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八章 Scar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警署。

  男人低著頭坐在了羈留室的簡陋床板上,這幾天對于他來說,簡直像是噩夢一樣,他堂堂一個迪卡比家的繼承人,居然會被抓到了這里,傳出去之后,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忽然,羈留室的門打了開來。男人看著走進來的警察,這幾天叫喊的次數他自己都記不清楚,這會兒只是默默地看著對方,頗有點懶得理會的心態。

  “你可以走了。”警察淡然地說道。

  男人一愣,霍然從床板上站了起來,驚喜地道:“我可以走了?是不是有人來接我了?”

  “接你?有什么人會來接你這種人?”警察聳聳肩道:“只不過真的那個小偷抓到了而已。好了,別廢話了,趕緊點走!別占這里,浪費我們的地方。”

  男人頓時怒道:“你們抓錯了人,居然還敢!”

  但他卻不得不馬上停住了說話,只因為這警察大力地用警棍在門上敲了一敲:“你要是愿意繼續呆著的話,我也很樂意再次關上這扇門。”

  “等下!我、我現在就走。”

  這個警署,我記住了!

  男人低著頭,快步地走下了這個警署大門的樓梯。他感覺自己簡直是倒霉透頂了,不僅僅身上的錢包證件手機等等全部都不見了,還莫名其妙地坐了這么長時間的牢獄!

  “埃德加到底在做什么!我失蹤了這么長的時間,也不知道找找?哼!”

  他找來了一輛計程車,坐了上去,極為不爽地說了一個地址。

  對于薇拉來說,多管閑事似乎是從祖上傳下來的基因一樣。她甚至很清楚地記得,小時候,家里的人都是這樣評價她的祖母:這個該死的,多管閑事的老太婆!

  這次,她似乎覺得,自己是不是要為多管閑事買單……這情況實在是糟糕透頂了。

  這個看起來像是才布置不久的畫室之中,如今已經像是被臺風過境一樣。兩個有著越常人體能的家伙在這里搏斗,之間還夾著這她這位多管閑事的人呢……薇拉覺得,這個莊園的主人應該不會問她收取損失費的吧。

  嘭——!

  該死的!

  她雙手交叉保護在自己的面前,險之又險地擋住了這個‘巨人’的拳頭,只是龐大的沖擊力,馬上就把她朝著墻壁倒飛過去!

  要不是體內留著的是家里那種骯臟的血,身體組織和普通人有不少的差別,這一拳頭下來,這雙手骨大概早就斷裂——但如今也是直接失去了知覺般,從手腕到肩膀的位置,基本上已經麻木。

  啪!噠!

  她的身體直接壓倒在了放置在墻壁位置的一個柜子之上,直接把柜子砸了一個稀巴爛——這似乎是用來放置作畫工具的地方。

  折斷的畫筆,別擠爆的顏料,和瓶子之類的東西頓時散落一地。一種粘粘糊糊的感覺甚至讓薇拉感覺到極為的難受。

  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碎裂在地上的一塊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原來臉上因為這一下,已經沾上了白色濃稠的顏料。

