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三章 天價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薇拉開始仔細地打量著這個房間的環境。

  因為是白天,所以采光很好,她甚至能夠看清楚這個房間的每一個細節……可就在這時候,她卻聽見了眼前這個神秘家伙的聲音。

  “薇拉小姐,左手邊的窗戶出去之后就是草坪,翻過之后就是公路。現在剛好沒有人,應該是離開莊園最好的時間了。”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薇拉?薇拉是誰?”

  從小丑頭套之中傳出來的聲音從容穩定——因為這是通過加設在頭套之中的變聲器所發出的聲音。

  正如那天晚上一樣。

  今日,這個神秘的家伙還是直接識穿了她的身份。所以,她并沒有讓自己的身體傾向于方便朝著左邊行動而做出擺動,反而是略微擺向了右邊。

  “右邊出去的話,是莊園放養狼犬的地方。看來,薇拉小姐是覺得我在騙你?”俱樂部的老板此時搖了搖頭道:“我沒有需要騙你。”

  “真好笑,會有人相信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所說的話嗎?”

  “也對。”

  洛邱點點頭,“目前對于薇拉小姐來說,我們之間還沒有互相信任的程度。那么這樣說如何?我不希望這次的拍賣會會出現意外,所以想要請薇拉小姐你離開這里,或者現在就回去你原本的地方,作為一個單純的賓客,參加等會的活動。”

  “既然你說了,我們并不是互相信任的關系……”薇拉發出了一聲冷笑。

  她的腳步在房間之中相似隨意般地走動著——走向了右邊,同時也說道:“我為什么需要滿足你的希望?再說,你為什么要保證這個拍賣會正常進行?你和這個莊園的主人到底是什么關系?你們想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抱歉,關于這些我不能告訴你。”

  洛邱淡然道:“薇拉小姐就當作是我在做一些售后服務之類的東西就行。所以,希望薇拉小姐不要帶給我困擾。”

  “哦?是嗎?可是我啊,從小到大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麻煩。所以……對不住咯!”

  語調猛然間加快,薇拉的身體也瞬間開始沖刺起來,朝著右邊的窗戶飛奔而去!她的雙腿用力一瞪,然后身體撲向了窗戶,雙手飛快地把窗扉推開,然后翻身而出。

  姿勢倒是行云流水一般,像是高臺跳下的跳水運動員般。

  洛邱搖搖頭,看著自己的女仆小姐,好奇地道:“我剛要說讓她跑去右邊的話,你說她是不是會跑去左邊才對?”

  優夜微微一笑道:“我想這位小姐現在應該沒有心情考慮這種事情了吧。”

  洛邱走到了窗邊,向下看了過去,輕聲道:“我想也是。”

  該死,混賬,可惡……操蛋!!

  薇拉不得不在心中重復了一次又一次的充滿了惡意的謾罵。

  怎么會這樣呢?

  明明選擇的右邊,明明這樣完美的落地才對,這兩種都是能夠讓她從容離開的行動才對。

  可是為什么會這樣呢?

  為什么這里居然真的是養著狼犬的地方呢?

  而且還不止一頭……而是八頭體形龐大的狼犬。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她很明顯是被這些訓練有素的大家伙給團團地圍了起來!

  原本就悶熱的頭套內,開始變得更為的濕潤。面對足足八條的狼犬,薇拉不得不滲出冷汗——或許同時應付這些狼犬未必是自尋死路的行為,但絕對是能夠暴露她的行為。

  她不得不抬起頭來,看著二樓那個被她推開的窗戶……看著那個一副看戲姿態的可惡的家伙,聳了聳肩道:“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修正一下,雙方之間不信任的關系呢?”

  “回去吧。”洛邱輕聲說了一句。

  八條猙獰的狼犬頓時像是家貓般,也不叫喊,轉身就快速跑開,神奇之處,讓薇拉下意識道:“你是馬戲團的馴獸師嗎?”

  洛老板卻忽然道:“拍賣會要開始,薇拉小姐要是不打算走的話,陪我一起參加可好?”

  “我似乎沒有選擇?”薇拉聳了聳肩。

  她直接解開了臉上的頭套,扇著風道:“你為什么會知道我的身份?”

  “我想,如果這點都不知道的話……”洛邱輕聲道:“我們也沒有資格說,可以為薇拉小姐你服務的。走吧,我想參加之前,薇拉小姐你需要換回原來的衣服。”

  與此同時,這個二樓正對著下方的窗戶,忽然之間打開——窗戶打開的瞬間,薇拉卻看見了維卡——她的伙計一臉驚訝的表情。

  “你回來了?這么快?”

