簡直如同纏滿了蛛絲般,理不清前后,“埃德加,你聽我說,我這幾天……”

  “噢!先生,我想現在不是說這些的事情。”老管家正色道:“我已經通知了勃魯波夫,告訴他這里發生的事情。聽著,勃魯波夫先生的意思是,只會給我們半個小時的時間,讓我們好好地清理干凈這里。”

  “勃魯波夫?”男人更加是摸不著腦袋:“等下,我這次來莫斯科的確是為了見勃魯波夫尋求合作沒錯,可我什么時候見過他了?”

  “噢!我可憐的先生,您不是在第一次拍賣會之前,就和勃魯波夫交談過一次,并且定下了除掉葉菲姆的計劃了嗎?”老管家此時皺了皺眉頭:“難道,是因為剛剛的手榴彈爆炸的時候造成的沖擊,讓你記憶混亂了?”

  男人一愣……直覺告訴他,這里發生了一些他辦法解釋的,并且十分詭異的事情。他本能地想要弄清楚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連忙打算開口說話。

  可就在此時,他卻忽然有了一種昏眩的感覺。

  這種昏眩感,讓他眼中忽然閃過了許多的畫面——像是電影一般,并且是那種120幀的畫面。

  男人于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先生!先生!先生!!”

  感覺臉上有些疼痛,葉爾戈悠悠地轉醒過來,睜開眼的瞬間,他甚至看到了一張熟悉得不能夠再熟悉的臉孔。

  “維克多先生!”葉爾戈高興的連忙地抓做了維克多的手臂:“太好了!你沒事!我一直在找你!他們到底把你關什么地方去了!”

  維克多一愣,下意識地想到:看來莊園的人,一直沒有告訴過葉爾戈自己的動向,而是僅僅只把他一直關著。

  “冷靜一下。”維克多拍了拍葉爾戈的肩膀,“我的事情等會再說,比起這個,你能不能告訴我,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噢!我也不知底,似乎這里遭受到了攻擊,我就趁著混亂逃了出來。本來打算找你的!”葉爾戈一邊回想,一邊說道:“維克多先生,這里藏有太多的火器,而且還火拼死了很多人!我想我們應該盡快著急人馬……”

  “葉爾戈!”不料維克多此時略微大聲地叫了一句:“你說的那些事情,等會再說。我只需你告訴我,這家伙是怎么回事?”

  維克多伸手一指。

  葉爾戈不由得目光轉去,只見在這個混亂無比的房間之中,有著一具倒在地上的尸體。

  灰色干尸般的全身,并且口中還流出黑色的血液,他臉上更加是血管呈現,顯得無比的恐怖!

  這是那個……那個殺人的家伙!

  葉爾戈終于清楚地記起了,之前發生的一些事情……這家伙似乎給身上打了什么東西之后,就變得極為的恐怖。葉爾戈不確定這男人打入身體的到底是什么,但顯然不是什么好家伙!

  可是……這家伙怎么死了?

  葉爾戈不由得暗自心驚。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因為過于危險的原因,而本能地進入一種自己一直不愿意讓人知道的狀態之中。

  一旦進入那種狀態,他都會失去理智,自己做過什么都回想不起來……該不會,是自己失去理智的時候,用那種恐怖的力量把這個家伙干掉的?

  葉爾戈看著這個家伙身上一些明顯是被東西爪出來的痕跡……似乎,或許,只能夠得出這種結論了。

  想想他失去理智的時候,都會造成一些恐怖破壞的經歷,葉爾戈就很難否定這個結論。

  “這家伙,是你干掉的?”維克多皺著眉頭問道。

  葉爾戈猶豫了一下,“我想……或許是吧,我記不太清楚了。先生,你知道,我后來昏過去了,有點想不起來。”

  “幸苦你了。”維克多點點頭,卻忽然道:“不過,關于這具尸體的事情,你暫時不要和別人說,報告里面也不要提及。這尸體,我會找人處理掉的……總之,對于這具尸體,你要先保密。”

  見維克多一臉鄭重的模樣,葉爾戈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選擇點了點頭。

  他爬起身來,“對了,維克多先生,他們沒有對你做什么吧?”

  維克多笑了笑,他看著這個年輕的家伙,知道他是真的關心自己,不由得溫和了些道:“沒事了,事情都解決了。”

  “解、解決了?”

  當葉爾戈走出這個房間的時候才發現,這莊園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了很多的警察……但是,似乎并沒有像他記憶之中那樣,這里有很多很多的尸體。

  只有那么四具的尸體,擺在了這別墅的大廳。

  這里面僅僅只有一具尸體,是這個莊園的人……而且身份還只是一名園丁。至于另外三個,則是葉菲姆,以及較早時間,劫走葉菲姆的兩名歹徒。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葉爾戈寶寶,一臉白人懵逼……

  “你好點了嗎?”

  維卡把薇拉扶到了遠離莊園的一片小樹林,在這里找到了一條小溪,便把她放到了旁邊休息起來——其實他是真的累趴,對于武器是鍵盤和代碼的斗士來說,這種體力勞動簡直要命。

  “還行。”

  薇拉點了點頭,恢復了一點力氣。

  維卡松了一口氣似地,一下子坐在了草地上,“剛剛我好像聽到警笛的聲音,估計是警察來了。還好我們走得快,要不然還真是麻煩極了!”

  “幸苦你了,會給你加薪水的。”薇拉笑了笑,伸出了拳頭。

  維卡也伸出拳頭,就這樣輕輕地敲在了薇拉的拳頭上,二人相視一笑。

  “對了,幫我弄點水來,我要擦擦臉,剛臉上弄了很多的顏料在臉上。”薇拉想起了什么似的說道。

  雖然知道,這位大小姐兼出薪水給自己的老板實質上是一個很愛美的人,可是維卡這會兒還是忍不住口道:“我的大小姐,你臉色什么時候有顏料了,最多只是沾了點灰塵而已。”

  “沒有?”薇拉一愣。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顯然還有那種顏料依附在這里的不適還有粗糙的感覺,“我臉色真的沒有顏料嗎?我說的是白色的顏料!”

  “沒有啊!”

  薇拉皺了皺眉頭,然后很快就舒展了開來,忽然瞇著眼,開心地道:“哈,我想我知道,他們是用什么把戲,從美術館把《無名的女郎》無聲無息地偷出來的了。”

  “啊?你還在想這個啊?”

  維卡……維卡翻了翻白眼。(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