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六十七章雷恩的女人們,第一槍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新世界,紅葉島。

  幾天前,當慶祝典禮結束后,來賓們大多離去了。

  因為海賊團的發展已經步入正軌,雷恩又再次當起了甩手掌柜,把大部分工作都丟給了部下。

  不過在繼續過科學家兼苦修士的低調生活前,他有一件瑣事必須要處理。

  那就是…后宮的問題。

  是的,他已經是一位海上皇帝了,麾下那些島嶼上的城鎮,國家,或者其它勢力,這些天又送來了不少美女。

  加起來共283人,都是妙齡女性,這還沒計算蕾玖,斯圖西,妮可·羅賓和卡莉法四人。

  目前,這些女人被專門安置在紅葉島的一個花園小區內等待處理。

  上午九點,旭日東升,蔚藍天空上點綴著些許白云。

  雷恩的后宮小區內,花紅柳綠,供居民散步和休憩活動的中心小廣場上,兩百多個美人齊聚一堂,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這些女人青春貌美,身份多樣,有小國公主,有在偉大航路上小有名氣的歌姬,有性感火辣的舞女,有精通各種樂器的美女演奏家,有端茶遞水的乖巧女仆…

  高貴,冷艷、火辣、清純、性感…你能在這找到任何氣質的女人。

  少女,御姐、公主、女殺手、女海賊…你能在這找到各種身份的女人。

  甚至有寡婦,姐妹花,母女花,被俘虜的女海軍和女性政府官員…沒人知道雷恩的口味,也許他這人就好這口呢?

  為了巴結這位強大的海上皇帝,很多人可謂搜腸刮肚,無所不用其極。

  假如雷恩透露口風,說他喜歡人妻,一些狠人說不定會把自己或者別人的美艷老婆送過來。

  不得不說,當一個男人的實力,權力或者資本強大到一定程度時,他可以享受到普通男人根本無法想象的奢靡生活。

  號稱自由平等,提倡一夫一妻的21世紀,億萬富豪們享受到的生活,比起古代皇帝也只強不弱。

  更別說OP世界,連奴隸制都沒完全廢除,很多島嶼要么是封建社會,要么處于資本主義的萌芽階段…

  作為獅心聯合王國的最高統治者,雷恩手下就有6個附庸小國,他比一般的國王更尊貴。

  而且,他的地盤,人脈,影響力等還在向外擴散。

  “這就是海上皇帝嗎?權力,名利,美人…一切都盡在掌握。”

  樓頂,清風吹動了雷恩的頭發,他站在天臺邊緣,俯視著下方那群美麗動人的女子。

  后宮?種馬?

  對于真正的強者,大人物來說,這點私生活都不值得拿出來炫耀。

  他不禁想起輾轉纏綿的那些夜晚,凱莎公主的囑托。

  ‘我知道管不住你,假如你能成為大人物的話,可我還是要立下規矩,就從我成為你的女人那天開始,你是勛爵,最多有兩位合法妻子。’

  ‘可要是我以后成為伯爵,公爵,國王乃至世界之王呢?’

  ‘我不管,我不管,就按現在算!你敢不答應,我就打死你,大不了這輩子守寡。’

  ‘還有,不許在外面娶妻結婚,更不能有私生子!就算只是玩玩,也不要把那些女人帶到我面前。’

  ‘…為什么?’

  ‘因為我會忍不住想殺了那些碧池。’

  雷恩舉起右手,看著手中的戒指,銀白的精美圓環上,雕刻著薔薇,日月輪和密密麻麻的金色古老銘文,還有一行生辰年月。

  戒指的材料是虛空白金,薔薇、日月輪是她本人的象征。

  金色的銘文,是神圣的婚約,據說是數千年前流傳下來的古老誓約儀式。

  生辰年月,意思是指她的一生,代表她這輩子已經屬于戴著這枚戒指的男人。

  類似的珍貴信物,雷恩還有一件。

  他手一劃,打開空間門,拿出了一件兩顆心的形狀交織在一起的愛情結。

  這是魔境女王親手編造的信物,繩結的顏色花紋看似很普通,上面卻流動著古老永恒的生命氣息,材料為北歐神話中世界樹的一小截枝丫。

  ‘…這是奧丁當年賜予我的東西,還有一枚世界樹的種子,不過現在不能給你,那是我的嫁妝。’

  ‘嫁妝?我現在不是你老公嗎?’

