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二章大型裝逼現場,裝不好,會死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被其余王下七武海用嫌棄,鄙夷,乃至不屑的目光看著,可莫利亞心中依然沒有一點b數。

  可能在他心中,體型=強大=實力,區區百獸凱多不如小奧茲…

  或者他對僵尸這種東西愛的深沉。

  總之,莫利亞覬覦魔人的尸體,因此毫不猶豫的對小奧茲發動了大招:

  “影角槍!”

  話音剛落,他身后一團漆黑的暗影蠕動分裂,在空中形成諸多詭異的蝙蝠狀影子撲向了魔人。

  唰嗤——!

  蝙蝠們速度極快,幾乎以光電般的速度飛到了小奧茲jr的身前,然后瞬間聚合成一把漆黑如墨的長槍,尖端刺的空氣發出凄厲的呼嘯,狠狠捅向了他的心臟!

  這一擊威力極強,哪怕是巨人中招后也會被捅個透心涼。

  雖然都說莫利亞菜,是七武海之恥,可那只是相對鷹眼和女帝等人而言。

  對于一般的海賊,哪怕是新世界小有名氣的海賊船長,也碰瓷不了最菜的七武海。

  小奧茲太笨重,反應遲鈍,根本來不及規避這兇狠的“影角槍”,眼看就要血濺當場。

  “讓我來!”

  怒吼聲中,鉆石喬茲雙腿一踏,震碎冰面上一躍而起,撞向了那一道影子長槍!

  鐺——!

  漆黑的長槍撞在喬茲的身體上,竟然發出一聲鋼鐵對撞似的巨響,無數火星迸射!

  以他的身體為中心,下一秒,一股洶涌的勁風呼嘯擴散,那根漆黑的長槍也斷裂崩碎成無數碎片!

  “嘿。”

  喬茲落地后,對莫利亞輕蔑一笑。

  他體表覆蓋著晶瑩剔透的鉆石,魁梧健壯的身體毫發無損,還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真·鉆石王老五。

  這個世界身價最貴的男人之一,可能也是小賊貓娜美的最愛…

  “你…”

  大招被破解,莫利亞瞪大眼珠,有點氣急敗壞。

  然而,不等他再出手,“鉆石”喬茲獰笑一聲,體表被武裝色硬化,漆黑的鉆石之軀堅固程度更上一層樓,如卡車一樣撞向了莫利亞!

  嘭!!

  鉆石之軀堅不可摧,沿途撞碎了一群撲向他的蝙蝠狀影子,一下將莫利亞撞飛了出去!

  白色氣浪咆哮滾動,人在空中,莫利亞那肥大的身體就因為被撞的凹陷變形而肌肉開裂,一片片殷紅的血液迸射!

  他表情扭曲,口中亦咳出鮮血,倒飛著撞塌一堵墻掀起滾滾塵埃,最后跌入了碎石中。

  高下立判。

  王下七武海,月光·莫利亞,不敵白胡子海賊團三番隊隊長“鉆石”喬茲。

  “熊之沖擊!”

  另一側,漠然無情的聲音,從已經失去自我意識的巴索羅米·熊口中吐出。

  他雙手合十,以肉球手掌彈射對空氣中的大氣施加壓力,瘋狂擠壓著空氣形成一顆熊頭狀的氣塊!

  轟————!!

  巨大的空氣沖擊波,一次釋放,沿途大氣哀鳴光線都微微扭曲,一股毀滅性的波動仿佛海嘯一樣轟向了小奧茲!

  這種“空氣炮”的威力幾乎堪比同等量的瓦斯爆炸,不僅覆蓋范圍光,破壞力也極為巨大。

  就在魔人即將被一擊重創時,“花劍”比斯塔沖了過來。

  他微笑著,手中雙劍被霸氣染黑,如旋風般舞動著劈下!

  唰唰!

  紅色劍氣花瓣綻放,回旋切割,宛如手術刀一樣將如海嘯般釋放的熊掌沖擊波肢解分割,讓其化作一道道風刃潰散!

  饒是如此,小奧茲也被狂暴的氣浪余波撞的悶哼一聲踉蹌退后了一步!

