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二章 冥水蛟魂鐘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半個時辰后。

  內部交易會的第二環節正式開始。

  在侍者指引下,張景在大堂邊緣隨便找了個位置。他想了想,而后在綢布寫上自己當前擁有的一些資源。

  有幾枚祛除妖魔殘念的妖丹,還有各類中品符箓,以及成批量的下品符箓。

  與此同時。

  他又在另一塊綢布上注明想要的資源——妖丹!

  尤其是高等級妖丹。

  張景暫時沒有在上面標注靈神液。

  這東西的寶貴之處,他在第一環節時已經見識過了。

  心里自然清楚的緊。

  靈神液就是自己在這交易會第二環節之中,仗以兌換那些師兄師姐手中珍貴資源的關鍵之物。

  依據剛才師姐的介紹。

  這個環節很多人拿出來的東西,根本就不是為了道功,而是想要用其與別人交換想要的資源。

  他現在能夠拿得出手的東西,或許只有靈神液。

  囑咐侍者守好之后。

  張景直接起身,沿著大堂緩步慢行,逐一仔細觀察起來。

  以期能夠發現一兩件適合自己的寶物。

  視線之中。

  絕大多數人都和張景一般,四處走動起來,只有寥寥十數人安靜地坐在原地閉目養神。

  仿佛篤定眾人會主動去找他們。

  隨著時間流逝。

  這十數人面前聚集之人果然越來越多。

  張景也跟著擠了進去。

  只見一位師姐身前,赫然擺放著一截長相似龍的靈根,斷口處散發出道道極為濃烈的土屬氣息。

  張景目光微縮。

  僅僅憑借感應到的氣息,他便肯定這是一株極為高等的土屬性靈藥。

  論及珍貴程度。

  恐怕只有之前那個神秘藥園最中心處的幾株靈藥才能媲美。

  張景看向對方的要求。

  一株同樣等級的木屬靈藥,或者對應價值的高級靈丹。

  他搖了搖頭,身形緩緩退出。

  可惜不是水屬靈藥,不然自己說不得要拿出一部分靈神液,問問對方可否愿意交換。

  隨后一段時間。

  張景又陸續看了其他人。

  那些師兄師姐展示出來的無一不是極其珍貴之物,當然其交易要求俱都是苛刻無比。

  最終,腳步緩緩停住。

  對面是一位身材矮小的師姐。

  張景目光死死盯住對方身前的一個巴掌大小的黑鐘。

  上品法器,冥水蛟魂鐘。

  看介紹說此法器威能極大。

  鐘身封印有三條煉氣九層冥水黑蛇妖魂。全力催動之下,三條黑蛇從鐘中飛出,口吐冥水寒毒,腐蝕肉身,冰凍靈識。

  他有些心動。

  光論氣息,這冥水蛟魂鐘竟比之前拍賣出高價的黃龍鞭還要強一截。

  而且這冥水蛟魂鐘乃是水屬法器。

  正適合自己。

  雖然暫時舍不得使用五件上品法器來填充五寶靈河。

  可張景覺得,用一件與自身屬性相合的上品法器當做五寶靈河的主法器,肯定比五件中品法器更好。

  眼神中漸漸多了幾分決意。

  一番討價還價后。

  張景終于用二錢靈神液,從師姐手中換得了這個冥水蛟魂鐘。

  他心中不由泛起一絲激動。

  光憑手中的冥水蛟魂鐘,自己今天就沒有白來。

  ......

  步履輕快地走回到座位上。

  張景輕聲向身后侍者問道:“剛剛有人過來問詢么?”

  “回稟仙長,暫時還沒有。”

  侍者表情有些惶恐。

  “沒事兒。”

  他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心中卻不禁有些打鼓。

  “看來在這個層次的交易會,中品符箓也不怎么收歡迎啊,下品符箓更不用說了。只是......祛除妖魔殘念的妖丹也沒有人想要么?”

  目光不自覺看向仍圍在一起的那些人。

  “應該是丹師都被高等靈藥和寶物吸引了注意力。”張景不停地安慰著自己。

  思緒紛飛間。

  踏踏——

  刻意放輕的腳步聲驀地響起。

  張景不由抬起頭。

  一個年約四十,唇邊長著兩撇八字胡,模樣看起來極精明的男子頓時映入眼簾。

  修為應該在煉氣后期。

  “師兄,想要些什么?”張景熱情招呼一聲。

  聞言。

  只見面前這位八字胡師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光芒,小聲問向張景:“師兄姓茍,單名一個‘盛’字,煉氣七層修為,不知這位師弟怎么稱呼?”

