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 化身魔鬼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兩億五千萬!!”

  “瘋子!哪有這樣拍的!”

  “你難道不知道,就算是目前為止,世界上最高價成交的,也只是畢加索的那一幅能達到1億多點嗎?而且還只是美元!”

  這可是比世界上最貴的那次拍賣,直接高出了兩倍多的價位——部分人根本接受不了這個價格。

  至于少部分的則是保持著沉默,仿佛在猶豫之中。

  當埃德加即將叫喊著第三次的時候,忽然有人咬著牙,頗為堅決地道:“兩億五千一百萬歐元!”

  “兩億六千萬歐元。”

  葉菲姆用著自己也難以想象的平靜口吻,緩緩地說出這個幾乎要越過他底線的數字——他為什么需要掏出這筆龐大的財富?原本他應該是入賬的才對!可是如今,卻成為了不得不埋單的那個!

  更為重要的是,他明明知道這幅畫是假的!而更加糟糕的是……真的那幅,早就在他手上了。

  “算你狠!但愿你是真的用來收藏的!這個價格你不可能賣得出去!不要忘記這東西是見不得白光的!”那人冷哼了一聲,

  但是只想要速戰速決的葉菲姆,壓根不打算和對方嚼口舌些什么,而是站起身來——埃德加已經叫完了最后的一句:兩億六千萬歐元,第三次……成交!

  聽到成交兩個字,葉菲姆心痛之余,卻意外地感覺到了松了口氣般。

  “這位先生,我們這里的規矩是先給錢,然后取貨。”埃德加緩緩地道:“當然,請您一定要放心,畢竟是在這么多來賓的面前,我們迪卡比家是不會做出黑吃黑這種有損聲譽的事情。”

  “但愿。”葉菲姆冷哼了一聲,“不開支票,直接電子銀行轉賬吧。”

  說著,他從衣服內袋之中逃出來了一根網絡鑰匙。

  兩億六千萬歐元買一幅明知道的假貨,他感覺到自己一定是瘋了!

  “已經過賬過來了。”

  埃德加這時候把走到了尤里的身邊,輕聲說了兩句。

  只見尤里此時點了點頭,直接把這幅畫給提了起來,走到了葉菲姆的面前,把它交到了葉菲姆的手中,“拿好了,要是掉了的話,可就沒有真正的第二幅了。”

  “不用你提醒我!”葉菲姆冷哼一聲。

  可就在此時,尤里忽然伸手,動作極快地把葉菲姆臉上的蝙蝠面具給摘掉。

  “你要做什么!”葉菲姆一驚,連忙后退。

  尤里卻只是瞇著眼,不咸不淡地道:“沒什么,只是想要讓各位來賓認識一下,到底是誰最后獲得了這幅傳世之寶,好一同祝賀一番而已。恭喜你。”

  說著,尤里伸出了手來。

  “你……”

  葉菲姆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因為他分明聽到了一些議論的聲音:賓客們的議論聲!

  “咦,這不是葉菲姆嗎?那個來自拉斯帕德斯卡亞礦區的暴發戶……”

  顯然,在這眾多的來賓之中,已經有人認出來了他的模樣。

  葉菲姆知道,恐怕過不了今天,整個莫斯科的地下世界,都會知道《無名的女郎》就在他的手上。

  但他并不打算就在這里發難,他目無表情地抓向了尤里的手掌,但卻異常的用力,并且壓低了聲音,像是逼急的野獸般:“畫我也已經買下來了,你還要耍什么把戲?”

  “把戲?”尤里搖了搖頭,笑聲道:“沒有什么把戲,我只是單純地想要讓葉菲姆先生您得到這幅畫而已……而不是那什么隨隨便便冒充就能成為的f&c。”

  “你有種。”

  葉菲姆皮笑肉不笑人,然后一提這畫,轉身看著自己的手下,咬著牙道:“我們走!”

  單間葉菲姆帶著人,直接推開了這房間的大門——其余的賓客盡管感覺到了一種怪異的氣氛,但如果這是葉菲姆這個拉斯帕德斯卡亞礦區的暴發戶,和迪卡比家這種走私軍火的瘋子之間的問題,就沒有多少人愿意插手。

  “各位,我讓人準備了一些美食和美酒,雖然畫被買走了,但是……”尤里微微一笑道:“也讓我們把幾天前的那個舞會,完成了吧。”

  但事實上,并沒有很多人打算留下來……留下來的,可能只是打算和迪卡比家認識一下。畢竟多一個朋友,遠比多一個陌生人要好些。

  社會,明的,暗的,都是講求人脈的啊。

  “兩億六千萬歐元,嘖嘖。”看過了拍賣會完整過程的薇拉,此時整理著自己的裙擺,不咸不淡道:“這樣一個天價的價錢,難怪你們不愿意讓這個拍賣會發生什么意義。”

  如果明知道會達成這個價格的話,就算換做了她,她也不會讓拍賣會發生什么意外……她對金錢并沒有特別強烈的,但她也承認,金錢是個好東西,沒有人會嫌棄它的少。

  那些口頭上說當資金達到了一定程度之后,金錢就不再是金錢,只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夠吃夠穿不就行了……這樣說話的人,也不過是在糊弄老百姓。

  讓這些人去貧民區吃吃苦頭試試?從奢華打入簡陋,他們會把自己的說話全部吞回去。

  “薇拉小姐要打算留下來參加接下來的宴會嗎。”洛老板卻問而不答,甚至直接跳過了這樣的一個話題。

  “不了,我可不喜歡和裝神弄鬼的家伙一同呆著。”薇拉淡然地道:“現在我也沒有破壞你們的拍賣會,我離開不就好了?”

