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六十六章五皇爭霸的時代,不是無情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翌日,弗朗西斯·d·雷恩成為海上第五皇消息就刊登上了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

  政府這次同樣反應神速,第二天就更新了嗜血大劍豪的通緝令。

  五皇雷恩,懸賞數值:45億2500萬貝利。

  只是稱皇沒干任何壞事,就漲了近3億貝利,而且這個賞金數值是世界第二,已經超過了夏洛特·玲玲,僅次于“百獸”凱多的46億1110萬貝利。

  差距其實已經很小了,最強生物也沒能比雷恩多出一億。

  只要雷恩出去逛逛,搞點破壞,或者毀滅一個海軍支部,超越凱多并不難。

  只是這已經沒必要了。

  賞金過了20億貝利,就只有象征意義。

  何況雷恩已經向米霍克邀戰了,要是獲勝了,賞金肯定會再加幾億,上50億貝利都不難。

  獅心海賊團稱霸大海造成的影響也遠不僅局限于新世界這片海域,這件事在偉大航路的前半段,四海乃至紅土大陸都引起了巨大的熱議和轟動。

  白胡子隕落不足三月,就誕生了新皇,而且是兩位。

  受此影響,一時之間,世界各地出海當海賊的人數激增,局勢混亂,也將負責平衡海上秩序的海軍推到了風口浪尖。

  兩天后,新世界,g1支部。

  戰國元帥捧著一疊文件,臉色陰沉的走進了頂樓的會議室內。

  他是昨天才從瑪麗喬亞趕過來的,屁股都還沒坐穩,那邊,獅心海賊團就問鼎五皇寶座了。

  再加上九蛇要和百獸開戰,一大堆繁瑣的事務就落在了他頭上,讓他忙的焦頭爛額,心情非常糟糕。

  不久后,青雉,黃猿,卡普,鶴,鼯鼠等一批海軍將領來到會議室。

  海軍的核心層中只有赤犬缺席了,他還留在圣地。

  瑪麗喬亞平時基本都有一個大將駐守,本來不是輪到赤犬當值,但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還未完全康復,讓他頂替黃猿安排在了那。

  看到眾人都到了,戰國沉聲道:“關于獅心海賊團的情況,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不到三個月,就成了五皇,劍豪雷恩真是個怪胎。”

  黃猿面帶微笑,伸手拿起桌上的幾份報紙,掃了幾眼。

  《誰贊成,誰反對?劍豪雷恩霸氣加冕為皇》

  《前無古人,從小海賊到五皇,劍豪雷恩三個月的奇跡稱霸之路!》

  《暴走,大海已經進入了“五皇爭霸”的時代》

  《震驚,劍豪雷恩稱,他其實最想當海軍大將!》

  看到最后一份報紙時,黃猿臉皮一抽,咕噥道:

  “你們聽聽,劍豪雷恩竟然說,他最想當海軍大將…呵呵,我還最想當海賊王呢。”

  戰國:“…”

  這就是嘲諷。

  卡普:“…”

  臭小子陰陽怪氣。

  桃兔:“…”

  hetui~,她都沒當上大將。

  其余人:“…”

  只能理解為嘲諷。

  “不這小子確實成氣候了。”

  卡普一邊咬著甜甜圈,一邊感嘆道,“最多一個月,他就能占領原白胡子海賊團十分之九的地盤,剩下的十分之一留給馬爾高。”

  “而且他還和杰爾馬王國結盟了。”

  鶴中將憂心忡忡的道,“這樣一來,獅心海賊團不僅補足了中堅戰力,底層士兵(炮灰)也可以由杰爾馬66的克隆人軍團代替,底蘊和實力大增,幾乎一躍成為最強的皇帝了。”