  ‘只是同床而已,你還沒有娶我,至少辦個婚禮吧。’

  ‘你這是什么表情,不想和我結婚?’

  兩個風華絕代,且來頭很大的女人。

  即使雷恩是她們的男人,也無法知道,她們身上還有多少秘密,畢竟他和她們相愛相守的時間還太短。

  但毫無疑問,她們確實愛著他,盡管對他的要求也十分嚴厲就是了。

  “真是頭疼。”

  雷恩苦笑著搖頭,打開空間門把愛情結放了進去,同時摘下戒指,一起放了進去。

  打架時不方便佩戴飾物,萬一弄壞了,別說爬上她們的床,他可能得跪搓衣板道歉。

  “雷恩大人為什么還不接見我們?”

  “就是,我都等了三天了。”

  “三天而已,我一個月前就到了。”

  下方廣場中,眾多美女四處游逛,宛如百花盛開,爭奇斗艷。

  只是她們中大多數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提起那位嗜血大劍豪時,語氣不免有些幽怨和不滿。

  她們出于各種目的,過來聯姻,或者就是來暖床侍寢攀點關系,可那個男人一點表示都沒有。

  不接見,不問候,不理睬,就一直晾在這,把她們當作花瓶。

  剛開始,有些女人還以為可能是雷恩的臉皮比較薄,想矜持幾天,或者說有特別愛好,例如,喜歡晚上過來夜襲、臨幸。

  可這些天,晚上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漫長的等待,雷恩沒有一點動靜。

  有人已經等的焦慮失眠了。

  也有女人心生絕望,想回去但又不敢,一是怕父母或者Boss責怪,二是就這么離開,或許會讓獅團的人不高興。

  她們就這樣處境尷尬的滯留在這,就是白天也不敢去小區外亂逛,一旦接觸的異性多了,傳出點風言風語…

  雷恩腳步一踏,從天臺上跳下,來了一個瀟灑無比的信仰之躍,黑色的風衣在勁風中獵獵作響,最后平穩落地。

  如此高調的出場方式,自然引起了眾女的注意。

  “是雷恩大人!”

  “太好了,國王陛下終于來了。”

  “別亂擠,伱踩到我的裙擺了…”

  場面一度很混亂。

  等待了太久,很多鶯鶯燕燕們已經顧不得矜持,急忙圍了上來,一雙雙帶著好奇,崇拜、熱切、幽怨和野心等各種心思情緒的目光鎖定了雷恩。

  視線大多非常火熱,看的雷恩都有點頭皮發麻。

  確定無誤,那是女人看高富帥,白馬王子和金龜婿的眼神。

  這一刻,他都有種錯覺,他就像是一只不小心闖入狼群中的小綿羊…

  “咳,姑娘們,安靜一下,站好。”雷恩淡淡的道。

  平淡的話語卻有一種神奇的魔力,支配著萬事萬物,眾女都停下腳步,在原地自覺站好。

  等回過神來,很多女人都一臉驚奇,也有人順便整理了一下儀表,維持著禮貌矜持的淑女姿態。

  雷恩審視的目光從她們身上一一掃過。

  不得不說,這些女人都不錯,畢竟是經過刻意挑選的,身材,容貌和氣質都頗為出色,特別是那一雙雙肌膚雪白細膩的大長腿,格外晃眼。

  怪不得古代皇帝大多體虛、短命,有后宮佳麗三千人需要照顧,誰頂的住啊?

