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七章 沸騰之地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隆隆的崩裂塌陷之聲不絕于耳。

  一道道恐怖猙獰的裂縫從四面八方向內部蔓延,一點點吞噬著整座偌大競斗場。

  尤為奇異的是。

  邊緣塌陷之處仿佛存在某種特殊規則一般。

  但凡修行者落入其中,所有飛行挪移手段全部失效,只能跟著向下墜落,最終被淘汰。

  地面上。

  數以萬計的明亮虹光縱橫交錯,直接將一條條山脈,一座座峽谷,盡皆染成五彩斑斕之色。

  若是有人從上空看去。

  就會發現這些虹光看似散亂,實則目的地只有一個。

  競斗場最中央之處。

  然而此刻。

  一道遍覆璀璨金光的身影,卻是在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去,看上去頗為悠閑。

  一步跨出,便是數十丈遠,仿若瞬移。

  “嘖,那么著急往里面跑干什么?反正早晚都會到的嘛。”

  張景搖了搖頭。

  此刻的競斗場中央區域。

  說是修羅場可能過了,但應該也沒有差到哪里去。

  現在過去,必然會面對那些還沒有驕云法令之人前仆后繼的瘋狂攻擊,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關鍵是還沒有什么好處。

  畢竟驕云法令有一枚便足夠了。

  至于再多——

  張景不由回憶起之前看到的那尊秘境之靈。

  對方會容忍這種事情的發生么?又或者說,多余的驕云法令真的能拿得出去么?

  他表示很值得懷疑。

  思索間。

  張景不由回過頭看了身后。

  競斗場的邊界還在緩緩向內收縮。

  “目前來看,每天五百里左右。”

  “也就是說,最后一天,所有人都會聚集了一個面積極小、甚至只有百里乃至數十里方圓的區域,實力弱小者哪怕僥幸得到驕云法令,也必然會被淘汰!”

  想到這里。

  張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淡淡笑意。

  至此。

  第一輪競斗場的規則已經躍然眼前。

  不再有半點秘密。

  而通過這些。

  張景感覺自己似乎看清了些許秘境之靈,或者說驕云秘境的風格。

  “所以一開始還是想錯了。”

  他心中暗道。

  驕云秘境之中決沒有運氣一說,參與者能夠依靠的,有且僅有一個東西——實力!

  這對他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時間緩緩過去。

  距離第一輪結束還剩五天。

  這一刻,競斗場面積僅有原來的四分之一不到,上面的修士數量同樣也在銳減。

  一絲癲狂氛圍悄然彌漫在整座競斗場之上。

  強大混亂的法力波動此起彼伏,幾乎沒有半刻停歇。

  除了極少數之外。

  大部分驕云法令的主人都已經換了一茬又一茬。

  靠近邊緣地域的某一處山腳。

  多寶河閃爍著瑩瑩五色光輝,被張景當做長鞭甩出,末端瞬間橫跨數百丈距離,仿若一條兇戾巨蟒,頃刻追上前方正試圖倉皇逃竄的一個女子。

  白光瞬間閃過。

  對方身影隨之消失。

  “唉麻煩!”

  他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淘汰的第幾個人了。

  張景無意動手。

  不過那些人卻是像蒼蠅一般,驅之不去,煩不勝煩。

  而且隨著時間逐步向后推移。

  他們變得愈發瘋狂。

  張景身上那無法掩藏的耀眼金光,儼然就是這些人的目標。

  正準備繼續向前。

  然而下一刻。

  張景不覺停下腳步,轉過頭看向右前方。

  十多息后。

  一個身上被金光籠罩、模樣看起來有些狼狽的男子陡然闖入視線之中。

  他看到張景身上閃爍的金光時。

  眼神不由微微一愣,旋即變得閃爍不定。

  下一刻。

  男子臉上的遲疑便被一抹堅定所取代。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而后徑直調轉方向,極速朝張景所在的方向掠去。

  同時嘴里大聲呼喊道:

  “道友,這群人想搶你的驕云法令,快跑啊!”

  聲音響起。

  在對方身后緊追不舍的數十人,身影齊齊停頓了一瞬。

  他們這才注意到張景身上閃爍的金光。

  下一刻。

  便見其中一部分人轉而直接撲向張景,臉上帶著絲毫不加掩飾的惡意。

  望見這一幕。

  張景雙眼微微瞇起。

  “道友,不若加入我們吧!按照規矩,你將手上的驕云法令上交,等到第一輪結束的時候,我們再進行統一分配,保證每個人都能晉級下一輪!”

