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奪舍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關于京城內的諸多君王級強者盡數敗于從北原走來的一尊年輕君王之手的消息,正在以一個極為恐怖的速度向著大陰三十九州一百九十七郡擴散而去。

  引得各地自詡實力強大的君王級存在紛紛向京城趕去。

  誓要將大陰的臉面爭回來。

  而與這個消息一同傳播開的,還有當日一尊神秘黃衣君王強闖鎮魔司總部,并在三位司主聯手圍攻之下卻依然全身而退的消息。

  當然。

  在北原那尊年輕君王橫壓京城的消息面前。

  這個消息則是顯得不那么重要,可也依然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注意。

  西門。

  身披天青色官袍的男子一言不發地緩緩向前走著,一隊十數道身著紅色官袍的身影緊緊跟在他身后。

  在這些人肩上,則是齊心協力地扛著一具身長十數丈的蛇類大妖的尸體。

  上面殘留的兇煞氣息赫然已經凝結成了實質。

  引得一旁路人紛紛躲避。

  “大人們急匆匆地叫我等回來,卻從頭到尾卻只提了一句要前往鎮魔塔,莫非是那里出了意外?關押在其中的妖魔跑出來了?”

  想到這里。

  青袍男子不由得心里一沉。

  若真是如自己所猜測的那般的話,那自己還有手下這些兄弟此番過去,恐怕能回來的就沒有幾個了。

  雖然打心底一百個不愿意去。

  不過——

  “唉,上命難違啊。”

  男子心中嘆息一聲,腳下步伐驀地加快了許多。

  然而下一刻。

  他又猛地停住。

  不遠處,兩個人刻意放低的交談聲頓時清晰地傳入耳中。

  “唉,那尊從北原來的諸鳴君王,實力未免也太過于恐怖了些,也不知道我們大陰究竟有沒有人能夠勝過他。”

  “可不是嗎?想我大陰雄踞中原之地數萬載,如今竟會被一個北原蠻子騎到頭上,嗚呼哀哉。”

  “對了,沒準兒那尊神秘黃衣君王可以試一試呢?”

  “你是說那尊強闖鎮魔司,最后還能全身而退的那位存在?實力確實很強,不過估計不太能敵得過那個蠻子……”

  兩個人還在爭論。

  但是此刻的青袍男子卻已經意識恍惚,已然聽不清兩人說的是什么了。

  “黃衣君王?強闖鎮魔司,最后全身而退?”

  他眼前驀地閃過之前在百萬大山之中撞見的那道黃色身影,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驚駭之色。

  身為鎮魔司之人,對于三位司主的恐怖,男子自然比旁人更加清楚。

  也正是因為如此。

  他才會對那位居然能在三位司主手下全身而退的消息,而感到難以置信。

  同時心中不覺隱隱多了一絲慶幸。

  這尊一聽就和鎮魔司不對付的存在,那次居然放過了自己一行人?!

  思緒回到現實。

  “莫要再拖拖拉拉,我先回鎮魔司了,你等跟上!”

  男子忽然轉過頭向著身后的一眾手下喊道。

  他有種莫名的感覺。

  那就是:

  這個月出現在自己身上的變化,以及接連涌現的莫名強者,還有鎮魔塔那邊的變故,所有的一切,相互之間可能都有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

  “或許是一場前所未有大變!”

  青袍男子幽幽想道。

  隨后他身形一閃,整個人頓時消失在原地。

  兩日后。

  京城一個偏僻角落的院子里。

  “哈哈,師兄,誰能想到你硬闖鎮魔司之后,人居然還待在京城呢?而且以金丹境的修為,居然在硬抗鎮魔司那三位司主后,還能全身而退,師兄不愧是當初驕云秘境的第一。”

  目光看向正半躺在竹椅上、懶洋洋曬著太陽的張景。

  曲君侯眼眸中不由閃過一絲震撼,以及濃濃的羨慕之意。

  鎮魔司的三尊君王級,他之前才與其交過手,每一位戰力都十分不簡單。

  而當時自己眼前的這位張景師兄,可是在對方三人圍攻之下,安然無恙地退去。

  其中表現出來的實力,著實是有些可怕了。

  “這……真的是能夠憑借天賦做到的嗎?”