  獅團和杰爾馬王國的聯合,效果就是11>2。

  杰爾馬王國由文斯莫克·伽治統帥,核心就是文斯莫克家族,號稱“殺人一族”,杰爾馬66又被稱作“戰爭專家”、”邪惡軍隊。

  這支軍隊訓練有素,悍不畏死,作為雇傭軍活躍在世界各地。

  這個王國并不缺錢,不缺炮灰,不缺人脈和生意…唯一欠缺的就是高端戰力,特別是頂級強者。

  而獅心海賊團最不缺的就是頂級戰力,有三四個。

  同樣,獅心海賊團缺中堅精銳、缺底層炮灰,而這兩樣東西杰爾馬王國很充足。

  兩者幾乎完全互補,一旦聯合,必然可以迅速騰飛。

  “確實,和杰爾馬王國結盟之后,獅心海賊團的實力就超過bigmom海賊團和百獸海賊團一截了,厲害啊,感覺雷恩的每一步都走的那么妙。”卡普贊嘆道。

  擊敗天夜叉(出道,打響名氣),天龍人事件(成名、立威),入侵推進城(尋找班底),參與頂上戰爭(獲得最強稱號,威震世界),算計cp機構(清理絆腳石,獲得資源),五皇(立足新世界),最強霸主(結盟杰爾馬王國,底蘊實力大增)。

  環環相扣,一條精彩之極的稱霸之路。

  三個月,大勢已成。

  現在就是海軍全面進軍新世界,也拿雷恩沒半點辦法,他已經是海上最強的皇帝了。

  “稱王稱霸的大海賊竟然有足足5個!真糟糕透了”

  鬼蜘蛛可不像卡普那樣還能笑的出來,臉色鐵青的說道,“難怪民眾會對海軍冷嘲熱諷,這種況簡直讓正義蒙羞!”

  不管怎么樣,海上局勢如此糜爛,海軍都難辭其咎。

  這幾天民間輿論對海軍極其不友好,就差沒指著鼻子說他們都是酒囊飯袋了。

  “還好趁機公布了世界征兵計劃,加上凱特前段時間擊殺白二世震懾了不少海賊,不然后果不堪設想。”青雉懶洋洋的道。

  “就算如此,這個月各地出海當海賊的人數也翻了幾倍。”鶴中將嘆息一聲。

  連出兩個皇帝,影響極其惡劣,仿佛回到了洛克斯時代。

  年輕人很容易被蠱惑。

  劍豪雷恩如彗星般崛起,一路高歌猛進,強勢加冕為皇,短短幾個月了就贏得了名聲,權勢、金錢、美女等很多人想要的一切東西,堪稱“勵志典范”(反面教材),著實激勵了不少有野心有抱負的年輕人。

  想起最近激增的海賊數目,海軍將領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這確實是我們的無能。”

  戰國沉聲道,“很遺憾,暫時海軍也沒有辦法去針對獅心海賊團,好在雷恩約戰鷹眼,欲爭奪世界第一大劍豪的寶座,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不會有大動作。”

  以米霍克的個性,不會拒絕這種決斗的邀請。

  這樣一來,雷恩為了備戰,總會消停一段時間了吧?

  可喜可賀…

  “你們覺得,鷹眼能贏嗎?”

  鼯鼠中將就是個劍豪,對鷹眼vs嗜血大劍豪這件事顯然很感興趣,好奇的問道。

  “我看懸,能活命就不錯了。”青雉打了個哈欠。

  “才怪,米霍克肯定會獲勝!”

  桃兔輕哼一聲,力挺鷹眼,道,“希望米霍克能砍下雷恩的狗頭,這樣也算為民除害了。”

  青雉:“…”

  他很好奇,雷恩在香波地群島上時到底對袛園做了什么,讓她這么敵視他。

  卡普咀嚼著甜甜圈,瞥了袛園一眼:“別逗了,想弄死雷恩小子,羅杰復生都做不到。”

  桃兔:“…”

  (_),小卡普,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

  黃猿笑容猥瑣,道:“你們知道嗎,香波地群島的賭場已經開盤了,雷恩獲勝的賠率是1.4,米霍克是2…

  實不相瞞,我已經拿出了5000萬貝利的養老金壓雷恩贏。”

  桃兔:(_)

  正在打瞌睡的青雉聽到這話被驚醒,道:“啊拉拉,原來賭場已經開盤了啊,干嘛不早說?我打算拿出全部的存款壓雷恩贏。”

  黃猿攤攤手:“你也沒問我啊。”

  眾人:“…”

  “夠了!會議內談這個,成何體統?!”

