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敢騙我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加滿油回自己的躉船上吃了口熱乎飯,趕緊跟王隊長一起回001上加注潤滑油、更換磨損嚴重的零配件。

  呂向平和劉鑫沛則同老錢一起趕緊補充淡水、煤球、大米和蔬菜、咸肉、咸魚等必需品。

  “咸魚,怎么沒看見章所。”

  “是不是在小001上。”

  “剛才看了一眼,岸上好多人,還有婦女在哭。”

  “我沒注意。”

  韓渝正忙著緊螺栓,張蘭竟跑上了船,站在機艙口問:“咸魚,這護航不知道要護到什么時候,這個年估計是過不好了,你家里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

  家里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聽著有些怪怪的。

  韓渝放下扳手,回頭看著她問:“張姐,你這話什么意思。”

  張蘭解釋道:“我本來只是跟丁政委過來幫幾天忙,結果章所可能是在江上著涼了,夜里發高燒,打針不管用,正在白龍港衛生院掛水。”

  “章叔住院了!”

  “別擔心,我早上去看過,已經退燒了。”

  “這就好。”

  確認老章已經退燒,韓渝終于深吸口氣。

  張蘭接著道:“你們在查船上的人有沒有船民證,外地同行也在查。年底好多船民回來過年,想順便辦下船民證,那些這兩年買船搞水運的個體戶也要辦。

  章所知道所里忙,想出院,醫生不同意。剛才徐所去看了下,也讓他多休息幾天。就給局里打電話,把我正式調過來了。”

  “張姐,伱調我們所里來了!”

  “放心,我是來做內勤的,負責財務和水上戶口,不會搶你的繼承人之位。”

  張蘭回頭看看身后,又捂著嘴竊笑道:“局領導可能考慮到因為有行動耽誤了我和你大師兄結婚,你師傅一提出來楊局和丁政委就同意了。”

  兩口子一個在沿江派出所做內勤,一個在刑偵四中隊做中隊長。

  沿江派出所的內勤室并沒搬到躉船上,依然留在四中隊,可以說這是讓他們小兩口團聚,難怪她這么高興呢。

  不過韓渝首先想到的不是“繼承人之位”會不會被搶,而是以后想開小輕騎很可能要反過來跟她借!

  完了完了,徹底完了。

  遇上這么個既霸道又小氣的嫂子,真是倒了大霉。

  回頭一定要找個機會跟大師兄好好說說,讓他好好管管他婆娘!

  韓渝正暗暗腹誹,王隊長好奇地問:“小張,岸上怎么那么多人,看著好像有人在哭。”

  “老朱昨晚回來的,一回來就從江里撈上一個死人,今天早上又撈上一個。”

  “死人了,怎么死的?”

  “一個的家屬已經找過來了,就是在岸上哭的那一家四口,撈鰻魚苗掉江里淹死的。一個暫時沒親屬認領,不過一看就知道也是撈鰻魚苗淹死的。”

  韓渝大吃一驚,急切地問:“怎么發現的!”

  張蘭指指江面:“一個是路過的貨船發現的,一個是撈鰻魚苗的小船發現的,他們知道人命關天,發現之后就來報案。”

  韓渝喃喃地說:“就知道會出事,沒想到真出事,真出人命了。”

  王隊長輕嘆道:“這就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

  張蘭本來挺高興的心情也隨之黯然,沉默了片刻無奈地說:“港監局每天都在統計事故,朱大姐說剛剛過去的這十來天,長航運輸多次被中斷,大小翻船事故發生一百七十多起,多人溺水死亡。”

  “翻船事故發生了一百七十多起!”

  “嗯,今天夜里又發生了一起,朱大姐說皋如縣白蒲航運公司的一條貨船,航行到濱江郎山水域被一條沒有燈、沒有任何夜航標志的捕鰻船撞沉。五十七噸玉米和其它貨物隨船沉入江底,損失近十萬元,幸虧人員沒傷亡。”

  “上午來視察的交通部領導知道嗎?”

  “應該知道,可知道有什么用。”

  漁政港監歸農業部管,交通部管不了農業部的事。

  況且領導是來檢查春運情況的,很可能都不分管港監這一塊。

  韓渝知道問了也白問,干脆換了個話題:“張姐,小魚有沒有回來。”

  “沒有,他跟你大師兄賣魚去了。”

  “賣什么魚?”

  “賣鰻魚苗啊。”

  韓渝意識到梁小余應該是跟著許明遠在辦案,不解地問:“我們有鰻魚苗嗎?”

  “有啊。”

  張蘭指指查扣之后錨泊在不遠處的漁船,解釋道:“你們開始護航的那晚,李教、張所和金大他們扣下兩條漁船,抓了十個涉嫌堵塞航道、破壞航標的漁民,從船上繳獲了大概一公斤鰻魚苗。”

  王隊長好奇地問:“小張,一公斤有多少條。”

  “他們是按尾為單位的,說現在這個階段的鰻魚苗,一尾在零點一克左右,一公斤在一萬尾左右。”

  “一公斤就值三萬多!”

