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滿嘴跑火車的K先生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連忙地趕到了作為監控室的房間之中,安德魯一直都散發著如同野獸一樣的氣息。

  在這個巨大的城市當中,打拼到了如今的地位,安德魯自然有著他過人的地方和非常的手段。

  金錢是一種很好的東西,因為它能夠買來很多政客的服務,因為它……安德魯能夠做到很多限制以外的事情。

  他的身上,或許是有著即使連古龍水也無法掩蓋的血腥味。

  “就是這個家伙?”安德魯目光宛如獵鷹一般。

  “是的老板,現在他已經贏了第三十一把了。而且奇怪的是,他每次都是投最少的錢,也從來不加注。”經理臉色自然難看,“我們不得不感覺到幸運的是,他玩的并不是百家樂……不然的話,就算他每次都是最低限度的下注好了,我們恐怕都會輸給其他的賭客,以至于破產。”

  “請這位先生到vip室。”安德魯冷靜地道。

  電影里面是這樣提到的,似乎小說里面的橋段更多——但似乎真的有這種的情況。

  說是貴賓室吧,其實就是比外邊要安靜的環境——安靜得坐在了對面的僅僅只有這家賭場的老板還有他的一名跟班。

  當然另外一邊,也只有洛邱和優夜兩個。

  “這位先生應該怎么稱呼呢?”安德魯相當客氣地問道。

  他不是相信運氣的人,他相信的是自己的打拼。因此他不相信有人能夠因為運氣而獲得這種連贏的局面。

  為此,安德魯更加的感嘆。能夠做到這一步,自然是擁有超凡的技術,而敢在一家賭場做出這些行為,也自然是超凡般的勇氣。

  所以安德魯忽然之間對這個年輕的東方人十分的感興趣——不管對方到底有什么打算。

  “叫我……k吧。”

  感覺在距離自己故鄉極為遙遠的這個地方,應該可以更加隨意一些的洛老板輕聲地說道。

  這樣的畫風其實也不錯啊?

  或許會土一些。但如果是個人的趣味的話,土不土似乎也沒有關系的吧?

  “k先生嗎?”安德魯點了點頭。

  顯然,這個家伙并沒有以真正身份示人的打算。

  在加重了疑心的同時,安德魯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的真摯起來,“噢,k先生,你的技術實在是讓我驚嘆!我想,很難在能夠找到像你一樣厲害的人物……不知道k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安德魯先生為什么覺得我是在找你?”

  安德魯笑了笑道:“k先生說笑了。你每次以最低的籌碼下注,就算是連贏了驚人的把數,可實際上贏的卻少得可憐。難道這不是給我的信息嗎?”

  洛邱把玩著手上從外邊賭桌一直拿著的一塊籌碼,忽然在桌子上敲了兩下道:“安德魯先生有聽說過戈爾德比賽嗎?”

  安德魯一怔。

  一怔之后的他神情變得異常的凝重起來。但他很快就恢復了輕松的表情,笑了笑道:“這個地下世界最大也是最安全的比賽,我想知道的人應該不少,不是嗎?”

  洛邱道:“安德魯先生知道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說著,洛邱看了一眼安德魯背后的那位西裝革履的男子。

  安德魯淡然道:“這是我的助手。”

  洛邱也淡然道:“目前,我手頭上就有一張戈爾德的入場卷,不知道安德魯先生有沒有興趣?”

  安德魯此時即使表面異常的平靜,但微微泛動的目光卻出賣了他的內心——對于知道戈爾德比賽到底是什么的他來說,此刻確實難以維持內心的平靜。

  戈爾德的入場卷?那可不是普通的財富就能夠獲得的東西!

  財富,名譽,地位……甚至是權力,這些東西都是缺一不可。

  但安德魯顯然是一個疑心很重的人。他在助手的服侍下點燃了一根雪茄,緩緩地抽了兩口,忽然笑道:“k先生手上的入場卷,是假的吧?”