  對面。

  一個黑袍中年男子看向張景,笑意盈盈地說道。

  聲音中透出一絲驚喜。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

  自己等人竟會在中途撞見另外一枚驕云法令。

  這不是天降之喜?

  同時。

  一個面容削瘦、目光陰冷的男子看向張景,勸道:

  “道友,現在競斗場上局勢極其混亂,除了中央區域之外,哪里都不平靜。你一個人帶著驕云法令,太危險了。”

  “我觀道友現在還在邊緣游蕩,想必是對自身實力不大自信吧。”

  他頓了頓,似乎是在給張景足夠的思考時間。

  隨后繼續道:

  “所以對于道友來說,最好的選擇便是加入我們!大家齊心合力尋找驕云法令,最后肯定有你的一枚。”

  “當然——”

  陰冷男子拉長聲音,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道友如果不想加入我們也不是不行,只需將身上的驕云法令留下即可。”

  “我們畢竟也是為了道友安全著想。”

  說罷。

  只見他單手一揮。

  身后的近二十個修士頓時齊齊踏前一步,磅礴氣勢隱隱連成一片,仿若浪潮一般向張景壓迫而去。

  而在這些人對面。

  張景平靜目光從陰冷男子臉上掃過,而后輕輕落在最前方的黑袍男子身上。

  “你們意思是說,現在競斗場中央區域很平靜?”

  他好奇地問道。

  “是啊,這兩天中央區域匯聚了不少妖孽怪物,沒人敢在那里動手。”

  領頭男子解釋道。

  臉上則是一副風輕云淡的自信表情。

  這樣么?

  張景心中閃過一絲明悟。

  看來中央區域最初的混亂時期已經過去了,如此正好求個清靜。

  想到這里。

  “多謝你們的消息。”

  張景臉上頃刻綻出一道明朗笑容,看向對面眾人的目光中滿是感激。

  話音響起。

  黑袍男子心里驀地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強烈危機感。

  恐怖寒意沁透心脾。

  他猛地抬起頭。

  瞳孔中瞬間倒映出一只正在緩緩拍來的五色大手。

  上面五行道意流轉不息,圓融一體,散發出道道令人窒息的可怖力量波動。

  這一刻。

  黑袍男子一直掛在臉上的平淡表情,開始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驚恐,是絕望,是無盡的悔意。

  “完了!我的兩千萬氣運!”

  他心中一聲哀嚎。

  隨即直接化作白光消失在原地。

  跟隨他一并消失的,還有身后的數十人。

  原地只有靜靜漂浮著的幾枚驕云法令。

  “還別說,這一招確實好用。”

  視線從眼前的巨大掌印掃過,張景臉上不由流露出一抹滿意之色。

  別的先不說。

  至少清場效果不錯。

  另一邊。

  之前那個身覆金光的男子,在慌不擇路間,竟然再度跑了回來。

  當他看到完好無恙的張景時。

  眼神中頓時閃過一絲詫異。

  而后。

  目光不自覺瞟了眼那個彌漫著強大道意的巨大掌印。

  男子隱隱猜到了什么。

  他下意識回過頭。

  那些人依然窮追不舍。

  男子心中陡然意識到,前方的張景可能是他擺脫追擊的最好機會。

  至于剛剛……

  “看樣子還年輕,而且我當時喊的是提醒他快跑,對方應該不會做出恩將仇報的事情才對。關鍵是我已經沒得選了。”

  想到此處。

  男子把心一橫,竟是直直的再度向張景跑去。

  快要接近之時。

  只聽他語氣真誠地喊道:

  “這位道友,伱我不若——”

  然而話還未說完。

  視線之中便出現一只五色大手,攜帶著重逾千鈞的磅礴氣勢,緩緩落下。

  無可阻擋!

  男子表情陡然凝固在臉上。

  眼角余光之中。

  之前死命追殺自己的那些人,此刻竟然也被這只大手陰影籠罩在內。

  他艱難地看向張景平靜的面龐。

  目光中一片駭然。

  此人竟是想一擊就將包括自己在內的數十位筑基境修士盡數淘汰!