  鼻子上一灘,左邊的臉頰上一灘,額頭上也有一初,甚至在右眼上也有一坨……對了,嘴角的邊緣也……

  但現在可不是她去計較或者處理這些東西的時候,想想應該怎么處理掉這個‘巨人’以及這個‘狼種’才是更為重要的事情。

  “我就不應該多管閑事。”薇拉猛然地站起身來,極為不滿地對自己說了一句……然后,她眼睛的瞳孔開始飛快地纏身之中奇妙的變化。

  瞳孔像是被打碎了然后再次重新聚合一般,變成了奇妙的,帶著獨特美感的傘狀結構,至于臉頰上,則是冒出了細小的銀色絨毛。

  她的耳朵稍微拉長了一些,可是頭卻一下子爆長到了及腰的位置。

  “你也是狼種嗎!!”天敗的聲音充滿了一種粗狂的,像是被灼燒了聲帶般的味道,以及暴怒。

  這種變化并非他能夠控制得住,強大的身體能力需要損失他不少的東西才能夠換來。一股暴戾的殺意,早就在他的心中破牢而出。

  他需要把眼前一切活著的東西都撕裂,才能夠平息身體之中那股源源不斷的沖動。

  此時。

  就在薇拉產生了變化的瞬間,已然失去了理智的葉爾戈卻忽然之間停了下來。他像是面對更加危險的敵人般,整個身體躬起,四肢用力地抓緊了地板,呲著牙,如臨大敵般……或者說,本能地有了一絲的害怕。

  “十秒。”薇拉的聲音忽然變得尖銳了一些,當她的目光驟然之間凝縮的瞬間,她便像是子彈般,一躍之間,已經筆直地朝著天敗沖撞而來。

  天敗也大吼了一聲,已經撲捉到了對方運動規矩的他,意圖十分的明顯——那就是一拳下去,什么也砸破!

  這個拳頭,如今確實擁有破墻的力量!

  可是,就在這瞬間,一切動作像是放慢了一般!薇拉非但沒有后退,反而是極快地伸手抓住了天敗那龐大的手腕,然后身體就在半空之中飛快地一扭,她的雙腿同時張開——張開之后,也瞬間收緊了起來!

  左小腿與右大腿化作了修長的鉗子,直接扣住了天敗的脖子!

  她低聲一喝,竟是直接把天敗扳倒了在地上,至于天敗的腦袋,更加是重重地直接砸在了地板之上!

  即使是如次恐怖的撞擊,也沒能夠讓天敗直接頭破腦裂,卻也已經眼冒金星!

  但薇拉顯然還沒有罷手,她這會兒更加兇殘地收緊自己的雙腿,同時把抓住了天敗的手臂,猛然用力地反方向推去!

  咔嚓——!

  關節,因此而徹底扭曲!

  天敗開始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難以維持起來——他這種狀態,盡管將痛覺降到了幾乎沒有的程度,可依然需要氧氣來維持自身。

  普通人,沒有辦法將他逼到這種程度……但薇拉,明顯并不在普通人的范疇。

  絞殺!

  巴西柔術之中威力更大的招式!

  而時間……九秒!

  松開了雙腿,從地上站了起來,薇拉低聲咆哮了一下,抬腿就把天敗踢翻了過來,看到他完全翻白的雙眼之后,才轉而看著葉爾戈。

  他依然采取著那種繃緊了身體的防守姿勢。薇拉一步步地朝著葉爾戈走去,她身上的異變也越加的明顯起來。

  葉爾戈本能地后退著,直到退無可退的瞬間,體內潛藏的兇性,讓他終于在咆哮一聲之下,霍然朝著薇拉出手!

  “你根本不知道這份力量應該怎么使用!”薇拉的聲音變得更為的尖銳。

  雙手抱合,輕松地躲開了葉爾戈的沖撞,轉到了他的背后,抱著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葉爾戈的背后,直接把他捶打在了地上!

  薇拉冷哼了一聲,身體一跪,直接跪壓在了葉爾戈的背后,然后伸手扳起了他的腦袋,將他徹底地壓制起來!

  “維卡!出來!出來!”

  從一開始躲著,一邊躲著一邊追著來到這里的維卡,此時從畫室的窗口位置,探出了頭來。他看見薇拉的一幕,頓時大驚失色,卻也手忙腳亂地翻動著自己的口袋,終于找到了一個瓶子,便連忙地拋了出去!

  薇拉伸手接過了拼字,直接咬開,取出了一些小藥丸,塞入了葉爾戈的口中,最后用勁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葉爾戈依然還在拼命地掙扎著。

  “聽著,憤怒不會成為你的力量,自會讓你自取滅亡!我不知道你身上的血到底是怎么得來的,但是既然你身上留著這種骯臟的東西,那你就要學會控制它!你是人!不是野獸!”