  雷恩批判著那些風流人物,輕咳一聲: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我相信很多人都等的不耐煩了。”

  “哪里哪里,大人說笑了。”

  “王國陛下日理萬機,抽不出時間,我們能理解。”

  妹子們個個溫柔大方,善解人意,表示等待個把月而已,根本不算什么,就是等一年…咳。

  總之,她們能理解他,能體諒他,很溫柔且有耐心,個個都是大和撫子。

  不過雷恩通過見聞色霸氣聽到的心聲,可沒這么和諧。

  ‘哼,這家伙可算來了,毫無風度,讓本姑娘傻等了這么久!’

  ‘原來還知道睡女人啊,我還以為他腎虛硬不起來,或者就是個太監,死基佬…’

  ‘這就是世界最強男人嗎?果然強大威嚴,只要能爬上他的床,身份,地位,名譽和富貴都唾手可得。’

  ‘Boss讓我想盡一切辦法取悅他,我的身體還是純潔處子,但前段時間已經學會了各種討好男人的技術…一定可以討他歡心。’

  ‘只要這次聯姻成功,維爾巴拉克王國就可以高枕無憂五十年,父王一定會很高興…’

  ‘傍上這個男人,就沒有人敢覬覦我丈夫生留下來的那筆豐厚遺產了吧?’

  ‘偷偷下毒,要多久才能毒死他?不,這樣做太危險了,或許我可以找個機會和他坦白,讓他除掉Boss…這樣我就自由了,不做殺手,洗白成為尊貴的王后。’

  ‘哇,好帥,雷恩大人好帥!好想嫁給他。’

  俗話說的好,三個女人一臺戲。

  假如是三百個女人,三千佳麗,每天又能上演多少精彩紛呈的好戲?

  甄嬛傳,步步驚心,美人心記,延禧攻略…雷恩的腦海中,從好到爛自動浮現出這些宮斗劇的劇名。

  當年,他老媽可愛看這些…咳咳。

  不用見聞色聆聽不知道,一聽才發現,這小小的廣場上竟然有這么多臥龍鳳雛。

  雷恩看著這些心思各異的美人,一臉感概的嘀咕道:“精彩,太特么的精彩了!”

  “大人,你在說什么?”有靠的近的女人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我夸你們漂亮呢。”

  “啊,其實她們也不算…多漂亮啦,過去追求我的男人倒是數不勝數,可只要你喜歡就好。”那女人頓時嬌羞的道。

  一群戲精。

  不過他現在可沒陪她們演戲,直言不諱,朗聲道:

  “姑娘們,現在鄭重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已經有兩個終身伴侶了,以后也不會再娶!不是開玩笑,想聯姻的可以直接收拾東西回去了。”

  “什么?!”

  “不會再娶?”

  這下可炸鍋了,女人們驚呼出聲,其中一些維持不住淑女的姿態,臉色變得很難看。

  也有女人無動于衷,或者故作鎮定,或者眸光閃爍。

  ‘可惡,原來他已經有老婆了,怪不得忍得了一個月。’

  ‘為什么從未沒聽說過他有妻子?是不是故意這樣說,其實是一種考驗?’

  ‘哼,原來有伴侶,不過無所謂,哪個大海賊身邊不是一堆女人,本來就沒指望能當上王后。’

  ‘沒關系,等她們失寵了,嘿嘿,也許我就是王后了。’

  眾女心思各異,場面有點騷動。

  見雷恩站在那,一臉嚴肅、冷漠,不像是開玩笑,有些女人無動于衷,也有不少女人臉色蒼白,眼神黯然的轉身離去。

  例如那位維爾巴拉克王國的公主,她是個極品美人,亭亭玉立,肌膚賽雪,清麗動人,一對碧藍如寶石的美眸盯著他良久,最后嘆息一聲,遺憾離場。

  畢竟是一國公主,聯姻可以,甚至只要他肯正式迎娶,她不當王后都行。

  但他說了不會娶,也就是說,她留下來只能充當侍妾,婢女,沒有任何名份。

  這種待遇,公主實在無法接受,再優秀她也只能放棄。

  說完這些話,雷恩就離開了這,去實驗室待了半天,等他再回來,小區內的女人明顯少了很多。

  數了數,這里只剩下了175人,其他女人都離開了紅葉島。

  面對這群情愿當小三、婢女,也要留下來的女人,他又一臉冷酷無情的道:

  “直說了,我是個喜新厭舊的男人,任何女人在我身邊最多可以待一年,然后一定會被趕走!”

