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五章 買下留在你身邊的時間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奶奶,救我!”

  猛然間,張李蘭芳從睡夢之中扎醒過來,滿身冷汗,心跳飛快,呼吸艱難,卻是被那噩夢之中的景象所嚇。已經第五天的時間了,張罄蕊一直沒能找到。

  這已經讓她幾乎失去了冷靜。張李蘭芳胡亂地穿上了睡衣,推開房間的大門,“備車,備車!!”

  慌亂醒來的司機只好急急忙忙地準備好了車,在老夫人的吩咐之下,連忙駕車到了古月齋之中。

  這時候天還沒有亮起來。

  回到店內的張李蘭芳直接打開了門,一路地朝著古董店的藏室走去,“你在這里等我。”

  司機點了點頭,只好在大堂等待。

  藏品室的門前,張李蘭芳遲疑了片刻,終于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一道道地打開了此處的安保系統。

  沒辦法,那唯一的孫女是她的命根子,她實在無法再這樣毫無消息地等待下去,多一天,多一個小時,她都仿佛能夠聽見孫女的慘叫聲似的。

  一位老人,對唯一的親人的執著,幾乎到了瘋魔的程度。

  即使心有芥蒂也好,張李蘭芳最終還是親自來到這里藏室之中,鎖放著的這張黑卡之前。

  她顫抖著手,從打開了的柜門↖長↖風↖文↖學,ww⌒w.c√fwx.ne⊥t之中,把那種放好了的黑卡拎了出來,“不管要我什么,我只要我的蕊兒平安回來。”

  老夫人雙手緊握著這張黑色的卡牌,可不久之后,老夫人頓時臉色劇變起來!

  她猛然雙手用力,把黑色卡牌撕開!看著輕易地就被自己撕開的黑色卡牌,張李蘭芳的臉上頓時露出一股犀利異常的冷意,“鐘家老鬼……我看在當年那姐妹的情分上借你黑卡,讓你續命……你,你竟敢騙我!!!拿張假的來騙我!!”

  這張她藏著了幾十年的黑色卡牌,火燒不毀,刀割不斷……而手頭這張,顯然是假的。

  老夫人靜靜地坐在了藏品室的椅子上,沒有開燈,低著頭。

  當施世杰匆匆忙忙地趕來的時候,已經天亮。他這幾十年年來,第一次看見老夫人的臉上露出這種駭人的臉色。

  施世杰看了看四周,發現藏室之內,不少東西都被摔破了在地上。施世杰連忙走上前來,憂心道:“夫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鐘老鬼騙了我……世杰,你同我去找他。”張李蘭芳抬起頭,目光駭人猶如惡鬼般。

  施世杰深呼吸一口氣道:“明白!我馬上去準備!”

  一通準備,正當張李蘭芳坐上車中的時候,她緊握在手上的電話忽然之間響起是張罄蕊的號碼。

  張李蘭芳接通過后,一分鐘之后,卻連忙對那開車的司機道:“慢著,去機場!”

  機場外。

  張罄蕊與她的祖母相擁而泣,張李蘭芳怕這是做夢雙手捧著自己孫女的臉龐,好好地看著那受到了驚嚇的蒼白臉色。

  “蕊兒,你到底去什么地方了,你可知道奶奶我,幾乎,幾乎……”

  張罄蕊也是心有余悸一般,開始緩緩地訴說著這幾天的經歷。她只是記得的那些經歷。

  “……整個地宮都忽然塌了下去,我趁著混亂終于也逃了出來。”

  張大小姐的臉色還殘留著心悸之色,抓著自己的祖母,把事情都講述了出來。

  車后座上,張李蘭芳伸手摸著自己孫女的臉,早就通紅的眼睛更是濕潤,不停地道:“沒事了,沒事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兩人靜靜地享受了一下家人重逢的喜悅之后,張李蘭芳才嘆了口氣道:“二十年前,道上確實有一支十分出色的團隊,可是突然間沒有了消息。沒想到其中一個,居然就是你大學的導師。”

  她搖了搖頭:“那秦方也是個可憐人……不管怎么說,你能夠回來就好。那秦方既然也身死,也就無法追究了。蕊兒,你在地宮所見到的一切,千萬不能夠告訴別人,知道嗎?”

