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三羊佑生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有些雜亂了,仙種法種放在一起,神通功法放一起。”

  目光從玉符上的眾多技能上一一掃過。

  張景不由眉頭微皺。

  霎時間。

  隨著他的心意,玉符微微閃爍,上面記錄的內容陡然一變。

  仙種/法種:

九品仙種:道元慶云  天賦/功法/神通:

太一天罡諸神本命界  本命界(1/36):第一層(演化中)

  先天神圣:青云仙(孕育中)

  太始原界·一級(71.3萬/100萬)

  技能特性:融道創生(仙)

  太上紅業斬仙魔刀·三級(501萬/1000萬)

  技能特性:業力歸源(仙)

  六爻神衍·二級(11.1萬/156萬)

  技能特性:命河倒影(仙)

  心象無間·二級(22萬/156萬)

  技能特性:虛妄心障(仙)

  “衍世界一道金丹境需要修行的九門神通,目前已經初步掌握了兩門,剩余七門也要抓緊時間了。”

  “只是,這些技能要想升級成仙種,所需經驗加在一起,恐怕要消耗近萬億氣運的宙河金晶才行。”

  “就這還沒有算品級更高的太始原界,以及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升級所需要的經驗。”

  想到此處。

  張景不由得頭皮一陣發麻。

  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

  這么一看。

  自己若是想要以圓滿狀態從金丹境踏入法相境,所需要的資源,未免有些過于恐怖了。

  且不說這么龐大的氣運該如何搞到手。

  就算是有這么多氣運,可供自己購買的宙河金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

  畢竟這類寶貴資源。

  哪怕有人從宙極之河秘境之中撈到,也不會輕易拿出來賣掉。

  一番思索過后。

  所以。

  希望一方面要放在凝煉后天紫氣上。

  還有就是……本命界衍化完成,先天神圣分身出世。屆時分身親自前往宙極之河秘境,如此方才有大量打撈宙河金晶的可能。

  甚至越多的先天神圣分身出世越好。

  人多力量大!

  張景目光一閃。

  思路逐漸清晰。

  破局點還是得放在本命界的衍化上。

  而很顯然。

  當前就看此番冥夜界之行,以及數百后的真靈降生大蒼界這兩次機會,自己究竟能從其中獲取到多少資源了。

  深吸一口氣。

  張景手中悄然出現四縷后天紫氣。

  這便是厚土分身近十年間,在靈樞仙城的收獲。

  “先將太上紅業斬仙魔刀技能升到四級,蛻變出第二個技能特性,然后全力參悟剩余的七個神通。”

  “這畢竟是踏入法相境的必要條件。”

  “至于太始原界,還有太上紅業斬仙魔刀兩門技能,等法相境乃至合道境之后再著手升級突破也不遲。”

  他心中暗道。

  下一瞬。

  遁光一閃,張景身影瞬間消失。

  原地只余下一聲幽幽嘆息。

  轟隆隆——

  山門緩緩關閉。

  靈樞山道場再度被籠罩在無量黑白交織仙光內,朦朦朧朧,時隱時現。

  殘陽如血。

  昏黃光芒靜靜地照耀著荒涼大地。

  數百里石山連綿,竟看不到半點人煙,甚至聽不到哪怕一聲的蟲鳴,一片了無生機的景象。

  寂靜得讓人心頭發毛。

  某一瞬。

  伴隨著‘嗡’的一聲動靜。

  百里石頭山中央的一處山腹內部。

  明亮仙光頃刻將一方繁復浩大的法陣點亮,莫名虛空波動陡然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不多時。

  仙光逐漸暗淡下來。

  強烈虛空波動也一點點平復。

  一黃一金兩道人影憑空出現在法陣中央區域。

  “嘖,這就是冥夜界?感覺和咱們玄黃界,也沒有多大差別嘛。”