  話是這樣說,而她也是這樣做——說完之后就直接拉著維卡離開。

  可知道她感覺到自己徹底離開這個人的視線之前,薇拉都有一種心驚膽跳般的感覺,仿佛在她背后所注視著的,是一條會吞噬人的蟒蛇一般。

  不知不覺,她已經渾身濕透。

  終于,在走上了駕駛而來的轎車之中后,薇拉猛然間捂住了自己的心臟,大口地喘著氣,像是哮喘發作一般。

  “薇拉你……”維卡頓時變得一臉的著急,連忙地從副駕駛坐的收納箱之中翻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來了一些小藥丸片子。

  “不能吃太多……”薇拉卻推開了維卡的手,極力地忍受著身體內出現的,讓她難受無比的東西,“我今天只是費腦子了一些……休息一下就好。趕快離開……趁還沒有天黑之前……今晚的月亮會很圓……”

  莊園地下室……困著維克多和葉爾戈二人的地下室之中。

  葉爾戈正努力地思考著,應該怎么才能夠讓自己從這種糟糕的環境之中脫身而出——就在此時,地下室的門再一次被打開。

  但這次,開門的人并不是送食物來的……而且不止一個。

  他們直接走到了維克多的身邊,解開了他,但同時也一同按住了他。

  維克多皺著眉頭,沉聲道:“你們打算帶我去什么地方。還有,你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們這是在公然地挑戰我們莫斯科的警察!”

  可他們就像是啞巴一樣,一句話也不打算回應維克多,只是粗暴地把他壓著離開這個地方。

  于是,維克多便被一路地帶到了這個莊園現時主人的面前,并且被用力地按坐在了一張長桌子的一頭。

  另一頭坐著的,正在切割著碟子這牛排的人,赫然就是尤里。

  “放松點,警察先生。”尤里咬下了一小塊的牛肉,喝了口酒,才笑了笑道:“我沒有打算傷害你。”

  “是嗎?拘謹警察超過四十八小時,你這是在犯法。”維克多冷笑一聲。

  盡管他目前的情況比較糟糕,但卻被人帶來這里——這里是餐桌,那就代表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或許是能夠通過談判解決的事情。

  他不得不讓自己硬氣一些,才能夠更好地把握著接下來的對話。

  “犯法?”尤里搖了搖頭,他合著自己的雙手,一臉虔誠般地道:“維克多先生誤會了,我想我將會是一個良好的市民。至于為什么?自然是因為,接下來,我將會為了提供找回《無名的女郎》的線索。”

  “什么?”維克多皺了皺眉頭……他突然猜不透這個家伙到底有些什么打算。

  尤里此時忽然拍了拍手掌。

  他身邊一直站著的管家埃德加動作輕盈地轉身離開,把客廳的投影儀打開。

  “看吧,這里面有些有趣的事情。”尤里笑了笑道。

  維克多耐著性子,看著那投影儀上開始播放的東西,首先,他聽到了一把帶著憤怒的聲音。

  “什么?你要我把這幅畫給拍下來?”

  “那個賤人……果然出賣了我!”

  場景忽然一換,在一個眾多人都帶著假面的房間之中,依然還是那個帶著蝙蝠面具的男人。

  他的聲音。

  “……兩億五千萬歐元。誰要高出這個價格的畫,就拿去吧!”

  直到當最后一幕,這個帶著蝙蝠面具的男人的面具被揭開,終于露出了真面目的一刻,都無比的清晰。

  “這是……葉菲姆?”維克多不由得擰緊了眉頭。

  他之所以認得出來葉菲姆,并不是僅僅因為他是一名富商,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身份,還是一名政客。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把這些給你,你幫我把葉菲姆弄得身敗名裂,同時你也可以尋回失竊的傳世之畫,大功勞一件。”

  維克多冷笑道:“你是想借我的手,幫你鏟除葉菲姆?你覺得我應該和你同流合污?我幫你,也不過是抓了一個混蛋,然后讓另外一個混蛋冒出頭而已!”

  “那樣的話,我恐怕維克多先生你,甚至你的搭檔就很難走出這個莊園了……”尤里略微可惜地道:“哦,對了,維克多先生,你有家人嗎?父母之類,妻兒之類?”

  嘭——!!

  維克多雙手怒拍在桌子之上,猛然地站了起來,但馬上就被身后的兩名男子給粗暴地按了下來。

  他不由得咬牙切齒地道:“你是一個雜碎!!!”

  “不……”尤里搖了搖頭,幽幽地道:“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個什么都沒有了而化作魔鬼的人而已……”(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