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四章 難道徐三野沒教過你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濱江警事  執法船艇編隊七點二十五從江音水域往回返的。

  由于是白天,又是下水,航速比較快,十點十八分就進入了濱江水域。

  王記者提議先去整頓天昇港水域,濱江港公安局的陳局也通過電臺讓先去天昇港。

  因為再不把天昇港江面的捕鰻船趕走,運煤船隊就進不了港,天昇港發電廠今晚就無煤可用,整個濱江市區都要停電。

  如果停電了,就算把濱江港水域的捕鰻船全趕走,濱江港的幾個碼頭一樣開不了工。

  早上查扣的八條漁船其實是海船,屬于徽安省一個縣的水產公司的漁業隊,只是被幾個船老大給承包了,所以船幫比較高。

  而在天昇港水域捕撈鰻魚苗的大多是普通船只,干舷很矮,又大多在江上下了錨,只要小心謹慎點,連小快艇都能靠上去。

  余秀才跟徐三野商量了下,很快就制定出作戰方案。

  考慮到針對非法捕撈只有漁政有執法權,立即用交通艇把漁政執法人員從漁政船上接到001、002、海關008、監督36、監督37和濱江港公安局的執法艇上,然后全線出擊。

  李衛國指揮吳老板及其合伙人贊助的兩條半棚式小快艇,繼續負責警戒守護。

  韓渝再次被委以重任,搖身一變為“水上看守所長”兼“漁船編隊”總指揮。

  在率領兩個聯防隊員和十個民兵看押四十幾個犯罪分子的同時,組織老爸、哥哥和六位航運公司的叔伯,駕駛早上查扣的八條漁船封鎖江面。

  有公安和基干民兵協助,漁政執法進行的很順利。

  靠上去先沒收漁網和非法捕撈到的鰻魚苗,然后再現場罰款。

  敢暴力抗法的立即拿下,銬上之后呼叫警戒守護的小快艇,把人轉移到外圍的漁船上交由小咸魚看管。

  其非法捕撈鰻魚苗所用的船只,由001拖到江邊下錨,交由漁業指揮部剛派來的幾個職工看守。

  敢胡攪蠻纏的同樣拿下,等待他們的是行政拘留。

  態度較好認罰的那種,批評教育,登記下船名船號和姓名,責令其把船迅速開回家該干啥干啥。

  有了“案底”,下次再被逮著,將會從嚴從重處罰。

  對于那種有組織、有計劃非法捕撈的單位,一律交由001,確切地說交由徐三野協助查處……

  韓渝困得要死卻不敢打瞌睡,盤坐在艙頂上,一邊就著早涼了的開水吃脆餅,一邊用對講機跟老爸、哥哥以及航運公司的叔伯們閑聊。

  “三兒,你那把小沖鋒槍能不能用。”

  “能啊。”

  “看著像個玩具,看著跟體育用品柜臺賣的氣槍差不多。”

  “我這把微沖比氣槍威力大,氣槍只能打鉛彈,也打不遠。我這個打的是子彈,扳機一扣,噠噠噠,能打死人的!”

  女兒和小兒子都做公安,老伙計們一個比一個羨慕。

  老韓別提多得意,忍不住拿起對講機,笑道:“那你要小心點,千萬別走火。”

  “知道,不會走火的。”

  韓渝話音剛落,一個大叔就在對講機里笑問道:“三兒,你是不是在跟老林家的小娘小慧在談?”

  韓渝急忙道:“沒有,柳叔,你不能瞎說。”

  “小慧前天給我家小美打電話了,說她在一個港資企業上班,廠里正在招工,問我家小美想不想去。”

  “是嗎?”

  “小美想去,可我家跟老林家不一樣,我家東海沒親戚,我不太放心。她后來又跟小美說她上班的那個廠你知道,說你還去東海找過她呢。”

  小慧那丫頭是挺水靈的。

  以前經常跟老林兩口子開玩笑,兩個孩子一起玩大的,等兩個孩子長大了做親家……

  老韓越想越覺得這親事門當戶對,再次舉起對講機:“三兒,你去東海找過小慧?”

  工廠招人的事,林小慧在信里提過。

  韓渝沒想到她會給航運公司的小姐妹打電話,急忙道:“爸,我是去過東海,其實我去過很多次,都是出差,我是出差時順便去看看她的。”

  老韓笑問道:“小慧現在怎么樣。”

  “挺好的。”

  “現在有沒有聯系?”