  附近的冰面更是劇烈顫抖著碎裂,被氣浪沖擊著掀起了一片,無數冰塊和碎屑飛舞。

  可想而知熊這一記大招的威力。

  要不是花劍及時出手,這一下,小奧茲jr就得被打的全身是血,再起不能。

  不過熊可沒那么莫利亞好對付。

  攻擊被擋住,他雙眸光芒閃爍,目標轉移到了花劍身上,嘴巴一張,口中金色的粒子光芒開始閃耀,凝聚。

  ‘麻煩的家伙…’

  花劍比斯塔雖然依舊面帶微笑,但心中也提高了警惕。

  他握緊被武裝色硬化的漆黑雙劍,沒有輕舉妄動,和散發著冰冷氣息的巴索羅米·熊無聲對峙。

  局勢發展到現在,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原本白胡子海賊團可沒有多余的高手去保護小奧茲jr,“鉆石”喬茲擋下鷹眼一擊后,要和青雉對峙,小馬哥擋下黃猿的八咫瓊勾玉,一邊需要警惕黃猿一邊又要守衛白胡子,而花劍負責帶頭沖鋒…

  結果導致小奧茲jr淪為了靶子,被巴索羅米·熊,明哥和莫利亞一輪集火,差點死了。

  這次因為多了雷恩這個頂級戰力,擋下鷹眼的試探,壓制住黃猿,分攤了對面不少火力。

  有了白團的隊友保護,魔人似乎還可以繼續堅挺一下…

  小奧茲沒受傷,于是繼續進攻,他微微低頭看到了身前的鷹眼,明哥和海賊女帝,毫不猶豫,舉起大砍刀就是一刀劈下!

  “別!”

  “等等,奧茲…”

  喬茲,花劍比斯塔兩人頓時臉色一變。

  其實魔人有點莽了,他要是不理會這三人直接越過他們,這三人未必會出手。

  可惜,小奧茲不清楚還有“演員”這種職業,認為既然是擋在面前的敵人,就要打倒。

  這一下可捅了馬蜂窩。

  鐺!!

  小奧茲的大砍刀砍在廣場邊緣上,一下就將磚石和地板劈的開裂、粉碎!

  翻涌的氣浪中,無數石塊飛濺,沙土混合著冰屑飛舞!

  只是,這兇狠的一擊沒有打中任何人。

  刀鋒落下前,女帝就從容一躍,人在空中,旗袍裙擺搖曳飛舞,凸顯出魔鬼般誘人的身材曲線,裙擺下露出一截雪白的美腿。

  當然,別指望她走光,她穿了萬惡的安全褲…

  這個情報來自某個不愿透露姓名,正在一打二的老色批,他掃了一眼,就遺憾的收回目光。

  看著很性感惹火,誘人。

  結果暗中裹的這么嚴實,差評。

  女帝躲過一擊后,停滯在空中,背后悄然展開了一對潔白翅膀,天使般的羽翼通體晶瑩剔透,宛如珍貴的玉石琉璃雕刻而成,散發出如彗星般的璀璨光芒!

  白熾的光芒在燃燒、釋放,仿佛一寸寸點燃了虛空!

  她絕美的臉蛋上神色冷漠,一股強大神圣之極的磅礴氣息陡然爆發,碾壓全場!

  “這就是幻想種,曾經一擊滅島,燃燒著彗星光芒的天馬?”

  “真是…恐怖的力量,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

  被這恐怖的波動一掃,海灣中,正在交手的海兵和海賊們只感覺突然一陣胸悶氣短。

  甚至有人頭暈眼花,臉上駭然失色。

  這樣威壓和氣息,顯然還在馬爾高的“不死鳥形態”之上。

  “前所未見的幻獸種,這樣的力量,真是棘手啊…”