  留下來的女人們頓時色變:“…”

  太屑了。

  ,人渣,簡直渣出了新高度!

  已經有兩個妻子了,不會娶她們,只是玩一玩,而且還最多玩一年…這種男人到底得有多爛啊?

  真相是,雷恩一年后,就不在OP世界了。

  但是真相不重要,從結果上看,他這么說也沒毛病。

  他只能帶走女帝這個契約精靈,連娜娜都是因為和他的寶具綁定了,被視作無限武裝的一步分,才可以跟著他。

  契約精靈,暫時只能有一個。

  而邪龍法芙娜,是特例,巧合,他恰好有一把可以簽訂龍人契約的征服者之劍。

  可能是雷某人的渣男言論過于驚世駭俗,讓人破防了,這一下,很多妹子都直接拂袖離去,看都沒看他一眼。

  她們不要面子的嗎?

  絕情,冷酷的讓人心寒,還特別渣,就是勢利的拜金女和綠茶婊都有點承受不住了。

  這次離開的人很多,一小時后,原地還剩下了36人。

  這36個女人,別人可能會覺得,她們不知廉恥。

  可在雷恩看來,這些人都是臥龍鳳雛。

  ‘走了好多,可喜可賀,這下競爭對手又少了。’

  ‘一年也行,雖然他很渣,但他帥啊,姐姐喜歡,第99個目標了。’

  ‘最強男人太渣怎么辦?當然是原諒他了,反正我就圖錢,他這方面不會吝嗇。’

  ‘這些碧池,一個個死了爹媽的樣子,多大的事啊,翻譯一下,人家不就是說只包養你一年嗎?’

  ‘其實一年不錯了,時間不短,有些海賊玩幾天就膩了,而且他很坦誠,業界良心。’

  是的,就算雷某人爛的驚天動地,還是有一群奇葩女人愿意留下來陪他上床。

  目睹此情此景,雷恩表情滄桑,拿出打火機點燃了一根香煙,一臉沉重的道:

  “你以為有錢就很快樂嗎?不,有錢人的快樂你根本想象不到!”

  女人們:“…”

  好有道理。

  “精辟,記下了。”

  “是啊,雷恩大人,明碼標價,你太帥了,把那些虛偽的碧池都氣跑了!”

  “既然都說破了,我也不裝了,友情價,一晚1萬貝利,別嫌貴,我這種著名歌姬通常都收20萬貝利一晚。”

  “求你幫我宰了特羅島的黑幫頭目盧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有些女人懶得裝了,開門見山說事。

  “姑娘們,有事去組織部找聞西,出的起價好說,想從我身上賺錢的,就免了。”

  雷恩也懶得裝了,丟掉那根煙,看都沒看這些女人一眼,腳底一個雷光閃爍直接離去。

  妹子們面面相覷。

  還有人想賴著不走,結果,第二天雨之希留就拖著妖刀進來,黑霧,血腥味滾滾而來。

  然后,剩下的女人就都跑了。

  黃昏時分,斜陽西墜,垂虹垂暮,當雷恩再次站在天臺上時,下方的小區,已經空無一人了。

  “唉,這年頭,像我這樣潔身自好,不近女色,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愛學習又奮發向上的男人,真的不多了。”

  不是自吹。

  這一刻,他的思想境界之高,可比道祖鴻鈞。

  除了天道,有誰有這樣的定力?

