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六章 變故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周圍的參天古林已經被抹平。

  一個巨大掌印格外顯眼。

  張景站在原地,始終不曾挪動半步。

  眼神中滿是淡然。

  他剛剛沒有使用任何法術,只是單純的調動丹田法力以及融合五行道意,就那么隨手一拍而已。

  然即便如此。

  其中威能也不是對面這十幾個普通筑基修士可以承受的。

  視線輕輕從眼前一片狼藉景象上掃過。

  張景不自覺回憶起,之前鹿三十八馱著自己,在筑基境交手余波之中狼狽逃離瑯琊郡時的場景。

  一切都好似發生在昨天。

  “不知不覺中,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么?”

  他心中一陣恍惚。

  回過神來。

  張景輕輕揮手。

  已經蛻變成法種的多寶河頓時從遠處回返,好似一條瑩白玉帶,輕輕纏繞在手腕之上。

  “多寶河作為中階法種,在融合九件法寶靈胚之后,威能已經到達極限。哪怕有道意加持,也依然遠遠不及偽版先天元初靈光。等晉升金丹境之后,要想辦法融合升級一番了。”

  張景暗道。

  視線從多寶河上收回,轉而看向遠方。

  起伏連綿群山盡皆收入眼底。

  “接下來,就該找個安靜的地方,等待第一輪結束了。”

  張景輕舒一口氣,臉上不覺露出一抹輕松愉悅笑意。

  一步踏出。

  整個人化作一道緊貼著地面的虹光,頃刻便消失在無盡莽莽群山之中。

  不多時。

  距離戰場百十丈遠的一處茂密山林之中。

  伴隨著一陣窸窣響聲。

  九人緩緩從其中走出,俱都是一臉驚懼地看向張景消失的方向。

  “呼還好老大你明智。”

  一個白白胖胖的年輕男子感嘆地說道。

  聲音中滿是后怕的意味。

  “是啊,是啊!”

  另外一個女子聞言急忙點頭。

  “若是我們剛剛動手,恐怕現在已經步那伙人的后塵了。對了,老大,你是如何確定那人我們惹不起的?”

  話音落下。

  剩余幾人齊齊看向那個站在最前方,白衣飄飄若神人的男子,目光中不自覺流露出一絲敬意。

  “哈哈,”白衣男子大笑一聲,隨即自信滿滿地說道:“你們閱歷少,當然看不出來。我可不一樣,見識過的修士多如牛毛,實力強不強,幾乎一眼便能知曉。”

  “老大厲害!”

  “不愧是老大,由您帶領,我們這次肯定可以順利晉級下一輪。”

  眾人紛紛嘆服地喊道。

  而另一邊。

  趁著幾人不注意,白衣男子飛快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眼神中滿是慶幸。

  他哪里有什么眼光。

  剛才純粹是看那伙人比自己這邊人多一些,心中不禁有些猶豫罷了。

  結果……

  就在他猶豫的短短時間里。

  那伙人就直接被干脆利落地送出秘境了。

  想到這里。

  白衣男子忍不住看向不遠處的那個巨大手印,目光中閃過一絲駭然。

  此人大概率是天仙大勢力的傳承種子。

  亦或者干脆就是……從那七個地方走出來的頂級天驕。

  驕云秘境中層空間的一座看臺上。

  之前那對緊密關注張景的男女修士,此刻儼然愣在了座位上,表情微微凝滯。

  不知道過了多久。

  “嘿嘿,那群家伙總算是被收拾咯。讓他們還仗著人多勢眾搞偷襲?這下終于踢到鐵板,遭報應了吧。”

  俏麗女子展顏一笑。

  美眸則是不自覺看向畫面中的張景,目光漣漣。

  旋即便見她想到什么。

  轉過頭直接看向身旁男子,高高昂起腦袋,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面帶驕傲地問道:

  “喂,你不是說人家從小地方來的嗎?”

  那副神態,活似一只驕傲的小孔雀。

  看到心愛之人臉上這幅表情。

  男子不由一把捂住胸口,面色漲得通紅。

  他知道那人實力很強,然而夸贊之語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略微思索一瞬。

  便聽男子醋意十足地說道:

  “云兒,那人確實厲害。但是他太過于藏拙了,沒有半點強者之心,和場內其他那些頂級妖孽相比,完全就是云泥之別。不信你看那幾個,大家可都在關注他們。”

  說罷。

  男子便帶著身旁這位叫做‘云兒’的俏麗女子,直直看向了第一競斗場最中心位置。

  一座高不過百丈的山丘。

  上面竟堆放了數百枚驕云法令,綻放出來的金輝凝聚在一起,仿若一輪縮小數倍的金色太陽。

  數以萬計的修士,此刻正緊緊圍著那座山丘。

  尖銳鳴叫響徹云霄。

  循聲望去。

  赫然是一只赤目鵬鳥,周身羽毛仿若黃金鑄造一般,閃爍著熠熠金輝。

  眾人畏之如虎的恐怖巽風,吹打在對方身上卻只能濺出點點火星,甚至連哪怕一根金羽都奈何不了。

  “哈哈,你們人族就這點本事么?驕云法令已經放在那里了,只要能在我手上撐過十息,便能獲取一枚,可惜竟然無一人做到!”