  曲君侯輕聲說道,聲音中透著一絲失望。

  在他身旁。

  張景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打量著周圍的景象,目光中滿是好奇之色。

  同時。

  仿佛本能一般。

  他眼眸深處驟然綻出一道厚重明黃道紋,周身氣息直接勾連上地脈,隱隱與無邊大地融為一體。

  只不過由于有九天十地掩身訣的關系。

  導致一旁的曲君侯并沒有察覺到,兩人僅出現在此地的剎那,方圓接近萬里的地脈之力便已經被張景盡數統御。

  僅需一念。

  便可讓地龍翻身,山河傾覆。

  這便是源自先天神圣胚胎的厚土道體、大地之子天賦的恐怖之處。

  相較于仙道神通法術。

  這種天賦在張景的感覺中,其實更加類似于前世神話傳說中的權柄。

  “對了,師兄,之前不是見你喜歡穿黑色法袍么?為何這次出來,就變成了黃色法袍?”

  曲君侯帶著些許好奇之意的聲音響起。

  瞬間打破了此處的寂靜。

  “哈哈,喜好總是會變的嘛。”

  張景笑了笑,而后含糊其詞地說道,并沒有過多解釋。

  他總不能告訴曲師弟,你之前見到的那個‘我’,其實并不是現在的我吧。

  沒過一會兒。

  踏踏——

  伴隨著一陣輕輕的腳步聲。

  張景和曲君侯兩人一前一后,緩緩走出了山腹。

  半輪暗淡至極的殘陽頓時闖入視線。

  “那個,師兄。”

  望著連綿群山,以及山間交錯縱橫的荒敗小道,曲君侯頓時放慢一步,老實地跟在了張景身后,同時頗有些窘迫地說道:

  “煩勞師兄帶路,我們先從這山中走出去吧。師弟辨路的本事,實在是不強。”

  “善!”

  張景淡然一笑,直接一馬當先向前走去。

請訪問最新地址  兩人誰都沒有提遁術飛行。

  雖然之前曲君侯說過此界最強生靈不過法相境,但畢竟這是一方新的世界,初來乍到之下,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尤其是張景。

  來之前便知曉,這個冥夜界中大概率是出了什么變故。

  只有踏足地面。

  他才會有足夠的安全感。

  更何況對張景而言,調動地脈之力行走,其實并不比遁行慢上多少。

  當然了。

  現在為了照顧身后的曲君侯,自然不能全速前行。

  兩個時辰后。

  三百里外。

  一個坐落在山腳的村子忽地映入眼簾。

  村子不大,僅有數十戶人家,幾縷裊裊炊煙,升騰起淡淡煙火氣息。

  張景眸光微凝。

  村東頭空地上,有七八個半大孩童在相互打鬧,其中有男有女。觀其面貌身形,赫然是純正到不能再純正的人族。

  “冥夜界中也有人族么?如此,事情倒是比預想之中要好辦的多了。”

  張景暗松了一口氣。

  有人族存在,便意味著他和曲君侯二人能融入其中。

  而自己的目標本源結晶以及先天神物,想來此界人族高層勢力之中應該有記錄。

  至于交流。

  對于金丹境的張景二人來說,則更不是問題。

  “兩位公子,敝村尚小,沒有空房間供你們歇息,還是尋找別處留宿吧。”

  村口處。

  一個拄著拐杖的老者笑呵呵地對張景和曲君侯說道。

  對方言辭看似十分客氣,然而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只要不是傻子便都能感受得到。

  而在老者身后。

  一行男女老少數十人,手里面握著鋤頭糞叉,正一臉緊張地盯著張景二人。

  似乎只要一有不對,就要直接沖上前來。

  眾人對面。

  “老家伙,你——”

  曲君侯聞言面色不由一冷,身上頓時涌起一道狂暴至極的氣息。

  然而下一刻。

  一只晶瑩似玉的手悄悄橫在他身前,徑直將其話音打斷,同時也掐滅了對方身上激蕩而起的沖天氣勢。

  “曲師弟,稍安勿躁。”