  看到青雉黃猿兩個混子旁若無人的討論賭場壓注的事,戰國元帥惱怒一拍桌子,訓斥道。

  整天偷懶劃水,一提這個就來勁了。

  卡普咕噥道:“別這么古板,戰國,我昨晚也趕緊壓了雷恩1000萬貝利…有錢干嘛不賺?”

  眾人:“…”

  (ー_ー)!!有道理,讓人無話可說。

  相比其他勢力,海軍本部才最清楚那位嗜血大劍豪的可怕,畢竟這是薩卡斯基幾乎用命換來的珍貴情報。

  故而,看好鷹眼的人不多。

  “閉嘴!吃你的甜甜圈!”

  戰國狠狠刮了老油條卡普一眼,訓斥道。

  有件事他沒說,他兩天前也偷偷去了一趟賭場壓雷恩獲勝,壓的還不少…

  這個世界多數地方賭博都不犯法,只要資金來源沒問題,海軍不會管,自己去賭都行。

  當然,肯定不提倡這事。

  日奈站在阿爾托莉雅身后,微笑道:“凱特,你壓了多少?”

  阿爾托莉雅:“…”

  (¬_¬;),抱歉,她不賭博。

  主要是貝利對她而言也沒什么意義,作為神之女,她一個月的零花錢都有2億貝利,這方面五老星非常大方。

  請注意,她這個身份已經27歲了,從5歲就開始領零花錢,22×12×2=528億貝利…去掉用了的,約剩下500億。

  神之女比一般的公主、女王還尊貴,妥妥的超級富婆。

  說實話,也就是雷恩不愿意吃軟飯,否則他根本不用勒索明哥,也不用和革命軍聯手去洗劫cp機構,平時多喊幾句姐姐,什么都有了。

  她還可以進入天龍人族群的寶庫,也就是不用吃惡魔果實,否則,就是媲美魚魚果實·幻獸種·青龍形態的強大幻獸種都能搞到。

  白龍:[我這邊,有好多海軍賭場壓你獲勝。]

  雷恩:[是嗎?感謝老鐵刷的火箭。]

  白龍:“…”

  日奈見阿爾托莉雅似乎在發呆,提醒道,“你不會還沒壓吧?記得趕緊去。”

  阿爾托莉雅搖搖頭:“我不缺錢,已經多到怎么也花不完了。”

  她想把財產都給雷恩,可他很倔,不要。

  戰國:“…”

  青雉:“…”

  黃猿:“…”

  會議室內,卡普、桃兔,鶴、鼯鼠、鬼蜘蛛等人全部沉默了:“…”

  真正的大佬在這里,有錢賺都懶得賺了。

  “好了,雷恩成為五皇已成定局,先把他的事放一邊,接下來,我們要處理九蛇海賊團的情況。”

  戰國元帥把歪了幾十層的樓扶正,拿起一份機密文件,臉色凝重的補充道,“根據我們的線人傳來的情報,九蛇的兵力已經完成了集結。

  包括大本營亞馬遜·百合,空島,地下黑暗世界,世界各地的據點…加起來總計約4萬7000人,戰艦43艘。

  這還不算她們在新世界掌控的八座島。

  如此可怕的兵力,讓眾人有點吃驚。

  “啊拉拉,她以前藏的這么深嗎?”青雉露出意外之色。

  這幾乎等同于白胡子海賊團了!過去那幾年,九蛇進攻和之國時兵力基本沒上萬,所以打不下來。

  現在看來,那幾年對和之國的進攻,更像是試探和練兵,如今才是圖窮匕見。

  “這些資料,你們都看看吧。”戰國元帥的臉色很難看,把一疊文件分發了出去。

  九蛇海賊團(最新資料):

