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神圣埋尸地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曲兄請坐。”

  清景殿中。

  張景目光看向在剛剛走進殿內的曲君侯,溫聲說道。

  他臉上不自覺流露出淡淡笑意。

  除此之外,還有一絲微不可察的詫異。

  曲君侯今日的到來,完全出乎張景的意料。

  下方。

  “張兄,”曲君侯聞言微微一笑,頗為自信地說道:“你現在畢竟是真傳,道門自有規矩,咱們還是以師兄弟相稱吧。等師弟我晉升真傳后,稱呼再改回來也不遲。”

  隨后。

  他又不自覺唏噓道:

  “自驕云秘境一別,不過才區區二十載,卻沒想到師兄已然一躍成為道門真傳,著實讓師弟羨慕得緊吶。”

  “哈哈,不過是運氣使然,先行半步罷了。晉升道門真傳,對于師弟來說,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張景笑著回應道。

  前半句話是謙虛,但后半句話,卻絕非是安慰之言。

  原因很簡單。

  張景能夠清晰地感覺到。

  他這位曲兄雖然修為不過金丹境,但身上彌漫著的那股強大氣息,儼然已經遠超自己此前見過的任何一位金丹修士。

  不管是赤明太皓洞天的那些金丹師弟師妹,亦或者后來離開洞天后,接觸的包括太乙閣、侗鳴福地以及附近各大法界的其他金丹修士。

  甚至二者間的差距之大,已然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當然。

  張景自動將自己排除在外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在玉符技能體系的加持下,掌握多種中三品大神通還有仙種的他,實力并不能單純用修為境界來衡量。

  拿過來比較也沒有什么意義。

  一番初見面的寒暄過后。

  “師兄,師弟此次過來,是有一事想要請師兄幫忙,就是不知道師兄是否有空閑。”

  曲君侯也沒有客氣,直切主題地說道。

  他原本掛著一絲淡淡笑意的臉上,此刻不覺浮現出嚴肅的表情。

  聞言。

  “果然!”

  張景心中暗道,面色同樣一肅。

  他就知道。

  對方此次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哦?師弟還請直言。”

  張景眼神驀然變得平靜如淵。

  “師兄可還記得,當初在驕云秘境之時,師弟曾經和你提過的那一處大機緣之地?如今進入的時機到了。”

  時間緩緩流逝。

  “冥夜界,一方被掩藏的殘破域外世界,神圣埋尸地,其中最強生靈僅有法相境?”

  “其內不乏先天神物,還有本源結晶的存在……”

  張景一點點思索著曲君侯方才的介紹,心中不由有些意動。

  如果對方所言不虛的話。

  那這個所謂的冥夜界,還真值得自己去一躺。

  不論是先天神物,還是本源結晶,對他而言都有著莫大作用,直接可以讓天賦神通太一天罡諸神本命界快速衍化圓滿。

  尤其是本源結晶。

  這東西不管對于玉符,還是仙種亦或者是自己各類神通技能的升級來說,都十分重要。

  可以說。

  如果本源結晶足夠的話。

  張景甚至可以憑借本源之力硬堆,直接跨越金丹和法相,一舉步入合道境,成為一尊真正的真傳弟子,參與到道門序列競爭之中。

  不過……

  似乎是意識到什么。

  他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意動,轉而看向曲君侯,眼神下意識閃過一抹疑惑。

  這家伙怎么知道位于域外的冥夜界的存在?而且還對此界情況掌握的這般清楚。

  “怪事。”張景暗道。

  他不自覺看向對方,若有所思地問道:

  “曲師弟,休怪師兄多言,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那冥夜界的存在?”

  “這——”

  聞言。

  曲君侯面上不由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師兄,這事關師弟早年在下界的獲得的一份大機緣,實在是不便告知。不過師弟可以保證,今日有關冥夜界之言,絕無半點虛假。”

  說罷。

  注意到張景臉上的猶豫。

  他咬了咬牙,直接把心一橫,坦誠道:

  “不瞞師兄,冥夜界事關師弟修行之道的一個特殊機緣,越早去越好。不過師弟一個人實在是有些捉襟見肘,不得已之下,這才邀請師兄一起。”

  “師弟以道心起誓,此番絕無半分惡意,否則便讓師弟修為終生不得寸進!”

  聽到這番話。

  尤其是在看到對方以道心起誓之后,張景便知道曲君侯所言非假了。

  一顆懸著的心也逐漸放了下來。

  “那曲師弟,我們如何前往冥夜界?”

  他笑著問道。

  與此同時。

  距離道場三千兩百里外的靈樞仙城。

  張記泥塑鋪。

  在柜臺后面假寐的黃袍中年張景驀地睜開眼睛,目光中閃過一抹饒有興趣的光芒。

  “冥夜界?倒是有意思。”

  下一刻。

  只見他單手伸出,開始掐起一道繁復法訣。

  霎時間,便有一道浩渺不定、分支萬千的長河虛影,被他從冥冥之中牽引出來。

請訪問最新地址  張景面色頃刻蒼白如紙。

  不多時。

  便見他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心中警覺大起!