  離去的還不止小區的內的女人。

  碼頭區,落日的余暉灑在海面上,泛起斑駁的紅霞漣漪,一艘貨船緩緩駛離了紅葉島的港口。

  船頭上,一個身穿黑色皮衣裙,身材高挑的成熟女子在回望,那雙秋水明眸仿佛和高樓頂部邊緣男人的隔空對望。

  “真的不留下來嗎?”她身后,革命軍東軍軍長貝洛·貝蒂嘴里叼著香煙,問道。

  “不了。”

  羅賓收回目光,臉上多少有點失落,聲音低沉的道,“他不會娶我,那些話同樣是說給我聽的。”

  “不一樣,他對你還是有感情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更要先離開,等我愛上他,就晚了。”羅賓搖搖頭。

  找一個好的歸宿對她這個惡魔之子而言不容易。

  她對雷恩的好感要超過弗蘭奇,若是他愿意正兒八經的和她戀愛結婚,她絕對不會離開。

  可他不愿意。

  歷經無數風雨的腹黑御姐很敏銳,雖然不清楚具體原因,可雷恩明顯不愿意留下什么牽絆,特別是男女感情這方面的。

  既然如此,那她只好離開。

  不然留在這干什么,讓他隨便睡啊?

  同一天,卡莉法辭去了船長秘書一職,進入情報部門當干部。

  她不能像妮可·羅賓一樣,說走就走,不過至少可以和船長保持一點距離,免得被糟蹋了。

  不過這位前女秘書的心情依然不好,更換職務后,找了一家酒吧喝悶酒。

  陪她喝酒的是兩個一起訓練長大的小伙伴。

  狼人加布拉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說道:

  “卡莉法,你這次會不會有點欠考慮了?貼身照顧船長,身份地位和普通干部完全不一樣。”

  前段時間,他和卡庫兩人在革命軍總部白土之島巴爾迪哥出任務,監督核實戰利品的數量和流向。

  不過這事現在已經結束了,革命軍早已經完成了對CP機構的掃蕩,連戰利品都分配完了,所以他們回到了紅葉島。

  “是啊,留在船長的身邊好處很多,比一個人在情報部門混強多了。”卡庫拿著酒杯,補充道。

  卡莉法冷著臉道:“好處很多,所以,我就要陪他睡覺?”

  卡庫:“…”

  他可沒這么說。

  卡莉法銀牙緊咬,非常生氣的道:“陪睡就罷了,他還想不負責任,爛透了!”

  卡庫:“…”

  確實,作為伴侶的話,船長真的有點屑…

  狼人加布拉:“…”

  多稀奇啊,越是有錢有勢的男人,不就越是沒節操嗎?

  換成他是五皇,他也這樣。

  狼人加布拉解釋道:“某種程度上說,老大的行為還算有節操了,畢竟他把丑話全說在前頭了,沒有欺騙,沒有掩飾。

  有些虛偽的男人,甜言蜜語,諾言誓約張口就來。

  等他們玩膩了,就提起褲子不認人,那些被拋棄和玩弄的女人哭都沒地方哭。”

  卡庫點點頭,道:“確實,至少船長渣的坦誠。”

  卡莉法:“…”

  坦誠你妹啊,坦誠就不渣了是吧?

  好吧,至少他沒有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女人不至于被騙了,還在替他數錢。

  勉強算他有一點點良心。

  狼人加布拉思考片刻,勸說道:“要不,你還是回去吧,不陪睡就行了。”

  他這么說有點私心,限于實力,目前CP9在獅心海賊團中地位不上不下,有卡莉法可以吹吹枕頭風…咳咳。

  只要她留在老大身邊,他們受了委屈或者不公正的待遇,都可以讓她直接向船長告狀。

  至少,在路奇成為第四位最高干部前,她還是繼續當秘書的好。

  “回去?”

  卡莉法狠狠地刮了狼人一眼,“在你眼里我這么賤嗎?就不干,姐不伺候垃圾渣男!”

  哼,要是雷恩愿意負責,她半推半就就從了。

  可只是玩玩,恕她敬而遠之,她一向潔身自好現在都還是純潔之身,不想被渣男禍害了。

  加布拉聳聳肩:“可斯圖西不就…”

  卡莉法怒火中燒,道,“閉嘴,別把我和那個不要臉的老女人相提并論!”