  “那兩條漁船是剛從建福來的,被李教、張所他們抓之前就撈了一夜,一夜就撈了一公斤。”

  “平均下來一個人一夜賺三千多啊。”

  “所以說是暴利,他們的運氣不算好,運氣好的遇上漁汛,一天一夜能撈十來公斤。”

  這種魚人工繁殖不了,魚苗只有野生的。

  日本人喜歡吃這種魚,國家的水產部門需要捕撈魚苗養殖大之后出口創匯,那些沿江沿海的群眾想靠捕撈魚苗致富……

  如果日本人跟陵海人一樣不喜歡吃鰻魚多好。

  只要他們不吃也就沒這么多事,更不會死那么多人,而且幾乎每年都死人。

  韓渝正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學姐換上港監的“海軍呢”大衣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興師問罪。

  “三兒,你敢騙我!”

  “向檸姐,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我騙你什么了。”

  “你騙我說岸上那間屋是堆放雜物的,其實不是!”

  韓渝反應過來,嚇得趕緊干活,不敢吱聲。

  韓向檸氣得牙癢癢,站在機艙門口恨恨地說:“我說你怎么總不讓我把小輕騎推進去,原來是太平間,是專門擺死人的。”

  張蘭很想看看這倆孩子鬧矛盾,但這兩天辦理船民證和身份證的人多,戶籍室那邊不能離人,干脆拍拍韓向檸的肩膀:“我先上岸了,他居然敢騙你,好好收拾他。”

  王隊長也覺得這個場合不適合老年人,拿起工具站起身:“咸魚,主機交給你了,我去看看錨機。”

  韓向檸目送走王隊長,氣呼呼地說:“別裝聾子,你倒是說句話呀!”

  “向檸姐,我不告訴你是為你好。”

  “為我好?”

  “我擔心你晚上不敢上廁所。”

  韓向檸愣了愣,赫然發現小學弟也是一番好意,沉默了片刻嘟噥道:“以后白天上廁所你也要陪我去。”

  “好的,只要我在。”

  “你不在怎么辦。”

  “喊小魚啊,對了,張姐調到我們所里了,你要是害怕也可以找張姐。”

  “她又不住躉船上,她說她住戶籍室。”

  想到要不是有行動,大師兄這會兒已經把既霸道又小氣的張蘭娶回家了,韓渝不禁笑道:“她現在住戶籍室,等過幾天就跟我大師兄住一個宿舍了。”

  韓向檸之前也接到過去張蘭家吃喜酒的邀請,想到他們一切準備妥當這個婚卻沒結成,竊笑著問:“三兒,你是不是在惦記暖床的紅包。”

  “就算暖床有紅包拿,我也揣不進自己的口袋。”

  “為什么。”

  “她現在是我同事,馬上就是我嫂子,我要出份子錢。”

  “要出多少?”

  “我問過二師兄,二師兄出五十,我也要出五十。”

  “你們陵海人情這么大,這相當于你一個月工資!”

  “沒關系,反正我又不會虧。”

  “什么意思?”韓向檸不解地問。

  韓渝咧嘴一笑:“我將來也要結婚,到時候他們就要還回來,哈哈哈。”

  韓向檸噗嗤笑道:“你打算跟誰結?”

  韓渝突然臉頰發燙,急忙道:“向檸姐,不聊了,我要趕緊干活兒。候船室那邊很快就檢票,白瀏馬上啟航。”

  這孩子,明明有喜歡的人,可聊起來居然不好意思。

  韓向檸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遞到他面前:“林妹妹給你打電話了,朱大姐接的,這是她的新通信地址。”

  “什么時候打的?”韓渝一陣激動,急忙扔下工具爬起身。

  “朱大姐說昨天中午打的。”

  “除了留地址,她有沒有說別的。”

  “沒有,她又不認識朱大姐,有什么好說的。”

  韓渝忙不迭擦干手,接過寫有收信單位、地址、郵政編碼和傳達室電話的紙條,沉吟道:“看來她真換工作,真去廠里上班了。”

  韓向檸竟有些同情小學弟,但依然笑道:“還是香港獨資的企業,工資應該很高。”

  “她說這個廠是計件工資,多勞多得,熟練工一個月最多能拿四百多塊錢。”

  “她在東海干一個月,相當于你現在干八個月。等你的見習期滿了,她干一個月也相當于你干四個月。”

  “她那么要強,肯吃苦,學東西又快,肯定能拿到四百塊錢一個月。”

  正在跟你說你們工資相差太懸殊,人家很可能看不上你,你居然盼著人家多拿錢……

  都說戀愛中的人是傻子,看來暗戀別人的人一樣是傻子。

  韓向檸徹底服了,笑道:“船剛才是你開回來的,等會兒輪到王隊長開,你抓緊時間修機器吧,修好趕緊洗洗睡。”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