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一章 靈神液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時間向后推移。

  氣氛愈發熱烈。

  某一座屋頂上。

  “這應該是第三次,我記的沒錯吧?”

  一個年輕黑衣男子小聲詢問道。

  “錯了,這應該是第四次,在你來之前就已經有過一次了。

  他身旁的老者目不轉睛地看著藏香閣。

  “真想進去看看啊。”

  “這里面都是道院高級修士,他們手中的寶物,嘖嘖!”

  “呵,進去看了又能如何?你們還能買得起不成?”一個女子冷笑一聲。

  “長長見識也好。”

  “快看——”

  忽然間,女子望向出現在藏香閣門前的一道麗影,不由激動大喊道:“是沈仙子,她還救過我。”

  “沈仙子是誰?”

  黑衣男子聲音中透著一絲好奇。

  “你連沈仙子都不知道?這段時間沒去戰場獵殺妖魔?她可是道院真正的天驕。”

  女子鄙夷的聲音驟然響起。

  黑衣男子沉默不語。

  他這段時間確實沒有去戰場獵殺妖魔。

  前面十幾天在休養,后幾天則是......忙著抓緊時間倒騰妖丹,趁機賺了好大一筆修行資源。

  沒過一會兒。

  又一道身影緩緩走進藏香閣。

  看著那道和沈仙子年紀相仿的身影,女子頓時有些不服氣地吐槽道:

  “他是誰?憑什么能和沈仙子一樣進去,身上氣息好像遠沒有沈仙子強。”

  “莫非就是傳說中與沈仙子齊名的那位陳先道?”

  老者猜測道。

  “不是!當初沈仙子救我時,陳上修也在旁邊。我肯定不會看錯。他比陳上修可弱多了。”

  “那是誰?”老者疑惑撓頭。

  “按道理來說,能進去的不可能是籍籍無名之輩。尤其是那些修為明顯較弱的,名頭應該更大才對。就像是沈仙子和陳上修一般。”

  此時此刻。

  只見之前那個黑衣男子似要找回場子一般,昂首挺胸,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你連瘟神都不知道?這段時間沒回坊市?”

  話音剛落。

  “他就是那個瘟神?”

  老者和女子齊齊驚聲喊道。

  二人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敬畏。

  ‘瘟神’這個名號在坊市傳的沸沸揚揚,他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過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罷了。

  說起來,他們還要感謝對方呢。

  若不是有瘟神,他們可兌換不到現在這般便宜的下品符箓。

  “想不到瘟神竟然這般年輕,我之前還一直以為......”

  女子目光頃刻變得柔和,素手輕捧臉頰,似要遮掩泛起的緋紅。

  “他長得可真俊啊!”

  “龍湖道院......真不愧是我等南離散修夢中的勝地,其中真是妖孽如云啊。”

  老者目光中透著復雜。

  在他們不遠處。

  四道青袍身影靜靜佇立樹下,眼睛同樣一眨不眨地看向藏香閣。

  周圍人的感嘆斷斷續續地傳入耳中。

  幾人臉上相繼涌出一抹震撼。

  良久過后。

  呼——

  佟瑤長出一口氣,臉上震驚之色漸漸淡去。

  “想不到......師弟竟然就是那個‘瘟神’,估計現在養初師兄打死都想不到,才短短數月,張師弟便成長到了這般地步。”

  在她身旁。

  丁師兄眼神同樣不平靜。

  由于張景沒有刻意隱藏自身靈力波動的關系,他隱隱感知到了些許。

  張師弟他......竟然突破到了煉氣四層?!

  回過神。

  丁師兄視線下意識從身旁的佟師妹,周師弟以及夏師弟身上掃過,想了想后,還是決定暫時不告訴他們了。

  免得影響心態。

  ......

  而此刻。

  藏香閣內。

  張景在侍者帶領下,慢慢走到二樓大堂。

  里面已經布置好了一排排的座位。

  地上鋪著不知名材質的絨毛地毯,腳踩上去好似棉花一般,細膩柔軟到了極點。

  然而這地毯柔軟之中卻又不乏支撐,絲毫不影響上面行走之人的動作。

  房間四面裝飾著各色琉璃玉盞,絲綢瓔珞,錦繡香囊。

  雖已經盡量裝扮素雅,但那股紙醉金迷的奢靡之意卻是呼之欲出。

  張景面色如常。

  心中卻是不由微微感嘆起來。

  藏香閣的大名,他早在永安城之時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想到,今日竟會以這般身份進來。

  “仙長,小人只能帶您到這里了。”

  引路侍者止步在大堂外圍,恭敬地說道。

  “多謝。”張景笑著回應道。

  侍者輕步退去。

  張景視線向身前掃去。

  里面擺放的座椅并不多,只有十三排,每排九個位置。

  總共一百一十七個位置,和這次前來瑯琊郡的道院弟子數量比起來,可謂是少之又少。

  看來昨天何師兄所言不假。

  此刻,這些座椅上已經坐了不少人。

  張景環視一周,而后隨便選了一個倒數第二排的位置,直接坐了上去。

  第一次來,先在后面觀摩觀摩再說。

  剛坐下不久。

  他便感覺到有兩道視線自前方傳來,徑直落在自己身上。

  循著視線望去,赫然是第二排的何師兄,以及他身旁一個熟悉面龐,沈青青。

  張景笑著點頭示意。

  對面二人同樣報以微笑回應。

  漸漸的,人越來越多。

  最前方凸起的平臺之上,一道氣息強橫的白衣身影陡然出現。

  那是一位師姐,面容精致明媚,眉間又帶著些許清冷意味,眼角一顆淚痣格外引人注目,寬松法袍難以遮掩姣好身材。

  “煉氣后期!而且至少煉氣九層!”

