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章 最強的閑家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你們是什么人?”

  奧列格皺著眉頭,看著這突然之間闖入的幾名大漢。可是尼基塔的臉色卻難看了一些。

  這幾個大漢之中,其中有大漢的手臂上還綁著繃帶,臉上也有著明顯的瘀傷。

  “噢,尼基塔,希望你還記得我們。”其中一個受傷了的大漢冷笑道:“幾天前還真是多謝你的關照。我們去過你的屋子,發現你都沒有回去。沒辦法了,我們之后在這附近等你。你看,這不就已經等待了嗎?”

  “尼基塔,這些是什么人?”奧列格皺著眉看了尼基塔一眼。

  尼基塔吱吱唔唔道:“他們、他們是賭場的打手。”

  “你向他們借錢了?”幾乎一瞬間,奧列格就已經猜到了尼基塔的狀況,不禁大怒道:“我說過很多次,讓你……”

  奧列格深呼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現在說這些東西并沒有什么用。他看著這幾個大漢,沉聲道:“他欠你們多少錢?”

  那人冷笑道:“噢,先生,現在恐怕不單單只是錢的問題。還有更大的問題,我們老板吩咐我們,一定要請尼基塔先生回去。”

  尼基塔一看情況有些不對,下意識地后退了兩步——但幾名大漢似乎已經早就料到這一著,幾人欺身上來,其中兩人更加輕松地把尼基塔給抓了起來。

  “住手。”奧列格皺著眉頭,忽然怒喝了一聲。

  “你是打算幫這個混蛋嗎?”

  “請你們放手,這里是民宅,你們再亂來,我會報警。”奧列格依然沉聲說道。

  這幾個大漢忽然大笑了起來,像是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般。其中一個更是走到了奧列格的面前,看了看奧列格比自己還要強壯和高大的身體,咧著嘴道:“我還以為你會動手的,但你說報警。嘖嘖,這實在是讓我以為自己看到的是一個老太婆!哈哈!”

  說著,他伸手在奧列格的臉頰一下下輕輕地拍打起來。

  奧列格下意識地一把抓住了這大漢的手腕,忽然一扭——一扭之間,這大漢便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音!

  但奧列格的動作沒有停下,而是狠狠地提起了膝蓋,撞在了對方的肚子上。大漢再次慘叫,倒在了地上。

  奧列格眼內的目光驟然之間變得凌厲起來,在大漢倒地的瞬間,手指捏成了拳頭,再次對準了大漢的胸膛打去。

  只是這拳頭在快要擊中對方胸膛的瞬間卻硬生生地停了下來——并沒有誰的阻止,僅僅只是這個強壯無比的男人,自己停下了手,收了手。

  他的臉上有了一絲掙扎的神色。

  “混蛋!”

  另一個大漢此時卻抄起了門口位置的一根冰球棍,狠狠地砸在了奧列格的背后。球棍在這猛烈的沖擊之下,硬生生地折斷,而奧列格則是一下回望,那眼中兇悍如同獅子般的目光,讓偷襲的家伙猛地心中咯噔了一下。

  嘭啪——!

  可就在這瞬間,奧列格的腦袋卻是被一個巨大的花瓶狠狠地砸了下來。花瓶整個地粉碎了過去,而奧列格的額頭上,也流下來了一道鮮血的痕跡。

  他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奧列格!奧列格!”尼基塔驚恐地大叫起來。

  一開始被擊倒在地上的大漢此時爬了起來。他吐了一口喊血的吐沫,按著自己的腹部,臉色難看道:“走!把這兩個家伙都帶走!”

  當安東回到公寓——這是尼基塔新租的公寓,這幾天的時間,他都和尼基塔叔叔住在這個地方。

  住在這里很不錯啊!

  尼基塔還買了電玩。安東從來沒有試過可以晚上不用寫作業,一直玩電動玩到了困為止。

  只是抱著一大袋食物回來,才剛剛打開門的時候,安東就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因為公寓里面,現在變得一片的狼藉,像是被野獸沖進來破壞之后。

  安東連忙聯系尼基塔,但他的電話卻怎么也無法打通……他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么處理這里的問題。

  但他卻在門后上發現貼著了一張寫著寫了一個地址的紙條。

  并且還有留言。

  想要救你的經紀人的話,就一個人來吧。另外,你最好不要考慮報警,不然你會提前收到你的經紀人的尸體,當作是這年圣誕節的禮物。

  “尼基塔叔叔……”

  安東忽然把手上的東西放下,抓起貼在門背后的紙,沖下了樓梯,跑到了大姐上。只是他對于這地址十分的茫然,但是他想到了自己還可以叫出租車。

  荷官滿頭大汗,卻不得不繼續派發著手上的撲克牌。與之相反的,則是他的對面,安靜地坐著的一男一女。

  你要相信,美麗的吸引力,永遠都要比俊男來的大一些,尤其是在這種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地方——可即便如此,眾多圍聚在這里的人,卻更多的把目光都放在了這位年輕的男子的身上。

  正確來說,是東方面孔的男子——甚至以為他操著一口異常本地的俄語口音,以至于荷官根本沒有辦法分辨出來,這人到底是東方具體的那個國家。

  “二、二十一點,閑、閑家勝……”

  當才派出去的撲克牌掀開的瞬間,荷官顯得更加的無力,他只能夠用著勉強大聲的聲音宣告,并且吞了吞口水,把籌碼推倒這賭客的面前。

  這已經是第二十三把的閑勝莊——當然,勝利二三十把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要下注的次數足夠大量的。

  但如果是連續二十三把的勝利呢?

