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章 被風吹散的人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這個瘋婆子能活的時間應該不長了。

  方如常在車子之中看著自己在那個灰白色布袋之中找到了的一些診療單。

  楊萍一下子瘋掉離開,自然沒有在意隨身帶著的東西。它便被方如常撿了起來了。當然,方如常是想要第一時間銷毀這些東西,但是他對楊萍知道的東西太少,所以才把布袋子暫時留了下來。

  把東西放下,方如常點了一根煙,緩緩地吸著,自言自語道:“就算活不長,留著一天也始終是個麻煩。我不能暴露季平不是我親生的事情。”

  他看著車子之外的楊萍,就像是一副皮囊般,漫無目的地在路上走著——從小區,他就一直跟著楊萍出來。

  小區是在江邊所興建的……但是小區內的林景已經做得很好,這個早上該上班的人自然忙碌了去,外邊的沿江小道對于退休的老人家來說也是比較遠,所以此時除了偶爾經過的車輛之外,倒是沒有見到什么人。

  方如常煩躁地把布袋里面翻出來的東西胡亂地塞回了去,一下子就沖出了車門。他飛快地來到了楊萍的背后,嘗試著搖動手上的撥浪鼓。

  隨著那咚咚的鼓聲響起,楊萍便一下子停下,緩緩地轉過身來,“虎娃……虎娃……是你嗎?”

  方如常看了一眼手上的撥浪鼓,猛然之間塞回了布袋子之中,然后用力地朝著江上扔了過去,“你的兒子,在那!”

  楊萍下意識地看著那布袋子飛出,最后落在了水中,一下子身子便激動了起來,她雙手抓在了江邊的欄桿上,“虎娃!虎娃!娘來救你,別怕!別怕!”

  翻過了去。

  方如常冷著一雙眼,看著楊萍從草坪上滾了下去,最后落入水中,“瘋子落水,不怪誰。”

  伍家并不僅僅只是一般的富貴人家,要是讓他們發現他欺騙了這么多年的話……

  方如常喃喃自語道:“你不要怪我,哪怕只是一丁點的可能,我也不能夠讓現在的一切破碎……”

  看著那道身影在掙扎之后,直接沉入了水中,方如常再看了一眼四周,便沖沖忙忙地駕車離開。

  一路上不要說是人,甚至連車都沒有,天時地利,簡直就是為了幫助他一樣。他養了方季平十幾二十年,知道這個兒子天性藏著心軟,悠游寡斷。

  那就我來幫你做決定吧!

  其實不是腎機的拍攝功能也很不錯啊?

  看著自己手上清晰的一幕,不知道從那里鉆出來的洛邱這會兒靠在了江邊的欄桿上,就連方如常剛剛說的那句話都能夠聽得見。

  江水之中,一道人影緩緩地從水中浮出,很快就像是被什么東西送著一樣,送了上來,當人包括了那個灰色的布袋子。

  按了一下保存的鍵之后,洛邱才若有所思起來。在他的思維的視線之中,眼前這幅脆弱的身體里面的那個包含著一切的靈魂,如今是如此的暗淡無光。

  看著楊萍臉上那痛苦的臉色,洛邱伸手在她的額頭上輕撫了一下,低聲道:“睡吧,暫時先做個好夢境。”

  接著拉著大娘的手臂,洛邱就這樣帶著她消失在了這個江邊。

  終于提前趕工把劇場的舞臺布置完成了。劇場的經理十分好人地讓小曼提前下班。

  想著晚上和男友吃飯的事情,小曼就心情愉快地騎著自行車朝著自己的家回去。她打算先洗個澡吧?雖然不化妝的人,但也不能一身汗水地出來見人不是?

  興許是因為太過高興了,自行車磕在了路上的一塊小石頭上,一不留神,直接人人仰馬翻起來。

  還好并沒有摔傷。

  只是放在自行車籃子上的東西此時卻滾了出來。這會兒,她正在過著大橋,快哉橋頭的位置。東西一下子就滾到了下面去。

  小曼懊惱地探頭看著丟下了水中的東西,一下子什么好心情都沒有了啊。

  “啊……有人溺水了!”

  小曼的視線之中,看見了一個女人,此時正趴在了江邊上,似乎是昏迷了過去的模樣!

  “不能出來吃飯了?”

  “是啊,剛剛回去的時候,我在岸邊碰到了一個溺水的人。我這會在醫院呢,這大娘還沒有醒過來,我有找不到她家人的聯系方式。所以,我想現在這里等等她醒過來。對不起啦!我下次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也打算回家還一套衣服的方季平在快到小區的時候,接到了女友的電話,“你在什么醫院?我過去看看吧!”