  處刑臺一旁,鶴中將瞇起了眼睛。

  海賊女帝的流星天馬,非常神秘,之前連世界政府都沒有關于這顆果實的記載。

  盯著空中身姿閃耀的天馬,阿爾托莉雅異色瞳中也閃過一縷光彩。

  精靈和月世界從者最大的區別,就在于成長性。

  美杜莎的天馬——“帕伽索斯”,原本是一件a+級對軍寶具,可在op世界成長了幾十年后,給她的感覺,威能竟然全面凌駕于常態的圣劍excalibur之上…

  現在用a對城寶具和天馬對撞,一定會被天馬頂著光炮沖過來撞碎。

  “相比惡魔果實能力,這個女人更棘手的是她的體術吧。”卡普插嘴道。

  聽他的口氣,他似乎認為,女帝的體術水平極高。

  天馬聲勢驚人,正在和嗜血大劍豪交手的黃猿,桃兔動作停了一下,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嘿,這下沒人救的了他(小奧茲)了。”黃猿笑容猥瑣。

  惹誰不好?竟然去砍那個瘋女人,真是老壽星嫌命長…

  “這可難說了,萬一她今天心情好呢?”

  雷恩撇了撇嘴,單手提起黑刀,擋住桃兔狠狠劈向他脖頸的刀刃,左手凝聚出一發熾熱的雷霆光矛捅向她腦門!

  袛園立刻抽身后撤,一刀劈下,雷光長矛被她用漆黑的刀刃切碎,迸射出無數電弧!

  “心情好?”

  美女劍豪冷笑一聲,“可笑,我可不認為那個碧池是個寬宏大量的人。”

  她很討厭女帝。

  作為一個女性大將候補,女強人,桃兔其實也是非常驕傲自信的人,認為自己不比任何女人差。

  除了四皇大媽,整個大海也找不到幾個比她更強的女海賊。

  可不巧的是,海賊女帝就比她強…

  ‘打吧,打吧,最好殺紅了眼…’

  處刑臺上的戰國元帥有點激動。

  小奧茲那一刀算是捅了馬蜂窩,他不信“鷹眼”米霍克,女帝和天夜叉這幾個心高氣傲的家伙會忍讓。

  果不其然,女帝漢庫克手掌一握,竟然發出一陣金鐵交擊的脆響,白熾璀璨的光芒凝聚壓縮起來,散發著恐怖的波動!

  整當她要用一記“天馬流星拳”打死魔人時,有聲音順著主叢契約,直入她心靈。

  ‘咳,這次就算了吧,消消氣…’

  女帝漢庫克愣了一下,不經意的,狠狠刮了炮王一眼。

  在弄死這個不開眼的魔人和聽主人的話這兩個選項之間,她搖擺了幾下。

  出氣重要?

  還是給雷恩的面子重要?

  當然是出氣重要…就在這個時候,女帝突然感覺一陣勁風襲來。

  海灣內,馬爾高和青雉對拼了一招后飛到空中。

  接著,他渾身沐浴著藍色火焰,舍棄底下有點懵逼的青雉,完全獸化變成一只巨大的藍色凰鳥沖向了女帝!

  小馬哥清楚她的脾氣,斷然沒有打不還手的可能,這下不過去,小奧茲就死定了。

  海賊女帝冷哼一聲,雙翼一動凝聚著璀璨奪目的光芒,如一顆彗星一樣撞向不不死鳥!

  嘭!!

  流星天馬和不死鳥兩大幻獸碰撞,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宛如火星撞地球,白熱光芒和再生青炎交織震蕩,空氣膨脹鼓起隨后炸開,掀起一陣滔天氣浪!

  大氣哀鳴,整片天空都隆隆響,狂暴的罡風碾壓而下,甚至將一些海兵和海賊掀飛了!

  “真可怕,這種對決,就跟神話傳說再現一樣!”

  “誰贏了?”

  勁風呼嘯刮的人臉頰生疼,一些海賊和士兵用手擋在眼前瞇起眼睛,艱難支撐著。

  幻想種交手的場景,格外讓人震撼。

  連雷恩,黃猿和桃兔都停下了對砍,分神觀看。

  嘭!!

  高空中,一邊白芒閃爍,一邊青炎燃燒,洶涌澎湃的氣旋中,一只藍色大鳥哀鳴一聲重重砸落在地,冰面瞬間開裂諸多裂痕向四周蔓延!