  看著維卡一臉吃驚的神情,薇拉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上去……那窗戶已經關上。

  怎么回事?

  她一天之前才踩點所記下的路線,似乎完全亂套了一樣——兜兜轉轉,她居然又回到了原來的出發點?

  “上面有什么嗎?”維卡探出頭來,同時也看著了樓上。

  薇拉深呼吸一口氣道:“回房間,換衣服,我們去參加拍賣。”

  所以說,你到底出去的意義何在??

  維卡一個大寫的懵逼臉。

  可薇拉已經飛快地爬入了窗戶,然后走入了房間之中,飛速地更換了原來的衣服。薇拉一邊拉著裙子后面的拉鏈,一邊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她離開這個房間,剛剛在這個莊園走過的路線,再一次地在她的腦中浮現。

  她自問自己的記憶力很好。這個莊園就算龐大,但是她仍然有自信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再構圖。

  忽然,薇拉雙手按著洗手盆,眼睛靠近到了鏡子的面前。

  她的雙眼忽然之間產生了一絲變化,變化成為了蘭色……錐形的瞳孔。

  “我沒有走錯……可是,為什么實景和構圖之間相差這么巨大。”

  太神秘了……仿佛一個無法解開的謎題一樣!

  噢!天啊,作為一個魔術師,薇拉發誓自己一定要解開這其中奧妙的地方。

  薇拉身體忽然間像是疲憊至極般,竟是一下子幾乎趴在了洗手盆上。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洗了一把臉,好好地冷靜一下。

  她知道自己恐怕是腦力使用過度的原因,因此她不得不停止這種劇烈的腦力使用。

  可這時候,在她的心中,卻莫名其妙地有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想法:那個家伙,比起自己來,更像是一個魔術師似的。

  類似是茶會一樣的模式——在這個裝修如同宮廷般的房間之中。

  “抱歉,抱歉。有點事情,讓各位久等了。”

  尤里已經在上次酒店之中暴露過了自己的模樣,但今天開始的時候,他儼然也帶上了掩蓋臉容的半面面具。

  但是并沒有人在意他這個舉動。因為,伴隨著尤里走進,他的身后,兩名男子正在搬動著一件以白布遮蓋的東西進來。

  今天的主題……這東西是什么,已經呼之欲出了!

  “相信大家一定很疑惑,為什么我手上,也會有一副《無名的女郎》。”尤里看了一眼現場的人。

  他看見了俱樂部的老板此時真安靜地坐在了一角。但在洛邱的身邊,此時明顯多出來了兩個人。但他沒有在意這些。

  他所擁有的時間,并不允許他去思考這些事情。

  當白布掀開的瞬間,現場幾乎整齊地發出了相同的低呼聲音。

  “難以置信。”

  一名看起來應該是上了年紀的男人,此時聚到了這幅畫的面前。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小型的放大鏡,此時正在忘情般地觀察著。

  甚至,如果不是這幅畫面前有人守著的話,恐怕他還打算伸手去摸一摸它的質感。

  “什么都可以造假,但唯有這手法糊弄不了人……這確實是‘伊萬尼古拉耶維奇’的真跡沒錯!我追逐了他的作品已經快有半個世界的時間!!我絕對不會看錯!”

  “這才是真正的《無名的女郎》?”

  “那上次在酒店的……”

  “不是f&c弄到手的嗎?為什么會出現在迪卡比家?難道f&c是迪卡比家的人?可……那晚上在酒店的一方,到底又是何方神圣?”

  “我更加關心的是,這幅畫的低價是多少!廢話少說,我們今天就是為了這幅畫而來!只要它是真的,多少錢我也愿意付!”

  埃德加見現場的氣氛差不多了,這次站了出來,緩緩地道:“各位也知道,這幅畫是無價之寶。所以它到底值多少,也沒有一個定論。所以我們并不打算給它擬定一個價格。拍賣會從第一位賓客叫拍之后,就正式開始。”

  管家先生微微一笑道:“自然,能夠壓得住所有人的,將會成為這幅傳世之寶的新主人。那么,各位,還猶豫什么呢?”

  “我出一百萬!”

  瞬間,坐在比較靠近中央位置的一名微胖的賓客直接叫了價,但看著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朝著他看來,他就唯有補加了一句:“歐元……”

  “這位先生出了一百萬歐元。”埃德加點了點頭,淡然地道:“第一次。”

  “不用這么麻煩了。”

  忽然,另一個角落里頭,一名體型龐大的男人站起了身來,沉聲地說道:“兩億五千萬歐元。誰要高出這個價格的畫,就拿去吧!”

  帶著黑色的蝙蝠面具……是葉菲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