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九章 瘋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關于張老太太宴會的排練已經完結,但是樂團還有自己的事情。

  方季平還是如常地起床,在客廳看見了已經在吃著早餐的方如常。

  方如常這時候忽然道:“我有點事情,晚點才過去。”

  方季平沒有說什么,安靜地坐了下來。二人默默地吃完這一頓的早餐。這個家的保姆早就習慣了這兩父子話不多的場面。

  確實,一個家庭只有父子,沉默的時間總是會多一些。

  方季平出門的時候,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附近……他并沒有看見那個女人,但不知道為何,總感覺她或許就在什么地方。

  方季平無法讓自己留在這個地方太長的時間,沖沖忙忙就出了小區。

  他有種不想回去樂團的沖動,下意識地,他去了一個能夠讓安靜下來的地方,市內的一家著名的劇場。

  早上這里還沒有開門,但是多次在這里表現,門外的保安早就認識了這個年輕的小提琴家,笑著就放了方季平進來。

  劇場里面沒什么人,但有一個女孩這會兒正在布置著舞臺。

  方季平悄悄地走到了女孩的身后,突然從后抱著了女孩的腰,把她摟入懷中。驟然之間被人襲擊,女孩子卻沒有慌亂,清秀的臉上笑了笑,然后沉聲道:“哎呀,哪里來的色狼啊?我要報警!”

  女孩的手指做成電話的模樣,貼在了自己的臉上,“喂,妖妖靈嗎?!”

  方季平笑了笑,低頭伏在了女孩的肩膀上,低聲道:“小曼,我想你了。”

  小曼也不鬧了,抓住方季平繞在自己身上的手掌,安靜地讓這個男人擁抱著她,就在這個舞臺上。

  過了一會兒之后,方季平才松開懷中的女孩。

  小曼轉過身來,點了點方季平的鼻子道:“這就夠了嗎?心情不好的話,我可以出租肩膀啦!”

  方季平莞爾一笑。

  兩人來到了舞臺下的座椅上坐了下來,看著這個舞臺。方季平忽然抓起小曼的手道:“累嗎?”

  “還好啦。”小曼捶了捶自己的肩膀:“不過今天下午已經就可以布置好啦!”

  方季平忽然翻身越過了座椅,來到了小曼的身后,雙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輕輕地揉捏著,“放松點。”

  小曼卻苦著臉道:“要是讓經理看見了,會不會炒我魷魚的呀?”

  方季平笑著道:“那我之后就不在他這個劇場開演了。”

  小曼連忙轉過頭來道:“那可不行!你不在這里演出,我上哪去免費的表演去?”

  “好了別說話,休息一下。這會沒人的。”

  小曼頓時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之后,小曼把旁邊的背包取了過來。只見她從背包之中取出了一張皺皺的傳單,然后也取出自己的手機。

  方季平目光在這種傳單上看了一眼,雙手下意識地停了下來,脫口而出道:“這、這是什么?”

  小曼也沒有在意似的,一邊在手機上打著文字:“尋人的傳單啊。今天早上上班的時候在樓下看見一個學生樣子的小哥在貼這種東西,他說是幫人貼的,我就問他要了一張了。嗯,我打算發一下朋友圈之類的,看看能幫上多少是多少吧。失蹤了二十年,這孩子的父母過得一定不好。”

  方季平繼續動起手來,卻緩緩地道:“但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是父母的過錯才導致孩子被拐走的?”

  “嗯……”小曼眨了眨眼道:“可是都已經找了二十年了啊?如果不是故意把自己孩子賣掉的話,犯了什么錯,也應該受夠懲罰了吧?再說,如果是沒心沒肺的話,也不至于找這二十年,不是嗎?”

  方季平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小曼仰著頭看著方季平,方季平這會兒卻拍了拍小曼的肩膀道:“我還有事……今晚上一起吃飯吧。”

  “好的”

  方如常在方季平出門不久之后,也接著出了門。這位已經成名的指揮家并沒有急著離開小區,而是在自己家附近的林景之中散步般地閑逛著。

  他的目光似乎在搜尋著什么,耐性很好。不久之后,方如常停了下來,微微瞇著自己的眼睛,看著一個正坐在了樹下休息的背影。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聽到了傳來輕微的咳嗽聲,方如常也不會發現的了這里有人。

  作為一名指揮家,他的耳力比普通人要靈敏一些。

  “你是什么人?”

  忽然之間,楊萍聽到了背后傳來的聲音。她此時正在吃著小區物管飯堂的早飯。楊萍連忙抹了一把嘴臉,急忙忙地站起身來:“我、我沒有在偷懶,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

  “我不問你這個,我問你到底是什么人?”方如常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這個保潔員。

  昨夜轎車拋錨的時候,他探頭出來的時候看見的似乎就是這個人。接著更晚一些的時候,在背后跟著方季平的時候,發現他找的似乎也是整個人。

  滿臉風霜,皮膚黝黑,略微的駝背。方如常回想著方季平昨夜晚的舉動,心中隱約有了一些猜想。

  “我、我是這樣做清潔的,先生。”楊萍低著頭,她并不敢直視這個聲音之中帶著威嚴的男人。

  “我是季平的父親。”方如常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楊萍一下子就抬起了頭來,仿佛變得激動起來,但她很快壓下這份激動,吱唔道:“這位先生,我、我不是很明白你說什么。”

  “那是什么東西?”方如常這會兒忽然指著一個和垃圾籮子綁在一塊的灰色白布袋道。

  楊萍突然有些慌亂道:“沒什么,就是一些衣服和雜物。”

  “我看看。”方如常淡然道,但是動作卻很快,在楊萍沒有反應過來之后,已經快步地走了過去,打開了布袋。

  “哎!你不能看!”

