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全身而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京城東門。

  往來人群摩肩接踵。

  說話聲,哭喊聲,笑聲,乃至販夫走卒的叫賣聲,徑直連成一片,看上去好不熱鬧。

  驀然間。

  踏踏——

  一陣整齊沉重的腳步聲響起,立刻便將嘈雜聲音掩蓋。

  一時間。

  所有行人面色一變,而后不敢片刻耽擱,紛紛快速向著兩側角落跑去,將寬闊道路讓出來。

  大約十多息后。

  一隊數百道身著黃金甲胄、手執長戈的威嚴身影,霍然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

  甫一臨近。

  便見這些金黃身影快速分開,沉默地站在了道路兩側,面色冷峻,好似一尊尊鋼澆鐵筑的雕像,充斥著肅殺的氣息。

  望見這一幕。

  站在道路兩旁的一些人,不由得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皇庭的金甲衛,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看樣子是要迎接什么人?”

  “誰能有這么大面子,竟然讓這群金甲衛親自出城來迎接?要知道金甲衛可是咱們大陰的底蘊,哪怕其中最弱的,也是上位將級,而小隊長清一色都是王侯級的存在,都統更是君王——”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只見流光接連不斷地出現,旋即徑直落至城門前,化作六道透著沖天強大氣息的身影。

  其中四男一女。

  除了落在最后的一個身著黃金甲胄的男子之外。

  其余四人身上俱都是穿著龍袍,唯一的區別便是身上紋繡的金龍數量不同。

  所有人紛紛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他們心中陡然生出一絲疑惑與震撼——來者究竟是什么身份,才會引得皇室存在以及黃金衛的親自出城迎接?

  這等情況,不說是開天辟地頭一遭,那也是少見之至。

  不過。

  眾人心頭的疑惑也僅僅只持續了片刻不到。

  只見一道恢弘流光驀地出現在天際,裹挾著一道難以言表的駭人氣勢。

  哪怕相隔甚遠,都讓人有種呼吸不暢的感覺。

  就仿佛那道流光之中,隱藏著一只蠢蠢欲動的太古兇獸一般。

  “好陌生的氣勢,不過著實強的可怕,應該是浮屠部落的那位新駙馬沒跑了。”

  站在最前方的一位皇族老者驚聲嘆道,面上帶著些許不可思議之色。

  這究竟是從哪里蹦出來的一尊陌生君王級存在?

  老者身旁。

  五人中唯一的女子,聞言頓時輕啟朱唇,快速說道:

  “情報上說,這位新駙馬月前甫一出現,便接連強勢擊敗浮屠部落的九位君王,就連其中最強的上一代鐵幕可汗,也險些隕落在對方手上。原本吾還不信,如今看來,卻是并非空穴來風。”

  她布滿威嚴之色的絕美面容上,隱隱透著一抹難以置信。

  “而且此人年紀應該不大。”

  “如今又恰逢這前所未見之變局,恐怕于我大陰而言,是禍非福啊。”

  女子話音剛落。

  便聽方才開口的老者自信一笑,調侃道:

  “哈哈,穎兒勿要擔憂,此人雖強,但我大陰可不是浮屠部落。再者說了,此人能做浮屠部落駙馬,又如何做不得我大陰駙馬?論姿色,論才學,論天賦,我們家穎兒哪里不比那鐵馬公主強?”

  “況且吾聽聞,那駙馬生的極為俊俏,給穎兒做夫婿,卻是正正好。”

  “老祖宗,您又打趣穎兒了。”

  聲音落下。

  女子俏臉上不由生出絲絲紅霞。

  下一刻。

  “明洪王,稍后還要勞煩你親自試一試那位新駙馬的實力。”

  老者轉過頭,淡淡說道。

  “知道了。”

  最后面的金甲男子沉聲答道,絲絲縷縷的恐怖戰意驀地在他眸光中開始升騰。

  不多時。

  七彩斑斕的浩蕩輝光轟然爆發,旋即便見一道口噴鮮血的金色身影倒飛出去,瞬間將厚達數十丈的堅硬城墻砸穿。

  隨后。

  那道身影又去勢不減地直接沒入地下,掀起漫天塵灰。

  一陣風吹過。

  塵灰漸漸散去。

  原地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透著一絲灼熱湮滅氣息,密集如蛛網般的裂紋頃刻向著四面八方蔓延。