  “不用不用!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你明天不是有一個很重要的演奏表演嗎?不要操心了,晚上早點休息。不然明天表演不好,你爸指定會說你的。我多大的人吶,就照顧一個病號而已,沒事情的啦。”

  或許這就是能夠在眾多優秀的女人當中,能夠吸引自己的品質吧。

  方季平沒有和小曼執拗些什么,“那好吧,明天表演完之后,你要是還在醫院的話,我馬上過來看你。”

  “嗯嗯!晚上吃飽點哈”

  方季平莞爾一笑。

  他從計程車走了出來。家里兩臺車,一臺昨晚上拋錨了,早上出門他留著一臺讓方如常駕駛,自己就只能夠來回都讓計程車了。

  只是看著小區的入口,方季平就有種籌措不敢進去的感覺……他知道這里面興許有一雙眼睛,會在什么地方,默默地看著他。

  方季平在小區門外徘徊了一下,這時候門口保安亭內的一名保安小哥忽然探頭出來道:“方先生,有事情嗎?”

  方季平看著這個保安小哥,心中一動道:“小哥,這里面做清潔的阿姨都下班了嗎?”

  那保安小哥似乎一愣。

  “你找清潔阿姨有什么事情嗎?這會兒應該都下班了。”

  方季平隨口道:“沒什么,只是家里有些垃圾想要處理一些。下班就算了。”

  既然下班了……應該不在了吧?方季平忽然松了口氣。

  不料這保安小哥卻道:“這樣啊,要是這樣的話,或許還能夠找到的,這兩天來了一個新的阿姨,晚上都是睡這里。我幫你找找吧?”

  方季平一愣,該不會……

  “那阿姨是什么人?”

  保安小哥也沒有在意,嘆了口氣道:“怪可憐的一個大娘啊。前兩天,那個大娘來這里找工作,說不要錢的,只管吃飯就行。說得快要哭了一樣,還跪在了這里咧。”

  保安小哥伸手指了指亭子外,“喏,就這個位置。”

  方季平嘴唇微微地動了一動,他怔怔地看著這個保安小哥指著的位置,一下子失神,眼睛隱紅。

  “方先生?方先生?你還要找清潔啊姨嗎?我可以幫你找找。”

  “不……不用了。”方季平連忙搖了搖頭:“明天再說吧。”

  說著他便沖沖忙忙地走進了小區之中。

  那保安小哥看著方季平離開,忽然搖了搖頭。安保小哥隨后把保安亭的窗子關了,坐了下來。

  坐著坐著,人便忽然之間憑空消失了一般,直接就從這個保安亭子之中不見了。

  不久之后,亭子里面有人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才是原本看崗位的保安小哥。

  “見鬼了……俺怎么睡著了啊?沒有被隊長看見吧?”

  回到家的時候,方季平隱約一臉惆悵……找不到人。

  找不到人他似乎只能夠回去這個冰冰冷冷的家。

  這時候方如常已經在飯桌上吃著晚飯。家里的保姆也已經下班……保姆是不會在這里過夜的,大概弄完了晚飯之后就會離開。

  “不吃飯嗎?”

  看著方季平直接上樓的舉動,方如常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不了,我有點累。”方季平搖了搖頭。

  方如常卻淡然道:“是真的累了,還是心累?”

  方季平停了下來,神色不自然地道:“爸……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方如常一邊吃著飯,也不回頭道:“今天,我在這里碰到了一個清潔的啊姨。她找我,說是要找她的兒子。”

  方季平一怔,下意識地走上前來,脫口而出地問道:“她……她說什么了?”

  方如常冷笑一聲道:“還能說什么?那瘋婆子在我面前大哭大鬧的,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了她一些錢,她就二話不說走了。”

  方如常回過頭來,看著方季平冷笑道:“笑得還很開心的樣子。”

  方季平一下子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議地動著嘴唇道:“怎么可能……”

  方如常站起身來,走到了方季平的面前,冷漠道:“你還不明白嗎?我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這么幸運找到這里來的……不過,當年那個女人為了賭錢把你弄丟了,你難道還不知道她的本性是什么?你還真的天真地以為,她找你只是為了彌補你?或許她是有這樣的一些心思。但顯然,她拿了我的錢不是嗎。你知道這證明什么嗎?”

  方如常冷冷地道:“你比不上那些錢!這樣的人,你還打算認回去嗎?”

  方季平低著頭,沉默不語。

  “我不怪你瞞著我這件事情,我也是有娘養的人,知道有些東西很難割舍。”方如常道:“但是,能有今天的生活,我們是怎么得來的,你自己也清楚。為了一個一次兩次都為了錢把你丟掉的人,而放棄現在擁有的一切,你想想,到底值得還是不值得!”

  “我……我先回房間。”

  他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樓上的房間。

  扶著上去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