  不死鳥落地后,身上的青炎收斂,恢復了人身。

  小馬哥坐在碎冰堆積的大坑中,揉了揉胸膛,他抬頭看著天馬,臉色有點難看。

  “嘖,真可怕,連不死鳥都不敵。”黃猿見狀感嘆了一句。

  雖然因為兩者碰撞的光芒太強烈,他沒怎么看清女帝和馬爾高交手的過程,但結果一目了然。

  ‘她的體術已經這么強了嗎?’

  雷恩雙眸中銀色光芒一閃而逝,臉色略顯詫異。

  他看清了,天馬和不死鳥對撞時,小馬哥只是略處下風,但緊接著,他就被女帝一拳打了下來…

  就算是他,體術這一項也達不到她這種登峰造極的程度。

  高空中,女帝青絲在風中飛揚,宛如女神,背后雙翼光芒萬丈,清亮如水的雙眸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小馬哥,冷聲道:

  “想和本王斗,回去再練幾年吧!”

  小馬哥坐在冰面上,臉色鐵青,但他的眼神中都沒有多少憤怒,反而閃爍了一下。

  他不動聲色的往屁股下摸了一下,握住了一枚鑰匙。

  這是,“火拳”艾斯鐐銬的鑰匙,女帝一拳打落他后,將這個鑰匙也一起扔了下來…

  小馬哥:謝謝,(w)。

  女帝:本王一向信守承諾。

  雖然按照劇本,不是這么演的,但效果差不多。

  別奇怪,雙方暗中本就是半個盟友(針對凱多),這不過是九蛇海賊團和白胡子海賊團的又一次py交易罷了。

  白團付出了報酬,自然能拿到鑰匙。

  否則,女帝再不聽話、桀驁不馴,也不敢光明正大的不給炮王面子,他可是她的主人。

  沒有理由,敢不聽話,她毫不懷疑他事后會狠狠教訓她。

  女帝毫無疑問,是職業演員,二五仔。

  所以一拳打落小馬哥后,她似乎就失憶了,自動無視了冒犯過她的魔人,沒有再出手。

  這讓某個海軍元帥好一陣失望,他還希望她能突然抽瘋,死磕白胡子海賊團…

  不過,小奧茲可是一刀砍了三個,鷹眼和明哥只能算業余演員。

  因此,“鷹眼”米霍克毫不猶豫,拔出黑刀單手一劈,一道數十丈長的巨大綠色劍氣撕裂虛空而去,直欲將小奧茲劈成兩半!

  世界第一大劍豪,脾氣并不好。

  當初,東海一霸,克里克海賊團就因為吵到了他睡覺,50艘船被像切西瓜一樣全部砍碎了。

  當然也有傳言,是鷹眼正打著赤膊,用黑刀當船槳,賣力劃船的low逼場面被克里克海賊團看到了,所一路追殺…

  花劍比斯塔舍棄熊,雙刀交叉,替小奧茲擋住了這道巨大的綠色劍氣!

  隨后他手一揚,將劍氣往上拋,那道綠色劍芒化作狂濤奔騰而上,在空中釋放掀起一陣猛烈的罡風。

  “白胡子海賊團的最強劍客,被稱為花劍的大劍豪。”

  鷹眼眉毛一挑,瞳孔中精光閃爍,似乎又來了玩幾下的興致。

  “幸會,我一直想和你交手呢。”花劍比斯塔面帶微笑,手握雙刀,和鷹眼對峙。

  當然,說是這么說,今天顯然不是一個好時機。

  真打起來也就是走個過場,感受一下彼此的劍術特點。

  “咈咈咈咈…”

  明哥手指一動,笑容囂張邪惡,正想用線割斷魔人的腿。

  這時,喬茲吼了一聲沖撞過來,堅固的鉆石之軀擠壓摩擦得空氣發出一陣刺耳的呼嘯!

  明哥眼皮一跳,只好放棄攻擊,他不敢硬接這蠻不講理的一撞,那會很爽歪歪。

  殘影一閃,他整個人如刺猬一樣翻滾旋轉著一躍而起,速度極快,讓喬茲撞了個空!

