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三章裂空一擊,紅伯爵的暗襲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很多人不喜歡愛崗敬業的薩卡斯基先生,蔑稱其為“紅狗”。

  不過,他確實很能打,“自然系·巖漿果實”的殺傷力也是杠杠的,在三系所有惡魔果實中都屬于最高峰,威力比肩“震震果實”。

  此時,面對那座從天而降,比巨人族的體型還龐大數十倍的冰塊,赤犬出手了。

  “大噴火!”

  他的右手涌出赤紅巖漿,膨脹,變成以熔巖組成巨大的熔巖拳,對著冰塊就是一拳!

  轟———!!

  熾熱的暗紅巖漿拳瞬間釘入冰山內,并且如同火山爆發一樣,在其內部噴涌膨脹釋放出恐怖的高溫,硬生生將冰塊沖擊貫穿至撐爆,炸成無數碎塊!

  而且那些碎冰還未從空中落下,就被如螺旋炎龍噴涌擴散的高溫巖漿吞噬,蒸發殆盡!

  眨眼間,一座百米高的巨大冰山,被焚燒的點滴不剩。

  焚燒萬物的極致高溫。

  無論倫比的動能、破壞力。

  自然系·巖漿果實的可怕,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連雷恩大師看了都微微點頭,敵人這樣強大的力量,才能讓這場戰爭變得更有趣啊…

  目睹赤犬一擊將冰山焚燒殆盡,鉆石喬茲也面露驚愕之色。

  隨后,他臉色一沉。

  得意大招被人強勢破解,任誰心中的滋味都不會好受。

  而且焚燒蒸干冰山只是個開始。

  轟轟轟!

  赤犬抬起手,那裹挾著大量巖漿,還冒著滾滾黑煙的暗紅色熔巖巨臂突然熾熱光芒大盛且膨脹起來,隨后一下爆裂化為無數的火山彈噴射而出!

  場面極其壯觀,成百上千顆燃燒著熾熱火焰的暗紅火山彈就如同天女散花般飛過了處刑廣場,從海灣上空開始急速下墜!

  天降流火,隕石墜落,如此聲勢,讓人心神顫栗。

  這些熊熊燃燒的火山彈一旦落下,殺傷力可想而知。

  而且白胡子海賊團中,沒有人可以攔截這種形式的攻擊,震波不適合,震碎了火山彈后巖漿液體還是會像火雨一樣灑落…

  這和黃猿釋放的能量光彈不一樣,巖漿畢竟還有實體。

  雷恩倒是可以飛到空中,用護盾熾天覆七重圓環接下這一擊,護住下方的隊友。

  不過黃猿和桃兔不會給他機會。

  見赤犬動手了,兩人精神一振,當即對炮王發動了一波猛攻,不讓他有空暇飛上去釋放護盾。

  嘭嘭———!

  那些火山彈不可避免的砸落下來,爆炸出一朵朵赤色的紅蓮火球,海灣區域堅固冰面開裂融化,還伴隨著無數熾熱巖漿液瘋狂飛灑!

  破壞力太強了,沸騰的巖漿火海中,海賊們瞬間就遭了殃。

  “可惡,啊!”

  “好燙!啊…!”

  不少海賊被熾熱的巖漿液濺射到,火焰瞬間燃起,迅速點燃了他們身上的衣服鞋子和頭發,讓他們哀嚎著像火炬一樣在地上打滾,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他們還算幸運了,至少可以搶救一下。

  一些被火山彈直接命的倒霉蛋,更是一下就被熔巖燙燒得皮膚焦黑,血肉骨骼熔化開裂。

  這些人當場去世,連全尸都沒有留下。

  他們的衣服,血肉和骨骼,甚至刀劍都會跟著燃燒殆盡!

  “自然系·巖漿果實”釋放的巖漿,顯然比自然界或者說人們印象中的普通巖漿溫度更高,破壞力更強。

  不怪赤犬敢對艾斯放言——[你不過是普通的火焰,而我可是能將火都燃盡的巖漿]。

  這一發“大噴火”釋放的火山彈下來,海賊們損失慘重,甚至誤傷了一些海軍。

  這也是赤犬沒使用他更強的大招“流星火山”的原因,海灣內海軍數量不少。

  戰場上放大招,很容易誤傷友軍的。

  一顆落下的火山彈還砸中了莫比迪克號旁邊的一艘外輪船,巖漿飛濺,火焰蔓延將船體點燃!