  卡庫打圓場:“噓,少說兩句吧,她現在可是你的上司,你這樣罵她不好…”

  “我就罵,老女人,碧池,不要臉!”

  卡庫:“…”

  加布拉:“…”

  算了,他們就看看,不說話。

  經過一波神級操作,最后留在雷恩身邊的女人只剩下了斯圖西和文斯莫克·蕾玖。

  斯圖西完全不受影響。

  她對自己的定位一直就是女仆,雷恩什么人品,對女人負不負責任,她一點也不在乎。

  至于蕾玖,因為杰爾馬王國和獅心海賊團結盟了,她可是目前雷恩名義上的未婚妻,無數女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是的,很多人認為,蕾玖就是雷恩口中終身伴侶之一。

  西郊,別墅內。

  蕾玖穿著圍裙,在廚房做晚飯,每一道菜都精心處理,用心烹飪,然后端上餐桌。

  這些天她都會把家務全部做好,溫柔賢惠的像個人妻。

  晚上八點,雷恩滿身汗水,從郊外森林中練劍回來了,就看到了一桌豐盛的菜肴。

  蕾玖笑容柔情的過來幫他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

  “呃,我以為你已經離開了。”看著眼前柔情似水的佳人,雷恩表情有點驚訝,

  上午,他已經和她說明了情況。

  獅團和杰爾馬王國結盟已經確定下來了,聯姻并不必要,取消了也無妨。

  蕾玖抬起右手,看著自己中指上的戒指,這不是雷恩的訂婚戒指,而是他父親當年向母親求婚時的那一枚。

  她母親死后,戒指被伽治收回了。

  同時,這枚戒指,也是他父親用來控制她的裝置。

  “我自由了,可我想留在你身邊,可能你不知道,在這間屋子生活的一個月,我覺得很幸福,這里,像家。”

  蕾玖伸出另一只手,玉指撫摸著這枚曾經是浪漫愛情的見證,后來被父親改造為控制裝置的戒指,眼神有點傷感。

  也許那個時候,父親就徹底變了。

  她左手手指一掐,身為改造人的蠻力讓這枚鋼鐵戒指浮現出裂痕,上面還有些許電火花在迸射,她嘴角含笑的看著他,道:“雷恩,讓我留在你身邊好嗎?”

  相比回到冰冷的家,她希望,陪伴在這個解放了她的男人身邊。

  “別傻了,就算你想留在我身邊,一年后也會被我拋棄。”雷恩話語平淡,卻顯得格外絕情。

  他用這話,勸退了羅賓、卡莉法,只對斯圖西沒有效果。

  “不是拋棄,是離別。”

  蕾玖捧起手心已經碎裂成多塊的戒指,笑容燦爛的道,“就算分開,我也不會后悔,不后悔曾做過你女人。”

  “這么冷酷無情,還渣的男人你也要?”雷恩一臉冷漠。

  “不,你還算溫柔了,對自己人。”

  “我…”

  話才開口,蕾玖丟掉戒指碎片,上面幾步,將一根青蔥玉指放在雷恩嘴唇上。

  她另一手撫摸他的臉頰,雙眸明亮,盯著他道:

  “我想你并沒有見過真正冷酷無情的人,那么,我來告訴你他們的樣子。

  他們能嬉笑怒罵,夸夸其談,言行舉止和常人無異,甚至乍一看個性鮮明,但相處久了一點你就會發現,他們的靈魂到底有多空洞。

  特別是他們看向別人時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團會蠕動的肉塊,而這,恰恰反映出了他們自己的冷血模樣。”

  “你是指你的弟弟,伊治,勇治,尼治?”

  “沒錯。”

  蕾玖雙手捧住他的臉,四目相對,她藍色的眼眸像寶石晶瑩美麗,“你平時看我,看別人的眼神,可比他們溫和多了…怎么,還要用你拙劣的演技勸退我嗎?”

