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 埋葬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說是不能夠離開此地,然而傳來的震蕩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猛烈起來,那些被大量石柱所支撐著的上層,如今也開始落下碎石!

  張角忽然之間開始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他那干枯的身體,此時像是被強酸潑過一般,竟是開始融化起來!而且融化的速度極快!

  只不過是轉眼之間,干枯的尸體已經變成了一堆白骨,最后只剩下一團灰蒙蒙的霧氣從白骨之中飄出,放佛隨時都會消散一般。

  “看來他本身也沒有支持太長的時間。”優夜看了一眼后道:“那塊神石雖然無時無刻都想要吞噬他的魂,但他其實也沒有辦法離開神石,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洛邱點了點頭,感受著那震蕩的強烈,還有一下子開始裂開的地面,連忙道:“把教授還有高銳的尸體先帶上。”

  優夜點點頭,便快速地朝著教授留著的地方而去。洛邱看了一眼今天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受到驚嚇的張大小姐,便揮了揮手,讓她的身體懸浮起來。

  “我帶你出去,別怕。”

  “嗯。”

  說著,洛邱也朝著原來的方向走去,路過巨大石棺的時候,他停了一下,朝著那棺材望了進去,然后飛快伸手一探,似乎是≌長≌風≌文≌學,ww√w.c≌fwx.n$et從石棺之中抓出來了什么東西。

  張罄蕊并沒有看清楚,也不敢多問什么。

  洛邱接著加快了速度,與優夜匯合。這時候優夜已經一手一具抓起了教授和高銳的身體,做出了隨時撤離的姿態。

  洛邱回頭看了一眼這三層地宮的深處,忽然抬手讓此地散落的,原本屬于蔡文姬的那副骸骨收攏了起來。

  即使整個地下墓宮都在搖動,也無法阻止蔡文姬找尋衛仲道幕室的決意。作為陣眼的神石已經脫離,那些自這個陣法之中誕生的光狼自是不再出現。

  沒有了光狼的阻止,她要達到衛仲道的墓室并不艱難。

  冰冷的墓室之中沒有原本沒有光。但是神石自身卻帶來的幽幽的青光。蔡文姬在一副小型的石棺面前停了下來。

  從霧氣般的狀態恢復回來了人型的魂狀態,恢復到了那份古韻美麗之中,不再是嚇人的女鬼。

  怎么可以,用那滿是猙獰,披頭散發的丑陋相,去見自己的夫君?

  蔡文姬低頭欲泣,怔怔地看著這塵封了千年的石棺。張角的說話已經遠去,不管真或者假。

  此刻,她已經到來了。

  “夫君,讓文姬見你一面可好?”蔡文姬在棺前喃喃自語,她雙手捧出那多來的神石,放在了石棺之上。

  幽冷的青光并沒有過多的變化它的變化最多只是,由始至終都釋放著對蔡文姬的拉扯。

  這神石對她來說宛如烈焰,如同寒冰撞上巖漿,無時無刻都在削弱著她的魂。她如飛蛾撲火般,寧愿相信千年前的謊言,也就不顧這東西對她來說是可以讓她灰飛煙滅的東西。

  “夫君,你……還是不愿意見妾身嗎?”

  蔡文姬趴在石棺之上,悲泣落淚,像是千年之前,為了不歸漢地,苦跪在墓宮之外三天三夜般。

  “要你何用!”

  帶著悲憤,帶著絕望,帶著千年以來所苦守的,所等待的……一切一切,蔡文姬揮手把石棺上的神石掃落地下。

  滾動,停頓,被撿起。

  滾落的神石,最終撞到了什么撞到了洛邱的腳下。

  他把撿起的神石順手地交到了優夜的手中。然后,他的手指一點,那些一直在背后懸浮著追隨而來的骨塊,便緩緩地飄動到石棺之前。

  蔡文姬聽到動靜,抬起臉,淚眼婆娑。

  洛邱也沒有說話,僅僅只是讓石棺的棺蓋移開,把這些骨塊送入了石棺之中。

  “你們現在可以一起了。”洛邱覺得自己不太會說這種場面的說話,所以簡單一些:“另一個方面來說。”

  既然生死相隔已經是千年前的事情,那么至少在千年后能夠做到死后同穴。

  做完這些,看著一動不動的蔡文姬,洛邱選擇了轉身離開這地宮一下子的搖動已經十分猛烈。

  他倒是不怕被活埋,只是活埋之后要弄出來教授高銳二人的尸體和張罄蕊,終究還是麻煩事情。

  “謝謝洛公子……”

  這是洛老板最后所聽到的,這位古代女子的聲音。

  她或許也已經走入了那棺材之中,靜靜地睡去了吧?

  轟隆隆隆!!!!