  “有,有時候寫寫信。”言多必失啊,韓渝趕緊換了個話題:“爸,你船上的犯罪分子老不老實。”

  老韓探頭看了看,笑道:“都銬著呢,還有民兵看著,他們敢不老實么。剛才有個喊肚子餓,我們都沒吃飯,他們還想吃飯,做夢。”

  “你幫著看著點。”

  “放心,他們跑不了。”

  “哥,你那邊呢。”

  韓申緩過神,連忙道:“我船上的幾個也挺老實的。”

  韓渝舉起望遠鏡,看看天昇港發電廠的碼頭,隨即放下望遠鏡舉起對講機:“爸、柳叔,徐所剛才說漁政站的魏站長向上級匯報過,上級安排人給我們準備飯了,應該很快能送過來。”

  “不著急,我這兒還有半包脆餅。”

  “我也不餓,就是煙沒了,你們誰有煙,能不能給勻幾根。”

  開船的都是老煙民,煙癮上來很難受。

  想到叔伯們夜里都沒睡好覺,今天又不知道要搞到幾點,韓渝調了下通訊頻率,正準備問問教導員能不能開小快艇去碼頭看看有沒有煙賣,對講機里就傳來了所長的聲音。

  “好好好,這兒交給我,你們先上岸!”

  “徐所徐所,我是咸魚,誰上岸啊?”

  “什么事?”

  “我們船隊的駕駛員沒煙了,如果有人上岸,我想請人家幫著買幾包。”

  徐三野回頭看看守在外圍封鎖江面的漁船編隊,舉著對講機笑道:“香煙的問題我來解決,余局和王記者一個要去向市領導匯報工作,一個要趕緊上岸給人民日報發稿,他倆可沒時間幫你爸他們去買煙。”

  韓渝驚問道:“王記者還要在人民日報上發新聞!”

  “跟蹤報道,連續報道,聽說好幾個大報都在轉發他的新聞。”

  “太好了。”

  “這是指揮頻率,不能閑聊,煙我等會兒讓人給你們送過去。”

  “是!”

  馮局是從部隊出來的,并且轉業時間不長,對媒體不是很了解。

  直到去市委開完會,陪同市領導趕到天昇港發電廠碼頭,聽濱江港公安局的陳局耳語了幾句,才知道國家級大媒體很可能把王記者的新聞稿拆分成了兩部分。

  一部分公開發表了,一部分很可能上了內參。

  從早上八點半到剛才從市委出發,市領導先后接到了六個電話,有首都打過來的,有省里打來的。

  在市委開會時,市領導的臉色很難看。

  不過可以理解,明明是聽相關部門負責人匯報的,結果變成了訴苦大會。

  港監局這邊匯報了一連串數據,剛剛過去的二十天發生一百七十多起水上交通事故,落水溺亡幾十個人。

  局里總共四條能出動的監督艇,光水上救援和處理事故都忙不過來,干部職工疲于奔命,幾乎個個都在加班,年都沒過好。

  并且非法捕撈本就不歸港監管,港監甚至都無權管漁船,這板子怎么也打不到港監頭上。

  漁政更慘,總共就一條執法船和那么幾個人,哪管得住上萬條非法捕撈鰻魚苗的船只。

  他們不但在江上挨打,在岸上一樣挨打。

  年前掌握了一條線索,聯合皋如縣漁政站和皋如縣工商局去一個鄉鎮查非法收購鰻魚苗的,結果被一幫不法之徒毆打的鼻青臉腫。

  至于公安,水上交通管理也好,非法捕撈鰻魚苗也罷,本來就不關公安的事。

  人家有人家的本職工作,基層警力本就嚴重不足,能安排幾個人配合你執法已經很不錯了,這板子一樣打不到公安頭上。

  市長急了,最后拍著桌子說了一句話:你們都很稱職,就我這個市長不稱職!

  看著緩緩靠到碼頭的小快艇,再看看正板著臉的曹市長,馮局暗暗感慨市領導也不好當。

  李衛國指揮的兩條小快艇現在變成了交通艇,考慮到王記者見到市領導肯定會很尷尬,來了個兵分兩路,讓港監局的小快艇把王記者送到另一個小碼頭,他則親自送魚局來大碼頭。

  余秀才在一個碼頭職工幫助下爬上岸,定定心神,整整警服,快步走到迎上來的鐘局面前立正敬禮。

  “鐘局,什么指示?”

  “李書記正在往回趕,曹市長主持大局,去向曹市長匯報吧。”

  “我匯報?”

  “我又不了解情況,你不匯報難道我匯報。”

  鐘局反問了一句,又不動聲色提醒道:“曹市長心情不太好,他就想知道你們為什么放著眼前這么多捕鰻船不管,非要跑江陰水域去聯合執法。”

  余秀才一邊跟著走,一邊問:“港監漁政怎么說。”

  鐘局摸摸鼻子,低聲道:“人家說沒我們公安協助他們很難查禁,你牽了頭,如果他們不協助你,你就不會協助他們,所以他們的執法船艇和人員只能跟你走。”

  “鐘局,我沒這么說過!”

  “這些不重要,再說他們也不容易。”

  余秀才苦著臉問:“那我等會兒怎么匯報。”

  鐘局回頭看看身后的江面,意味深長地問:“怎么匯報,難道徐三野沒教過你?”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