  但大娘已經來不及阻止。她的視線雖然模糊,卻分明已經看到了方如常翻著了自己的布袋子,大娘的眼睛一下子就急得快要哭出來似的,“你不能看呀!”

  “我果然沒猜錯。”方如常此時冷笑了一聲,拿著手上找到了一張傳單,看著楊萍道:“你果然就是季平的親生母親。真沒想到,這十幾億的人口,你居然也能夠找到這個地方。”

  見已經暴露了出來,楊萍也無可奈何地道:“方先生,我……我只是想要見一見我兒子,我不打算做什么。”

  “你不是已經看見了嗎?”方如常淡然道:“那你還留在這里做什么?”

  “我……我只想看看他。”楊萍低著頭,幽幽道:“離遠地看看他,我知道他高不高興就好。”

  方如常忽然冷笑道:“是嗎?難道不是覺得季平現在生活過得很好,想著今后的生活有保障了,才死活賴著不走嗎?”

  楊萍頓時一急,咬著牙略微激動道:“方先生,你怎么可以這樣說!”

  方如常冷哼道:“我問過季平小時候的事情。我知道你是個愛賭錢的人,也知道你兒子到底是因為什么才被人拐走的。”

  楊萍一下抓緊了自己的衣服。眼前的方如常就像是一座大山似的,壓得她有種呼吸不能的感覺。她動了動嘴唇,卻不知道自己能夠說些什么。

  方如常繼續冷漠地道:“你知不知你兒子被人帶走了之后是怎樣生活的?也不怕告訴你,那之后他就被人販子逼著去街頭行乞。在大街上討錢的活兒不用我說了吧?你找了兒子這么長的時間,難道沒有見過那些被逼著去討錢的孩子受到怎樣的對待?”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楊萍蠟黃的臉一下子就抽動了起來,她無力地一下子癱坐在了草地上,失魂落魄地低著頭,大顆大顆的淚珠從白濁的眼珠子之中冒出。

  她哭過無數個夜夜,卻從來沒有一次,流出來這種悲痛得近乎被挖去了心臟般的淚水。

  兒子當年被人拐走了,她傷心欲絕,受盡了家人的責罵。她離鄉別井,從家里走了出來,一雙腿走遍了大半個的中國,二十年來的年年月月,夜夜,時時分分,從沒有一天能夠安穩過。

  而如今,咋聞方季平曾經的遭遇,那份埋藏了二十年的內疚和自責,就是要了她命般的的毒蛇。

  “我不人!我該死!我不是人!我該死……我不是人呀!”

  楊萍一下一下地掌摑著自己的臉龐,這雙就已經年邁衰弱的手掌,正拼她所有的力氣,“我不是人呀!!我的兒子啊……老天爺,我活該死,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的兒子呀!老天爺啊……你要了我命好了呀……我該死呀!”

  就在這個時候。

  方如常一把抓住了楊萍的手,冷冷地道:“不用演戲了,像你這種人我看多了!你不就是想要錢嗎?”

  他伸手從衣服內掏出了一本支票簿,飛快地寫下了一串的數字,扯出,仍在了楊萍的懷中道:“方季平是我的兒子,和你沒有什么關系。這里有兩百萬,你給我離開這個地方!永遠都不要再不回來!你最好不要嫌少,這些錢,就算你兒子當初沒有被拐走,生活在你從前的那個窮山惡水的地方,他一輩子他也賺不到,足夠你過一個晚年了!”

  不料楊萍卻突然一個激靈,把懷中的支票像是毒蛇一樣地拍開。她嘴唇不斷地抽動著,雙肩無力,“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我兒子……我對不住他,我不要這些錢……我活該……”

  方如常一下子卻皺起眉頭,沉聲喝道:“方季平對我很重要,我不會讓你再出現在他的面前。我不管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肯消失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可楊萍此時就像是聽不見似的。

  她忽然又哭又笑起來,她忽然用力地把自己的雙掌朝著樹干狠狠地砸了過去,“我賭什么錢……我賭什么錢……是你們把我兒子扔掉的,我要你們做什么!”

  一雙老手瘋狂地朝著樹干砸著過去,不過幾下就皮開肉綻。

  十指本連心,卻也比不過她此時內心的痛苦。直到砸得累了,楊萍才靠在了樹干上,滿頭發絲胡亂垂下。

  她的雙手不停地抖動著,她忽然像是沒有看見方如常般,“虎娃啊,你在什么地方,媽媽來找你了,虎娃,虎娃,虎娃……”

  方如常一眨不眨地看著這個女人,行尸走肉般地離開,一步一步,他感覺到,這個女人已經瘋了。

  “虎娃,你在什么地方……虎娃,媽媽給你買冰棍了,你一根,我一根好不好……虎娃,虎娃……”

  遠去的聲音。(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