  不過可能是情況有了點偏差,這次倒是沒有一顆火山彈恰好落到白胡子的頭頂上。

  老白錯失了一口氣吹滅火山彈,顯示肺活量的機會。

  “哼,竟然如此夸張的放火。”

  白胡子見狀哼了一聲,銳利的眼神盯著站在處刑臺下的大將赤犬,冷笑道,“去給生日蛋糕點蠟燭吧,巖漿小鬼!”

  不得不說,老白嘲諷人還有兩手。

  “哼,不喜歡奢華的葬禮嗎?白胡子…”

  赤犬身披海軍大氅,眼神冷酷,聽到老白的嘲諷,他那張顏值平平的路人臉上露出一抹殺意十足的森然笑容。

  雖然長相普通,但赤犬身材魁梧,發達的肌肉如同鋼鐵澆鑄而成,渾身釋放火山熔巖般的可怕氣息!

  他就像門神一樣站在處刑臺下,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力量感。

  “想要我的人頭,盡管來試試啊,我縱橫大海時你還在吃奶呢!”白胡子嗤笑一聲。

  心中不會小看對方,但打仗嘛,嘴上萬萬不能弱了氣勢,對敵人自然要狠狠貶低。

  “哼,冢中枯骨罷了,老家伙,現在已經不是你的時代了,未來屬于輕人!”赤犬同樣不屑一笑。

  歲月不饒人。

  假如換作二十年前,白胡子也許還能壓過對方一頭,不過現在就有點力不從心了。

  赤犬也許不討人喜歡,但其強悍的實力毋庸置疑,如今年事已高還重病纏身的白胡子,對上他沒有什么優勢可言。

  此時,兩人隔空對峙,火藥味十足,彼此都能察覺到對方眼中恐怖的殺機。

  確定過眼神——對面是要干死的人!

  轟隆!

  就在這時,高空中電光閃爍,一道粗大的白熾雷霆光柱朝著赤犬頭頂落下!

  赤犬臉色一變,立刻抬起手臂,暗紅巖漿噴涌著化作巨大的拳頭一拳轟了上去!

  巖漿拳攜帶著焚滅一切的高溫和那道白嘭的雷霆光柱碰撞、絞殺,熔巖和電弧一起狂舞!

  打散了雷霆后,赤犬放下手臂,手掌觸電似的微微一麻。

  他沒有理會,而是冷眼看向海灣中:

  “劍豪雷恩!”

  戰場中心,黃猿和桃兔的對面,雷恩放下了電光閃爍的左手掌。

  是他,剛剛用一發“神之裁決”和對方打了個招呼。

  他抬頭,對遠方赤犬咧嘴一笑:

  “赤犬大將所言極是,你和黃猴子都快奔六的人了,口氣別那么大。

  用你的話說——老家伙,冢中枯骨罷了,現在已經不是你們的時代了,未來屬于年輕人!”

  赤犬:“…”

  被別人用自己的狠話懟了回來,他一時有點語塞。

  考慮到炮王才25歲,年齡還不足他和波魯薩利諾的一半,確實可以說他們是老家伙…

  “咕啦啦啦…”

  見赤犬詞窮,白胡子笑了起來,面帶嘲諷。

  小樣,他是老了,可這不是還有一個比三大將更年輕、更強大的人嗎?

  憋了半天,赤犬才冷著臉罵了一句:“哼,牙尖嘴利的小鬼。”

  他對炮王的忌憚還在白胡子之上。

  這種年紀,這樣強悍的實力,哪怕遍尋800年的歷史也很罕見了,相比已經垂垂老矣的白胡子,年輕力壯的嗜血大劍豪無疑更難纏。

  他很清楚波魯薩利諾的實力。

  自信如他,都沒把握面對黃猿+桃兔還能不落下風。

  雷恩沖赤犬勾了勾手,挑釁道:“你要是不服,那就下來比劃比劃!”