  “嗚……啊!!吼——!”

  直到葉爾戈漸漸不動了,身上的異變也緩緩地開始褪去,最后閉上了雙眼,薇拉才松開了他,自個兒地坐在了地上。

  猛然間,她的臉上露出一種痛苦之色,嘴唇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她飛快地把手上剩下的藥丸放入口中。

  不久之后,她才恢復了原裝,但似乎也透支掉了所有的力氣般,癱倒了在地上。

  維卡見狀,連忙地爬過了窗口,走了進來,飛快地道:“我剛一路上看見了,死了很多的人……沒見到活的!這……這家伙是在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一下子轉到了天敗的身上。只見此時他的身體開始變得干癟起來——干癟也是相對于他之前那種龐大的體形,如今只不過是恢復到了正常的大笑。

  只是,他的全身皮膚,都變成了詭異的灰色,甚至從嘴巴之中,流出一些黑色的物質……恐怕是血?

  “我也不知道,不過……”薇拉皺了皺眉頭,虛弱地道:“我好想見過類似的東西。”

  “啊?”

  “大概兩年前,有幾個神秘的家伙來到家里,父親接待了他們。似乎是在談什么生意……”薇拉搖了搖頭:“沒過多久,我就無意中現,家里開始秘密處理一些尸體,模樣……”

  她沉默了片刻,才緩緩地道:“差不多。”

  “這……”維卡皺了皺眉頭,飛快地道:“先不管這些,我先帶你離開這里……要還有類似的家伙,我指定對付不了。”

  薇拉點了點頭,她也知道分輕重,“等下,把這家伙也帶上,我有些事情要問問他。”

  薇拉指著葉爾戈道。

  “大小姐!你覺得我扶著你,還有能力抬起這個家伙嗎?”維卡苦瓜著臉道:“你已經幫他到這份上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運氣了吧!如果,他是這個莊園的人,指定死不了的!”

  “好吧……”薇拉只好點點頭。

  “是因為是古老的血統流傳下來的,所以力量會大些嗎?”

  混亂的畫室內,迎來了一身干凈的洛老板和女仆小姐。蹲在了地上,洛邱翻開了葉爾戈的身體,一邊打量著問道。

  “狼種的族群里面,有‘代’的這種說法。”優夜說著自己知道的東西:“比方說,最開始的是初代,然后以初代感染的第一代,第一代感染的是第二代。上代對下代之間天生會帶有壓迫感。嗯……類似的血族,模式也是差不多。”

  洛邱又走到了天敗的尸體面前,伸出手指把地上黑色的血沾了一些在手指上,揉捻著,忽然道:“對了,上次你說,這東西含有血族的血液以及狼人腦髓的成分,對嗎?”

  “是的。”

  洛邱點了點頭,聯想到薇拉剛剛說的一些話,似乎可以成立一個假設。

  他笑了笑,站起了身來,“輪到我們清場了。我們應該感謝一下薇拉小姐,因為她讓我們剩下了一些功夫呢。”

  洛邱還是第一次碰見這么多的尸體……或者說,站在一個死了很多人的地方。

  從前的話,即使不會一下子嚇到,大概也會變得緊張起來。

  而如今……這些,卻恍如道具擺設般,那心中的泉水,沒有半點波瀾。

  洛老板不由得有趣并且自嘲般地想到:看來,是連習慣這個過程,都給免去了。

  “嗯。”優夜微微一笑。

  但是在清場前,女仆小姐則是取出了手帕,細心地給洛老板擦拭干凈了手指上的黑血。

  這時候,一輛計程車,緩緩地來到了莊園的門口。

  男子一臉不爽地關掉了車門,朝著那司機道:“你在這里等會,馬上就有人來給你付錢!”(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