  船長,波雅·安娜·漢庫克…賞金:40億1200萬貝利。

  最高干部1,波雅·桑達索尼亞,戈耳工三姐妹中的老二,28歲,自然系·響雷果實能力者,賞金數值:13億5000萬貝利。

  最高干部2,波雅·瑪麗哥魯德,26歲,戈耳工三姐妹老三,自然系·雪雪果實,賞金數值:9億2700萬貝利。

  最高干部3,疑似“黃金帝”吉爾·泰佐洛。

  普通干部名單(個人具體信息略):龍膽(狙擊手,自然系沼澤果實),波斯菊(航海士,貓貓果實·黑貓形態)、黛西(舵手)、紫扇花(廚師)、蘭(醫生)、桔梗(音樂家)…

  特殊干部:古羅莉歐薩(亞馬遜百合前前前任皇帝)

  空島干部:

  “戰鬼”瓦帕(龍龍果實·古代種·鯊齒龍),甘·福爾、耶摩、艾尼路(貓貓果實·虎貓形態)、歐姆、布拉哈姆…

地下世界(海軍的線人接觸不到):未知  座駕:戈耳工號(主船)、雷神號(護衛艦)、雪女號(護衛艦)、黃金之心號、百花號、

  附屬海賊團:破戒僧海賊團(“怪僧”烏爾基)

總人數:約47000人  資料很多,雖然沒有接觸到核心,但這些關于九蛇海賊團的情報也驚爆了不少海軍將領的眼球。

  他們這才發現,這是一個什么樣的龐然大物。

  亞馬遜·百合+空島+地下世界,勢力范圍幾乎涵蓋海陸空,可謂兵強馬壯。

  “這,感覺就是第二個白胡子。”鼯鼠中將震撼道。

  假如頂上戰爭換作九蛇海賊團來,說不定海軍會打的更艱難,因為,海賊女帝才29歲,處于全盛期,不像白胡子已經病入膏肓無法打持久戰了。

  “該死!這些年王下七武海制度到底培養出了個什么怪物?!”鬼蜘蛛有點氣急敗壞。

  女帝一定程度上效仿了天夜叉,經營著她的女兒國和麾下的勢力網,假如沒有七武海的合法身份,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一個位于無風帶資源貧瘠的國家在十年內實力膨脹到這般地步。

  原本的女兒島,充其量是二流勢力。

  可眼下政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真的養虎為患了。

  最可氣的是,七武海制度的好處他們海軍沒怎么享受到,壞處倒是讓他們差點爽歪歪…

  黃猿翻閱著資料,茶色眼鏡下的眼睛中都帶著些許凝重,撇撇嘴道:

  “好可怕啊,女帝,看完這份資料,我感覺最強生物今年可能要死了。”

  眾人:“…”

  確實,從紙面上看,九蛇太強了。

  反之,百獸都沒這么兵強馬壯。

  百獸海賊團的情況海軍也有一些了解,他們應該就2萬人馬左右。

  (原本,在“和之國篇”火祭的宴會上,凱多翻臉斬殺了黑炭大蛇,便順勢將參宴的原本隸屬于大蛇的和之國部隊“御庭番眾”的忍者部隊5000人和“見回組”的武士部隊5000人納入麾下,那時百獸海賊團才共計3萬人。)

  這段時間,百獸海賊團在瓦礫島瘋狂對外招兵買馬,來者不拒,可能就是察覺到了什么。

  畢竟女兒島這段時間集結、整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馬,動靜太大,也可能混入一些眼線,一些情報自然泄露出去了。

  怪不得百獸凱多最近這么老實,沒在海上搞過一次事情。

  按照以往他的脾氣,早就四處自殺,破壞了,看來這次也是被逼到了一定程度。

  “好了,都安靜!”