  雖然知道這個時候對方太不可能擅離職守,跑下來和他死磕,但他還是選擇嘗試一下。

  要是現在就開干,沒準就有機會提前完成任務了。

  可惜,赤犬不為所動,根本沒有下來的意思,

  他要執行“包圍壁計劃”,保證能夠順利處死“火拳”艾斯…這些對海軍更重要。

  不過,也不能弱了海軍的氣勢,他語氣冷酷的道:

  “別太囂張了,小鬼,就憑你,面對海軍本部也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

  海軍統治大海,靠的可不是單打獨斗。

  “嗯嗯,我一個人是不行。”

  雷恩一副受教了的模樣,點頭表示認可。

  如此謙虛,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行為,讓對面的黃猿和桃兔一臉詫異。

  不對勁。

  這個小鬼平時拽的不行,尾巴都快翹上天了,懂個屁的謙虛…

  ‘認慫了?’

  處刑臺下,赤犬聞言都愣了一下,可沒等他開口說什么,雷恩就燦爛一笑道:

  “所以,來的不只我一個人啊。”

  “不好!小心…”

  處刑臺上,戰國多時眼皮一跳。

  他臉色大變,正欲出聲提醒,可惜已經晚了一步。

  就在他話還沒說出口時,海灣一側,青雉渾身寒氣彌漫,握住被一把武裝色強化的漆黑冰軍刀與小馬哥燃燒著藍色火焰的鳳凰爪對撼了一下!

  青炎燃燒,寒氣席卷四方,僅僅一接觸小馬哥整條腿就被瞬間凍住,于是急忙后撤。

  青雉正欲追擊,背后殘影一閃,附近某個穿著海軍大氅的人以鬼魅般速度沖來!

  他拔出漆黑的長劍,對著青雉的后頸椎要害閃電般一劈!

  生死關頭,青雉幾乎是本能地強行偏轉身體,鋒利劍光擦過脖頸劈在他背上,猩紅血花隨之綻放!

  他悶哼一聲,腳步有點踉蹌,卻依然強行轉身。

  偷襲者不依不饒,一擊得手后,手中漆黑如墨的長劍又如毒蛇吐信一樣瞬間刺穿了青雉的心臟!

  致命一擊,捅了個透心涼。

  不過卻沒有血液飛灑。

  青雉胸膛處有個雪白的寒氣漩渦,顯然有準備的情況下,他靠提前元素化避過了這一擊。

  之前會中招,也是因為是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襲了。

  避過致命一劍,青雉臉色冰冷,想也不想直接反打,雙手一按寒氣森森的兩棘矛捅向偷襲者的眼睛,咽喉和心臟等要害!

  這個距離,對方已經來不及拔劍后撤了。

  然而,那個外面穿著正義大氅,里面還裹著黑色斗篷和頭套的人卻不避不閃,左手一掌猛然推出,武裝色霸氣外放一下將幾根冰矛震碎成了無數碎塊!

  ‘好強的霸氣…’

  青雉一驚,抬起寒冷縈繞的手,和對方繼續打向他的手掌對了一掌!

  嘭!!

  寒流涌動,兩股強大的霸氣外放,碰撞時發出一聲悶雷似的炸響,空氣瞬間被擠壓的向四周擴散!

  勁風中寒氣還在向四周涌動擴散,偷襲者的身上亦有冰霜浮現,他立刻抽劍后退。

  別說追擊,青雉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呼嘯的勁風襲來,一只燃燒著熊熊青炎的巨爪踢中了他的肩膀!

  狂暴的力量讓他整個人悶哼一聲,如炮彈一樣倒飛出去!

  又是偷襲,小馬哥補了一刀。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這不妨礙他抓住機會給青雉來一下。

  而之前那個偷襲者,自然是紅伯爵了。

  見青雉飛了出去,他腳步一踏,整個人像利箭似的疾馳追擊而去,手中蝙蝠手柄的傘劍上漆黑電弧閃爍!

  同一時間,小馬哥渾身青炎燃燒,變成凰鳥沖了過去。

  趁你病要你命,這個時候,自然要痛打落水狗。

  “冰塊·暴雉嘴!”

  倒飛的青雉反應極快,雙手一合,寒氣從手掌瘋狂釋放。

  極寒之氣實質化,化作一條通體由寒冷的白色冰塊凝固而成,栩栩如生的冰鳥向紅伯爵和馬爾高撞去,沿途的空氣都凝結出了冰花!