  他喃喃道。

  對面。

  “師弟說笑了,你如今的實力可是比師兄強了……那個機緣,看來確實不差。”

  聞言。

  張景不由認真地看了曲君侯一眼,當即嘖嘖稱奇道。

  對方這幾天瘋狂和大陰皇庭在京城的諸多君王級存在交手的場景,他斷然沒有錯過的道理,幾乎從頭看到尾。

  借助于這個機會。

  張景也算是將京城中的各個君王級存在的底細,摸了個一清二楚。

  而在這個過程中。

  最令他驚訝的,還要數曲君侯!

  毫不夸張的講,對方此刻的戰力,比自己這具厚土分身還要強一些!

  對此。

  他也只得將其歸結為之前曲君侯所說的那個機緣了。

  只不過唯一令張景感到不解的是,當初明明說好,對方到機緣之地的時候,需要喚自己過去幫忙的。

  當然。

  對于曲師弟的蛻變,張景也沒有什么別的想法,畢竟只是一具分身而已。

  況且,雙方若是真的交手,他當前肯定敵不過對方,可對方同樣也奈何不了自己這具分身。

  另一邊。

  聽到張景這番話,曲君侯面色不由得一黯,沒有多說什么。

  隨后。

  便見他似乎想到什么,面色陡然一肅,而后真誠地盯著張景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

  “對了,師兄,師弟此番過來,是有一件要緊之事提醒,還望師兄莫要大意。”

  說話間。

  曲君侯伸出手,直接將一枚玉簡遞給了張景。

  “師弟請講!”

  椅子上的張景頓時坐起身,接過玉簡,同時鄭重地說道。

  “師兄,玉簡中乃是我們來時的傳送法陣的催動法訣。這方冥夜界將有大變故要發生,合道境的存在將要蘇醒,你……且回去吧。”

  “再待下去,恐有性命之危。”

  話音落下。

  張景動作驀地一滯。

  “師弟你——”

  不多時。

  “師兄,師弟言盡如此,還望師兄能夠仔細斟酌一番。若是決定回玄黃界,那就……越快越好吧。”

  曲君侯緩緩走到院門,面色極為復雜地看了張景一眼。

  隨即便頭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不過下一刻。

  對方的腳步又驀地頓住。

  “三大禁地之中,分別藏著一具半步天仙境神靈的殘蛻,那也是此界所有妖魔的源頭,若是不想回玄黃界,憑借伱的實力,未嘗不能爭取一下。”

  一道透著莫名陰冷之意的聲音在張景耳旁響起。

  不待他回過神來。

  曲君侯的身影便消失無蹤。

  原地。

  視線從手中的玉簡上一點點抽離。

  張景心中不由泛起一陣思索。

  “這個曲君侯,怕是有問題!前面催著我離開冥夜界,最后卻又莫名其妙來了句三大禁地之中有半步天仙境神靈的殘蛻,分明就是在吸引我,讓我不要離開。”

  再聯想到對方那實力極不正常的增長速度。

  霎時間。

  一個恐怖的念頭霍然出現在張景心里。

  “不會是奪舍吧?那個所謂的機緣!”

  “等等!既然這樣的話,是不是也就意味著,其實就在曲君侯參加驕云秘境,甚至更早的時候,奪舍他的這位不知名存在就已經在謀劃了?”

  張景驀地感覺遍體生寒。

  敢對道門洞天弟子動手的存在,他用腳想都知道,必然不會是什么易于之輩。

  “不行,要趕緊離開冥夜界!”

  張景目光一陣閃爍。

  至于對方剛才口中的什么半步天仙境神靈的殘蛻,他則是連想都不敢想。

  且不說有這么一位存在虎視眈眈。

  就是和這冥夜界的諸多土著競爭,張景也感覺自己的希望不大。畢竟這具分身的短板,在面對君王級存在的時候,有些過于明顯了。

  “與可能的收獲相比,保住這具分身更重要。而且出去后,還能將曲師弟的情況報告給道門,興許還能救他一救。”

  想到此處。

  張景沒有絲毫猶豫,起身后便一步踏出,整個人頓時沉入地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