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一章 被風吹散的人(續)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還有兩個小時,宴會就要開始。

  張罄蕊正在忙著招呼一些早早到來的賓客。

  古月齋或許只是古玩界出名的地方,但是屬于張家的另外一個產業卻是大多數的富人不得不禮讓三分的地方。

  “小姐,鐘家的人來了。”

  施世杰這會兒在張罄蕊的身邊輕聲提醒道。

  張罄蕊點了點頭:“世杰叔叔,麻煩你在這里幫我招呼其他的來賓。鐘家那邊我親自去接。”

  施世杰忽然道:“小姐,老夫人說要是鐘老太爺來了,就帶到她哪兒去。”

  張罄蕊一愣,便點了點頭,施施然而去。今天穿了一身禮服的張大小姐,輕描淡抹,卻是宴會場地之中眾多姹紫嫣紅當中的白蓮花。

  “哎喲,這不是施總嗎?好久不見!”

  忽然身后有人喊了施世杰的名字。他轉過身來,馬上便換上了一副笑臉,看著來人道:“伍先生,真的好久不見。”

  到來的伍秋斌讓身邊的秘書把送來的賀禮交上,便拉著施世杰閑聊了起來。伍秋斌看了一眼那來賓的簽到表,忽然道:“施總,咱們認識也十幾年了。張老夫人一向喜歡清靜,這次雖說是大壽……但一下子請來了這么多有來頭的人,老兄你能不能跟我說,老夫人是不是還有什么別的意思?”

  施世杰云淡風輕道:“老夫人確實有些安排。不過我暫時先保密一下,晚點伍先生就會知道的了。”

  “那好吧!我也等等看會是什么好事情。”伍秋斌笑了笑,“你先忙,我找找人。”

  “慢走。”

  “把你們的電話都關掉吧。”

  方如常在樂隊專門休息的房間之中吩咐道。樂團的演奏,尤其是這種古典音樂的演奏需要十分嚴謹的準備。

  暫時切斷一下和外邊的聯系,讓成員都靜下心來,好好地培養一下演奏時候的情緒,自然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環。

  方如常此時走到了神情憔悴的方季平身邊,坐了下來,淡然道:“外邊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你這張臉給人的印象不好。”

  方季平勉強地掛起了一絲笑容。

  方如常道:“聽著,臺下十年功,臺上十分鐘。哪怕你從前多么出色,但是在演奏的舞臺上,只要失敗一次,那么就是前功盡廢。你可以迷茫,也可以煩躁,但是你拿起小提琴的時候,你就只是一個小提琴手,別的什么東西都不是。”

  方季平深呼吸一口氣,拍了拍方如常的手背道:“爸,你放心,我知道應該怎么做。”

  他低著頭,給小提琴的弓抹上松香,一點一點十分的仔細。

  既然又一次因為金錢而離開……也就沒有什么好牽掛的。

  方季平開始調整著自己的情緒。他關掉了手機,閉上了眼睛,不再想一些什么。

  “虎娃……虎娃……”

  小曼一下子驚醒了過去,看見的卻只是躺在病床上的這個大娘在說著夢話。

  她錘了錘自己的肩膀,留在醫院已經一天一夜的時間了。醫生說這個大娘的身體狀況很差,長年累月地積累了不少的毛病,并且還有肺癆。

  小曼并沒有在這個大娘就算是溺水也死死捂著的布袋之中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連身份證都是一代過期的,已經不能使用。

  她只是知道這個大娘的名字叫做楊萍。不過倒是在那布袋之中找到了一些傳單——那張她在樓下貼傳單的小哥手上拿到的傳單。

  難道是緣分?

  小曼有趣地想到,沒想到自己那一摔,就碰到了這個找兒子的大娘。

  二十年啊,走遍了大半個國家。

  小曼下意識地抓起了大娘的手掌。這里受傷了,醫生說是新傷,不過手指骨都爆裂了。小曼實在是想不到到底是怎樣才能弄出這些傷出來。

  “大娘,你一定會找到自己虎娃的。”小曼輕聲地說道。

  像是聽到了小曼的聲音般,病床上的大娘一下子就停住夢里的話。小曼伸手按在了大娘的額頭上,不由得欣喜道:“好像是退燒了!”

  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啊!

  小曼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便想著給自己的男友打個電話——您所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

  演出之前不少的演奏家都會這樣子,小曼在劇場工作也看見不少……只是多少有些郁悶。

  伸了伸懶腰,小曼開始無聊地刷著自己的朋友圈。

  奇怪的公眾號。

  “咦,我有添加這個公眾號嗎?”好奇的小曼看著這個公眾號刷出來的動態。

  ——朋友圈瘋傳,人渣中年虐待流浪大娘。

  小曼下意識地點開視頻……大概是在江邊的模樣。

  “你的兒子,在哪!”

  “虎娃,虎娃,娘來救你!”

  小曼一下子就張開了嘴,她帶著憤怒看著視頻之中的一幕幕……這視頻怎么拍的她不清楚,但是拍得實在是太清晰了!清晰的她可以看清楚這里面的中年男人和流浪大娘的模樣!

  這里頭的大娘,分明就是躺在了病床上的大娘了啊!

  但重要的是,小曼還認出來了視頻之中的這個中年男人,她有點兒驚慌,不敢置信,“這……這好像是季平的爸爸?”

  這江景……她也曾經見過。那是方季平曾經和她漫步過的地方。

  “這……”

  抬頭看了一眼這高聳的酒店。

  洛邱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他在這里清晰地感覺到了黑魂使者的氣息,而且是他已經見過的黑魂9號。

  洛邱知道這里是張家老太太壽宴的場地,前面幾次也曾經悄悄地來過,觀察著方季平,但都沒有感應到9號存在的氣息。

  洛邱自個人地在酒店的大堂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當然不會有人注意到這里有誰。

  不久之后,一縷黑煙在洛邱的身邊冒出,也是沒有人能夠看見。

  “黑魂9號,見過主人。”

  聽著黑魂9號的聲音,洛邱抬起頭來,忽然笑了笑道:“前幾天,我本來打算去看看你的,不過后來碰到一些事情耽擱了,倒是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你。”

  “屬下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主人。”黑魂9號平靜地道。

  洛邱好奇道:“你在這,是在跟隨新的金主?”

  黑魂9號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主人,請問我的這些年來積累下來的業績,是否足夠讓我換回失去的記憶?”

  洛邱這會兒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前方,看著那位從電梯之中走出的張家大小姐,此時走到了大堂。

  酒店此時,走進來了幾人。

  鐘落塵扶著鐘老太爺,身后跟著成云,鐘老太爺身邊跟隨了幾十年的老羅。

  洛邱此時忽然看著黑魂9號,淡然道:“你想要回成為黑魂使者之前的記憶,為了什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