  在猝不及防,被人偷襲和群毆的極端不利情況下,不僅臨危不亂,還有如此強大的應變和反擊能力,青雉無愧為海軍大將。

  這樣高強的實力和戰斗意識,足以讓大海上九成九的強者都望塵莫及。

  不過,此時攻擊他的人也不一般!

  嘭!!

  紅伯爵手持漆黑傘劍隨手一劈,一抹數十丈長的雪亮劍光落下,將那只巨大的冰鳥切成了兩半!

  磅礴的劍氣繼續爆發,釋放,冰鳥身軀解體化作無數冰塊飛散!

  雖然反擊未曾奏效,但此舉也讓紅伯爵的動作慢了一拍。

  “鶴爪!”

  不過天上的小馬哥卻不受影響,藍色凰鳥渾身跳躍舞動的青炎,那銳利的巨爪上覆蓋著漆黑的武裝色,狠狠踢向青雉!

  狂暴的凰爪攻擊摩擦的大氣呼嘯,可見威力。

  這個時候青雉已經難以閃避了,巨爪籠罩他全身也難以用元素化全部躲避。

  嘭!!

  毫無征兆,兩道覆蓋著武裝色的漆黑鐵欄交叉著擋在青雉身前,纏繞著青炎凰爪踢在鐵圍欄上,爆發出一股澎湃的氣勁!

  蠻橫的巨力下,鐵圍欄瞬間凹陷,甚至有點崩裂。

  不過這點時間已經足夠讓青雉站穩,擺脫不利局面重擺陣勢。

  小馬哥一擊無果,又飛上高空,皺眉俯視著下方。

  青雉身邊,海軍大氅搖曳著,一道靚麗的身影落下。

  她穿著玫紅色西裝,長腿高挑,身材惹火呈現出性感的S型曲線,臉蛋肌膚白皙,五官精致,梳著粉色長發,御姐味十足。

  “黑檻”日奈,海軍本部準將,超人系·檻檻果實的能力者。

  “庫贊大將,你沒事吧?”

  她有點擔憂的問道,雙手張開,延伸出幾尺長的黑色鋼鐵欄柵,眼神警惕的看著空中的不死鳥,以及對面悠然持劍走來的紅伯爵。

  “我沒事。”

  青雉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淡淡一笑說道,“這種程度還無法打倒我。”

  實際上他傷的不輕。

  特別是后背,海軍大氅破爛,被一劍劈中的傷口處不斷有血液滲出,染紅了白色西裝。

  畢竟是他攻擊不死鳥時,毫無防備下被一個頂級大劍豪背后偷襲了,怎么可能不付出點代價。

  參考赤犬被老白從身后打了一拳…

  青雉幸運的是,紅伯爵并不打算和他以傷換傷舍命相搏,他沒全部吃下后續的攻擊。

  “倒是日奈你,不僅越來越漂亮了,實力也變強了很多,看來凱特教了你不少東西。”

  青雉的口鼻呼出幾縷寒氣白霧,臉色冷酷,語氣卻有點慵懶,“小姐姐,有空一起約會嗎?”

  日奈:“…”

  拜托,大敵當前,能不能別這么浮夸。

  她可不像青雉那樣藝高人膽大,眼神警惕的盯著面前的兩位大敵,特別是那個斗篷人:“日奈很好奇,你到底是誰!”

  她這話也是其他人想問的。

  剛剛交手的過程非常短,這個時候全場的目光幾乎都集中了過來。

  “剛剛發生了什么?”

  “好像是,青雉大將…被偷襲了!”