  “弱小的可憐啊!”

  “看來此次驕云秘境的筑基第一,只能屬于我了。”

  赤目金羽鵬鳥囂張地大笑道。

  身形盡情沐浴在愈發猛烈的巽風之中。

  下方。

  眾人紛紛咬牙切齒地看向這只狂妄鵬鳥,卻沒有一個人敢動。

  十天來。

  被這只諸天萬靈陣營的可怖鵬鳥淘汰出去的人族修士,數量何止上萬。

  就連一位來自七大頂尖傳承之一的周天星神殿的妖孽,也被這只兇鵬以摧枯拉朽之勢淘汰。

  “真的沒有一個人可以奈何得了這只鵬鳥么?這可是在我人族境內啊!”

  有人泣血高呼道。

  然而。

  回應他的只有天上那只鵬鳥的猖狂笑聲。

  看臺上。

  被喚作云兒的女子眼神發愣。

  粉拳無意識間緊緊握起。

  旁邊的男子見狀微微一笑,隨即繼續帶對方看向第九十九競斗場,同時解釋道:

  “剛剛云兒看到的是諸天萬靈陣營的頂級妖孽,而這位就是咱們人族真正的天驕了。看看人家,霸道之意尤勝那諸天萬靈陣營的鵬鳥。”

  聞言。

  俏麗女子緩緩回過神來,目光順著對方指引方向看去。

  “天吶!”

  看清楚的瞬間,女子不由失聲喊道。

  視線中。

  一個金袍年輕男子裹挾著一往無前之勢,緩步穿行在一方參天石林之中。

  五彩斑斕的駭人光輝凝聚在其周身三丈范圍之內。

  所過之處。

  擋路的宏偉石林盡皆化作齏粉。

  就仿佛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他前行的腳步一般。

  有修士遠遠便發現這股可怕動靜,頓時面色一變,而后飛快離開。

  俏麗女子回過神來,不自覺轉頭看向已經悄然閉目靜坐的張景,眼神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這般強大的對手……

  而在一旁。

  “瞧瞧那位存在,這才是真正的天驕啊!他就是我們人族此番抗衡那只恐怖鵬鳥的唯一希望!”

  男子還在喋喋不休道。

  第九十九競斗場。

  被男子贊嘆為人族真正天驕的曲君侯,此刻正在識海中洋洋得意地對一道殘缺人影說道:

  “哈哈,老師,我這招如何?”

  “找不到路有什么關系,大不了直接開辟一條出來便是。只要我一直向前,便能很快走出這片石林了。”

  “我真是天才!”

  卻在這時。

  “可伱八天前就是這么說的。”殘缺人影潑了一瓢冷水。

  曲君侯頓時面色一滯。

  旋即訕訕道:

  “可能……明天就出去了呢?”

  老者沒有答話,而是語氣古怪地說道:

  “徒兒,要不咱們還是從天上飛出去吧,那巽風應該奈何不了你。”

  “不行!老師,我之前發過毒誓,一定要從這里走出去。如此說不定便可以一舉破除心魔,徹底克服容易迷路的缺陷。這次有捷徑,那下次沒有捷徑又該如何?”

  曲君侯語氣無比堅定。

  “可你這種方式,真的算是從這里‘走’出去么?”

  殘缺人影心中不由暗罵道。

  調整了一番情緒。

  “僅剩下二十天時間,你現在可還沒有找到哪怕一枚驕云法令,要抓緊了。”殘缺人影嘆息道。

  “放心吧老師。”

  曲君侯自信滿滿地說道。

  他又不傻。

  孰輕孰重還是分得清楚的。

  時間一晃便是十天過去。

  第二十九競斗場最邊緣的一座山峰之上。

  張景正在閉目靜坐。

  此處就是他選擇的僻靜之地,少有人來打擾。

  然而某一瞬。

  轟轟——

  地面陡然開始劇烈震顫起來。

  張景睜開眼睛,目光中透出一絲迷茫。

  什么情況?

  現在應該還沒有到第一輪三十天的結束期限才對。

  而就在他思索之際。

  “救我!”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驀地傳入耳中。

  張景不由循聲望去。

  隨后目光便是一凝。

  只見競斗場邊緣地域,竟然開始一點點崩塌。

  一個男子反應不及時,跟隨著崩塌的山峰掉落下去,下一刻便化作一抹白光消失不見。

  原地頓時出現一枚驕云法令。

  緊接著便看到法令化作一道金光,徑直向著競斗場內部區域飛去。

  瞬息便消失不見。

  而在張景腳下。

  競斗場邊緣的崩塌之勢愈演愈烈,并且還在飛快向內蔓延。

  與此同時。

  他身上的驕云法印霍然揮灑出萬道金光,而且任憑如何施展法術,都無法將這道金光遮掩。

  看到這一幕。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沉思之色。

  “有意思,原來第一輪在這里等著呢。”

  他眸光驟然變得深邃。

  如此一來,最后十天里的競斗場……或許會很熱鬧了!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