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五章 狼尾巴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維克多先生,真的不用我們的人把你送回去嗎?要知道,從這里走回去市區,還有很長的一段路。13579246810”

  莊園的門前,埃德加看著維克多問道。

  “不用了,多和你們呆哪怕一分鐘,我都會窒息!”維克多咬著牙道。

  他從走出那個房間開始,就一直保持著十二分的不滿,甚至不打算給這個莊園的所有人好臉色看。

  因為他不得不接受這個莊園主的條件。

  埃德加似乎是見慣了這種場面了,此時臉上無甚不滿,微笑道:“維克多先生請放心,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們會好好照顧葉爾戈先生的。”

  維克多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地轉過身去,默默地走向那通往市區的公路上……似乎只有這條路才能走了。

  “先生,維克多警長回去了。”

  埃德加回到莊園里面的時候,尤里正獨自一人挨坐在了書房的沙發上,閉著眼睛。他此時輕輕地嗯了一聲,忽然問道:“對了,我的那兩位客人呢?”

  “兩位客人?”埃德加愣了愣,好奇道:“先生,你所說的客人,到底指的是那兩位?”

  尤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埃德加的神情。這位老人臉上浮現出來的只有疑惑。

  又一次忘記了?就像是他第一次在這個莊園醒來的那個時候一樣。

  那兩個人,那對男女仿佛是不存在的一樣——可整個莊園之內,卻唯有尤里他自己知道,這一次,都像是縱在這對男女的手上一般。

  “沒什么……我可能記錯了一些事情。”尤里搖了搖頭,這才深呼吸一口氣道:“去請安娜小姐過來吧。”

  “好的,先生。”

  安娜被帶到了房間的門前。

  埃德加此時只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他沒有為安娜開門,就這樣站著。

  安娜皺了皺眉頭,似乎是讓她自己進去的意思。她猶豫了一下,才平靜地推門而入,尤里就坐在了那沙發上,似乎有些時間似的。

  是睡著了嗎?

  安娜關上了門——自從上次尤里邀請她陪伴作畫之后,這段時間,他們都沒有任何的交集。盡管她知道,尤里就住在這個地方。

  安娜瞇起了眼睛,下意識地讓自己的腳步放輕得幾乎像是家貓走路一樣,緩緩地靠近過來。

  尤里忽然之間,抬起了頭,睜開了眼,仿佛是猛然間從夢中醒來的模樣,“來了嗎?抱歉,我有點,小睡了一會。”

  “沒什么。”安娜止住了自己前進的腳步,目光一轉,微笑道:“我看見那些賓客的車使出了莊園……看來,你的拍會是已經成功了。恭喜你,不僅出了這幅畫,甚至還搗亂了葉菲姆之前的拍會,讓他什么也沒有撈到手。接下來,你只要把這幅畫已經交易的消息散播出去,那么葉菲姆手頭上的那幅真畫就更加見不得光,更加難,我想他一定已經生氣得直接摔杯子。”

  “安娜。”尤里忽然喊著這個名字。

  “有事嗎?”安娜沿著房間地板的波導線走了起來——來到沙發前,坐在了尤里的對面。

  “你知道,這次拍會交易價是多少嗎?”尤里淡然地道。

  “我想,你會說給我聽?”安娜看著尤里,目光動人。

  尤里欣賞般地打量著,輕聲道:“兩億六千萬,歐元。”

  安娜幾乎有一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像是停頓了一般,盡管她已經在這之前,盡量假設拍會的成功,并且盡可能地高估賓客的熱情,可是她始終沒有想過是這樣的一個天價!

  更加重要的是,她想起了尤里曾經對她說過的話——這幅畫拍所得,將會全部屬于她!

  “尤里,你果然是天才!”可聰明如她,此時并不打算繼續在這二億六千萬的話題上繼續下去。

  她需要試探,尤里到底是什么樣的態度:她一直沒能夠認識清楚,尤里到底是什么樣的態度!

  “你真的做到了!完全模仿伊萬的畫!你簡直是活著的伊萬尼古拉耶維奇!”安娜神情激動地道。

  尤里卻吁了口氣,忽然問道:“安娜,你還記得,我們是怎么認識的嗎?”