  海兵們騷動起來,臉色有點難看,驚疑不定。

  白胡子海賊團的小海賊和隊長們也一臉懵逼。

  誰啊,這么牛逼…

  別以為是個人就能偷襲到大將。

  一般人上去,別說打傷海軍大將,不被人家反手一套打死就不錯了。

  哪怕是高手也有可能只是刮痧,沒辦法,頂級自然系強者就是這么麻煩。

  能一擊命中青雉,襲擊者絕非等閑,必然是一等一的狠角色。

  “小女娃,實力還湊合,海軍真是人才輩出啊。”

  滄桑低沉的嗓音帶著些許感嘆,明明聲音不算大卻能傳遍全場,直扣人心靈深處。

  日奈頓時身體一寒,銀牙緊咬,心神緊繃起來。

  這人好強,那邪魅深沉的氣息,就像海底深淵一樣難以揣測,氣勢之強絲毫不遜于大將。

  青雉開了句玩笑后,將注意力集中在面前氣息深邃的偷襲者身上,眼神凌厲起來:

  “閣下是誰?”

  “對啊,朋友,你是誰?”空中,小馬哥也一臉好奇的盯著隊友。

  “一個過氣的老頭罷了。”

  下一秒,斗篷人的氣勢陡然暴漲,身上海軍大氅炸碎成破布飛散!

  同時他把身上的黑色斗篷丟掉,露出真容。

  他身材瘦高,有赤紅色眉毛,略顯怪異的長相看起來邪氣凜然,一頭花白頭發編成兩個辮子垂在肩上,穿著梅紅色襯衣和血紅的長褲,背后那件寬大的血紅色披風在風中獵獵作響。

  “紅伯爵!!”

  青雉愣了一下,隨后,這張臉,這副極具特色的邪魅形象喚醒了他腦海中的有點久遠模糊的記憶,讓他驚呼出聲。

  下一刻,他臉色大變,顧不得多想迅速上前幾步將日奈護在他身后,如臨大敵。

  日奈實力不錯,以前作為新兵時,她是白龍的室友,后來兩人在馬林梵多小鎮又是鄰居,被開過不少小灶…實力可比海軍中將。

  雙色霸氣嫻熟,加上她的超人系·檻檻果實的防御力不錯,所以勉強擋住了不死鳥一招。

  不過,要直面紅伯爵這樣的狠人,還是太勉強了。

  “紅…紅伯爵?!是多年以前,那位巴洛里克·萊德菲爾德…”小馬哥同樣一臉驚訝。

  那個曾和老爹,羅杰齊名的大海賊?

  等等,他不是消失好多年了嗎?有傳言他已經隱退,甚至死了…

  “孤高之紅?!”

  處刑臺上,佛之戰國表情錯愕。

  時間過去太久,記憶有點模糊,過了片刻他才想起——紅伯爵應該在無限地獄坐牢才對…

  戰國悚然一驚,恰好這個時候,一個通訊兵神色惶恐的跑了過來,顫聲道:

  “元帥大人,不…不好了,推進城監獄那邊發來緊急呼救…炮王入侵,無限地獄淪…淪陷了!”

  戰國腦袋嗡嗡響,幾乎一片空白,回過神他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背后瞬間被冷汗打濕了。

  糟了,該不會是…

  “紅伯爵是誰啊?”

  “沒聽過…”

  “不清楚,應該是個大海賊吧。”

  海兵們面面相覷,一頭霧水,白胡子海賊團的人也大眼瞪小眼,眼神疑惑。

  坐牢幾十年,加上刻意抹除信息,如今這個時代,已經沒幾個人知道紅伯爵這號人了。

  就像洛克斯,作為羅杰之前的海上霸主當年如日中天,威震大海,兇名赫赫可止小兒夜啼,可現在知道他的人卻寥寥無幾。

  “別緊張,年輕人。”

  紅伯爵淡然一笑,沒有再進攻。

  嗖嗖~

  他無視青雉,后撤跳躍幾下,幾個閃爍就飛躍到了莫比迪克號上,屹立于船頭的護欄上。

  握著蝙蝠手柄傘劍,他看著白胡子,邪魅一笑:

  “好久不見啊,紐蓋特,看到你這個愚蠢又幼稚的老怪物還沒死翹翹,我很高興。”

  海兵們瞠目結舌:“…”

  敢這么和白胡子說話,不怕被打死嗎?

  海賊們:“…”

  混蛋,竟然敢辱罵老爹…

  “咕啦啦啦…”

  白胡子銳利的眸光盯著這個老熟人,隨后放聲大笑,語氣輕蔑,“是萊德啊,幾十年沒見面了吧。

  看到你這坨又老又硬的臭狗屎重新加熱,又變得臭不可聞,我也很欣慰。”

  眾人:“…”

  這位也不遑多讓。

  “哼,去死吧,老家伙!”