  從這就能看出,會被一下撞飛的莫利亞是真的菜。

  這也說明,想在頂上戰爭這樣的戰場抖抖威風,至少也要有那啥,傳說中的準大將實力。

  否則,你連裝逼都做不到,一如莫利亞。

  七武海陸續參戰,這下,馬林梵多這片戰場徹底混亂起來。

  花劍vs鷹眼。

  “鉆石”喬茲vs天夜叉。

  而小馬哥和海賊女帝過了一招后,又回去死磕青雉。

  雷恩vs黃猿+桃兔,打的最激烈。

  戰場上,一時間劍氣縱橫,雷霆閃爍,青炎燃燒,寒氣席卷四方…爆炸聲,撞擊聲,慘叫聲和怒吼聲連成一片,鮮血漸漸染紅了冰面,尸體開始堆積。

  如此紛亂的戰場中,盡管有白胡子海賊團的隊長盡力支援,小奧茲依然沒避免淪為靶子的命運。

  嘭!!

  熊找到機會,雙掌一推,壓縮到極點的空氣炮擊中了魔人的身軀,大氣轟鳴顫栗,空氣爆炸釋放的狂暴氣勁沖擊波打的魔人的肚子凹陷,七竅鮮血飆射!

  地面劇烈顫動,冰塊飛濺,連魔人腳下的廣場和冰面也瞬間開裂,下陷了一層!

  噗通!

  小奧茲慘叫幾聲,眼前發黑,遭受重創后他無法維持身體平衡,一下栽倒在了海灣和廣場交界處。

  “奧茲!!”

  處刑臺下,火拳艾斯發出驚怒,悲傷的吼聲。

  相比海軍,白團的人手還是不足。

  花劍去攔截鷹眼,已經成為工具人的巴索羅米·熊可不會手下留情,找機會用大招將魔人擊倒。

  說到底,小奧茲太笨重了。

  他的實力固然超過了巨人中將,可也達不到鉆石喬茲和花劍的水平,還無法和七武海較量。

  他龐大的身體在地上掙扎,手臂晃動著似乎還想爬起來。

  魔人很單純,他沒什么別的想法,就是想救朋友。

  “假如你想救人,現在就乖乖躺下,否則火拳艾斯死定了…”

  這時,一個蒼老卻蘊含著無邊霸氣的聲音清晰地傳入了小奧茲的心中,他掙扎的動作一滯。

  魔人眼珠一動,看向一側,有點模糊視線仿佛看到了遠處角落里,有一個身披黑色斗篷,手扶著劍或權杖的人。

  很奇怪的家伙。

  他的聲音其實很小,原本在嘈雜的戰場中應該無法聽清,可是,這聲音卻似乎直接回響在魔人的心中。

  小奧茲甚至有種自己的內心被窺探的感覺。

  他并不想聽這個意見,可接著,因為注意力被分散,他心神一放松,就意識模糊暈了過去。

  “奧茲!”

  “奧茲船長!”

  見小奧茲倒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白胡子海賊團的人非常憤怒,悲傷。

  當然,海賊們難過,海軍們可開心了。

  “哼,愚蠢的巨人,還想直搗黃龍?真是不自量力!”

  黃猿劈了炮王一劍,立刻后撤,笑容猥瑣的嘲諷道,“劍豪雷恩,我勸你耗子尾汁,別繼續趟渾水,白胡子海賊團這次完蛋了,魔人只是第一個。”

  老演員得意洋洋,似乎有借此讓炮王知難而退的打算。

  袛園也聲音清冷的道:

  “雷恩,我承認你很強,但你不可能敵的過整個海軍陣營…別像那個愚蠢的魔人一樣不自量力!”

  炮王難以處理。

  要是能讓他知難而退,也算是大功一件。

  “嘿嘿,話別說的太滿,當心被打臉。”

  雷恩笑容玩味,毫不動搖。

  打了半天,才放倒了一個小奧茲,吹什么幾把?

  有本事就把花劍比斯塔,小馬哥,或者鉆石喬茲打趴下,那才叫削弱了白團的戰力。

  雷恩氣勢如虹,越戰越勇,手中那把湛藍光劍更是揮舞的密不透風,配合煌煌雷霆,粉碎萬物的震波,每一劍都勢不可擋!

  即使黃猿和桃兔兩人聯手,也被打的沒半點脾氣。

  “奧茲…”

  莫比迪克號上,白胡子看著前方已經倒地不起的魔人,臉色陰沉,喃喃自語。

  ‘機會!’