  張罄蕊苦笑道:“蔡文姬,張角,地宮,還有那些光狼,我想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

  張李蘭芳道:“世界上有些事情,遠遠沒有我們明面上看到的干凈。奶奶還沒有嫁到你張家以前,更加離奇的事情也聽說過不少,只是無從考證。”

  張老夫人搖了搖頭,“算了,過去的就過去,都不再重要……只是,你說還有一支盜寶團伙的事情,這事情得好好問問,省的留下了禍根。”

  張罄蕊回憶著腦中的記憶,“我記得那男人叫做斯內德,他們一行人各國組合,而且看來財力不弱。”

  張李蘭芳點點頭,拍了拍張罄蕊的手道:“這你不要擔心,這是我們國家,輪不到外人來放肆……我自然有安排。”

  張罄蕊點了點頭,忽然咬了咬,鼓起勇氣般道:“奶奶,我不想和鐘家一起。”

  張李蘭芳沉默了一會兒,在張罄蕊忐忑不安的目光之下,輕輕地點了點頭。

  “真的?”張罄蕊訝然地看著自己的祖母,這幾天的經歷太過神奇,讓她有了不同往日的堅強。

  張李蘭芳看著張罄蕊道:“對我來說,你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什么比得上。再說,這事情假若你不提,我也會好好地再考慮一下。”

  “奶奶?”

  張李蘭芳搖搖頭:“現在不要想什么,我先帶你回家好好休息。我安排了你世杰叔叔暫時頂替你打理鋪里的事情。這幾天你什么地方也不要去,好好地留在奶奶身邊。”

  “嗯。”

  秦方家,地下室。

  同樣也是剛剛從遠方回來,下了飛機,在暗處看見張罄蕊上了車之后,洛邱便和優夜來到了這里。

  既然回到了自己的城市,要來這個地方自然簡單得多。

  但他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秦初雨地宮下沉出來之后,他就沒有在附近看見她。

  秦初雨像是知道洛邱會再一次到來一樣。當他和優夜走出的瞬間,這位奇女子已經安安靜靜地坐在了這里,閉著眼睛。

  地下室里頭原本的那具尸體已經消失不見,應是被秦初雨處理去的。

  洛邱看著秦初雨道:“我以為你會去送教授最后一程的。”

  從烏蘭巴托前方高銳的老家,到教授葬下,洛邱也沒有再碰見秦初雨。當然,如果說修道人性子淡泊,那也沒有什么好說。

  秦初雨這才睜開眼睛道:“我本不是高銳的女兒,何必相送。你放心,我對秦方的家產也沒有興趣。這里的保險柜找到了他立下的遺囑,過后我會處理掉,東西會變賣,最后會送到高銳真正女兒的身上。”

  當年高銳的女兒被秦初雨掉包,能找到的自然也只有她。

  這些后續的處理到底要如何,洛邱自然不會管。他來這里只是因為這里還有具尸體沒有處理,教授失蹤這么多天,校方那邊要是覺得不妥,遲早也是會被發現的事情。

  洛邱點了點頭,也沒有打算說什么,看著優夜,那意思便是:回去吧。

  “請等一下。”

  不料秦初雨這會兒忽然張開喊住了洛邱,只見她自取出一個古樸的木盒,在洛邱的面前打開,“這是藏傳密教一名高僧死后所化的舍利子。我用它,我可買留在你身邊多長的時間?”

  洛老板愣了愣……雖然說作為客人都會有些奇奇怪怪的要求。

  可留在他身邊是什么鬼啊?

  “我本應該不是這個時候清醒過來。”秦初雨淡然道:“但是突然之間的破功,讓我這一世的修行幾乎白費,而且還留下了一些十分不好的痕跡。我需要留在你身邊,時刻感受……”

  她看了洛邱一眼,看著優夜一眼,正色道:“我需要除掉我心中的恐懼,才能繼續修行下去。”

  有做過交易的客人就是好。

  為什么呢?

  當然是懂門路,直接就會甩出自己會支付的東西,然后提出要求。洛邱直接伸手在那舍利子上一抹而過,沉思過后,才淡然道:“兩年。”

  “好,就兩年。”(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