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章 瘋子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特列恰科夫美術博物館。

  并不是周一,所以處于開放的時間。對于這個城市每一處的建筑都感覺到新鮮的洛老板自然也沒有放過這家著名的美術博物館。

  在這里拍了一張正面的照片,然后發送到任大副主編的手機之后,今天的任務就算是完成每天至少要報告一次行蹤,證明好好的,這就是洛老板說走就走的旅游的最低限度的條件。

  “來到特列恰科夫的話,自然要看一看那幅無名女郎。”優夜在洛邱的身邊說道。

  正在看著美術館小冊子的洛邱點了點頭道:“世界十大名畫之一,倒也是好奇。”

  除卻閉館日之外,特列恰科夫美術博物館每天都會迎來不少的游客。在人群之中,俱樂部的老板和女仆小姐簡單地通過了安檢之后,就走進了這間特列恰科夫美術博物館的舊館之中。

  從來都是有了目的之后就直接邁向目的,不怎么在意路上風景的洛老板并沒有在任何一副的名畫面前多做停留。

  直接在展館的重點區域看著那幅無名女郎之上所描繪著的女性,洛邱有著一套不同于普通人的鑒賞方式可以好好地感受到作畫人的心情。

  “不少人認為,無名女郎上所畫的女人,是托爾斯泰作品安娜卡列尼娜中的主人翁,不過這畢竟對于普通人來說是沒有辦法考究的事情。所以也有人認為這應該是一位不知名的演員似乎,只有作者本人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洛邱聽著優夜的解說這可比這塊展區的解說員要好聽的多洛邱指的是聲音。

  當然這些其實也能夠從解說員的口中聽到但接下來的話,卻未必是解說員能夠說得出來的。

  “但其實,這畫像上的女人”

  “他愛著這個女人。”

  忽然之間,優夜的話被人打斷那是一個同批次的游客,就站在他們的身后。

  有著柔和的波浪狀的頭發,鼻窄且高,薄唇,并且有著茂盛的胡須乍一眼看去,像是個中年人。

  但是在對于生命力比較敏感的洛邱和優夜來說,這人其實相當的年輕,恐怕沒有超過三十歲。

  突然突然被搭話的情況,洛邱到沒有什么不悅的地方。他只是一貫好奇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典型的俄羅斯青年之后,有趣地問道:“你怎么知道,作畫的人,愛著他的模特?似乎也有這樣的說話,這女郎是作畫人幻想出來的。”

  這體毛旺盛的青年目光卻在這幅畫上他視線的焦距,甚至他的整個人的思想,似乎都不在這四周。即使他能夠回應身邊的問題,即使他知道身邊都有些什么人,但他給人的感覺卻像是只有他站在這幅畫的面前。

  這是一種十分難得一見的專注。

  他說:“我能感覺到。”

  青年忽然閉上了眼睛。他的左手在身前攤開,拇指微微地扣著,他的右手也同時提起,手指像是正在抓著什么這是作畫的姿勢。

  他好像是對著自己說,而不是為了回應誰的問題,“我能夠感覺到。每一筆,每一畫。下筆的時候,猶豫的時候是那樣的強烈,是那樣的讓人感動。”

  似乎不僅僅只是為了說出來更有的說服力,所以才做出這樣的舉動他的右手正在空氣之中緩緩地移動著。

  并不是好像是在作畫的姿勢而是他根本就是在作畫,在他的心中作畫。

  但他放佛是太過專注,以至于對身外的東西毫無感覺一般他的身體,這時候正被美術館的兩名守衛人員一左一右地架了起來,并且朝外一直拖著出去。

  這青年沒有任何的反抗,他依然閉著眼睛,他依然以手上不存在的調色板和畫筆畫著什么。

  “對不起,這位先生,小姐,剛剛的這家伙,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一名看著像是美術館工作人員的男子來到洛邱和優夜的面前,禮貌地問道。

  洛邱卻輕聲問道:“他應該會打擾到別人嗎?”

  工作人員一愣這樣的回答很少會碰見啊?

  “不不。這家伙一般也不會打擾什么人,只會打擾我們而已。”工作人員搖搖頭,頗為無奈地道。

  看著眼前的這個東方的男子頭來疑惑的目光,工作人員簡單地道:“他原本是美術館的員工,因為犯了了一些錯誤被開除了。不過這家伙,還是每次都能夠混進來哦,先生,您要知道,只要是按照正常途徑,購買了門票進來的話,我們都是歡迎的。但他是自己偷偷摸摸進來的,所以您應該明白的。這樣像是個瘋子一樣的行為。”

  “你忙。”洛邱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問什么。

  工作人員笑了笑道:“先生,您的俄語說得真好”

  他本想贊美一下,可眼下的這位東方人面孔的客人似乎根本沒有在聽,而是很直接地轉過了身去,看著那副珍藏在這里的名畫。

  專注得就像是剛剛那個被拖出去的家伙一樣,工作人員有種感覺,仿佛也沒有什么東西能夠撼動得了這位客人這時候的專注。

  見鬼。

  他忽然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涼意,整個身體打了一個莫名的冷顫,低著頭就快步離開。

  第三天了吧?

  奧列格的家中能夠嗅到十分濃烈的酒精味道,這種味道甚至就像是混合著他靈魂的腐臭味道一樣。

  因為他整個人看起來,確實像是腐臭了一般。

  只是尼基塔最直觀的感覺。

穿著煥然一新衣服的尼基塔,今天突然想起來了一直都十分照顧自己的奧列格大哥,今天本來是打算好好地請這位大哥吃一頓好的,但是  “奧列格!你發生了什么事情?”尼基塔走到了奧列格的面前,皺著眉頭地看著醉醺醺的對方,“我去了公司,老板說你已經三天沒有上班,你就是在這里酗酒嗎?”

  醉眼惺忪的奧列格眼睛睜開了一條線,打了個酒嗝,似乎是認出尼基塔來了。

  他用力地用雙手把自己的身體從沙發上撐起來但并沒有撐起,一下子就再次倒了下去。

  尼基塔連忙彎下腰來把奧列格扶起來,可奧列格這時候的雙手卻在桌子上摸索著,一個個的啤酒瓶被他的手掃了下去,“給我點伏特加吧。”

  “見鬼!”尼基塔罵了一聲,“你不是我認識的奧列格!你不應該是這樣!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奧列格忽然停了下來。

  他用力地拍打著自己的額頭,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清醒一些。奧列格的眼睛整得大一些,但卻滿布了血絲。

  “你說得對,我不應該是這樣我要去找安東利爾才對。”奧列格拉著尼基塔的手臂,借力站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我要去找他,找他,找他我的鑰匙呢?我的車鑰匙呢?我的鑰匙呢?!!!”

  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狂暴,越來越憤怒。他像是一頭獅子一般,“我的鑰匙呢!!”

  尼基塔發誓,如果那個給他帶來了財富的安東是他見過的最強壯的家伙的話,那么現在的奧列格,是他見過的眼神最為駭人的家伙。

  “兄弟,請你一定要告訴我,安東利爾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他走了,失蹤了。”奧列格用力地捶打著自己的額頭,酒精讓他頭痛欲裂,卻也比不上內心的痛楚,“三天,三天了我到底在做什么?我答應過卡瑪拉,要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我到底做了什么?”

  尼基塔看著奧列格此時的模樣,一時間原本很是開心的心情,似乎也變得不怎么的愉快了。

  忽然有人闖了進來。

  五個身材剽悍的漢子。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