  這就已經不是可以用或然率來計算的問題……這是邪門!異常的邪門!

  荷官甚至已經在心中賭咒著,這家伙如果沒有出老千的話,他就剁掉手指!除非他是上帝!上帝坐在了他的面前!

  噢!上帝?想想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所以,他一定是出老千了!但為什么經理一直都沒有指示?

  荷官正在著急地等待著,并且開始新一輪的洗牌,同時開始揣摩這連贏二十三把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來意——事實上,即使是連贏了二十三把,可是對方贏的錢并不多,甚至可以說少得可憐!

  因為,這個家伙,每次都是最低限度的下注——并且從來不加注。

  他是在玩兒嗎?還是在嘲笑我的實力?還是故意地在挑釁這家賭場?

  想著想著,當他派發到了五張牌的時候,又不得不面臨同樣的狀況,“二、二十一點,閑、閑家勝……”

  噢!我的天!

  已經第二十四把了……荷官不禁在心中哀嚎起來——連續二十四次閑家勝,而且還是都二十一點取勝。荷官實在是覺得,他或許可以去申請最倒霉的荷官這個世界紀錄。

  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世界紀錄……

  “放慢一點,再慢一點!”

  “不行經理,這已經最慢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出來!”

  “老板呢?”

  “老板在地下室,不是親自審問那個尼基塔嗎?老板找樂子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

  “那你就告訴他,有個家伙在我們這里連贏了二十四……不,我的天,這人是魔術師嗎?已經二十五把了!去啊!還愣著做什么!”

  “好、好的……”

  興許是因為運氣用完了?

  吐著苦水的時候,基尼塔不由得有這樣的想法。他的內臟像是攪動在了一塊似的,他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一樣。

  忽然,他的頭發被人抓了起來——這個地方的老板,安德魯。

  “尼基塔先生,你比我想象之中的還要更能熬一些。”

  尼基塔痛苦地咳嗽著道:“安德魯先生,我說過你欠你的借款,我可以馬上償還了……為什么,還要折磨我?”

  安德魯是怎樣的人?

  幾乎是和奧列格有得一拼的壯健的人——這么尼基塔印象之中的那些過關了享受生活的老大不一樣,這家伙異常的精壯。

  “尼基塔先生,或許你不知道……”安德魯笑了笑道:“其實很少人知道,我除了是這家賭場的老板之外,另外也是涅瓦大街78號下面那個擂臺的擁有者。”

  “什、什么!”尼基塔瞪大了眼睛。

  噢!老天!尼基塔覺得,他已經明白安德魯這次抓自己過來,到底是因為什么了!

  那種擂臺自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地方——這樣的擂臺基本上都有莊家在控制。雖然是打著只要有本事,誰人都可以上臺打比賽的口號,但這明顯只是吸引更多的賭徒的手段。

  尼基塔從來都不認為,一直讓安東呆在這種擂臺上長久之計。他只是打算用最短的時間,從這個擂臺上獲得足夠多的好處——在還沒有徹底激怒莊家之前,他就打算收手。

  但他從來沒有想過,會這么快就已經激怒了對方。

  “安德魯先生,我、我可以把這幾天贏了的錢都還給你……”尼基塔頓時哀求道。

  安德魯只是冷笑。

  尼基塔連忙道:“我也保證,以后都不讓安東參加您的擂臺!您放心,他不會再出現的!”

  安德魯淡然道:“尼基塔先生,你不覺得現在才讓那家伙離開擂臺,已經有些太遲了嗎?安東現在可是大熱的人,他要是突然之間從擂臺消失的話,我相信我的聲譽會受到很大的損失。而這些損失,遠遠比你贏的要高出無數倍。”

  “你……你想怎樣……”

  安德魯挑著眉頭,微笑道:“知道嗎?我曾經也是一個拳手,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強大的家伙……他應該一直都留在我的擂臺上,成為霸主!”

  “你是想讓安東為你服務?”尼基塔不由得驚呼道。

  安德魯淡然道:“他馬上會過來了。”

  這時候,地下室的這個房間的門傳來的敲門的聲音,安德魯頓時笑了笑道:“看,似乎已經來了!”

  不理會尼基塔難看的神情,安德魯打開了門,看著手下,首先道:“我們的客人,已經到了嗎?”

  “老板……上面來了一個客人,他已經連贏了二十五把了!”

  安德魯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