  “哼,下地獄吧,老鬼!”

  下一秒,兩個老家伙同時冷哼一聲。

  紅伯爵眼神凌厲,煞氣迸射,揮動漆黑如墨的蝙蝠傘劍一劍劈下,白胡子同樣毫不示弱,舉起薙刀一刀砍了過去!

  鏘————!!

  刀劍對撞,發出炸裂般的巨響,以兩者為中心,大氣顫栗哀鳴,一股混雜交織著劍氣和霸氣,幾乎天崩地裂般的狂暴氣勁被引導著直沖云霄!

  船頭甲板上,紅伯爵和白胡子維持著刀劍對砍的動作,周圍勁風激蕩,電弧閃爍!

  而他們頭頂,晴空霹靂一聲響,那白色的悠悠云海從中央轟然開裂,露出一道又長又深的裂縫!

  眾人:“…”

  一擊裂空,目睹這驚人的景象,海兵和海賊們都下意識咽了口唾沫。

  任何詞匯都難以形容他們的心情,除了“臥槽”…

  如此聲勢,連雷恩,黃猿和青雉等頂級強者都瞇起了眼睛,小馬哥,喬茲等人更是有點心驚。

  莫比迪克號上,兩人四目相對,皆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紅伯爵握劍,維持著對砍的姿勢,抬頭嗤笑道:“紐蓋特,是老了嗎,就這點力氣?”

  “萊德,傘生銹了?斬擊怎么軟綿綿的。”白胡子反唇相譏。

  “你想再試試?”

  “試試就試試!”

  雷恩:“…”

  干啥呢,這是干啥呢!我喊你來,可不是讓你們內訌的。

  雷恩臉一黑,一刀逼退黃猿,又對桃兔丟了一發熾熱雷霆光矛,就趁機元素化變成電光飛到船頭上,順勢隔開了兩個爭鋒相對的老家伙。

  有人介入,白胡子和紅伯爵這才狠狠瞪了對方一眼,同時收劍回刀,罷手。

  紅伯爵后退一步,右手握住劍,左手放在自己后背,顫抖了幾下…不過他臉上卻是不屑一顧:

  “紐蓋特,老當益壯啊,我還以為你已經提不動刀了。”

  “萊德,氣色不錯,我還以為你已經拔不出劍了。”

  白胡子面帶嘲諷,后退一步,他右手抓住薙刀叢云切,左手放在后背,顫抖了幾下…

  ‘呸!這老不死的,力氣還挺大…’

  兩人同時在心中罵了一句。

  雷恩:“…”

  ,無語。

  兩個頑固的老頭,一大把年紀了,還死要面子。

  等等,他剛剛似乎感知到了他們的想法…

  “真是萊德菲爾德,這下麻煩了。”

  處刑臺下,鶴中將臉色微變,心中升起一陣不妙的預感。

  旁邊,卡普老頭看著一見面就互噴互砍的白胡子和紅伯爵,嗤笑一聲,面露不屑:

  “哼,都多大歲數了,還這樣,幼稚!”

  鶴中將:“…”

  ,還好意思說別人,你自己平時什么傻逼樣不知道嗎?

  鶴很無語,搖搖頭,提醒道:“如此實力,是萊德菲爾德本人無誤,這下麻煩大了,

  最糟糕的是,推進城那邊恐怕…”

  “這大概是雷恩那小鬼做的好事?哼,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卡普搖頭,打斷了鶴的分析解釋,讓后者翻了個白眼。

  他上前幾步,銳利的眸光盯著莫比迪克號上對峙的白胡子和紅伯爵,以及隔開了他們的劍豪雷恩…似乎想起了昔日的崢嶸歲月,他臉上露出一絲緬懷之色。

  老了。

  我們都老了。

  時代在向前…

  如今海軍英雄也已經頭發花白,臉上布滿了皺紋,但他魁梧的身軀依然高大挺拔,肌肉健碩,散發出猛獸一樣的懾人氣息。

  卡普捏了捏拳頭,笑著露出一口白牙,道:

  “事已至此,我也不能袖手旁觀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