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52.引蛇出洞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252章  汪靜“咯咯”地笑了,感覺玥兒說的很有道理。

  只是沒有玥兒那么善于表達。

  石天雨陪著笑臉說:“行行行,聽妹妹的。”

  又給玥兒挾菜,哄著玥兒。

  玥兒這才悠然的吃飯。

  蘇醒和兩個馬夫見狀,趕緊挾些菜到另一張餐桌去吃飯。

  “真是小公主!”

  “這也太寵了吧?”

  “養著漂亮女兒,不哄著,那還生她干嘛?”

  “寵有個鬼用呀?將來還不是嫁給別人?”

  “你怎么說話的?你野狗生的?你沒娘親的?”

  一樓大堂里的客人竊竊私語,有人竟然為此吵起來。

  肥漢那幫人也很有耐心,等到玥兒吃飽飯了,這才過來坐下。肥漢抱拳拱手說道:“這位公子,在下成正福,祖居杭城,做藥材買賣,這兩位是在下的書童與護院。敢問公子貴姓啊?從何而來?府上做什么買賣的?”

  石天雨巧舌如簧地說道:“在下舒志,杭城人氏,家父在川為官,擬于晚年告老還鄉,落葉歸根,決定在杭城購置產業,頤養天年。在下先行回鄉,探探路子,做些準備。”

  瞬息間便編出一套既顯示自己身份,又不想讓當地人欺生的謊話來。

  玥兒和汪靜含笑地望著石天雨,但都沒有吭聲。

  蘇醒聞言,不知是稱贊石天雨好,還是罵石天雨好,心道:娘稀屁,石天雨這小子真賊呀!真是見人說人話,遇鬼說鬼話。在川時,石天雨這小子自稱父親是在江浙一帶做綢緞買賣的,來到江浙卻稱父親是在川為官的。見到劉叢時,還自稱是洪連素的侄子。

  石天雨怎么就那么賊呢?

  腦子真好使,難怪他那么有錢。

  成正福聞得石天雨是很有身份之人,又見石天雨出手大方,就連玥兒這小女娃都這么霸氣,自然不敢小覷石天雨,

  甚是恭恭敬敬地說道:“哦,原來公子是名門之后,小人高攀舒公子了。小人即將遠赴京城安居,還請公子此后多多關照小人在杭城的親友。”

  接著,又恭請石天雨現在去看看商鋪和宅子。

  于是,石天雨便領著汪靜、玥兒、蘇醒等人,乘坐馬車,跟隨成正福主仆去看看藥鋪和住宅。

  不一會,他們就來到了城中御街。

  成正福從馬車上跳下來,恭迎石天雨走下馬車,又指著一處藥鋪對石天雨說道:“舒公子,這是在下第一處藥鋪,您看,里面病人挺多的,生意很好。”

  石天雨抬頭一看匾額,看到匾額上書“正福藥鋪”,便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家藥鋪出讓,需要多少兩銀子?”

  成正福抱拳拱手,恭恭敬敬地躬身說道:“回公子爺,像這樣的位置,加上商鋪的面積和現有的藥材,一共兩千兩銀子吧。”

  蘇醒也急急向石天雨介紹周邊的情況,說道:“這里旁側大宅,便是宋朝時被封為清河郡王的張俊住宅。賢侄,您看,這四周人氣都很旺,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石天雨聞言心動。

  雖然是人生首次做買賣,但也不能因為人家說什么多少錢就給多少錢,總得打個折扣吧。

  于是,便含笑地對成正福說道:“成掌柜,家父為官清廉,可沒那么多銀子,在下還得再買您的另一處藥鋪和住宅吶!您看,是否打個折扣?”

  成正福哈哈一笑,說道:“舒公子說笑了,看公子一擲千金,便知公子富貴。這樣吧,這處藥鋪就一千五百兩銀子出讓給您吧,在下也是急著去京城安居。內人和小孩都已經先去京城了。”

  石天雨左看右看,轉身看看,周邊人氣確實很旺,心里估算一下,便說道:“這樣吧,成掌柜也是豪爽人,就六百兩銀子吧。走,看看成掌柜的大宅子和另一處藥鋪。”

  玥兒年紀小,好奇,跑進藥材鋪里,東瞧瞧,西看看。

  汪靜急忙也跟著走進藥鋪,生怕有人襲擊玥兒。

  這幾年長期被人追殺,被人暗殺,被人偷襲,被人圍殺,謹慎已經成為汪靜的一種心理本能。

  成正福焦急地說道:“舒公子,您這殺價也太離譜了吧?怎么著也得一千兩銀子吧?就這樣的旺鋪,至少也值五百兩銀子。再說,里面還有那么多藥材吶!”