  “一片迷霧,什么都看不到。此行若去,恐怕兇險萬分啊!可曲師弟明明說冥夜界中最強生靈不過法相境,他用道心起過誓,必然不會說謊。”

  難道是推演有誤?

  不然憑借自己當前的實力,僅僅法相境,應該不至于如此兇險才是。

  想到此處。

  張景心中一動。

  六爻神衍·二級(11.1萬/156萬)

  技能特性:命河倒影(仙)

  六爻神衍的技能信息驀地從心頭閃過。

  他搖了搖頭。

  自己憑借六爻神衍的技能特性命河倒影窺視一絲命運長河推演出來的結果,大概率是不會有錯的。

  況且這種事情,當然是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也就是說。

  興許是冥夜界發生了某種變故,所以才和曲師弟所述有出入?

  張景暗中猜測道。

  思索片刻。

  “兇險歸兇險,卻也并非什么大兇必死之局。與此行可能的收獲比起來,這點險還是值得一冒的。”

  “也罷,富貴險中求。此番當走一趟!”

  一聲輕笑陡然響起。

  半躺在柜臺后面的黃袍張景霍然起身,面容飛速恢復成原本模樣,身上無邊厚重蒼茫的氣息一閃而逝。

  下一刻。

  一道明黃遁光自靈樞仙城升起,旋即徑直向著靈樞山道場飛去。

  清景宮。

  “九天十地掩身訣?遮掩隔絕自身體內道則,不過只能用于金丹境和法相境?”

  張景把玩著手中的純白玉簡。

  眼眸之中不由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這部法門的針對性未免也太強了一些,就好像專門為了自己和曲師弟此番前往冥夜界之行而特意出現的一般。

  “看來曲師弟還有秘密啊。”

  他心中暗道,卻也沒有細問。

  畢竟能走到當前這種地步,誰又沒有一點秘密和底牌?

  對面。

  “師兄,師弟已經租借好了一艘小型虛空寶舟,等你將這九天十地掩身訣修煉成功之后,我們便可以出發去下界鈞天域了,傳送法陣便在那里。”

  “不用擔心那些虛空生靈。”

  “清霄玄明天周邊的虛空生靈,我們道門強者早已經清掃干凈。而靠近下界,因為道則殘缺的緣故,虛空生靈更是極為罕見。就算遇上,也不過是弱小族群罷了,你我合力便能輕松擊殺。”

  曲君侯還在風風火火地講述著此行計劃。

  聽上去頗為周全。

  兩個時辰后。

  “師弟能想到的就只有這么多了,師兄可有什么要補充的?對了,不知道師兄你那邊,需要多長時間能將著九天十地掩身訣修煉成功?”

  曲君侯大大咧咧地望向張景。

  “很快的,師弟在這道場之中稍等便是。”

  迎著對方目光。

  張景笑著說道。

  十天后。

  道場山門外。

  一艘三百丈虛空寶舟悄無聲息地出現。

  船樓之中。

  曲君侯目光緩緩從負手立于船頭、一身黃袍的張景身上挪開,眼神之中的震撼久久難以消散。

  “原來張兄說的很快,竟然只是十天!”

  他暗暗驚嘆道。

  心中卻是不由想起,自己來之前足足耗費了接近一年時間,方才勉強將那九天十地掩身訣修煉成功。

  這之間的差距簡直大到令人絕望。

  回過神來。

  曲君侯眸光越發熾烈。

  “先天道體!很快自己也能同樣擁有這般恐怖的天賦了。”

  下一瞬。

  轟轟——

  伴隨著一陣雷鳴般的巨響。

  龐大無比的虛空寶舟一點點升空,旋即化作一道恢弘仙光,一頭扎進前方突兀出現的虛空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不多時。

  一身黑袍的張景緩緩出現在道場山門處。

  他望著剛剛虛空寶舟消失的方向,目光不由一陣閃爍。

  “希望此行一切順利吧。若是厚土分身折損在冥夜界,那就虧大發了。”

  不過張景轉念一想。

  厚土分身本身就有厚土道體,大地之子的天賦。

  完全就突出一個防御無敵,皮糙肉厚。

  如今再加上,前段時間將太始原界衍世界一道的大神通心象無間升級入門,保命能力無疑更上一層樓。

  此番哪怕沒有什么收獲,但活著回來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才對。

  想到這里。

  呼——

  張景不由輕吐一口氣。

  他心中一動。

  直接‘看’向居于泥丸宮正中央的玉符。

  諸多神通技能信息頓時映入眼簾。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