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七章 天枰(2)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好像,已經停止了吧?

  還是說沒有停止?

  尤里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下意識地走到了畫室之中第二幅的《無名的女郎》,就是在這里畫出來的。?中文?小說w..

  事實上,自從第二次的拍賣會開始之前,他呆在這里的時間,極多。

  尤里隨手抓起一瓶他自己也說不出名字的酒,咬開了橡木的塞子之后,就這樣喝了起來,很急,也很猛。

  他坐了下來,坐在了這張椅子上面。大概三十分鐘,還是四十分鐘之前,他就是從這里被埃德加帶走。

  而現在,葉菲姆死了,另外那個帶著套頭,他甚至叫不上名字的人也死了……這莊園里面,大概也死了不少的人。

  尤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數分鐘之前,開槍殺人的那一幕幕,就這樣在他的腦海之中飄過。

  “你敢使詐?!”

  葉菲姆冷哼了一聲,他也有想過這個家伙會耍一些花招。但比起來,葉菲姆更加愿意尤里能夠帶他找到迪卡比家的繼承人,那個害他落得如今田地的家伙。

  “你死定了。”葉菲姆冷哼了一聲。

  天敗倒是沒有說話,比起葉菲姆,他更加愿意把礙事的東西清理干凈,然后用最短的時間把葉菲姆這頭人型野豬一樣的家伙送走,完成任務。

  已經上好了子彈的伯奈利m1霰彈槍筆直地指著那書桌,對于他來說,根本不用等人暴露出來,分裂的子彈足以把人連同書桌都直接打穿。

  殺人,對于他來說,更加像是日常的行為。肚子餓了要吃東西,需要殺人了……那就殺人吧。

  手指頭微微一拉,他已經感覺到了扳機向后的運動軌跡。而就在這個時候,尤里猛然之間咆哮著,從書桌的背后沖了出來。

  還是挺有勇氣的。

  天罪微微想到……但即使如此,也改變不了這個家伙被打成馬蜂窩的下場。

  啊,真是無聊啊……這次‘運送’的任務。

  一瞬間,天罪想了很多的事情,但也在一瞬間,他的全身剩下都冒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他不知道這種恐懼的感覺從何而來……他唯一知道的是,他的身體,從他的眼簾到他扣動著扳機的手指,在這一刻,竟是完全僵硬了起來。

  身體也是僵硬!

  唯有思想,在這個是時候,無限提速一般,達到了一種高速運轉的情況。

  但是!

  他的身體依然無法運動他甚至清楚無比地看見那顆子彈,從尤里手上的手槍射出,然后精準地射入朝著自己雙眼之間的地方射來。

  他感覺到了痛……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天罪腦中冒出的東西,在這個剎那之間,仿佛已經達到了極限。

  最后,他想到了這種狀況的實質:走馬燈。

  每一個動作,都像是被放慢了無數倍的鏡頭一般。天罪的身體筆直地朝著身后倒下,在落地的瞬間,肌肉的彈性,甚至讓他的身體略微地上彈一些。

  揚起了這書房地毯之中藏著的塵埃。

  砰砰……嘭!

  三聲,還是四聲的槍聲,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聽到的最后的聲音。

  為什么會動不了?他不知道,他只是知道,這書房天花板裝著的燈飾,似乎還挺漂亮的。

  天罪……死。

  葉菲姆呢?

  此時的葉菲姆,瞪大了雙眼,雙手下意識地朝著自己的肚子捂住過去,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地捂住,都無法將那些從身體外流的鮮紅色的液體堵住。

  他的身體忽然之間抽搐起來,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找點什么來撐著自己的身體,只是他沒有找到。是的,他沒有找到,所以他倒在了地上。

  有一顆子彈,甚至穿透了他的胸膛。

  葉菲姆死死地瞪大著自己的眼睛……那是一種致死之前都相當駭人的目光。

  事實上……他什么都看不見,眼前只是一片的漆黑。但是他能夠感覺到,尤里就在他的旁邊。

  葉菲姆猛然地用自己染血的手掌向前抓去,抓住了尤里的衣服,僅僅地拉扯著!