  石天雨焦急于做買賣,焦急于想成為一個富一代,心道:就這藥鋪的位置來說嘛,至少也值四百兩銀子。至于這些藥材,我也不懂價,沒法估量,就讓他賺點吧。

  于是,石天雨便說道:“這樣吧,大家各讓一步,反正又是現銀交易,不賒賬的,就七百兩銀子吧。賣嗎?不賣就算了。”說罷,便拿出一疊通兌銀票,從中又拿出一張萬兩銀票給成正福看看。

  成正福一看那銀票是和恒連鎖銀號的匯兌銀票,咽咽口水,伸手要拿過來再看看。

  但是,玥兒卻從藥鋪里跑出來,伸手搶過銀票,很好奇地說道:“什么銀票?我看看。”

  汪靜也好奇,抱起玥兒,一起看那銀票。

  玥兒又問汪靜:“姐姐,這上面的字,有些不認識。這個是什么字?錢不能全部放在哥哥那里,在姐姐這里也放一些。如此,玥兒買東西也方便。”

  說罷,便把銀票塞進汪靜的衣兜里。

  成正福滿臉無奈地說道:“好吧,若不是在下趕著去京城,成某真是舍不得這么賤賣商鋪。走,成某的宅子在以前宋國的皇帝的寢宮德壽宮旁側,前店后宅,距有名的西湖也不遠。很好的宅子,很好的風水。”

  石天雨等人便隨成正福來到成府,但見成府仆役眾多,伱來我往,提水的、劈柴的、洗菜的、搓衣服的、端茶倒水的,什么樣的丫鬟和仆役都有。

  而且,分工很明細。

  府院浩大,前亭后院,有山有水。

  這樣的府院,倒是很合石天雨的心意。

  關鍵是靠近西湖。

  玥兒眼看就要在這里安家,又有新的大宅子住,便蹦蹦跳跳的到處亂竄,東瞧瞧,西望望,還去找自己未來的房間。

  汪靜無奈地領著嘟嘟和哆哆,追著玥兒跑。

  石天雨也跟著四處轉悠,再認真地瞧瞧這府院,便說道:“成掌柜,不用倒茶了,開個價吧。舒某也是爽快人。”

  成正福笑瞇瞇地說道:“舒公子是爽快人,這回也不討價還價了,連同前面的的藥鋪一起,總價一萬兩銀子吧。”

  石天雨含笑說:“這個價雖然稍高了些,但是舒某對這宅子還合心,這樣吧,就總價一起打個折扣吧,總共六千兩銀子。六六大順,選擇一個好意頭。”

  成正福無奈地說道:“舒公子,您祖上是做買賣的吧?怎么會這么厲害殺價的呢?那好吧,來銀,取房契來給舒公子過目,哦,連同藥鋪的證照也拿來。”

  當即讓仆人取來住宅和藥鋪的房契、證照。

  石天雨沒有辦過房契和證照的,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便示意蘇醒驗證,說道:“蘇師爺,您看看。”

  蘇醒認真細看,沒有發現什么不妥,便點頭同意,對成正福說道:“手續完備,請成掌柜的立個轉讓字契吧。”

  石天雨當即又掏出一疊銀票,數了數,正要將銀票遞與成正福,玥兒忽然搶過石天雨手中的銀票,轉身就跑。

  汪靜一邊跑著去追玥兒,一邊喊道:“玥兒,別玩了,哥哥正做著買賣吶!哎呀,您這孩子,太調皮搗蛋了。回來!把銀票拿回來。”

  成府中人,也有人追向玥兒和汪靜。

  嘟嘟晃身一攔,大吼一聲。

  那幾個人看到嘟嘟極其兇猛,嚇得不住的后退。

  石天雨含笑地說:“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又對成正福說道:“成掌柜,不好意思。做買賣圖個吉利,現在銀票也被人搶走了,我看另選一個吉日吧。”

  說罷,轉身就走。

  成正福眼看雙方立好字據便可以交易好這宗買賣,六千兩銀子到手,但忽然又泡湯了,真不甘心,便追了出來,邊追邊喊:“舒公子,舒公子,沒關系的,小屁孩調皮玩耍,不影響咱們的交易。”

  蘇醒低聲對兩名馬夫說:“走,有情況!”隨后跑出來,對成正福說:“成掌柜,那就另選個吉日吧。我家公子很迷信的。其他的什么都好,就這一點不好。”

  成正福無奈地說道:“那行,明天,我去客棧找你們。”

  蘇醒說道:“好!”便追上石天雨,又回身看看,沒發現成正福領人追上來,便低聲問:“公子,怎么回事?”