  地表,巨大的土坑之內,此時就像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流沙圈一般,自中央開始,便瘋狂地開始下陷起來。

  那些用來采挖的重型器材,那些盜寶人的尸體,地宮的一層,二層,三層,三層的無數白骨,蔡文姬和衛仲道,張角……甚至教授的過往,都通通埋藏了下去。

  此時已是日出,草原上展現出來了無限的風光。

  大風起揚,開始掃去那坑中的塵埃,洛邱站在了大坑的邊緣,靜靜地看著旭日身上來的樣子。

  原來已經不知不會度過了一夜。

  “他們……以后會不會再被人打擾?”

  張大小姐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走了過來,在洛邱的旁邊,大概隔著三步的距離,也是看著那坑內的下沉。

  洛邱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指的是誰,“誰知道,要挖的話,還是能夠挖下去。”

  張罄蕊苦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那些盜寶的人,就算不是被那位……”

  張罄蕊說到這里,悄悄地回頭看了一眼,看著那位正在收拾著牧馬人,還有安置教授和高銳尸體的女孩,“……他們就算進得去地宮里頭,恐怕也只是白白送命。”

  洛邱微笑了一下,這會兒沒有說話。

  張罄蕊忽然咬了咬牙道:“洛邱……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不把我的記憶消除?你和那位小姐……我知道你們可以做到。”

  “為什么?”

  張罄蕊深深地呼吸著,吸著草原上新一天的空氣。她在草原大風之下捋著頭發,目光灼灼地看著洛邱:“我不想忘記教授的故事,也不想忘記這個地宮發生的事情,還有這些盜寶的人……這幾天的時間。”

  她看著那個沉落的大坑,“我的人生沒有什么波瀾……不怕你笑話我,這兩天對于我來說,更多的是緊張刺激。我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這幾天雖然危險,甚至一頓落入會丟掉性命的地步,但是頭一次,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如此的快,第一次,我呼吸到了往日不同的空氣,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活著是這樣的美好……我怕自己不記得了,忘記了,就再也沒有這種感覺。”

  深深地由吸了口氣,張罄蕊閉著眼睛,迎接著旭日的初生,微笑道:“或許我以后都不會在碰到這樣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以后,能夠有一些值得回憶的事情。”

  她突然之間張開了手,在這大坑的邊緣,草原大風吹來,似乎下一刻,她就會乘風而飛一般。

  許久許久,張罄蕊才吁了口氣,看著洛邱道:“好像請你做事情需要給點什么……我應該給你點什么?”

  “會改動一些,我把自己和優夜消去,可以?”洛邱忽然道:“你要是連我們也記得的話,我這邊會覺得有些別扭。”

  “這樣更好。畢竟要是連帶你們的東西也記得的話,我想我是不敢再和你交朋友的。”張罄蕊也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這正是她想要的。于是她帶著期待道:“代價高不高?”

  “你給過我了。”洛邱笑了笑道。

  張罄蕊一愣,露出了不解的臉色。

  洛邱淡然道:“就當作是你在地宮里頭,請我吃東西的報答吧。”

  “只不過是一小塊的餅而已……”張罄蕊張了張口。

  “對你來或許無關重要……其實對我來說也無關重要。”洛邱也學著張罄蕊的樣子,在邊緣張開了自己的雙手,感覺這大風似乎隨時都能夠把身體托起的感覺,“重要的是,你分出來了。”

  “我……接下來應該要做什么?”

  洛邱走到了牧馬人上,取出了一個旅行袋,從袋子之中掏出了一些用報紙包著的東西,“首先打個電話回家吧。”

  “這……”

  “教授大概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會離開。”洛邱淡然道:“所以把你的身份證件錢包之類的東西,都帶著。”

  張罄蕊接過了東西,電話開機,卻馬上又關掉,“我可以不可,送教授最后一程?我想,多一個人送他的話,他不會那么寂寞。”

  洛邱點了點頭,并不差那么一兩天的記憶更改時間。

  “最后一個問題。”

  張罄蕊眨了眨眼睛,“那塊神石既然可以吸取人的靈魂,為什么這么多年以來,只有蔡文姬的魂是好好的?”

  “這是在張角的石棺找到的。“洛邱這時候伸手從口袋之中掏出了些什么,然后在張罄蕊的面前攤開是一把梳子。

  “這……”張罄蕊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卻又不敢肯定。

  洛邱道:“應該是……女人用的梳子吧。”

  PS:書評區出現的‘蘇檸淺灬’無腦黑,你說你是不是傻,我要是刪過書評的話,早就不輪到你來噴了,傻(嗶)。你們要是有空并且無聊的話,就去打死吧,我準備吊起來三日。順,‘蘇檸淺灬’你也不要說冤枉,作者截圖技能MAX,點開你的破空間看看就知道一切了,傻(嗶)。知道我為什么會在這里回應不?因為你弱智到人格喪失來辱罵我家人,這是底線!(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