  張景聲音溫和地說道,臉上仍然掛著一絲淡淡笑意。

  隨后。

  便見他迎著眾人緊張目光,緩緩向前走了兩步,徑直去到老者身前。

  “老丈,我們二人不過借宿一夜罷了,明日一早便走,還望能行個方便。”

  張景笑意盈盈地開口說道。

  話音落下。

  他單手一翻,一錠雪白發亮的銀子頓時出現在所有人視線之中。

  霎時間。

  所有村民表情一滯,目光不自覺朝著張景手上看去,隱隱有粗重喘息聲傳出。

  望見眾人反應。

  “果然,不論在那個世界,金銀對凡人來說都價值不菲。”

  張景暗戳戳地想到。

  “尊貴的公……公子,您這是……是是什么意思?”

  老者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聲音顫抖地問道。

  “老丈,貴村有誰能為我們騰出兩間房,這錠銀子便歸誰,如何?”

  張景聲音響起的瞬間。

  空氣驀地一寂。

  而后很快便又再度喧囂起來。

  眾人爭先恐后地擠到張景面前,拼命地招呼道:

  “兩位公子,俺們家有空房間,如果您們不嫌棄的話,還請住下吧。”

  “公子,俺們家也可以住,而且只要半錠銀子。”

  “俺家婆娘長的俊俏,公子不妨來看一看。”

  “好了,搶什么搶,徒惹貴客笑話!”

  被擠到一旁的老者頓時氣極。

  只見他用手中拐棍朝腳下石板狠狠敲了兩下,發出清脆的聲響。

  “就讓兩位公子住在小槐花家吧,她爹娘死的早,還有個弟弟要拉扯,正是需要銀子救命的時候。”

  聽到此話。

  大部分村民不敢多言,沉默地向后退去。

  只有零星幾人仿佛已經被銀子沖昏了頭腦,還想再爭取些什么。

  然而。

  當他們看到老者陰沉的臉色時。

  身體下意識一陣激靈,隨后驀地冷靜下來,眼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懼。

  “兩位公子以為如何?”

  老者遂不再管這些人,只是顫顫巍巍地轉過身,一臉討好地看向張景,小心翼翼地問道。

  “那便依老丈安排吧。”

  是夜。

  漆黑無光的房間中,曲君侯坐在一張竹椅上,兩眼似闔非闔。

  此刻。

  在他識海中。

  一道殘缺人影悄然浮現,笑著說道:

  “徒兒,既然已經到了這里,那師父也就不再瞞你了。”

  “這冥夜界乃是我之前親手埋葬三具神尸的地方。當時大戰在即,也就沒有時間處理,故想著借這一方殘破世界徹底磨滅祂們。如今數百萬年過去,其中一具神尸應該已經被消磨的差不多了,估計只剩下最后的本源遺蛻。那便是徒兒你此番蛻變先天道體的關鍵。”

  “不過在此之前,徒兒伱還需要在冥夜界中,獵取到足夠的妖魔心核,以作薪柴。”

  “妖魔心核?”

  曲君侯疑惑問道。

  “不錯。妖魔心核,便是冥夜界妖魔存在之根本。”

  殘缺人影解釋道:

  “此妖魔非你認知中的妖魔,那是神尸軀體殘存大道,神靈死后的怨念和不甘,以及冥夜界本源世界之力,三者混合而生的古怪東西。”

  “故妖魔心核中,便蘊含了大量世界本源之力。”

  “原來如此!”

  曲君侯心中頓時閃過一絲明悟。

  卻在此刻。

  外界驀地響起一陣敲鑼打鼓的動靜。

  同時。

  還有仿佛無數道聲音疊加在一起的怪異嘶吼聲響起。

  “三羊佑生尊巡查,凡人退避,否則吃掉,統統吃掉!嘿嘿”

  曲君侯驀地睜開眼睛,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

  “妖魔?!”

  而在隔壁房間。

  張景同樣緩緩睜開眼睛。

  “嘖,就知道有古怪,果然冒出來了。不枉我在這里守株待兔。”他心中暗道。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