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三章 神石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如果那石棺之中葬著的確實是那位能夠讓人耳熟能詳的《太平道》創始人,黃巾軍領袖的話,大概就是洛邱所見過的最有分量的‘人’。

  他平靜的日常早就已經卷入了光怪陸離之中。如今能夠看見這個著名的歷史人物,那么想來今后或多或少還會有相似的機會。

  洛邱就是有著這樣的預感。

  那就好好地打量一下,這位曾經讓天下動蕩的人吧。

  應該是因為張角妖道的形象在蔡文姬的記憶之中有著難以估量的恐懼,洛邱目光余光在蔡文姬的魂形態上一掃而過。

  確實是一位古韻美人,只是如今那神情并不怎么好看。

  而此時,高銳的魂已經被攝入了那石棺之中,已經有一些時間沒有動靜了。洛邱伸手朝著那石棺的棺蓋上摸去。

  然而,就在快要碰到棺蓋的瞬間,耀眼的青光猛然之間從石棺與棺蓋的縫合之處射出。

  強烈的青光,一瞬間把附近的一切真正地照亮!

  石棺之中像是爆發出來了一股極強的沖力,把那厚重的棺蓋給狠狠地推上!與此同時,那青光爆發就像是一下子達到了極限般!

  在這股強烈的青光之中,一道身影便緩緩地從石棺之中直立而○↗長○↗風○↗文○↗學,ww¤w.cf≧wx.ne⊕t起。漸漸看清,看清楚是一個面容干枯,身穿絳絹長衣,下擺袖口均貼著黑色獸皮,頭戴錐形尖頂帽,雙手置于胸前,兩手呈虛握之態。

  那兩手之間,則是一顆奇形怪狀的東西,非金非石非玉,而照亮著這個三層墓宮的青光源頭,就是眼前這塊奇異的東西。

  “神石,張角?”

  早在棺蓋破開的時候,洛邱就從容地后退了回來,這時候看著眼前的景象,就朝著蔡文姬看了過去。

  蔡文姬咬了咬牙,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洛邱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這個身穿胡服的……嗯,暫時還沒有辦法定義這東西算不算得上是人。

  洛老板現在能夠分清楚,普通人和非普通人之間的不同。

  “何方宵小,膽敢打擾本王安睡!”

  突兀之間,這棺中人緩緩地張開了眼睛……是一雙灰白色渾濁的眼睛。洛邱在這雙眼中看不到一點兒人應該有的靈性。

  “文姬?”

  但開眼了自然看見一切,棺中人……或者這會兒應該稱呼為張角才對。只聽得那帶著沉肅和一絲怒意的聲音響起,“汝敢帶人闖入本王墓室!”

  “妾身……”魂狀態下的蔡文姬此時不免身子微微發抖,直接便低著頭。

  棺中的張角此時冷冷一哼,“也罷,本王復生所需生魂遠遠不足,爾等一并成為本王之助力吧!”

  “稍等。”

  眼看著張角所持的那顆奇異的……神石驟然之間青光一縮,優夜就在這會兒忽然開口道:“在那之前,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手上拿著的是什么東西?我家主人是想要知道的,可以告訴我們嗎?”

  洛老板愣了愣,他倒真是想要開口問問。

  總感覺一直這樣下去,他是不是會徹底墮落成為一個連口都不用開的廢人了啊……

  “此乃天降神物!爾等凡夫俗子不識也罷!速速為本王獻上……”

  張角的話應該還沒有說盡,想來這會兒也沒有說盡的機會……因為,這位棺中的古代妖道,攪亂天下的兇人,此時顯然也沒有反應過來,便整個兒地到從石棺之中倒飛而出。

  退回到張角倒飛之前的情景。

  俱樂部的女仆小姐眉頭輕皺,便以一種超越了視線極限般的速度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伸手按在了張角的胸膛之上。

  如同卡車沖撞過后!

  倒飛而出的張角雙目大大瞪開,可身體最終還是停頓在半空之中。他身上絳衣鼓動,怒氣叢生。不料還沒有搜索到那驟然出手襲擊的女人,就有感覺身后被巨大的沖力狠狠地撞擊了一下,整個身體都撞向了地面!

  巨大的沖力,讓貼在此處的后石板頓時碎裂。

  “就你這樣不生不死的東西,也敢在我家主人面前說‘獻上’二字?蟲子!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尊貴嗎?”

  很輕很輕的聲音。

  輕柔的就像是在耳邊聽見的聲音……只有他張角才能夠聽見的聲音而他,也再一次,第三次遭受到了攻擊。

  狠狠地再一次踩著,龐大的力度透過了張角的身體傳導到了地板之上,原本裂開的石板,此時直接碎裂,張角的身體也便沉入地中幾分。

  “賤婢竟敢……若非本王尚未恢復過來,豈容你……啊!!!!”

  女仆小姐再次在張角的身上用力一踩,淡然道:“本來就沒有如果,不管你從前有多強大,現在你的弱小才是事實。”

  眼看著這實力強大的女人再一次提腳,張角聲音略顯慌亂:“慢著!神石之事……本王如實相告!”