  誰說他演技拙劣了?

  他騙人很少失敗的,只是不巧遇上了她對某一類人知之甚深。

  “你就不該對我這么好,隨手就把可以控制我的戒指丟給我,讓我認清了你的本性。”

  好吧,作為男人,對于欣賞的美女,難以遏制的表現出了一些溫柔和風度。

  現在再想用惡劣的言語勸退她,就有點難度了。

  見沒法趕走她,他聳聳肩,選擇先吃飯。

  吃完飯,洗了澡后,他穿著睡衣,在沙發上躺下,頭枕在蕾玖那雙雪白溫潤的大腿上,感嘆道:

  “唉,前幾天我還有三宮六院,四個貴妃,轉眼間就幾乎成了孤家寡人,在這個冷漠的社會中,只有這雙腿還有點溫度了。”

  蕾玖:“…”

  她一笑,素手捏了捏他的臉蛋:“別皮了。”

  “認真的,后宮都散了,你看我現在像不像亡國之君。”雷恩抓住她的小手,咕噥道。

  “那還不是你自己作的。”蕾玖白了他一眼。

  太有道理,竟無力反駁。

  “我就納悶了,那些女人趕走就算了,為什么連卡莉法和羅賓你也要趕走?”

  雷恩一臉嚴肅:“真理由和假借口,你想聽哪個?”

  蕾玖隨口道:“先說假借口吧。”

  還有先后?

  本來是二選一,她卻兩個都要。

  雷恩:“羅賓目的很明顯,就是想和我結婚,而不是談一段戀愛,卡莉法27歲了還是純潔之身,她們都是好女人,我不想禍害她們。”

  蕾玖:“這是假借口?編的挺冠冕堂皇的。”

  雷恩:“真理由!”

  蕾玖:“行,那現在說真理由吧。”

  他攤了攤手道:“身邊的女人太多,個個都要求結婚,要求負責,我怎么處理的過來?白嫖不負責任還差不多。”

  蕾玖:“…”

  她用力捏了捏他的臉蛋,嘟著嘴道:“虧我剛剛還同情了你一會兒,哼,你就該單身一輩子!”

  她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閑麻煩。

  接下來這一兩個月內,雷恩要潛心修練和研究惡魔果實,對決鷹眼。

  這個時候,他已經無暇泡妞,所以一并打發走了。

  幾天后,新世界,G5支部。

  這是目前海軍少數在新世界的分部。

  G5支部內有一群異類的海軍,簡直就不像海軍更像是海賊,不聽從海軍本部的指令行動,還有很惡劣的舉動,會虐殺海賊。

  當然,最近他們老實聽話了很多。

  因為,黃猿和桃兔來了。

  要塞頂部,茶室內,清香飄散,袛園跪坐在地,正在熟練的沏茶,旁邊跪坐著黃猿和海軍中將——“鬼竹”維爾戈。

  黃猿看著對面有點焦躁的維爾戈,笑容猥瑣的道:

  “維爾戈,有心事?”

  “啊,沒有,只是…”

  維爾戈有點做賊心虛,黃猿來的太快,有些見不得光的東西還沒藏好,敷衍道,“有點擔心九蛇海賊團,他們的艦隊可能會經過這里。”

  黃猿穩如老狗:“放心吧,女帝擺明了要和凱多死磕,這個時候,應該不會節外生枝。”

  袛園也淡笑道:“和海軍開戰,只會平添傷亡讓自己受創,她沒這么不理智。”

  維爾戈點點頭:“兩位說的有理,是我有點過度緊張…”

  嘭!!

  毫無征兆,一聲恐怖的爆炸聲響起,整個茶室瞬間被炸碎,金蛇狂舞,吞沒了室內的三人,黑煙,火焰和無數彈片四散飛濺!

  “敵襲!敵襲!!”

  刺耳的警報聲和呼喊聲在G1支部內響起。

  緊接著,遠處的海面上,黑點變大,一支龐大的艦隊迅速駛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