  “這就是……所謂的那些大勢力培養出來的頂級妖孽么?想來之前那些人應該也是被這般淘汰的吧。”

  男子一陣無奈。

  下一瞬視線便是一暗。

  “聒噪!”

  耳邊隱約響起一道淡淡的聲音。

  原地。

  怔怔看著漂浮在身前的十二枚驕云法令。

  張景臉上不由露出一抹復雜之色。

  剛開始時是欲求一枚而不得。

  可現在倒好,他越是不想要,這驕云法令反而越是排著隊送到面前。

  搖了搖頭。

  張景一把收起這十二枚驕云法令,旋即整個人化作一道虹光,徑直向競斗場中央區域掠去。

  某個山谷之中。

  一條大河正在咆哮怒吼著向前奔騰而去,十數丈高的湍急巨浪裹挾著磅礴無匹的力量,狠狠拍打在兩岸堅石峭壁之上,竟是讓地面都在顫抖。

  而在幽邃河面上。

  兩伙人正在對峙,氛圍凝重緊張至極。

  “你們固然人多,可要想不付出一點代價,就拿走我們身上的驕云法令,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一個身披赤紅法袍、周身透出濃郁金光的女子瞪大眼睛,目光憤然地死死盯著對面一群浩浩蕩蕩三十多人組成的隊伍,強忍住心頭恐懼嬌喝道。

  被她護在身后的。

  則是七八個穿著法袍、宮裙等各類服飾,身體同樣閃爍金輝的女子。

  此刻。

  她們臉上已然泛起一抹蒼白。

  “你們搶我們的驕云法令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去中央區域搶那些人的啊。”

  “對啊,據說中央區域都有人擺下擂臺了,只要能在人家手里堅持五息,就能得到一枚驕云法令。可就算是這樣,你們都不敢去挑戰,只知道從我們這些人手上搶。”

  “這都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你們還講不講道理啊!”

  這些女子紛紛悲憤地向對面那些人怒喝道。

  聲音中甚至都帶上了一絲哭腔。

  “中央區域的那些妖孽么?呵,老子早晚會去挑戰的。大家同為筑基境,倒是要看看他們究竟有何強大之處,讓你們如此推崇。”

  對面領頭男子聞言,頗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此話一出。

  頃刻間便有數十道或驚訝、或疑惑的目光看向領頭男子。

  卻在這時。

  一道絢爛虹光裹挾著龐大氣勢闖入眾人視線之中。

  虹光之內。

  隱約可以看到一道年輕的身影。

  而在對方手上,赫然是數十枚散發出道道強烈金輝的驕云法令。

  來者正是全力趕路的張景。

  原地。

  只見領頭男子目光死死盯著張景所化虹光,眼眸中不禁閃過一絲心動。

  他正想上前攔截。

  然而不料。

  腳步剛邁出半步。

  便有一道凝若實質的可怖目光從那道虹光之內投射而出,徑直落在男子身上。

  他意識頓時變得一片空白。

  一抹驚恐無意識爬上面龐。

  這一刻,空氣尤為寂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

  那道虹光已然消失無蹤。

  眾人身體漸漸恢復知覺。

  “那是……什么人?也是筑基境?”

  領頭男子咽了口唾沫,難以置信道。

  “老大,那人應該就是您剛剛說要挑戰的‘妖孽’之一,我們現在前往中央區域,應該能找到他。”

  身后一人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然而領頭男子確實沒有搭理對方。

  他只是一個勁地喃喃道:

  “不應該啊,傳承里沒說筑基境可以達到這種嚇人程度啊。”

  “老大,您還要去中央區域挑戰——”

  剛剛說話之人再度追問道。

  然而話還未說完,便被對方不耐煩地打斷道:

  “以后有……有機會再去!我們現在先到外圍區域尋找驕云法令。奶奶的,竟然讓那幾個女的趁機跑了。”

  半天后。

  三座成‘品’字形分布、頂端已然被削平的巍峨山峰映入張景眼簾。

  上面靜靜盤坐著近百道人影。

  從這些人身上彌漫出來的氣息各不相同,但有一點卻是相似,那便是氣勢俱都磅礴無比。

  一看就知道絕非弱者。

  一路走來時常遇到的爭斗廝殺場景,在這處地域也悄然消失無蹤。

  儼然一方濁世凈土。

  “到了!”

  張景眸光一閃。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