  戰國環視一周,一本正經的道,“眼下海上的局勢很混亂、危險,九蛇海賊團的大艦隊半個月內就會從無風帶抵達新世界。

  不出意外,九蛇會以旗下的八座島為跳板,強襲和之國。

  雖然海賊之間互相廝殺是好事,可不能排除女帝對海軍動手的可能,所以位于新世界的海軍基地要有人鎮守…

  另外,為防止秩序徹底崩壞,最好不要讓其余幾個五皇參與戰爭中,至少要掌握他們的動向…”

  這場會議持續了很長時間。

  不是戰國啰說,主要是事太多了,他要說明一下情況,還要安排人員各司其職。

  最后結果如下。

  戰國,卡普坐鎮g1支部。

  黃猿+桃兔,坐鎮海軍g5支部。

  青雉,鶴中將負責接送參加世界會議的國王,大部分中將和少將都聽從他們的安排。

  茶豚坐鎮香波地群島。

  赤犬駐守圣地瑪麗喬亞。

  卡普遠處監視bigmom海賊團。

  阿爾托莉雅的任務最重,她被安排同時監視獅心海賊團和紅發海賊團的動向。

  任務下發下去,會議宣告結束。

  戰國呼出一口濁氣,喊住了準備離開的白龍,歉聲道:

  “凱特,很抱歉,又把最繁重的任務交給你了。”

  同時監視、警戒兩位海上皇帝,難度之大可想而知,這根本不是任何一個大將能做到的。

  可是很不巧,目前海軍非常忙碌,抽不出人手幫白龍。

  “戰國先生,你可真會使喚人啊。”還沒離開會議室的黃猿回頭,調侃了一句。

  戰國冷冷的看著他:“哦,那要不你代替凱特去監視那兩個海賊團。”

  “哈哈…我點事,先走了。”

  黃猿抓起掛在椅子背上的海軍大氅,溜之大吉。

  同時監視兩個皇帝,開什么玩笑?

  就算只有一個獅心海賊團有異動,他也處理不了,除了白龍,這件事誰都做不到。

  “沒關系,戰國先生,交給我了。”

  阿爾托莉雅倒是沒意見,以她目力(a+千里眼),把軍艦船開到紅葉島和紅發海賊團中間海域就行了,不會分身乏術。

  至于有人襲擊她…

  那不是更好?

  閑著太久,圣劍會生銹的。

  偉大航路,克拉伊咖那島。

  這里是西凱阿麗王國遺址,曾經也是一片充滿繁華和財富的地方,可是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島嶼遺址上,聳立著一座巨大的城堡。

  幽靈城堡,它昔日的名字和輝煌已經一同埋葬進了歷史長河中,它附近總是被迷霧和雷云環繞,浪漫又幽深。

  穿著哥特裙,身材曼妙的佩羅娜手抓著幾份報紙,俏臉上帶著些許驚慌,她踟躕徘徊在昏暗的后殿,望著偌大的庭院。

  她該不該告知那個男人從海上傳來的消息呢?

  他去了會怎么樣?

  就是隱瞞,又能隱瞞多久?她已經截留了三天的報紙了…

  庭院,或者說是城堡外圍的森林也行。

  索隆穿著藍紫色外套站在庭院內,手持三代鬼徹和黑刀秋水,神色凝重的看著對面的男人。

  “那么,今天有信心了嗎?”

  米霍克神色平淡,老鷹似的雙眸中帶著一絲期待。

  “嗯!我會全力以赴。”

  說得頗為熱血,索隆腳步一踏,腳下的地磚發出震顫聲響,他一步,如流光沖上前。

  地面拉起了兩排長長的小風卷,他直沖鷹眼。

  數十米轉瞬即至,索隆揮刀橫斬,動作輕快發力卻十分剛猛,兩道雪寒光乍現!

  米霍克手持一把木劍,隨意一斬,覆蓋武裝色的刀刃如毒蛇吐信般后發先至刺向了索隆的眼窩!

  攻擊刁鉆,若在他再盲目前進,會被先擊中。

  綠藻頭立刻剎車,身體無比輕盈,而且快如閃電的在地上一點,從鷹眼身側繞了一圈,旋轉橫斬。

  妖刀鬼徹鋒利的刀刃砍在了米霍克豎起的木劍格擋之上,火花迸射,可有濃郁的武裝色霸氣纏繞將木劍,以至于不被斬斷。

  索隆見狀,下撩一刀,藍色劍氣從下而上如海潮碧波擴散,唰的一聲,地面率先裂開十米長的裂縫。

  鷹眼不動聲色,下揮木劍,輕松一擊震散了斬波。

  “可惡!”索隆緊咬著牙齒,見還不能逼對方真正出手,心中的斗志反倒激了起來。

  他絕對不能表現的這么難看。

  “嗬!”