  玥兒回身看看,沒有發現有可疑之人跟蹤,便低聲說道:“成府的仆役手粗腳粗,力大無窮,筋強骨壯,個個會武功的。所以,這里面肯定是一個騙局。我以前是討飯的小乞丐,溜進過不少富人家的家門,討錢討飯。但現在這處大宅子,似乎很久都沒有人住的了,地板上沒有擺放家具的痕跡,有很多地方結滿了蜘蛛網,沾滿了灰塵。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茅房,似乎很久都沒有人用過的。廚房也很干凈,沒有油跡。之前的藥鋪,來看病的,來買藥的,全是假病人,毫無病容。連抓的藥都是同一類型的。”

  蘇醒驚嘆地說道:“玥兒,沒想到您這么厲害!老夫佩服!佩服!誒,想不到老夫是本地人,卻也差點被人騙了。”

  汪靜回身看看,發現成府的仆役已經出來跟著了,便低聲說道:“那些人跟上來了。怎么辦?咱們今晚不能再回剛才那家客棧住了。不然,肯定又會有一場血戰。”

  石天雨難過地說道:“首次做買賣,差點被人家騙了,誒!若非玥兒搗亂,我被人家騙了。真慘!瞧我這腦子,打仗還行,做買賣卻不行。看來,我還是得當官去。畢竟家父是公差人員,我對官場較為熟悉。”

  玥兒俏皮的說道:“哥哥,玥兒支持您當官去,當官威風。但是您現在頭發還是太短了,還是像個和尚,得等到頭發再長一些,再考慮當官和做買賣唄!”

  眾人被逗得大笑起來。

  汪靜從衣兜里拿出之前的那張萬兩的匯兌銀票,塞給石天雨,說道:“這張萬兩銀票,我也沒有能力保護,相公收著吧。”

  玥兒也把剛才從石天雨搶來的銀票全部塞還給石天雨。

  老馬夫馬栓憂愁地說道:“公子,我們幾個還是回空中園生活吧。這地面上的人,都太狡詐了。”

  蘇醒和郭先光驚詫地異口同聲的反問:“空中園?什么意思?”他們倆早就懷疑汪靜和玥兒、馬栓是不是之前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玥兒卻說:“我不!我還想去西湖看看。”

  說罷,便鉆進馬車里。

  嘟嘟和哆哆似乎也意識到了危險,便也躍到馬車上,保護它們家的小主人要緊。

  石天雨收起銀票,鎮定下來,淡定地說道:“沒事!咱們回客棧休息休息,大白天的,成正福那伙人也不敢對咱們動手。到了晚上,咱們去游西湖,然后再換個地方來住。”

  眾人點了點頭,便各自鉆進自己的馬車里,駕車而去。

  回到客棧,蘇醒都不敢獨自在自己的上房里睡,溜到馬車上,和兩個馬夫一起睡。

  畢竟這里有嘟嘟和哆哆保護。

  有些漢子跟蹤到后院,似乎想抓蘇醒、馬夫作人質,但是,嘟嘟吼叫起來,又嚇退了他們。

  那些人無奈地跑出后院。

  忽然數枝牙簽射去。

  他們紛紛慘叫起來,紛紛跪倒在地上,再也起身不了。

  接著,又渾身很痛很癢,紛紛伸手撓癢,抓破衣服,抓得渾身血痕。

  掌柜和店小二握著菜刀跑出來,揚刀指著那些人,怒罵道:“游龍幫的匪徒,你們聽著,我們是交過保護費的。大白天的,你們還來鬧事,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再敢大白天的來鬧事,我們就和你們拼命。”

  客棧里很多住客跑出來,奇怪地望著那些跪在地上撓癢的漢子,又竊竊私語起來:

  “游龍幫的匪徒?什么意思?”

  “看這些人就不是好人,全部賊頭鼠眼的。”

  “這些人怎么啦?怎么跑到這里來生病?”

  “聽說他們是江南游龍幫的匪徒,專劫江河湖泊來往商旅的,活該他們遭罪!”