  “張景見過茍師兄。”

  張景面色平靜,同時再度問道:

  “茍師兄可是想要些什么?”

  眼見這位師兄半天沒有進入主題,張景心中已然明白過來。

  對方此番目的怕是不純。

  “哦,原來是張師弟,師兄這番有禮了。”茍師兄臉上綻放出一個燦爛笑容,兩撇小胡子一抖一抖的,看起來煞是喜感。

  “師兄有一疑問,不知師弟能否解惑?”

  “師兄請講。”

  來了!張景心中頓生警惕。

  “師弟,師兄琢磨了好一會兒。你這一邊售賣妖丹,一邊收購妖丹,怕不是有什么快速祛除妖魔殘念的法門吧。”

  不待張景回答,便聽他繼續蠱惑道:

  “師弟,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你既然有如此法門,不若考慮和師兄合作?我負責收妖丹和售賣妖丹,你只負責凈化妖魔殘念即可。”

  “我練氣七層,修為比你高,中間又最是勞累。”

  “所賺道功就按你三我七來分,如何?”

  “師弟你只需要動動手指,每月便有至少兩三百道功入賬,這種好事兒可難找!”

  茍師兄言語間,臉上一副處處為張景考慮的樣子。

  “若是師弟你嫌麻煩,不妨將此法交由師兄。屆時師兄我賺取之道功,直接分你一點五成!”

  “畢竟你才練氣四層,此法在手中多少有些浪費了。”

  “多謝師兄,師弟再考慮考慮。”

  張景笑著婉拒道。

  “那師弟你慢慢考慮,師兄就在這里等你考慮好。”

  茍師兄仿佛聽不懂張景話中的拒絕之意,竟然一屁l股坐在了他面前,一副不同意就不離開的模樣。

  張景眉頭皺起,眼神里泛起一絲冰冷。

  卻在這時。

  “張師弟,你竟然也過來了。”

  一道蒼老聲音驟然響起。

  隨后便聽這道聲音對張景身前的茍師兄呵斥道:

  “這位師弟,你若是不買東西,就別擋路。這樣子成何體統?”

  茍師兄聞言臉上閃過一絲陰冷。

  只不過,當他看向來人時,瞳孔卻是不自覺微微收縮,而后默默起身,徑直離開。

  不敢多說一句。

  顯然,說話之人他惹不起。

  “多謝閆師兄解圍。”

  張景看向來者,聲音里滿是感激。

  “師弟無需理會那人,小丑而已。”閆師兄笑著說道。

  “對了,師兄,咱們小隊現在還有中品法器兌換么?”

  看著身旁閆師兄,張景索性趁機問道。

  “有的,師弟如果需要的話,我建議等李師兄回來后再去兌換。他那里有一些極為品質極好的中品法器。”

  閆師兄不假思索地說道。

  張景點點頭。

  這樣一來,他就放心了。

  說話間。

  “哈哈,閆師弟,我一猜你就在張師弟這里。”

  一道爽朗笑聲輕輕傳來。

  張景和閆師兄不由循聲看去。

  “柳師姐,何師兄,還有沈師妹。”

  閆師兄笑著招呼道。

  “見過柳師姐,何師兄,還有沈......仙子。”張景也有學有樣。

  三人直接來到張景跟前。

  “張兄,好久不見。”走在最后方的沈青青探出腦袋,眼角揚起一抹明媚笑意。

  與此同時,最前方的柳南姝同樣笑著點點頭,輕聲道:

  “閆師弟。”

  說罷,她又轉頭看向張景,眼眸中不禁閃過一道驚訝。

  下一瞬。

  只聽她半開玩笑似地說道:“張師弟這么快就煉氣中期了?早知道如此,當初師姐我說什么都要和養初師弟爭一爭張師弟了。”

  “師姐謬贊了。”

  張景不卑不亢地說道。

  “師弟,你這里還賣沒有附著妖魔殘念的妖丹?”

  何師兄低頭看了一眼,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不禁感嘆道:

  “可惜這次沒來幾個丹師,不然師弟你今日怕是要被他們圍的水泄不通了。”

  原來是丹師沒來么?

  張景恍然。

  他這才明白,為何沒什么人來問自家的純凈妖丹。

  一番寒暄過后。

  柳南姝目光直直地看向張景,聲音里透著一絲緊張:

  “張師弟,你那里......可還有靈神液?師姐可以出高價購買。”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