  他雙手緊握刀柄,咬住和道一文字,前踏一步,三刀流齊出。

  剎那間,雪亮劍光不斷交疊,交織成一團呼嘯的風暴朝著鷹眼去,沿途撕裂切割出諸多裂縫!

  仔細一看,這一擊和他以前的三千世界不太一樣,有桃兔風之圓舞曲的影子。

  顯然,她在香波地群島對決雷恩時,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形象。

  這個時候,鷹眼才目光微微一凝,揮劍劈出一道巨大的綠色劍氣,橫掃千軍,將襲來的無數劍光一擊粉碎成勁風!

  “不錯,有自己的特色,又成功融入了那個女海軍的幾分真意。”

  這一擊,將無數劍氣融入風中,隨風呼嘯生生不息,他不用飛翔斬擊也難以一刀化解。

  畢竟他手中的不是黑刀——夜,而是一把木刀。

  “還差的遠呢,就是那個女人,也不敵嗜血大劍豪。”索隆呼出幾口濁氣,沒有多少自得。

  他在香波地群島上,可是見過雷恩是怎么全程壓著桃兔打的,這一擊在真正的頂級大劍豪面前,也是如紙糊的一般脆弱。

  在克拉伊咖那島,擊敗人類模仿者后他又跟著鷹眼學了兩個月,實力進步很快。

  可越是學習,就越發現,那位嗜血大劍豪有多強悍。

  即使在他看來劍術極其高明的桃兔,也只能勉強和對方對抗一二,真廝殺到底會輸的很慘。

  “看來當時雷恩給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鷹眼眉毛一挑。

  索隆還沒回話,身穿哥特裙,帶著高帽的幽靈公主佩羅娜臉色陰晴不定的走了過來。

  “你看吧…”她微微低著頭,把報紙遞給了鷹眼。

  “這樣嘛,看來他也等不及了…哈哈哈哈。”拿著報紙,一向不茍言笑的米霍克突然激動的開懷大笑,顯得非常高興。

  這和他平時的形象差別極大。

  不知為何,看到這樣的他,佩羅娜莫名有點煩躁,訓斥道:

  “你笑什么啊!面對那樣的怪物,就算你是世界第一大劍豪,也可能會輸、會死。”

  鷹眼依然很高興,道:“那不是更好?”

  佩羅娜:“…”

  說實話,她不能理解這種想法,她以前的老大月光·莫利亞,極其抗拒失去,死亡。

  索隆察覺到了什么,急忙走過來,看著鷹眼手中的報紙。

  《嗜血大劍豪vs鷹眼!》

  《震驚,劍豪雷恩公然邀戰鷹眼,世界最強劍豪之爭即將展開!》

  《最強對最強,米霍克vs雷恩,誰能屹立于劍術最絕巔?多位劍豪發表了對這一戰的看法》

  最后一份報紙來自世界經濟新聞社,相比前兩份,多了對很多知名劍豪的采訪。

  桃兔:雖然很多人更看好雷恩,但我相信米霍克會捍衛自己最強劍豪的寶座。

  花劍:毫無疑問,是龍爭虎斗,個人認為雷恩勝算大一些。

  雨之希留:沒什么好說的,勝敗生死,很快就會見分曉。

  冥王雷利:難得你們特地找到了我這個糟老頭子,就這么說吧,不管這次誰贏了,都會成為繼霜月龍馬之后新的神話。

  紅發:不做評價。

  “你們要…決斗了嗎?”