  張景目光微凝。

  “還有幾位師弟沒來,就不等了。”

  “我叫柳南姝,想必在座諸位已經很熟悉了。現場還有幾個新來的師弟師妹,師姐在這里代表諸位師兄以及師姐們,歡迎你們的加入。”

  臺上柳南姝嫣然一笑,帶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第四次內部交易會正式開始。”

  “現在是第一環節,拍賣之前諸位委托的寶物。”

  說罷,便見她揮袖一甩,面前桌子上頓時出現一個羊脂玉瓶。

  “第一件,高級靈丹水元丹,起拍價兩百道功。”

  “兩百一十道功!”

  “兩百一十五道功!”

  ......

  臺下座位上。

  張景不舍地收回目光,將身體后仰,整個人擠進柔軟靠墊之中,渾然沒有一絲參與的打算。

  不是他看不上那些東西。

  平心而論,那一瓶水元丹張景就很眼饞。

  只是......手上道功著實不夠。

  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

  妖丹倒是有不少,而且價值不菲。

  可惜根據師姐剛剛的介紹,第一環節只計道功。

  張景不自覺輕輕掃了周圍師兄師姐們一眼。

  動輒幾百上千,這群人是真富!

  還是應了那句話。

  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他現在只得寄希望于在第二環節,自己手里凈化過的妖丹以及眾多符箓能夠兌換一點好東西了。

  時間緩緩流逝。

  競拍還在繼續,但已進入尾聲。

  “黃龍鞭,土屬上品法器,品質極高,起拍價兩百五十道功。”

  聲音傳至耳邊。

  張景猛地抬起頭,視線牢牢鎖定在臺上那一桿散發出厚重氣息的黃龍鞭上。

  要是將這件寶貝融入五寶靈河,那威力得有多強?

  若五件法器全部都是上品法器呢?

  只要撐得住消耗,以煉氣中期修為逆伐煉氣后期,就是十分輕松的事情。

  屆時以五寶靈河能隱能現的能力。

  擊殺那只還未徹底踏入煉氣后期的白鹿,還不是手拿把掐?

  然而下一刻。

  夸張價格便直接打碎了張景的美好幻想。

  四百多道功一件......自己還是先拿五件中品法器湊合一下吧。

  暫時是買不起了。

  ......

  “最后一件寶物,靈神液五錢,可幫助凝神聚靈,大幅提高制符煉丹成功率,以及修煉效率,起拍價四百道功。”

  柳南姝說話間,將玉瓶緩緩打開。

  頓時一絲一縷奇異馨香開始彌漫開來。

  整個現場為之一靜。

  靈神液得自妖魔,異常稀少珍貴,其功效甚至比柳南姝師姐說的還要夸張。

  這也是他們這些高級修士一直致力于搜集尋找的東西。

  以備后續突破之用。

  至于將其用在制符煉丹上,那就純屬浪費了。

  只是,這般珍貴的靈神液,為何會有人將其賣掉?

  在場絕大多數人心頭不約而同地劃過一絲不解,但這個疑問轉瞬間便被他們拋諸腦后。

  東西就在那里。

  管那么多干什么?

  眾人紛紛開始瘋狂喊價。

  “五百道功!”

  “五百三十道功!”

  ......

  ......

  座位上。

  張景身體不自覺前傾,兩眼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前方,細細感受著縈繞鼻尖的那一縷奇異芬芳。

  味道有些熟悉。

  這東西......似乎自己也有!

  下一刻,屏住呼吸。

  張景控制靈識向儲物空間探去,一點點搜尋。

  最終,在一個猩紅磨盤周圍,他找到了那兩個玉瓶。

  一番反復確認之后。

  張景終于確定,其中一個玉瓶內裝著的,正是當前拍賣的靈神液,而且足足有一兩之多!

  “七百道功!”

  “七百五十道功!”

  大堂內喊價聲還沒有停下。

  撲通!撲通!

  聽著越來越高的價格,張景只感覺心臟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一千一百道功!”

  當坐在最前排的其中一位師兄舉手喊出這個價格之后。

  再無其他人應答。

  靈神液的拍賣,就此塵埃落定!

  兩千二百道功!

  張景手中緊緊握住一個晶瑩玉瓶。

  這靈神液效果遠不及心眼法種和赤神靈光。

  他用不上。

  但可以賣出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