  “在上次的比賽中,我實在是輸得有些不開心。”洛邱卻當作是沒有聽見般,內心毫無波動地滿嘴跑著火車,“因此,我不得不把我名下的那些廢物全部處理掉,然后打算重新購置一些。這莫斯科的擂臺主人不少,不過聽說安德魯先生的擂臺辦得不錯,所以我考慮過后,第一個來找你。”

  “你是想從我這里購買拳師,然后出征戈爾德?”安德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地下世界之中,黑市拳師之間的買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這就像是足球世界或者籃球世界,那些活在陽光地下的持牌俱樂部之間的買賣一樣。

  但既然是購買拳師——對方為什么要特意地提起戈爾德來。

  洛邱淡然道:“為什么要故意向安德魯先生透露戈爾德比賽,對嗎?”

  安德魯此時心中一驚……這個年紀不大的家伙,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但他卻鎮定地笑了笑道:“這不是很正常嗎?單純的拳師買賣,k先生何必提起那個比賽?”

  “如果是單純的拳師買賣的話……”洛邱眨了眨眼睛道:“我恐怕我無法從安德魯先生這里買到最強大的拳師。安德魯先生是明白人,應該知道一流拳師和二流之間的差距。嗯,這樣說吧?我并不像以一流拳師的價錢,買到的僅僅只是二流甚至是三流的拳師……我并不在意拳師的身價,但我要的僅僅只是干凈的拳師。”

  安德魯淡然道:“k先生放心,我這里的拳師絕對是‘干凈’的,從來沒有用過任何的藥物和激素,不是那種只能夠充當樣板,一下子就萎下去的紙片人。”

  談到這里,似乎應該繼續談下去才對。

  但在安德魯詫異的目光下,這個自稱k先生的家伙卻忽然站起身來……嗯,他帶來的那個確實異常美麗的女人則是為他細心地整理著衣服。

  雖然只有兩個人,但氣派卻也奇異的展露了出來。

  “安德魯先生考慮一下。”洛邱淡然道:“過兩天我還會再來,希望到時候能夠讓我看到你最好的拳師……當然,莫斯科不只有安德魯先生一個擂臺主,對嗎?對了,這個還給你,今天我玩得很開心。”

  洛老板拇指忽然一彈,那一直把玩著的籌碼便被彈上了半空之中,然后落在了vip室的桌子上。

  落下的瞬間,洛邱也已經推門離開。

  安德魯一直地看著二人離開,直到關了門,卻是一動不動,眼睛在雪茄燃燒釋放的煙霧之中,微微地瞇著起來。

  “老板,這家伙來歷不明,我們要不好叫幾個兄弟……”

  安德魯卻忽然擺手,緩緩地吁了口氣,然后指著那桌子上的籌碼——一開始都沒有怎么關注這籌碼落下的模樣,只把它當作是這個k先生刷帥行為的助手皺了皺眉頭。

  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妥,不由得走進到了桌子的中段,仔細一看,這才驚訝無比的張了張嘴巴。

  “籌碼……”

  這塊賭場最小面額的籌碼,這時候確實是躺在了賭桌之上。只是它卻是沉下去的!

  該怎么說?

  比如在泥濘的土地上,一塊砸落的石塊,就是以沉的方式——這籌碼也是一樣!

  助手頗為吃力地把籌碼從賭桌之上扣了出來,掂量著這塊籌碼的重量,不可思議地道:“老板,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安德魯卻深呼吸一口氣道:“我不關心這個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關心的是,他是否真的有戈爾德的入場卷!”

  “老板,這個戈爾德到底是什么?”

  “這是……”安德魯正想要說話的時候,貴賓室的門再一次打被打開來。

  進來的手下看了只有老板和老板的助手,于是便直接道:“老板,那個安東來了,自己一個人。”

  安德魯喃喃自語道:“如果是真的話……看來我有必要讓這個安東,真正地成為我的拳師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