  “看這情形,可能有錦衣衛和捕快在暗中修理他們。”

  “哎呀,就別指望錦衣衛和捕快了。江湖匪幫多,不就是捕快和錦衣衛收了這些匪徒的錢嘛。”

  此時,又有些漢子跑過來,分別抱起或者背起這些慘叫著撓癢的漢子走了。

  客人們也一哄而散。

  掌柜和店小二握著菜刀,氣呼呼的轉身回到客棧里。

  石天雨和汪靜、玥兒則是站在二樓的走廊里,安靜地望著那些人,然后回房歇息。

  整個下午,客棧都很安靜,沒有人再來鬧事了。

  石天雨心中有數。

  那些匪徒也心中有數了。

  就看今晚怎么搏斗了。

  兩個時辰之后,石天雨和汪靜睡醒了,便起床洗漱,招呼蘇醒幾個,到一樓大堂就餐,分兩桌吃飯。

  現在蘇醒和馬夫都看出來了,玥兒脾氣大。

  他們不敢再和玥兒同一張餐桌吃飯了。

  六人分兩張餐桌。

  蘇醒和兩個馬夫一張餐桌。

  石天雨和玥兒、汪靜一張餐桌,但點同樣的菜。

  不時的有些漢子進來,坐在石天雨餐桌的附近。

  這些肯定是游龍的匪徒了。

  石天雨也不理他們,和汪靜一起,照顧好玥兒吃飯。

  嘟嘟和哆哆在餐桌下面,津津有味地啃著骨頭。

  玥兒挨著石天雨,俯耳低聲說:“哥哥,待會打起來,可以用火焰彈炸死他們嗎?”

  石天雨含笑說:“可以的,凡是偷襲您和靜兒姐姐的人,都不用客氣,一概炸死,沒有人情講,因為偷襲咱們的人,都不是人,都想錢想瘋了。留他們在世上,也是一個禍患。游覽西湖美景之后,您和靜兒姐姐,馬大叔先回空中園生活幾天,待到了下一個漂亮的城池,再回到地面上來。”

  玥兒點了點頭,又俏皮地說道:“哥哥,玥兒不在您身邊,您可別給人家騙了。”

  眾人被逗得大笑起來。

  石天雨臉紅耳赤地說道:“吃一塹,長一智。哥哥不會再上當受騙了。做買賣的事,不急,反正哥哥有錢。”

  玥兒可愛的說道:“哥哥,您別把錢完了,等玥兒長大了,可沒錢。要不,您現在把那幾萬兩銀票給我保管唄。”

  眾人又被逗得大笑起來。

  石天雨紅著臉說道:“沒事,那都是小錢。哥哥也是為了行走江湖方便,所以,兌了點銀票,放在身上,無論去哪里,都攜帶方便。我們家在空中園還有很多很多的錢,您這輩子無論怎么,都不完的。不過,以后哥哥會節儉的,不再隨便亂錢了。那都是玥兒的錢。”

  說罷,抬起左手中指,從系統空間儲物柜里抓取幾塊金磚放在餐桌上。

  頓時,一樓大堂的人紛紛驚叫起來。

  石天雨四周的那些漢子頓時口水直咽。

  但大白天的,那些人又不敢怎么樣。

  蘇醒急急起身走過來提醒說:“公子,您不能如此露富呀!會惹麻煩的。財不露富,這句古話,您沒聽說過嗎?”

  石天雨一笑,低聲說道:“這叫引蛇出洞!寫文章,我不如您。但是,打仗,您不如我。放心吧,我這幾天給您賺回至少三百萬兩銀子,保您終生富貴,好好吃飯去。稍后安定下來,我保郭大叔和馬大叔都娶上媳婦。”

  蘇醒搖頭晃腦,嘆了口氣,無奈的回到了自己的餐桌前。

  石天雨又抬起左手中指,將餐桌上的金磚放回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那人會變戲法吶!”

  “真神!”

  “剛才那些金磚是不是真的?變出來的假錢吧?”

  “這小和尚哪里學來的妖法?”

  “誒,江湖真是妖風多,老子還是回農村吧。”

  “農村路滑,也要防摔倒。”

  一樓大堂的客人頓時紛紛議論起來。

  石天雨沒理會他們,心里思忖:以此作為誘餌,不知道游龍匪幫的人會不會上當?匪首何時出現?

  今天晚上,謝文會不會出現?

  謝文找到楊鋒和公孫仁了嗎?

  換皇帝了,遼西的情況怎么樣?

  朱常洛是真的死了?還是假死?或是躲到幕后當太上皇了?這老小子會不會躲到武當山上修仙煉丹呀?

  玥兒和汪靜也很淡定,之前已經遇到過無數風險了。

  現在,她們倆漸漸的對各種風險都不懼怕了。

  而且,必要時,她們倆還可以躲進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汪靜放下碗筷,出神地望著玥兒一會,又奇怪地問:“玥兒,等您長大了,您是喜歡錢?還是喜歡男人?如果兩者之間,您只能選擇一個,您會選擇什么?”