  二人的雙眼都是瞪得極大,沉重的氣息,像是隨時都會引爆的火藥般,針芒對麥芒。

  “你……你也不會好過的……我的下場……”血從葉菲姆的口中洶涌而出,“就是你的下場……我詛咒你!”

  “我詛咒你。”

  尤里猛然見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葉菲姆死前那雙眼睛仿佛還在距離他雙眼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仿佛還在注視著他。

  “都死了啊……”

  他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低沉,笑著笑著,似乎就變成了哭的聲音。

  我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場。

  這句話,其實應驗了……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尤里知道自己也會永永遠遠地閉上自己的雙眼。

  他忽然回憶起來,自己來到這個城市的那一天,然后的一天又一天。

  如果說自己真的有天賦的話……那么造成了這一切的,或許就是這一份天賦。

  成功沒有捷徑可走嗎……安娜可惡嗎……但如果不是來到這個城市一年多的時間,還碌碌無為,迫切想要一個機會的,當初似乎也不會這樣容易就答應去造假的事情。

  怪自己?

  自己有錯嗎?踏踏實實地做一個街頭畫師?最后會成功嗎?

  而如今,仇人都死了……他的生命也不剩下多少剩下的時間可以做些什么?瘋狂地享樂,在臨死之前,把作為富人的生活享受到極致?那么臨死之前,到底會有多么的痛苦?一天天數著自己剩下的時間……那到底有多痛苦?

  忽然。

  尤里失神般,伸手舉起了依然還拿在手上的這把手槍。

  他知道這里還留有了一顆子彈。

  而他的目光,也像是患上了阿爾茨海默病的病人一般。

  緩緩地,尤里張開了自己的嘴巴,把槍口逐漸地塞入了自己太陽穴上。

  他最后閉上了眼睛,然后扣著了自己的手指……在倒數生命的面前,他選擇了自我了結。

  結束了。

  結束了。

  但他卻還能夠睜開眼睛,也沒有想象之中的那種痛楚……他依然還看見這四周的一切,如此的清晰。

  尤里下意識地轉動自己的腦袋。他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臉龐有了一只手掌。而手掌的主人是……俱樂部的老板。

  “這種六彈巢的手槍,威力果然是很不錯的。”

  從洛老板的手掌上,一顆子彈緩緩地落在了地上。尤里下意識地看著這顆跌在了地上的子彈,不禁露出了一絲憤怒。

  “為什么要阻止我?不用等時間結束,你就能夠帶走我的靈魂,你難道還不樂意嗎?”

  “如果窺視未來的話,不管是我,還是你都不會知道……”洛邱輕聲道:“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事情。比如說……覆蓋交易。”

  “什么?”

  尤里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洛邱這時候卻輕輕地打了個響指,尤里便雙眼一合,直接倒在了地上……而此時,從洛邱的身后,安娜緩緩地走出。

  她蹲下身來,伸手摸向了尤里的臉龐。

  “看來安娜小姐是真的很愛尤里先生,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請求。”洛邱輕聲道。

  安娜卻抬起頭來,搖了搖頭,“你……懂得愛是什么嗎?”

  洛邱一愣,有記憶以來,這似乎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問他這種問題。

  他很直接地搖了搖頭。

  “是嗎。”安娜緩緩一笑道:“可我想,我應該不愛這個男人……只是無論如何,我都感覺虧欠了他。”

  安娜深呼吸了一口氣,“很可笑吧?我明明知道,在這一切之前,在這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他對我的愛意……我本來以為,我可以讓自己也愛上他,至少當作是補償?或者僅僅只是回應。但后來我明白,這根本不是愛,我根本不應該被愛的……我只是內疚了吧。”

  她站起了身來:“然后,打算做點什么,真正能夠補償他的。我既然本來應該死去的,而葉菲姆……最后也是死在了尤里的手上,雖然和我期待的方式有些不一樣。”

  安娜搖搖頭:“知道嗎?我其實有很多很多的機會,可以直接殺死葉菲姆。”

  她露出了一種很妖艷的微笑,“畢竟在我看來,這個家伙,還是十分迷戀我的身體……但是,直接殺死他,并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他死了,礦區最多只會還一個主人,如果沒有辦法將當權者和礦區之間的聯系都徹底挖出來,讓這個國家的輿論徹底沖垮它們之間的骯臟的話,死了一個葉菲姆,下一個也會到來,根本不會有盡頭。但既然葉菲姆死了,我也應該死了……那么,就讓這件事情,劃下一個句號吧。他……”