  索隆一臉吃驚,內心充滿了激動,恨不得立刻見證這巔峰的一戰。

  可很快,他心中又多了一點擔憂,看著眼眸中仿佛燃燒的火焰,難掩興奮之色的米霍克,他深吸了涼氣,欲言又止。

  “索隆,優柔寡斷,可不是劍豪的風格。”

  “可是…”

  “沒什么可是接下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我會盡可能的將一身所學教給你。”

  索隆沉默了。

  這話,聽著就有點不詳。

  論綜合實力,惡魔之王無疑更強,他可不只是個劍豪,“世界最強”的名號可是他在兩個月時間內硬生生打出來的。

  無論過去多久,他都能記得,他手持湛藍光劍狂笑著,打的大將黃猿抬不起頭的畫面…

  即使這次決斗一定會是劍豪之爭,米霍克也占不到便宜。

  這其實從其他大劍豪的態度就知道了,或多或少偏向嗜血大劍豪,連看似力挺鷹眼的桃兔也不例外。

  鷹眼卻不在意其他劍豪的評價,連他自己也認為綜合實力對方更強,但是那又如何?

  他等這一天很久了,等一個實力比紅發更強的對手。

  超越自己的極限,看到更高處的風景,一直是鷹眼的追求。

  而且,實力強≠獲勝。

  古往今來,以弱勝強,逆風翻盤,絕地反擊,以下克上的例子比比皆是。

  “真是…讓人喜悅。”

  米霍克臉上笑容不減,帶著報紙走向克拉伊咖那島的碼頭區。

  他要出去一趟,去附近的島嶼找一家報社回應嗜血大劍豪的邀戰。

  事實上,就算雷恩不找他決斗,他也會去找他。

  這幾個月沒有動靜,一是知道對方這段時間要占領地盤稱皇,很忙,二是他想把自身所學教給索隆,這樣也算有了傳人,可以放下一切,賭上性命一戰了…

  看著他乘興而去的背影,索隆和佩羅娜面面相覷。

  佩羅娜有點急了:“路癡,笨蛋!你在這愣著干什么,趕緊攔住他啊。”

  索隆搖了搖頭:“攔不住的,我能理解這種喜悅,這就是男子漢、劍豪存在的方式!”

  佩羅娜聽的翻了個白眼,訓斥道:

  “別說這種傻話,你是小孩子嗎?為了一個最強劍豪的名號就去和別人拼命,傻不傻?

  實話告訴你,他這人嫌麻煩,本來根本不打算收什么徒弟,一心想著要去和那位嗜血大劍豪決斗,又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才讓你拜師,留下點傳承。”

  索隆:“…”

  原來如此。

  怪不得鷹眼從馬林梵多回來了,對他就熱情了一些。

  蝴蝶效應,這次是鷹眼主動收徒的,沒有等到索隆下跪,不過考驗依然是擊敗人類模仿者。

  佩羅娜催促道:“快去攔住他啊,你希望自己的老師死嗎?”

  索隆有點沉默。

  有些事不能只從利益生死上看,米霍克這人幾乎無欲無求,不讓他赴約,比死還難受。

  “抱歉,恐怕不…行,要是我攔著他,他會很失望。”

  佩羅娜:“…”

  男人,劍豪,呵呵,都是些什么玩意,她不能理解。

  “話說,該吃飯了。”索隆收回目光,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捂著肚子道。

  佩羅娜揪住他的耳朵:“吃什么?這個時候竟然還惦記著吃!”

  “放手,別這么啰嗦,真的很煩。”

  “啰嗦又怎么樣?你什么態度,有本事就自己去做飯啊。”

  “我不會。”

  “那餓死你活該,路癡,傻瓜、綠藻頭,笨蛋!”

  “…蠢女人,別逼我動手砍你。”

  “呦,還敢呲牙咧嘴,看我的消極幽靈!”

  “唉,我這種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干脆用刀抹脖子自殺算了,活著也是浪費糧食。”

  “嘻嘻嘻嘻…”

  “混蛋,你在干什么?!”

  “消極幽靈!”

  “啊,生而為人,我很抱歉,請把我當作一只沒有價值的臭蟲。”

  鷹眼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打鬧的男女,微微一笑。

  “遺棄的城堡,消失的國度…這么多年過去了,我才開始留戀這個地方。”

  不是無情,不是無欲無求,只是,心中有更高的追求罷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