  玥兒吃飽了,也放下碗筷,大聲說:“我不喜歡男人,我喜歡錢!”便離開餐桌,又補充一句:“哥哥除外!”

  便跑了出去。

  頓時,一樓大廳,頓時滿堂哄笑起來。

  汪靜俏臉通紅,伸手刮了石天雨的鼻子一下,嗔罵道:“您看,玥兒給您教壞了。”

  石天雨笑道:“人家還小,女娃子嘛,要富養,待她稍為長大些,找個正義的武林門派,送她到山里學藝去。以后,再帶她到軍營里接受軍紀訓練。以后無論什么規矩,她都會懂的。人是在成長之中,不斷發生變化的。一成不變的,是山里的那些猿猴。”

  說罷,起身追出店門。

  發現嘟嘟和哆哆都跟著玥兒,這才放心。

  眾人便徒步前往西湖。

  夕陽斜掛在天邊。

  垂柳依依,水波瀲滟,游船點點。

  遠處山色空蒙,青黛含翠。

  眾人站在蘇堤上,為這天下無雙的美景所傾倒。

  蘇醒張臂而望,甚是興奮,但也眼泛濁淚地說道:“終于回到故鄉了,八年了,老夫離開故鄉八年了。”

  石天雨從腰間的鹿皮袋里掏出一只金元寶和一些碎銀子,塞給蘇醒,關切地說道:“蘇師爺,既然想家了,您老就先回老家一趟吧,看看妻兒老少,然后再回來。如果找不到我,就到京都來找我。驢市胡同的大鐵屋,知道嗎?那是和恒連鎖銀號的總店。您到了京都,如果找不到我,可以到那附近入住客棧等我。我會出現在那里的。剛才,從客棧走到蘇堤岸這段路程,我想過了,我還是去京都找找萬歲爺,我還是想當官,我還是想去遼西打仗。那里還有我的數萬將士。他們曾經陪我出生入死,浴血奮戰。就算他們現在都戰死了,我也得把他們的尸骨接回中原安葬。”

  汪靜伸手扯扯石天雨的手,低聲說:“那些匪徒又跟上來了。這美西湖,我也看過了,把我送到空中園去吧。免得待會打起來連累您。”

  玥兒也說:“讓哆哆陪我回空中園吧。”

  石天雨點了點頭說道:“行!待會,不要急。”

  蘇醒一看這么多錢,甚是激動,但是沒接,感動地說道:“謝謝,還是等公子您安頓下來再說吧。”

  石天雨又把錢塞到他手中,說道:“蘇師爺,回家吧,好好看看妻兒父母和兄弟姐妹。他們也是人,也會想您的。讓郭大叔跟著您,多少費用,您付給他就行了。反正跟著我,不缺錢。隨便用,隨便。”

  蘇醒舉起衣袖,抹抹濁淚,說道:“那老夫就先回老家。公子您小心點,見萬歲爺更要小心點。”收下金元寶和碎銀,又向石天雨欠欠身,真舍不得離開石天雨。

  心里也暗道:老夫跟著石天雨才一個月,所得到的銀子,便勝過跟著劉叢那狗官八年。

  看來老夫沒看錯人,老夫一定要好好輔佐石天雨,做好買賣。

  蘇醒收起眼淚,暗暗起誓,又轉身鉆進馬夫郭先光的馬車里。郭先光也朝石天雨欠欠身,轉身上馬,策馬而去。

  石天雨轉身看看。

  游龍幫的匪徒急急閃身而開。

  玥兒、汪靜和馬夫馬栓一起上了馬車。

  石天雨也讓哆哆和嘟嘟跳到馬車上去,又抬起左手中指,稍稍蹲身,左掌下斜,右掌上舉,稍一運功,便將玥兒等人和狗連同馬車一起,送到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哎呀,我的老娘呀!這和尚會妖法呀!”

  “難不成他是金山寺法海的徒弟,能把人收進金盞里?慘嘍,快跑!”

  蘇堤上,那些游客和匪徒都嚇得紛紛跑開。

  石天雨雙足輕點,飛身飄向湖面上的一艘畫舫。

  畫舫上的游客也沒留意到忽然天空中有人飄身而下。

  一群游客有的摟著女子靠坐畫舫邊座上。

  有的在船尾圍著小木桌坐聊。

  有的背手在船邊看風景。

  一個書生手持竹笛在船尾吹著曲子。

  一對富家公子,身穿華服,腰佩長劍和名刀,站在船中央,對著湖中美景,指指點點。

  畫舫駛入湖心。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