  安娜看著地上的尤里,幽幽道:“畢竟只是受到了牽連的可憐人,他其實能夠好好地追尋自己的夢想。而且我相信,以他的天賦,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能夠發亮,成為一個很好的畫家。”

  “你也可以選擇,達成你原本的目標。”洛老板忽然道。

  安娜輕笑一聲,她只是覺得可笑,“你真是一個怪人,三番四次地給我提供選擇,都是那種從我的利益出發,不應該拒絕的選擇。你似乎很愿意看到我,做所有對自己有益的選擇。”

  洛邱淡然道:“因為我們站在顧客的一邊。”

  “那你這個老板可就做得失敗了一些。”安娜搖搖頭道:“有些事情……人就是喜歡做一些損己利人的事情。”

  “我明白了。”洛邱點了點頭,他的雙手在身前微微張開,一份老舊的羊皮卷卷軸憑空出現,緩緩地飄到了安娜的面前,然后打開。

  “契約上的要求,安娜小姐如果覺得沒有問題的話,就可以簽下了。”

  安娜輕輕地把手掌按在了契約之上。

  “主人,您不開心嗎?”

  女仆小姐看出來自己的主人此時有點兒的沉默……她陪著洛邱站在了這個莊園最高的位置,看著下面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了好幾分鐘的事情。

  只是洛老板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心思如塵的女仆小姐很快就想到,之前的時間,他總能夠通過插手一些細微的地方,讓事情發生一些變化。而這一次,他似乎并沒有過多的干預。

  “不開心?”洛邱轉過頭來,好奇地看著優夜,“為什么?”

  女仆小姐輕聲道:“因為安娜小姐的靈魂質量,從她被救下來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多少的變化,而硬要說的話,甚至還……”

  “甚至還下降了一些,對嗎?”洛邱笑了笑道:“我們相處有段時間了,我應該不是那種聽到不好的話,就會責罵你的類型。”

  “嗯。主人對我的寬容,是讓我感到欣喜的事情。”優夜輕聲應了一句,然后遲疑道:“可是,安娜小姐的這份契約……”

  “當然是按照顧客的要求來做了。”洛邱緩緩地道:“首先,處理好這個莊園的事情。”

  仿佛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來似的,洛老板輕笑道:“剛一開始我就像,這狼人和藥人不會這么快就打完的,這不?還加入了新的角色。”

  優夜隨意地看著地上的天敗,葉爾戈,還有薇拉三人……她并不覺得這種可笑的戰力有什么好看的地方。

  只是她的主人既然露出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作為一名優秀的女仆,她理應陪著他,隨他而高興,甚至給予一些助興。

  “主人,你看,這位薇拉小姐,看來是學過巴西柔術呢。這個動作就是……”

  碰到這樣一個明顯不正常的家伙,對于薇拉來說,確實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尤其是這里頭還有另外一位。

  嗯……恐怕也是那種不是能夠很好控制體內狼種血脈的家伙,這會兒應該完全沒有理智了吧?

  薇拉飛快地打量著那完全就是野獸狀態的葉爾戈,又飛快地打量了一眼眼前這個‘巨人’。

  “這可刺激過頭了。”

  薇拉飛快地在這個莊園之中穿梭著對上一次她在這個莊園的時候,已經記下了這里的構造。

  很明顯,這次她并沒有出現迷路這種情況。但比起迷路更加糟糕的是,她不得不和這個‘巨人’,還有這頭失去了理智的‘狼種’陷入了怪異的亂斗之中。

  但她也不得承認,面對擁有非人類力量的‘巨人’怪家伙,以及喪失理智的‘狼種’,在不動用她認為是骯臟的那種力量的情況下,她是這三方之中最弱的一個。

  “如果不是因為你也是‘狼種’的話,我可就不理會這件事情了!”薇拉飛快地看了一眼整個兒撲到了‘巨人’身上瘋狂撕咬的這個家伙,皺著眉頭想到。

  然后……只是什么地方?

  畫室嗎?

  原來追逃亂斗之間,三人已經撞入了這個用來作畫的地方。(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