  優夜把人家張角一巴掌推出,就推出了頗遠的距離,從洛邱的位置看去,大概需要用到眺望了。

  聽著前面傳來的聲音,張罄蕊下意識地道:“你……不打算上去幫忙嗎?”

  洛老板閑暇的時候曾經想過既然在他繼任之前,俱樂部曾經把世界上的非人類們收割了一波的話,日后似乎也會碰到出現掙扎的時候。

  那么,假如用法師這種比較接地氣的詞語來形容他自己的話……他應該就是那種完全沒有一顆近戰的心的法師。

  話雖然如此,不過偶爾也會有男性荷爾蒙的時候。

  只是身邊跟著的女仆小姐卻由始至終都是一副恨不得把他所有事情都安排得妥妥當當,一切問題都排除得干干凈凈的模樣。

  “大概不用了吧?”洛邱用著不怎么肯定的口吻說道。

  他才剛剛說完,就這時候,前方傳來了優夜的聲音:“主人,可以過來了。”

  曾經呼風喚雨的張角,此時整個兒十分狼狽地坐在了地上。

  但見正主洛邱的到來,張角才緩緩開口道:“此物乃天將之物,小道發現之時,此物四周生長著奇花異花,草木成蔭。花草樹木折之再生,萬分神奇。小道遍尋典籍也無法索得此為何物,遂以神石呼之。”

  張角抬頭看了手上的神石一眼,“爾后,小道終日鉆研,發現此物不僅能讓枯木逢春,更能吸取生人之魂。吸取之生魂漸多,使朽木復蘇之能漸大……”

  張角嘆了口道:“當年小道以逆天改命之術,奪去匈奴賢王之身。可此乃逆天之舉,小道亦知命不久矣,便尋思救治之法。此物之神奇堪稱小道生平僅見……小道以修法器之法著手煉制此物,黃天不負,小道漸有果成。小道修地宮,擺下生魂拘禁之陣,在此地納入童男童女萬人,壽命將盡之際,葬入此地……可不曾想,如今千年過去,此物吸取大量生魂之后,非但無法讓小道復原,那神異之力竟也漸漸散去。可此物吸取生魂這里反而漸強,如今也快超出小道控制……即便是小道,如今也惶惶過日,終日抵抗此物的侵吞,如沒新鮮生魂供給,便會不斷侵蝕于我……”

  張角此時把手上神石伸出:“二位若然想要此物,盡管拿去便是,此物開始反侵小道神魂,再不拿去,小道也只能煙消云散……”

  洛邱這會兒道:“我認識一個修道的,也在追求長生大道,開始我覺得她的手段多少有些不光彩。不過現在看來,比起你,她最多也只能是小毛見大毛。”

  形勢比人弱,張角也沒有反駁什么。

  洛邱這會兒看著蔡文姬,從一開始就滿眼寫著了希冀,于是便道:“衛仲道葬在什么地方?”

  張角訝異地朝著洛邱看來,沒想到對方忽然問出這樣的問題。他看了眼蔡文姬,思付著他們之間的關系,遲遲沒有開口。

  可是女仆小姐不高興了,頓時就在張角的旁邊露出了一絲冷笑。

  張角神情頓變,吱吱唔唔道:“仲道……仲道……”

  “夫君,夫君如何?”蔡文姬苦守了千年終究沒能再見自己夫君一眼,如今有了下來自然急切,“這千年,夫君孤獨一人,是否……是否也……”

  張角感受著來自優夜的龐大壓迫敢,低著頭,幽幽道:“仲道不會孤獨,也無須孤獨。”

  “你……說什么?”

  “你夫君當年早就死去。”張角的聲音更輕:“只是小道尋思借助衛家財力,才以術法操控,讓爾等以為,仲道的命魂還留體內。”

  蔡文姬緊咬著牙:“妾身不信!爾后在墓宮中,妾身一年能相見兩次!”

  張角道:“也不過是障眼之法,背后與你說話……小道便是。”

  宛如晴天霹靂般,蔡文姬慌亂地后退兩步,她搖著頭,若然是真,那千年以前她到底為何而堅持,而這千年又為何而苦守?

  “并不……并不……并不是……”蔡文姬抱著頭,一些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猙獰。魂狀態之下,她的長發散開,再無一絲古韻,竟是在瞬間邊做了兇殘的女鬼模樣,“你騙我!!!!”

  眨眼之間,蔡文姬化作一團灰蒙蒙的霧氣,一下子就朝著張角涌去。

  正當洛邱以為她準備在張角身上發泄怨憤的時候,卻不料這團霧氣突然一轉,以極快的速度,從張角手上把那顆神石卷走。

  “夫君……妾身來找你了……這些人……都在騙著妾身……”

  只聽見隱約地傳來了這樣的聲音,蔡文姬已經朝著墓宮的另一處而去。

  而幾乎就在這時候,整個三層地宮的地面,都開始震蕩起來。只聽見張角此時慌亂地道:“地宮連著地脈興建,神石被小道煉成陣內之眼,絕不離開此地……”

  洛邱皺眉道:“說清楚點。”

  “地脈中蘊養千年的靈氣會噴發……地宮會徹底毀滅!”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