  “當然,我怎么可能忘記?”安娜用著回憶般的聲音……那般的動人的聲音:“那時候我剛剛從美術館逛完了出來,或許是天意,我并沒有走往常會走的路,而是選擇了另外一條路——那路上,讓我碰見了你。”

  她看著尤里,目光迷離,“那時候的你,正一邊吃著面包。你還坐在了地上,而凳子上放著的是畫板。忽然來了一陣風,把你的一張畫紙吹了出來……來到了我的面前。或許是上帝想要把你的畫帶到我的身邊,也把你帶到我的身邊。”

  “但在站臺的時候,你也無情地把我趕離你的身邊,永永遠遠。”尤里瞇著眼道。

  安娜搖搖頭,臉上仿佛閃過一絲痛苦之色。她沒有打算辯駁什么似的,只是目光復雜地看著尤里。

  她雙眼的復雜,像是一個漩渦,仿佛有千言萬語,無法細說。

  她最終只是輕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這里是一千萬。”

  可就在下一個瞬間,尤里從衣袋之中取出了一張支票,推在了桌子之上,推到了安娜的面前,淡然道:“你在車站對我下手,這次我騙你,就算是扯平吧。兩億六千萬,我是不可能給你的。”

  看著安娜臉上的表情變化,尤里搖了搖頭,站起身來,朝著門口走去,邊走邊道:“想去什么地方就和我的管家說一聲,司機送你離開的。哦,對了……”

  開門的瞬間,尤里回過頭來,“你其實不應該去攻讀油畫鑒定的。我覺得去攻讀表演系會更加適合你。”

  安娜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她只是緩緩地,緩緩地收縮著自己憤怒的目光,然后深呼吸一口氣道:“是嗎?我會考慮一下的。”

  “那么,再見。”

  尤里關了門。

  房間之中傳來了痛苦的叫聲,打砸的聲音,似乎還有著什么東西掛著墻壁地板的聲音。

  而房間外,維卡這是雙手捧著一杯伏特加,身體不停地打著顫抖,杯中的酒水不停地搖動——盡管對他來說,這樣的經歷已經不是第一次,可是每一次,都會打從心底里面讓個他感覺到恐懼。

  “薇,薇拉……要不,要不你再吃點藥?”維卡飛快走到了房間的門前,隔著門大聲地說道。

  “滾開!!”

  幾乎像咆哮一樣的聲音在維卡的耳朵中炸裂,他幾乎本能般地連忙后退著。可是他始終感覺到太過危險和恐懼,于是一手把坐墊抱入了懷中,一手抄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緊張萬分地指著這個房間。

  吞了吞口水。

  “薇……薇拉!看在這么多年的份上,你要是受不了要沖出去,記得沖出來之前一定要先告訴我一聲!”

  吼——!!!

  非人般的咆哮聲猛然間響起,維卡頓時嚇得癱坐了在地上……但這聲音過后,房間之中似乎沒有了動作。

  維卡吞了吞口水,他覺得自己還是多等片刻比較好。

  房間內。

  薇拉已經癱倒了在地上。

  并沒有開燈,甚至連窗簾都是拉緊的,讓這里完全的漆黑——但此時,房間內放置的臺燈卻忽然之間亮了起來。

  橙黃色的光芒照射而出,把地上躺著的一道身影完全地顯示了出來。

  她是薇拉。

  她倒在了地上,身體蜷縮著,并且沒有任何一件的衣服,她像是已經昏迷了過去。

  圓滾滾的汗珠,此時正掛在她身上那濃密的毛發之上,像是意外落水后的貓兒濕透了一般。

  而這些銀色的,濕漉漉的毛,此時正漸漸地開始從薇拉的手臂上,大腿上,腹部,甚至臉上消失著……或者說是縮著回去。

  而至于為這個房間亮起了臺燈的俱樂部老板,這會兒則是和自己的女仆小姐,一同仔細地觀察著從薇拉背后冒出來的那條正也緩緩收縮著的,毛茸茸的尾巴。

  優夜說,這是狼尾巴。

  洛老板覺得很神奇啊。

  緊張時放松自己,煩惱時安慰自己,開心時別忘了祝福自己!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