  氣氛陡然變得沉寂。

  目光死死盯著那一道傲然屹立在場中的年輕身影。

  方才還一臉自信的老者,此刻卻是怎么都笑不出來了。

  對面。

  “大陰皇庭的諸位,不知在下這點實力,可還入得了眼?”曲君侯笑著說道,臉上滿是輕松愜意的神色。

  在他身后。

  來自浮屠部落的三尊君王級存在,還有一個身形高挑、面容昳麗的女子,臉上不自覺露出與有榮焉的表情。

  聽到這番話。

  老者抿了抿嘴唇,隨后語氣復雜地答道:

  “駙馬之強,還要尤勝傳言幾分啊。”

  說話間。

  他不由看了看身旁的絕美女子,眼神中驀地閃過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或許方才的玩笑之言,也并非沒有道理。

  卻在這時。

  城中驟然爆發起一道明黃色煌煌仙光,厚重至極的氣息沿著大地,向著四面八方激蕩奔涌而去。

  這是——

  所有人紛紛朝著仙光爆發的方向望去。

  而在眾人之中。

  “是他!好渾厚的戊土之力,不過這似乎并非他之前一貫使用的元初之道啊。還有,這種操縱心靈虛空的手段,之前也從未見他用過。嘖,隱藏得還真是深!”

  曲君侯臉上閃過一道意味深長的表情。

  另一邊。

  張景站在地面,整個人被心象無間神通開辟的心象領域包裹,若隱若現。

  他手捏法訣,一道道明黃仙光頃刻在指尖交錯,而地底,無窮無盡的地脈之力在源源不斷地匯聚在腳下,補充著快速消耗的法力。

  張景環視一周。

  只見三道如妖似魔的龐大身影,體表激蕩起陣陣深沉魔光,正艱難地邁動腳步,一點點從三個方向將張景緊緊包圍。

  地面在劇烈震蕩。

  時間一點點過去。

  嘶嘶——

  多目王周身數以千計的眼睛儼然已經全部睜開,密密麻麻的可怖瞳光交織成一方大網,瞬息將張景周邊的所有空間全部封死,隨即開始一點點收縮。

  那瞳光鋒利無比。

  所過之處,將虛空都勒出縱橫交錯的細密漆黑縫隙。

  然而。

  這張大網在將要臨近張景身體的時候,卻是突然被一道厚重如山的黃光擋住,竟是連半寸都前進不得。

  酸澀聲音驀地在場中幾人耳旁響起。

  同一時刻。

  黑角王兩只手開始急速捶打起自己額頭兩側,僅僅三兩息,就見一只黑色長角從他眉心緩緩鉆出。

  一股極惡極陰的氣息霍然開始向四周彌漫。

  只不過剎那。

  一道光看起來就叫人毛骨悚然的黑光從長角飛出,隨后直直朝著張景所在的方向飛去。

  “這次總該起作用了吧。”

  望著這一道黑光。

  早已經蓄勢待發的羽風王,還有正在控制瞳光大網試圖限制張景行動的多目王,心中頓時希冀地想到。

  只是。

  那道滿含三人期待的黑光,雖然視張景的護體黃光如無物。可在突破之后,竟然直接從他身體之中穿了過去。

  就仿佛眼前這個人是虛幻的一般。

  “難纏!”

  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心中油然生出一個相同的念頭。

  而此刻。

  身形虛幻的張景,同樣不由得皺起眉頭,眼神中閃過一抹煩躁。

  他目光從將自己越裹越緊的大網上掃過,暗暗思索道:

  “這具分身防御確實堪稱恐怖,哪怕沒有護體仙光,光憑借這三人的手段,也絲毫傷不了我。可論起攻伐手段,卻是遠遠比不得本體了。”

  “這或許就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吧。”

  面對金丹境及其以下的人和妖魔時,還沒有什么感覺。

  可當面對法相境,尤其是多個法相境相互配合掩護的時候,這具分身缺乏強橫攻伐手段的短板就暴露無遺了。

  呼——

  張景嘆了一口氣,心中隱隱生出三分退意。

  他知道再耽誤下去,京城之中的其他法相境就要趕來了。

  屆時,就真的難走了。

  想到這里。

  張景不由目光一閃,旋即深吸一口氣,兩只手同時掐起法訣。

  腳下的地脈之力驀地開始狂暴沸騰起來,百里外的山脈虛影被他攝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對方三人的頭上砸去。

  三道哀嚎聲接連響起,地面陡然開始向下塌陷,將鎮魔司三位司主盡數掩埋。

  張景一步踏出,整個人緩緩沉入地低。

  連帶著氣息也消失不見。

  不多時。

  三道狼狽身影從泥土之中爬出來,當發現張景已經了無蹤跡后,不由得一陣狂怒。

  “找!一定要把那家伙找出來!”

  “吾要將他千刀萬剮!”

  “該死,真以為鎮魔司總部是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