  巨人族、海軍中將拉克瓦爾見狀,一刀劈向了有神的白胡子!

  哈哈,只要他拿下的白胡子狗頭,升官發財指日可待…

  不得不說,他的想法有點天真。

轟!!咔嚓咔嚓  白胡子臉色陰沉,一拳砸下,透明震蕩波光打的大氣顫栗開裂,拉克瓦爾的大砍刀頓時被大氣擠壓,凝滯在空中無法落下!

  接著,在巨人中將驚恐的眼神中,他手中那把堅固無比的鋼鐵大刀上浮現出觸目驚心的裂痕。

  鋼刀粉碎,化作無數碎片炸開!

  白胡子手臂青筋跳起,伸手一拉,抓住拉克瓦爾的頭顱就按在船頭,巨人中將被震波包裹住了頭顱,一下震的面容扭曲,七竅飆血!

  隨后,白胡子像丟垃圾一樣,將巨人中將向前一丟。

  拉克瓦爾龐大的身軀應聲墜落,碎冰飛濺,砸出一個大坑,震的冰面都抖了抖!

  “嘶~”

  “中將大人,被一擊…”

  看到這種暴躁的場面,海兵們的心神都跟著顫栗了一下。

  他們從未想過,海軍中將,竟然也會如此不堪一擊。

  “哈哈哈哈哈…千里送人頭,笑死我了。”

  雷恩擊退黃猿,又劈桃兔一劍,看到那位撲街的中將,大笑道,“還想直搗黃龍?用你們的話說——真是愚蠢,不自量力。”

  黃猿:“…”

  光速打臉,有點疼。

  “你…”

  桃兔聞言一臉憤怒,倒下的中將,也算她的朋友。

  “哼,我說錯什么了?區區中將,連那啥準大將的實力都沒有,也敢站出來抖威風?”雷恩嗤笑道。

  準大將?

  桃兔愣了一下,原諒她孤陋寡聞,沒聽過這個職位…

  難道是指大將候補?

  “全力進攻!”

  白胡子干掉一個中將后,壓住怒火,大聲喊道。

  “明白!”

  “沖啊,為奧茲報仇!”

  白胡子海賊團的人揮舞著刀劍,大吼起來,他們化悲憤為力量,紅著眼對海軍的防線發起了猛烈瘋狂的進攻。

  一時之間,怒吼和咆哮蓋過了炮火的轟鳴。

  海軍被打節節敗退,海賊們雖勇猛,但損失也不小,不少人在槍林彈雨中倒下,血濺沙場。

  “讓我來!”

  鉆石喬茲擺脫明哥,嘶吼一聲,鉆石鐵拳一拳打在冰面上!

  咔嚓嚓!

  巨力讓冰面開裂,縫隙極深,一直蔓延到了底下幾十米,而且冰面上的裂痕非常神奇的劃出一個圓形!

  如此規整,就像是圓規畫出來的一樣。

  雷某人看的直呼內行,如此天賦,為什么不去當數學老師?

  喬茲手臂青筋賁起,抱住冰塊,如同拔蘿卜一樣從冰面下將一個巨大的冰塊硬生生從底下拔了起來,他怒吼一聲,身體后仰全力一甩,將這個沉重如山岳的冰塊向處刑臺丟了過去!

  說是冰塊,但它足有近百米高,說是一座冰山都不為過。

  白色半透明的冰山散發著寒氣,從空中迅速飛過,它遮住了陽光,在下方投下一片巨大的陰影,讓沿途的士兵一臉驚懼。

  “太…夸張了吧。”

  “根本擋不住…”

  那些巨人族的中將也瞠目結舌,不敢動作。

  他們無力阻攔如此巨大的冰塊。

  看到這種情況,處刑臺的下方,一直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逼氣最強的家伙站了起來。

  “真是的,一個個都擅離職守。”

  他聲音冷酷,盯著飛來的冰山,右胳膊上赤紅如血的光芒閃耀,恐怖的高溫巖漿液體冒出,膨脹,黑色濃煙滾滾。

  大將赤犬,也開始加入戰場。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